尖兵 第一卷 卧虎藏龙 第四章

韭菜煎鸡蛋 收藏 44 6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3/


第四章


原来黑暗的迪厅里面,灯打了开来,舞池里面的人群一起抬起手想遮挡刺眼的灯光,原本昏暗的迪吧,明亮了起来。

黄猛带着黑三,二狗子走向舞池,10个小光头带着戒备的眼神紧盯着三人,众人的目标全部转移到了这边,不少人已经暗暗喝彩,终于有人敢站出来了,黄猛三人渐渐走进,舞池里的人渐渐散开,中间空出好大一片。

台上的DJ一看包间里走出来的三个人,就知道今天这场架是打定了,猛哥在这里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打架的次数多了去了,想到这里,DJ拔通了110。

黄猛的脸上仍旧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而一旁的二狗子、黑三也看不出丝毫的紧张和慌乱,一如黄猛一般沉稳。

胖子的脸色很难看,他想不到在这块地盘上还有人敢调侃他们,尤其是被人骂做狗,这是狼帮的大忌。

胖子放下遮挡灯光的手,眼睛瞪着黄猛,一旁9个小光头双手握拳随时准备动手。4个金发的美女慢慢的走到黄猛身边,这4个女孩好像丝毫不在意这种场景。其中长的略高的一个走到黄猛面前,轻轻的说道“死鬼,怎么现在才出来”,声音很甜,带着南京土话的韵味,让人听着很是舒服,一旁的3个女子轻笑了起来,手轻掩着嘴,说不出的温柔美丽。如果不是在场的这么多人看见,谁要是说这4个金发美女就是刚才那4个撅着屁股,猛甩头发的妞,准有人说他是神经病。

黄猛做了个鬼脸“甜甜姐,每次你找都这种事给我干,能不能换点花样啊!!”

被叫做甜甜姐的女子小手叉腰,狠瞪着黄猛,看似颇为生气,声音也高了八度,不似刚才轻言细语“怎么了,每次让你英雄救美,你也不乐意啊,怎么着,要不要老娘今晚陪你,好好的伺候你一把!”

一旁围观的众人差点被嗑着。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刚刚还斯斯文文一个美女,转眼之间尽然说出这么一句震惊四座的话,围观的人群顿时一个个感慨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看样子自己真算是跟不上潮代了,女人变脸如变天,转瞬之间,连换几种形象,果然让人目不暇接。真不知哪个才是这个女子真正的性格。一旁的三个女人依旧轻笑,颇有大家闰秀风范,与双手叉腰的这位形成鲜明的对比。而二狗子、黑三等人似乎早已习惯,脸色始终平静如常。

胖子的脸上挂不住了,这三人出来以后也不搭理自己,而带头的那个连正眼都不住这边瞧上一眼,自顾着与4个小妞调笑,胖子轻咳了一声,“这位兄弟,是哪条道上的。”

黄猛正被那丫头弄的尴尬,也不知道是回答好还是不好,虽然黄猛平时能吹能侃,但碰到这丫头也只有吃亏的份,每次这丫头生气了都会来上这么一句“要不要老娘今晚陪你!”,黄猛就只有投降的份,好几次黄猛都想硬着头皮说句“好啊”,但一想到这丫头敢说敢做的性格,指不定真拉着自己去开房间,万一自己保留了20年的童男之身就这么被破了,黄猛想想就不寒而栗。

正好胖子找他答话,黄猛对着甜甜做个鬼脸,转过身去,脸上又变成原来模样,俊俏的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胖子,你们几个,搅了本少爷喝酒的兴致,这样吧,你们几个陪本少爷一晚上就算了!”黄猛说的一本正经。

一旁的甜甜扑滋一声笑了出来,再也没有刚才凶巴巴的样子,随即四周哄然大笑,这句话就是刚才胖子对这几个美女说的,不少人喝起彩来,浑然忘了目前是3个对10个的不利局面,人们觉得这个高个的少年太有意思了,面对这种情况尽然还有心情拿对手开玩笑,随即几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人群里开始起哄。

“这个,几个男人怎么陪啊!!”围观的人再一次笑了起来,场面的转变太快了,所有人被黄猛的几句话给逗乐了。

黄猛身旁的二狗子好死不死的嘀咕了一声“男人就不能陪了?现在断背的多了去了”。甜甜笑的再也直不起腰了,弯腰蹲了下去,双手捂着肚子,估计肚子都快笑痛了。一旁的三个女子也笑的灿烂无比,整个迪吧一片笑声。

胖子的脸色如猪肝一般,一旁的其他光头脸色也很难看。

其中一个瘦瘦光头的忍不住了,“操你妈的,你小子找死!”一边说着一边向黄猛冲了过去。

一旁的二狗子,黑三听到这话可没心情笑了,两人心里同时暗叫“坏了!”

黄猛的脸,立即阴沉了下来,后面的黑三看到猛哥握拳的双手轻微颤抖,吓的面无人色,黑三知道,猛哥发怒了,猛哥发怒的时候,握拳的双手就会轻微的颤抖。

“你说什么!”黄猛的脸色铁青,双手握拳,几个字说的十分有力,整个迪吧的人都听的清楚,甜甜不笑了,眼睛里笑出的泪水还挂在脸上,甜甜惊恐的站了起来,一旁甜甜的三个姐妹也靠了过来,她们知道这下坏了。

旁边的人也敛住笑容,他们忽然发现原来脸上始终挂着若有若无一丝轻笑的这个青年,此刻变得如同杀神一般,整个人阴沉的可怕。

瘦瘦的光头,冲击的速度不减,同时又大声说了一句“我操你妈的,找死!”

黄猛想到了他的母亲,其实黄猛并没有看到过他的母亲,他看的只有几张相片,母亲慈详的笑容,与黄猛一样,略带微笑的脸,街房临居都说,黄猛的这张脸像极了他的母亲,但是黄猛却没有机会亲眼看一看母亲的样子,黄猛的父亲告诉他,在黄猛出生的时候,他的母亲难产,医生建议立即舍儿保母,但是黄猛的母亲坚持着把儿子生了下来,看着黄猛手舞足蹈的样子,听着儿子哇哇的哭声,他的母亲带着微笑去了。

黄猛常常一个人坐在星空下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不断的思念着从未见过的母亲,黄猛知道是母亲用自己的一命换了他的一命,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黄猛都会拿出母亲的照片,静静的看着,然后渐渐的进入梦乡,梦里母亲轻抚着他的头,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黄猛看着冲过来的小光头,嘴角浮现出丝丝冷笑。

黄猛出腿,灯光下,黄猛的右腿一闪而过,没有人看的出来黄猛的这一腿是如何出去的,几个人同时尖叫了起来“不要”,是甜甜,二狗子等人。他们清楚黄猛,他知道这一脚踢向的位置,黄猛平时无聊的时候不止一次跟他们说过,腿踢下阴,手击咽喉,他学的是部队的格斗术,是战场的搏击术,追求的是一种一击致命的招术,平时黄猛打架的时候虽然也用,但是,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黄猛如今天一般的使用,踢出去的腿根本看不见影子,瘦瘦的小光头倒飞了出去,黄猛临时变相,本来踢向阴部的一脚踹向了对方的小腹,黄猛虽然激动,但是他还没疯,他知道如果照着阴部踢下去,那人是再也爬不起来了,而自己也走不出这个大门了。

黄猛追了过去,人影一闪而过,一拳,黄猛重重的一拳砸在对方的嘴上,头光惨叫一声,爬在地上,一动不动,昏死了过去,一旁掉落着几根牙齿。

胖子十分愤怒,几个人嚎叫着冲了过去,黄猛闪身,侧踢,一只脚停在胖子面孔5厘米处,一旁的光头都呆住了,小胖子更是愣住了,黄猛稳稳的保持着这个姿势,左脚着地,右腿伸直,右脚掌离胖子面孔5厘米,黄猛整个人成45度侧身。整个迪吧的人都被黄猛的身手震住,迪吧里很静,静的只剩下胖子紧张的呼吸声,一群人保持着各自的姿势,但天没动,忽然迪厅的门被打开,冲进来4个警察。

黄猛的脚放了下来,胖子的吓的面无人色。一旁的警察紧盯着他们几个,忽然他们看到了一旁昏死在地上的瘦瘦光头,几个警察的脸色变了“这是谁打的!”,黑三跳了出来,“我打的,我打的,他耍流氓,我……”,“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警察没有等他说完,就准备过来拷手拷,忽然手拿手拷的手像被一把铁钳夹住,动弹不得。“人是我打伤的,在场的人都看到了,我跟你们回去”。

警官问了问旁边的人,几个人愤愤不平的说着光头们耍流氓,小伙子见义勇为的事。警官点点头,收起了手拷,“你们几个都随我回警局协助调查!”。

另外三个女子急忙扯扯甜甜的衣服“甜甜,快给你爸打电话啊!!你爸不是省公安厅的厅长么!”,“哦,哦”甜甜终于从傻愣中反应过来,“我的手机呢”甜甜焦急的找着手机,一旁的姐妹们急忙去存包处领包。

黄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身着校官军装,肩扛2杠4星,全国五大王牌师876装甲师大校师长。一旁是一个中尉,个头很高,长的与黄猛有7分相似,唯一不同的是黄潜的嘴角不像黄猛一般微微上扬,黄潜给人的感觉就是沉稳和严肃,整齐的着装,标准的姿态,始终保持着军人的风彩,他是黄野的哥哥黄潜,陆军学院的助理教官,此刻大校师长与中尉教官正盯着他们的亲人,对面沙发上坐着的黄猛,此刻的黄猛失去了往日的精神气头,满脸憔悴。

每年这个时候黄野和黄潜都会同时休假,他们主要的目的就是回来陪伴黄猛,作为父亲,黄猛一直觉得亏欠这个二儿子很多,从小失去母亲的黄猛,没有享受到母爱,而自己也忙于部队事务,876师作为王牌部队常年进行野外驻训,以及各项军事演习比武,黄野作为876师的一员,自然身在一线作战训练,黄猛幼小的时候,是爷爷带大的,爷爷是一位退休的老军官,官至少将,黄猛一家可谓世代军人。

黄野看着憔悴的黄猛感觉有点心痛,早上刚回到家的黄野碰到了来访的几个警察,警官简单的说了一下昨晚的事情,起初黄野很是气愤,但是看到黄猛现在的样子,再回想起以前黄猛小时候调皮可爱的样子,黄野就觉得是自己的过错,是自己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职责,没有教育他。

从小活泼好动的黄猛天天在爷爷的带领下在干休所玩耍,里面都是些退休的军官,都是老军人,平时下下棋、打打牌生活过的很是舒心,可这个小家伙去了以后,可害苦了干休所的老军官们。

黄猛性子野,自与家里人疼爱有关,尤其黄猛长的十分像他的母亲,黄野更是舍不得说上一句,黄猛调皮捣蛋,爷爷下棋的时候,他就喜欢抢着棋盘上的棋子自个去当石块来丢,老干部们打80分的时候,好奇的黄猛会好奇的掀开中间扣着的几张牌,他很奇怪为什么别的牌都能看见数字,就这几张看不到。干休所里头,可真是被这小家伙弄的乱七八糟。

然而越是如此,老干部们越是喜爱这个小家伙,老爷子们平时虽然过的很舒心但是时日久了反而觉得闷了,对于这个活泼好动的小家伙,老爷子们自是喜爱之极,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一股脑儿的塞给小黄猛。有几次,几个老军官逗小黄猛,开始时只是随便玩玩,出一些俯卧撑啊,仰卧起坐之类的小把戏玩玩,没想到这个小家伙性子特别的倔,每次不完成不休息,渐渐的老爷子们发现这个娃真是个好兵苗子,于是更加起劲了,想着法的训练着这个小家伙,而黄猛的哥哥,从小便被父亲送去武校学武去了,黄潜一有空也喜欢带着这个调皮的弟弟练武,绑沙袋跑步,负重越野,黄野休假看到两个儿子这么用功很是得意,将野战部队修改整理过的格斗术教给了他们,两个小家伙更有劲了。而自从哥哥黄潜考上军校以后,黄猛一个人就失去了兴致,开始放纵自己,从那开始,黄猛开始讨厌部队,他认为就是部队才让他从小没有父亲疼爱,稍大一点,连哥哥也走了,更让他讨厌的部队的原因是他从父亲口里得知,母亲去世的时候,父亲作为团长正在指挥着他的坦克团纵横在演习场上。

想着从小活泼可爱的黄猛如今憔悴的模样,黄野本来想训他一顿的心情早没了,黄野在876师治军从严,冷酷无比,但在家里,他始终觉得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职责,看到黄猛坐在那里一言不发,黄野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渐渐的,黄野好像想到了什么。脸上慢慢浮现出笑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