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战争四十八 战争进行时 空降(六)

zy1973 收藏 8 8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6/


1时 桃园机场我空降军前线指挥部

冯绍东知道了北部台军同意谈判的消息,他感到很欣慰,毕竟都是中国人,不打最好。他吩咐前方谈判人员要注意自己的态度,不要有胜利者的样子,不要刺激对方。力求尽快解除台军武装,打开台北市的南大门。

这个时候机场上一批运七飞机正在为南面的部队运送装备和后续部队人员,加上原来的七个连,共计两个营。这一批飞机是从12时50分开始降落的,任务结束后,又将是一轮大规模空、机降的开始。而这一次开始就要持续到晚上八时以后。

1时15分

特战大队传来了作战计划,冯绍东要参谋捡紧要的说,“他们准备兵分两路,游260团从大路佯攻,吸引台北市内宪兵主力。特战大队绕道更远的偏僻路线快速突进,尽量避免与敌人接触或纠缠”。

“这个办法不错,他们有什么要求?”

“他们要求上级加大对敌人通讯的干扰。还需要空中支援。”

“这都在计划之中,立即上报执行。”

“是”


1时15分,空降军参谋长陈爱民同几位随从到达了台湾军队在林口以北的指挥部,同他会面的只有178旅旅长周涛。陈爱民在询问了584旅和296旅的情况后,立即要求周涛同296旅取得联系,希望能与296旅长官李本善通话。两分钟,周涛便于李本善联系上了。

“李长官,解放军想与你通话!”

“有什么可说的?”李本善得知后咕噜。

陈爱民接过话筒,声音很威严:“296旅旅长李本善长官,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空降军参谋长陈爱民,我希望你们能立刻停下来,不要想回到台北。你可以回到原住地,或者和周旅长所部一同到钟旅长的驻地。我们的进攻目标就是台北,所以我们决不会允许有一兵一卒撤回到台北市区壮大力量。我们只给你两分钟的时间去考虑。请三思!”陈爱民没有给李本善回话的机会,放下了话筒。回头对随从说:“向上级汇报,请求准备空中打击。”

李本善在放下话筒后,没有停下脚步,反而加快了速度向台北撤退,并部署了防空导弹发射车,还向台北请求防空支援,但台北已经没有多余的防空力量来帮助李本善了。

1时20分,我军在296旅没有回音后,发起了空中打击。十二架歼十飞机,四十余架强五飞机。临空投下了七十多吨的炸弹,不到十分钟,296旅就没有了。

周涛听着远处沉寂下来的爆炸声,叹了一口气,同时叹气的还有陈爱民,他回头对周涛说:“周旅长,把你全部的医务人员和医疗器材和药品拉上去抢救296旅的伤员,我们没有那个人力和药品。你和我带着其他的人一起到584旅中旅长那里去。”

“好吧!”周涛应到。

1时35分,张冬初和陈康的车子缓缓地在中山高速公路林口以北段前行,他们一边绕过路上的弹坑、着火的车辆,一边警惕的注意着残存的296旅台湾士兵。一部分解放军战士正在受收缴这些台湾士兵的武器。不时传来零星的枪声,还有一些台湾士兵对兄弟的死亡无法释怀,也还有些是台独死硬分子,对前来的解放军开枪射击,但很快被镇压下去。大多数台军士兵都默默地互救和接受178旅派出的医疗队的救治。这是258团和260 团在比较和平的解决了五股和泰山之敌后向台北进军,他们在前进到芦州一线就停下来等后续部队的到来。此时,台北的高楼大厦已经出现在战士们的眼帘,其中,最高的便是台湾的101大厦。他们派出了一支部队,向西运动到成子寮,提防观音村一带的钟国藩部队。其余部队便四处寻找民房当作掩体,施放烟雾来保护自己不受台北市内的炮击。此时,我空军为了保护台北市内的平民生命安全和财产安全,无法对台北市内的敌人迫击炮实施攻击,敌人的120毫米迫击炮总是在狭小的地域实施射击,射击后马上就进入民房,从另一端转出来,再进行射击。我空军只能在敌我之间大量施放烟幕,以掩护我军。而敌人的无人机在我军便携式防空导弹和机关炮的打击下,侦查效果欠佳,敌人的炮击效果也就不大。

而在桃园机场的冯绍东对陈爱民参谋的行动感到担忧,陈爱民参谋到钟国藩部的行动不在计划之中,在与陈爱民参谋的通话中也来不及详谈,但冒一个险也值的,毕竟钟国藩部还有两千多人和一部分装甲力量。若他能老老实实的呆在驻地,则我进军台北的部队左翼则轻松许多,若他能协助我军守住台北县海岸之敌,则我军左翼高枕无忧也。

机场上,最后一架飞机也已经起飞了。这批飞机运来的都是一些工程车辆和快干水泥之类的物资。

就在此时,陆续从大陆沿海的小机场、航校机场,甚至公路上起飞的超过五百架的运五型运输机正分批到达桃园机场上空伞降人员。他们的进场航线上的敌人阵地已经被炸得差不多了,敌人都藏在掩体里,不敢到阵地表面上来。也就无法对四千米高度飞行的运五实施有效的攻击,只有不到六十架运五飞机遭到了便携式防空导弹和隐藏的小口径高炮的攻击,但都没有被打得凌空开花,负伤的运五飞机都把伞兵空投了下来,而攻击的敌人阵地都被俯冲下来到的强五用火箭弹覆盖了,也有十多架强五飞机被击落或击伤。那些提前跳伞的伞兵,大多数都降落在我军控制范围内,少数在空中就被敌人射杀或落在了敌人控制区内。到了两点半的时候,超过四千五百人被空投到了桃园机场。他们被迅速疏散到机场附近。

等到桃园机场上的伞兵都收拾干净后,已经在台湾海峡盘旋了近十分钟的两架IL-76运输机临空低高度通场飞过,两点五十分,六辆辆伞兵战车空投落地,这是我国自行仿制俄罗斯的97式伞兵战车。随后有二十六架IL-76空投了78辆97式伞兵战车。我军引进了三十架的IL-76看来此时只有这么多能执行任务了。其他的要么是除了故障,要么就是被击伤或击落。紧接着,运八飞机临空,五十架 的运八依次进场,每架飞机空投2辆伞兵战车,一百辆伞兵战车空投落地。接下来是运七飞机,一百多架运七飞机空投了两百多辆伞兵突击车,车上都固定有不同已经包装好的武器,如榴弹发射器,反坦克导弹、迫击炮等以及其弹药。这些飞机都是从河南、山东、皖北、苏北等地的机场起飞过来的,空投的全是空降军的装备。每一批空投装备的所属部队都在机场上侯着,自己的装备一下来,根据车上信号发射器发射的信号,战士们都能很快找到自己的车辆,卸下伞具,开车就走,剩下的空投平台就留给机场负责地勤的战士们去收拾。此批空投,有四辆伞兵战车、八辆突击车无法启动,被拖到机场周围当作固定火力点,还有两辆伞兵战车损坏,十辆突击车也被损坏。一个半小时后,机场上又是空空荡荡。十二架运八飞机飞来,此次空投的是122毫米牵引式榴弹炮及其弹药,当然是包装好了的,一共二十四门。这炮是89式牵引榴炮。这种榴炮的最大特点是射程远,达20公里;可发射包括穿甲弹、燃烧弹、烟幕弹、反坦克子母在内的多种弹药。其中后者内装30枚子母弹,攻顶破甲厚度超过50毫米, 2,000公尺内命中率大于直瞄反坦克炮,是空降兵对付敌机械化优势之敌的有效手段。牵引车就是伞兵突击车,早就在机场预留了的,炮兵也早下来了。空投牵引式火炮收拾起来比较麻烦,二十四门炮用了半个小时机场才收拾干净,IL-76 已经又临空了。只还有23架IL-76了,空投了69辆伞兵战车,四十架运八飞机这次空投了八十辆120毫米自行迫榴炮,一百架运七飞机空投了四十辆指挥车和一百二十辆伞兵突击车。接下来又是密集的人员空投,再下来又是榴弹炮,突击车,最后又是装甲战车。到六点半的时候,整整两个空降师全都空降完毕(从凌晨四时算起),负责地勤的连队已经增加到了三个,但也累坏了。冯绍东的空前指随同最后一个落下来到的空降团前出到芦州。

前线,张冬初所在的258团和260团在芦州等待大部队的同时,对部队进行了整顿,调整人员和装备。又有四十多名战士牺牲,受伤一百多名,损坏战车六辆,突击车十二辆,弹药耗费一半,此时无法得到补充。牺牲战士遗体和失去战斗力的负伤战士被后送,凡是能坚持战斗的战士一律坚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