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本好书,一本感人的书,在编辑的过程中,我曾因感动而掉了多次的眼泪。”这是2003年秋天我在报纸上“图书推荐”上看到的一句话。因此,我记住了《士兵》这个书名,2004年,我买到了它,好东西还算便宜,也对得起那位编缉多次流下的眼泪,那22块钱,值!

许三多实在是一个给了我太在震撼的人,正如班长老马第一次说他“傻得猿人进了城市似的,大公无私像个孩子似的,踏实起来跟个没知觉的石头似的。”而且,这还是个对自己部队的坦克举手投降的兵,这样一个兵,却一步步走向精锐,走向辉煌。成为钢七连和702团的尖子,成为老A,最后入选 “爱尔纳 突击小队,成为世界上排头几号的步兵。

许三多的历程,是一条让人心动的路,在大草原上一人修出427米的石子路,从草原上的五班进入钢七连,一百八十一个单杠大回旋,活捉连长高城,生擒特种兵少校袁朗,一人支撑起钢七连,成为特种A大队成员,杠起受难的家庭,参加“爱尔纳 突击”,一路走来,一路辉煌

许三多憨傻的外表掩盖不了他优良的品质,是金子终于发光,他自觉自律,对部队规定一丝不苟地服从,他吃苦耐劳,可以用比标准严厉多的标准自我训练,他心无旁骛,做事专心一致不管外部干扰,他纯正善良,为了留住史班长玩命训练,因为成才的失落生擒袁朗,对钢七连的留恋使他两次拒绝A大队的邀请,为了带上伍六一差点失去进入A大队的机会。拆了父亲为自己盖得房子换钱让父亲出狱回家,许三多就是这么一个人,而且他还帮助了很多人。没有他的路,草原上的五班最终将浑浑噩噩的结束军旅生涯,失去他的“不要走后门那是二五眼”高连长的人生将添上污点,要不是他的帮助,吴哲熬不过A的训练,因为他的瞄准镜,成才才能克服他的沮丧与痛苦,重拾信心,在袁郎面前的据理力争,让成才回到A大队,找回了尊严。

有人说,许三多是阿甘,《士兵突击》是中国的《阿甘正传》。我认为他们错了,许三多不是阿甘,许三多与阿甘一样“傻了吧唧“,纯真善良,又帮助了许多人,但许三多的路与阿甘不同,许三多是一路成长着走来的,从最初的懦弱胆怯到从容平淡,从孬兵一个到世界排头几号的兵王,许三多一步一步走向成熟,走向卓越,而阿甘自始至终就是一点没变的一个“傻子”,所以说阿甘的故事是生活的故事,而许三多的故事是一个成长的故事。

“一个好汉三个帮,”,人活在世上总得有人扶助,兰博一个人端掉整个基地是胡扯,施瓦辛格提着重机枪和机器人对扫因为他是——魔鬼终结者,兵王许三多是个凡人,还是个“傻“人,他得到过四个人的帮助

第一个是团长,他对许三多的成长功不可没,正因为他是当年草原上的排长,他特别理解许三多的修路的意义,让许三多一脚踏进钢七连,而后解散钢七连他又让许三多守营房,也是为了磨练许三多,让他去掉一些孩子气;第二个是伍六一,伍六一向来不对许三多摆好脸色,但许百顺到了团里捉许三多时他不但找回了三班帮许三多骗老爸,还擅自动用步战车,没有他和三班的帮助,许三多恐怕撑不住一人留守的孤独与寂寞,也就完不成团长的磨炼;第三位是袁朗,他是个了解士兵,富有经历的军官,许三多杀人后他有理有序的心理舒导,让许三多得以恢复,没有他,许三多不但再也不能做一个好士兵,背着一个老大的心理包袱也做不好一个老百姓;最后,最重要最关键的,自然是史今班长,一句话,没有他的坚韧、耐心、宽容,就没有兵王许三多!

许三多是一个幸运的人,他是一块石中之玉,愚劣其表美质内藏。而又遇上了这些慧眼识宝又打磨他的人,终于让他成为连城之碧绝世之宝。

《士兵》不是许三多一个人的独舞,跃然纸上的人物一个个都也那么有血有肉有个性,让人且敬且爱。除了许三多我敬服坚强处世的伍六一,喜欢军人到骨子里的高城,佩服知兵爱兵,雷厉风行的王团长,而对坚韧、耐心不抛弃不放弃任何一个兵的史令班长,那是一种依恋,一种弟弟对大哥的依恋。许三多不是阿甘,《士兵》也不是《阿甘正传》,在《阿甘正传》里,阿甘是惟一,他牢牢地抓着观众,除了他没有能令人记住。更没有让人喜欢、回味的角色,《士兵》不同,许三多是绝对的主角,但他如同一条串着珍珠宝石的金色的线,串起许多可爱的人物精彩的故事。

《士兵》塑造了一群可爱可敬的军人,他们互相帮助,共同成长,他们共同组成了伟大的军队,同时,他们也被伟大的军队容纳,经受部队的洗礼,成为优秀的军人,所以,《士兵》不是《阿甘正传》,他不是赞主角一人的赞歌,他是一首礼赞伟大的人民军队、优秀的中国军人的诗。

《士兵》是一本好书,同时也是一本质朴的书。封面是白底,书名一段自述和一顶头盔,朴素的与它精彩的故事可爱的人物反差太大。如同我们的军队与军人。

看过的所有军事小说中,《士兵》是最特殊的,因为它的语言,军事小说的基因就是激励激昂的,字里句间就让人感到金戈铁马战火硝烟,《士兵》的语言与其他军事小说一比,简直就是一杯白开水,不温不热没滋没味,然而这也是《士兵》的精髓之一。《士兵》的语言有“三平”:平静、平常、平淡,人物命运变化了照样平静,人物受挫受苦照样平常,重大事件发生了平淡如初。可说奇哉怪也。但这就是作者兰晓龙认定的文风。《士兵》是本写群体的书,每个人物都有份量,总不能高潮不断从不停歇,于是干脆“文到妙处是平常”淡然处之了,再者兰晓龙写《士兵》是讲一个平常人的故事,他讲的是一个小士兵的成长,一群普通军人的经历,故而刻意辟开了所有的激昂激烈,只让故事带给读者所有感叹、感动、和感悟。

《士兵》不是美国式的个人英雄主义赞歌,它也不想“用一滴水反映太阳的光辉”,它 描述的是一个“群像”,这个群像既是一支伟大的军队,又是一个个优秀的士兵,伟大的军队塑造优秀的士兵,优秀的士兵组成伟大的军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