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从大胜利到大失败 第四十六节 曙光,胜利时刻Ⅱ(上)

北宋杨六郎 收藏 4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URL] [内容简介] 麦大河猛然想到一件事情,自己曾经在腾超那里看到过一份命令,命令写的好像是“不留俘虏。”那眼下这些投降的鬼子兵,自己不应该接受他们的投降,应该按照命令立刻处决这些鬼子兵,但中国人历来没有杀害战俘的习惯,如果接受他们的投降,就是违反命令,如果不接受他们的投降,就违背了自己的道德观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四点整的时候,双双敲响了我的房门,她在屋外说道:“薛大哥,王参谋长到了。”刚睡了半个小时觉的我马上清醒了过来,一跃而起,顾不得穿鞋,打开了房门连声说道:“王洪先,在那里,快让他见我。”话音未落,旁边一个人快步赶了过来,一把握住了我的手说道:“薛大司令,我在这里。”我激动得说道:“老王,你来了,就好了。”王洪先表情悲痛的说道:“青琳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不要悲伤,节哀顺变吧。”我摇摇头说道:“如今不谈私仇,只说国事,怎么样,事情办得怎么样了?”王洪先说道:“事情办得很顺利,第一笔一百万军费我已经带回来了,第二笔三百万军费下个月就可以发放到我们部队中,我这次还带来了五百万发子弹,五千枚炮弹,五万枚手榴弹,两万支步枪,五百挺机枪,五十门迫击炮!”我又惊又喜的握紧了王洪先的双手,话都说不完整了,“怎,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从那里搞来了,这,些宝贵的武器,还有,那一百万军费,难道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王洪先说道:“这里面冯云凯也帮了一些忙,不过最主要的帮忙来自于一个人。”我皱着眉头问道:“其奇怪,还会有谁能帮我们这么大忙?总司令已经不在了,李长官不可能这么大方,有这些东西早就给自己部队了;要不然是何长官,也不可能;陈长官吗?我并不是他的嫡系亚?汪精卫吗?不错,他有这个实力,难道是他想要收买我们,如果真的是他的钱,我宁死也不要,我可不想和他这类人同流合污。”

王洪先哈哈大笑,说道:“你想到哪里去了,不是汪精卫的钱,这个帮助咱们的人,你还真猜不出来。”他收住笑容肃然说道:“其实,能够得到这个人的帮助,还应该感谢青琳。”“青琳?”我喃喃自语说道,泪水不由自主的留下来了,“难道是她的大哥孔祥熙吗?”王洪先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孔祥熙听到青琳牺牲的消息之后,立刻拨发了我们被扣发的军费,并且还把一批补充给87师、88师的武器弹药全都拨给了我们。”我仰面向天,低声说道:“青琳,难道你仍然守护在我的身边保护着我吗?”

“武器弹药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追问道:“部队急需这批武器弹药?”“大司令,出来看看。”我随着王洪先走出了指挥部,天色已经有点微亮,虽然还很昏暗,但是我依然能够模模糊糊的看到指挥部所在的这个小村庄前面的公路上停着一长列卡车的身影。不用上卡车上看里面装载的东西,但看离我最近的一辆卡车轮胎的吃胎深度,就可以知道上面装满了物资。一个个押车战士站立在卡车车厢上,看到我们走出来后,全部对着我们行举枪礼,我们急忙还礼,王洪先打了个手势,第一辆车上的押车士兵急忙把篷布一掀,露出了里面的东西,看到车厢中的东西,我眼睛随着一亮,一箱箱的子弹箱装了满满一车厢,可想而知,这一长排似乎看不到尾的运输车队装载了多少武器弹药。

“从那里搞来的这么多卡车?”我又惊又喜的问着王洪先。王洪先神秘的一笑说道:“你问问他吧。”卡车车门打开,一个矮胖的军官跳下了卡车,向我敬礼道:“冯元凯上校,前来向王司令报到。”“冯元凯?你来了,快说说从那里搞来的这些卡车?”冯元凯神秘的说道:“这些卡车都是我抢来的?”“抢来的?”我越听越糊涂。

冯元凯说道:“这些卡车都是河南王胡宗南用来运输走私物品和鸦片的,中途被我带领的一个空降兵中队截获,胡宗南的走私物品和鸦片我没有留下,让他的司机们带着回去了,这些卡车我和空降兵们一人一辆开了回来。”听说是胡宗南的卡车,我心里犯了和计,胡宗南是有名的睚眦必报,这次他吃了这个大亏,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万一他背地里给我们下绊子,就麻烦了。

冯元凯看到我的表情就知道我在想什么,他满不在乎的说道:“胡宗南这次吃了这个亏,绝对不敢声张,因为他擅自动用军队车辆去运输走私品和鸦片谋取私利,被上面知道牵扯很大,因此他只会眼巴巴看着我们扬长而去,自己吃这个哑巴亏,至于今后他暗地里给我们小鞋穿,只要我们不断建立功绩,部队不断扩编,战斗力越来越强,还怕他不成,把这批运输车辆留在他的手里,真是糟蹋了。”我点了点头,既然已经这样了,后悔埋怨都没什么用了,冯元凯说的很对,把这些珍贵无比的运输车辆留在胡宗南手里运输鸦片,还不如我拿来运输前线必须的武器弹药,可以为抗战出力。

“好了,既然这样,王参谋长,冯元凯上校,你们指挥部队马上卸下武器弹药,登记在册后分发给各部,欠发的军饷立刻给各部队送去,注意防空,弹药卸下来后,先送进地下军火库。”两个人答应了一声,立刻指挥士兵开始卸车。

“双双。”我喊了一声,双双急忙走到我身边,我头也不回的说道:“给重炮连发报,凌晨五点,正式实施艳阳计划。”“是,”双双大声地回答道,我没有回头,继续看着士兵们从卡车上卸下武器弹药,双双等了一会,失望的眼睛里流露出幽怨的眼神,转身走了,我等她走远,在心底里说道:“双双,不要怪我,我的心里暂时还没有你的地方。”

北城门的战斗进行的非常激烈,进入城内的梁大义连死死的顶住小泉大队的进攻,小泉把大队部的三十多文职人员,厨子等全部武装起来,组成一个小队,投入到了战斗中,日军士兵单兵作战素质较高,我军机枪的密集火力往往只能打倒一两个人,很难阻止日军的反复冲杀,全靠了道路两旁负责保护机枪的步兵手榴弹雨点般的爆炸,暂时压制了日军步兵的冲击,就算是这样还是有十几个日本兵在一次战斗中冲进了中国军队的战线,打死了一名机枪手和一名弹药兵,占领了几栋房屋,在中国军队的战线上嵌入了一个钉子,梁大义亲自组织敢死队,对日军占据的屋子发起了反击,在中国军人气吞山河的反击中,日军这些突入阵地的士兵全部被歼灭,但敢死队二十五人只有两人生还。

小泉一方面指挥部队发起反复进攻试图消灭进入城内的中国军队士兵,另一方面组织部队对城外不断发射照明弹,进行拦阻射击,阻止其他部队入城。

几番激战下来,进入城内的二连,三连伤亡较大,二连伤亡四十多人,三连伤亡六十多人,两个连人数加起来也不够一个连了,但战士们士气旺盛,斗志不减,继续坚守在自己的战斗岗位上,打退了日军多次进攻,给日军小泉大队造成了惨重的损失。

小泉伤心的看着又一次被打退下来的部下,这次进攻又让他的部队在中国军队阵地前留下了十多具尸体,自己的中队,小队几乎全部都被打残了,就连自己的参谋,后勤以及厨子等文职人员也都伤亡了大半,这些人可是不可多得的指挥策划人才,损失在军事战斗中令他惋惜不已。

迫击炮小队和反坦克炮小队因为打光了炮弹也被小泉命令编组成一个步兵小队,加上大队的整备兵等技术兵种,小泉又凑了一个步兵小队,眼下自己手里掌握的部队还有两个中队四百多人,除掉川岛中队一百多人前去偷袭起义军指挥部,自己大队打到现在已经伤亡了三百多人。先前的战斗兵伤亡了一半还多,自己手里这些士兵有四分之一是没有任何战斗经验的文职人员和后勤保障人员,战斗力十分低下。

小泉忧心忡忡地望着前方黑乎乎的街道,仿佛那里有一群吃人的魔鬼正在对着他哈哈大笑,笑得小泉心情十分沉重,几次战斗都没有消除中国军队嵌入自己城内防区的桥头堡,一旦天亮,很难说会对自己的北城门防御造成什么后果,万一他们和城内的起义军取得联系,两边一起行动,再加上城外侦察班报告的一个师中国军队进攻,自己这些士兵寡不敌众,难以守住城门,该怎么办?小泉走来走去,想不出一个万全的办法,他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到了对起义军指挥部发动奇袭的川岛中队身上了,如果川岛中队可以完成摧毁起义军指挥部的计划,那么就可以延缓城内起义军对北城门的进攻,争取时间,得到师团派来的援兵支援,那时候就可以一举消灭中国军队的桥头堡了。

他听着城内爆豆般的枪声,衷心希望川岛完成任务。

川岛中队这边战况如何,日军完成了对起义军指挥部二楼,三楼的镇压任务,但遭到了起义军反击,防守一楼楼层的日军士兵被全部消灭,川岛中队被反包围在了指挥部二三楼间,起义军严密封锁包围了小楼,即使楼上的日军孤注一掷从楼层走廊和窗户跳下来,他们落地的一瞬间会遭到十倍于他们人数的起义军攻击,川岛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到了鬼谷中佐率领的后继部队身上,那么鬼谷中佐部队情况如何呢,情况被他的部队还遭,鬼谷带领一个班日军脱离大部队快速行动,向着指挥部小楼赶来,而其大部队则遭到了腾超派出去的麦大河这支小部队袭击,几乎全军覆灭,仅剩下鬼子中队长和一个军曹,十多个士兵还在拼命奔逃之中,麦大河的小部队由于没有任何人员伤亡,士气旺盛,正在全力追赶日军残部,势要把鬼子兵全部消灭,避免他们再去祸害中国老百姓。

刘铁军带领的十几个起义军士兵抄近路很快就跑到了鬼子中队长前面,他们在路边树丛中躲藏起来,再次检查了自己手里面的木枪竹刀,做好了正面袭击鬼子兵,和鬼子兵同归于尽的准备,他们还不知道,一百多人的鬼子大部队现在仅剩下了十多个人,人数上已经不占优势,更加重要的是战斗意志上也近乎崩溃了,而追击他们的麦大河小分队,由于缴获的步枪越来越多,追赶的步伐走的越来越慢,渐渐被拉开了距离,仅有麦大河几个人勉强跟了上来,这时候要是有人回头看看那些起义军士兵,肯定会惊讶到说不出话来,因为他们的装备全部鸟枪换炮了,每个人手里握着一支步枪,身上背着三四支步枪,腰里别着几枚手雷,屁股上还挂着鬼子兵的水壶,两三个水壶一碰撞,叮当作响,就这样,还有不少枪支拿不了,丢弃在路上,反正这一路上都是起义军地盘,打完鬼子再回去拿就是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些武器还引起了一场小小的风波。

鬼子中队长和自己的部下已经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了,身后还是有人或者东西在紧紧追赶自己,他们只好不停的向前跑,其实后面追击的麦大河等人也累得不行了,可是鬼子兵就在前面不远,他们身上背着的枪支可是好东西,不能白白放弃了即将到手的武器亚,他们也奋力追赶,没有想过万一鬼子兵发现他们不是鬼怪,回头和他们做最后一搏的时候怎么办!

“来了,来了。”刘铁军从树丛缝隙中观看着越跑越近的鬼子兵,“没错,就是他们,别看天色这么黑,我看得清楚,他们脑袋后面飘着几根布条,一定是鬼子兵,而且,他们头上带着的铁家伙反射着月光,只有鬼子才戴这玩意。”“没错,没错。”他身边的起义军小伙子附和着,他们握紧了自己手里的武器,等待着鬼子兵跑过来的一瞬间就冲出去和鬼子拼个你死我活。

人数不太对,刘铁军在肚子里嘟囔着,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了,大家都憋足了一股劲要和鬼子兵战斗,不管鬼子来了多少,也要和鬼子拼了,想到这里,刘铁军等鬼子中队长离树丛还有十几步的时候,跳了出去,大声喊道:“杀鬼子呀。”一枪刺出去,正好刺中跑在前面的一个鬼子兵小腹,鬼子兵丢下了手里的步枪,痛苦的抓住了刘铁军的枪杆。刘铁军飞起一脚喊了句:“去你娘的吧。”把鬼子兵的尸体踢出去好几米。

鬼子中队长压根没有想到前面还会杀出来一支队伍,他早已经崩溃的神经被鬼子兵身上溅出来鲜血一喷,马上丧失了逃跑或战斗的意志,居然跪在了刘铁军的面前,双手捧着自己的武士刀,喊道:“中国神仙饶命,中国神仙饶命。”他身后的鬼子军曹和士兵一看自己的长官都跪下了,加上自己累得差点虚脱了,马上也学着长官的样子,举起了自己的步枪,喊道:“中国神仙饶命,中国神仙饶命。”这些从树丛中跳出来的起义军士兵正铆足了劲准备和鬼子兵大干一场,这时候鬼子兵却突然全都跪在了自己的面前,手里握的出汗的木枪和竹刀就没有办法刺出去了,因为他们受中国儒家教育太深,他们可以毫不畏惧的和武装到牙齿的敌人同归于尽,却认为不应该对投降的敌人进行杀戮,这些起义军士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对跪在地上的鬼子兵下手。

后面追赶的麦大河等人也赶到了,他们看到鬼子兵已经全部投降,连忙找了个地方扶着,休息一下,有的人还累得直吐,鬼子中队长这时候才有机会回头看看追击自己的到底是何方神圣,结果一看,哪里有什么鬼怪,僵尸,追赶自己的人和前面阻拦自己的人这不都是一样的人吗?再看看他们手里的武器,都是些简陋的木枪,竹刀,斧头,自己居然被这样一批人打得大败,自己还举手投降,鬼子中队长真是追悔莫及。

麦大河猛然想到一件事情,自己曾经在腾超那里看到过一份命令,命令写的好像是“不留俘虏。”那眼下这些投降的鬼子兵,自己不应该接受他们的投降,应该按照命令立刻处决这些鬼子兵,但中国人历来没有杀害战俘的习惯,如果接受他们的投降,就是违反命令,如果不接受他们的投降,就违背了自己的道德观念,麦大河十分的矛盾,杀还是不杀,这是一个问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