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黄河 血色黄河 正文 第八章 游击(二)

丁老大 收藏 0 3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


赵寿山来到赵城的第二天,卫立煌就看他来了。

自从对日作战以来,两人在河北战场上和山西战场上还是第一次见面,对这个二战区的副司令长官,赵寿山还是很佩服的,卫立煌当过孙中山的卫士排长,参加过北伐,在国民军的高级将领中也是出类拔萃。

卫立煌笑着和赵寿山握手,说:“赵将军一路辛苦。”

赵寿山说:“副总司令辛苦,我应该去看总司令,总司令却到我这儿来了。”

卫立煌说:“听说你回来了,我也是顺便过来看看,想和你聊一聊。”

赵寿山把卫立煌让进他的师部,勤务兵给他们把水道上以后就出去了,卫立煌对赵寿山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的十七师放在赵城吗?”

赵寿山说:“我刚到,还不知道副司令的意思。”

卫立煌说:“你知道赵城过去是谁的地盘吗,是你祖先的,这可是你们姓赵的祖先发迹之地啊。”

对这段历史,赵寿山还不大清楚,就对卫立煌说:“卫副司令能说得更明白一点吗?”

卫立煌说:“你们姓赵的祖先名字叫造父,在春秋战国时期是给周穆王驾车的,曾经是周穆王的第一御手,周穆王在新疆的天山上见西王母,就是他驾车去的。后来因为功劳大,周穆王就给他一块封地,就是这个赵城,你们姓赵的赵字就是驾车的意思。后来赵家出了个赵武灵王,胡服骑射,把国家搞得很强大,差点作了中原的霸主,有个戏叫赵氏孤儿,说的也是你们赵家的事,我把你安排到赵城,就是让你感受一下你们祖宗的丰功伟绩,也沾一点灵气。”

赵寿山说:“也没查过宗谱,不知道我们户县姓赵的和这个山西姓赵的是不是一家?”

卫立煌说:“怎么不是,天下姓赵的都是一家子,你知道山西的大槐树吧,就在这个洪洞县西边的贾村,从洪洞县移民出去的人占了大半个中国,你们户县姓赵的肯定是一个分支。还有宋朝的赵匡胤,他当了皇帝以后把你们的赵姓排到百家姓的第一个了,至今都没有变。”

赵寿山笑着说:“这么说来,我还真是皇族了。”

“皇族,皇族,没问题,山西和陕西一直就是亲戚,赵家一支从山西迁移到陕西很自然呀。

赵寿山说:“现在的皇族不值钱,清朝的皇族还不是被赶出了北京,我们姓赵的从宋朝灭亡以后退下了历史舞台,到现在早已经蜕化成平民百姓了。”

卫立煌说:“怎么能这样说,你赵寿山还不是脱颖而出,在三十八军中举足轻重,在我们国民军的将领中,你也是出类拔萃的,蒋委员长和军委会对你们娘子关之战也是赞赏有加啊。”

赵寿山说:“那都是全军将士们打得好,我赵寿山一个人什么也干不成。”

卫立煌话音一转,说:“你们十七师打成这样没有补充,我也内疚,打退鬼子这次进攻,我想办法给你们补充。”

赵寿山说:“补充倒是小事,我们会想办法,陕西现在是大后方,兵员还是有的,我已经回了一趟西安,和孙蔚如军长说了补充的事,他会办的。我想问副司令长官一句话,为什么八路军可以打游击,可以发动群众,我们国民军就不行?”

卫立煌说:“游击战争是八路军擅长的,他们自从建立起军队就打游击,经验丰富,蒋委员长和军委会的长官们学的是正规战争,我们这些军官从来也没学过游击战争,所以就只能打阵地战了,再说,没有阵地战也不行,仅仅靠游击战,恐怕鬼子这时候已经打到武汉了和你们陕西了。”

赵寿山说:“现在晋南这个局面倒是适合打游击,我们十七师这次在陕北同八路军学了游击战,你给我们一点自主权,我能给你在晋南打出一片好局面来。”

卫立煌说:“行啊,这是好事情,我打算把你们十七师和五二九旅归朱德和彭德怀的十八集团军指挥,我尽量少调动你的部队,你们就可以打游击战了,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原来,卫立煌就是来对他宣布十七师的归属。赵寿山听说受十八集团军指挥,心里暗暗高兴,他知道朱德和彭德怀不会挤兑他们,部队也能痛痛快快、一心一意的打仗了,

卫立煌问起赵寿山在陕北整军的情况,赵寿山只说了个大概,有些事情他还不能告诉卫立煌,卫立煌对他说的事情很感兴趣,表示有空他也到陕北去看看,到四月份,卫立煌果然去了一趟陕北,这是后话不提。

随后,他们说起粮草和弹药的补充,卫立煌表示尽量满足他们。然后让有关人员把与十八集团军联系的方法告诉了赵寿山的下属。

临走的时候,卫立煌说他要到广胜寺去看看,让赵寿山也随他去。赵寿山坐上卫立煌的吉普车,郑天亮带着一个排的卫兵与卫立煌的卫兵坐在敞篷车里,二月份天旱,车辆开过。扬起漫天的尘土。

广胜寺不远,离赵城只有十多公里,一会儿就到了。他们把车一直开进寺里,在方丈的陪同下参观。他们从下寺一直到上寺,又攀上上寺的飞虹塔,四面江山尽收眼底。卫立煌感叹地对赵寿山说:“山西的文物古迹太多,像这么好的寺院,也不知道在战火中能不能保住?”

赵寿山说:“山河破碎,生灵涂炭,责任都在我们中国军人身上,只有把日本人打回去,才能保住国家,保住大好河山不被日本人凌辱。”

卫立煌问赵寿山:“听说你娘子关战后写了一首诗,是不是?能不能念来听听?”

赵寿山说:“是乱写的,让副总司令见笑了,是这么几句:妖气弥漫寇方张,百战何辞作国殇。士卒冲锋杀敌处,娘子关外月如霜。”

卫立煌赞道:“好一个娘子关外月如霜,赵将军是文武双全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