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血耀中华(修改版) 第二部第九章抉择 二

ss大队长 收藏 5 1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92/


国民党士兵把小车拉走了。



“罗刚啊,罗刚,你就会搞些小动作!”关麟征哈哈大笑。桌子上摆放着日本的肉罐头、清酒,香烟。“弟兄们可以好好的吃一顿了。不过这个罗刚也够意思。”许永相说。“他说什么来着,我们打了小日本,应该慰劳慰劳。”许永相咽下一块牛肉接着说。“告诉弟兄们。肉照吃,仗照打!”关麟征说道。


第二天,关麟征命令部队发起攻击。


民族军第四师稍做抵抗后,立即退往北岸。“老关,他们退往北岸会不会有诈?这可是他们惯用的伎俩。”“有诈我也不怕,我们只要渡过滏阳河把李洪久拖在这里,第一军团和三十二军全线出击,那么他们就只能分兵防御,我们转道攻击赵县,他们必然会回师救援,而我们在半路设伏,来个以逸待劳。只要阻击他们三天,大部队到达后就能合围李洪久的第一集团军。”关麟征说。“我们向校长发电,提出我们的建议。”许永相说。“好,就这样。命令部队立即渡河!”



北平,蒋介石收到关麟征、许永相的电报后立即向商震发电:“启序将军,二十五师关师长已将共军之第一集团军吸引于滏阳河,命第一军团于学忠军团长,三十二军全线出击,将共军歼灭于赵县。蒋中正。二月五日。”


“出击,说得容易,所有道路都被破坏,共军小部队一路骚扰,还有飞机轰炸,怎么全线出击?”商震说。



“更主要的是官兵都不想跟共军打,成天闹着要抗日。”于学忠说。“这样吧,我们还是执行命令,但是怎么打在于我们。”商震说。


石家庄,战俘营里,李仙洲正啃着一只烧鸡 。“不吃白不吃,死了不会做饿鬼。”他自言自语。他倒了一杯老汾酒,一口喝干。被俘这些天他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该吃就吃,该睡就睡。民族军方面也没有来审问过他。现在他单独住一个小院,在这里他可以自由活动。房间里烧着火炉,他的勤务兵还是跟在身边。每天民族军方面派医生护士给他检查身体,饮食方面很不错,早晨有稀饭、馒头、包子、面条、面包牛奶,中午有鸡鸭鱼肉,四个菜一个汤。有酒,什么白酒、黄酒葡萄酒,晚饭跟午饭差不多。都在菜单上,想吃什么由他自己选择。还有香烟,茶等各种饮料。他还穿着他的少将军服,手枪还带在身边,只是没有子弹。


在他的隔壁院子里是负伤的黄承莫,每天一大早,大声背诵《总理遗训》,唱《黄埔校歌》。刚来的时候,只要看到民族军的医护人员就大吵大嚷,大骂林风、罗刚背叛校长,医护人员喂他吃饭,还把饭打翻在地上。李仙洲有些看不过去,冲进去对着他大骂:“你奶奶的,对着人家小姑娘发什么威风!有劲对林风他们使去!”当那年轻的女护士从新给他端饭来喂他的时候,黄承莫红着脸,吃了下去。后来也很配合医生的治疗。“老林他们不错,有情有义,到底是我们黄埔的人呐。”这是后来黄承莫对他说的。“他该不会被林风他们赤化了吧?”李仙洲想。


现在黄承莫能够在护士的搀扶下拄着拐棍行走了。


“上校,你也是黄埔毕业的?”护士问。“对,我也是黄埔毕业的,黄埔一期的。”接着他说起了在黄埔军校的事情,连林风、罗刚等人被罚跑步,夏雨骂教育长邓演达的事情都说了。逗得护士格格直笑。


每天都有报纸,房间里还有收音机,可以听广播。“姑娘,是东北人吧。家里都有什么人呢?”护士的眼圈立刻就红了:“家里已经没有一个亲人了,爹娘,还有弟弟都被日本鬼子杀了。”



这个护士是平顶山惨案的幸存者,黄承莫得知了整个事情的经过。“日本鬼子!不报此仇,誓不罢休!”黄承莫狠狠地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黄承莫心有些不平静,他不想看报纸,也不想听广播,但是,还是忍不住要看,要听。最后每天大声背诵《总理遗训》唱《黄埔校歌》。李仙洲低声骂道:“这小子一定给赤化掉了。”


关麟征指挥部队向民族军猛攻,但是民族军根本不与他交战,一直向赵县方向撤退。


2月13日除夕。


“二十五师官兵弟兄们,今天是除夕,春节是我们中华民族传统节日,是合家团聚的日子······”民族军架起广播开始喊话。


“弟兄们,东北的父老乡亲们正处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的铁蹄下,有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有多少同胞在四处流浪。在全中国,多少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他们辛苦劳作了一年,可是过的却是什么样的日子?那些地主资本家,他们自己不劳动,过的又是什么样的日子?想想你们的父母,想想你们的兄弟姐妹,想想你们自己······”



国民党士兵都在聆听。有的士兵禁不住开始流泪。


“他娘的!罗刚用攻心战!”关麟征骂道。



“弟兄们,不要听他们的宣传!不要上当!”关麟征对士兵们说。“弟兄们我们一起来唱首歌吧。”他喊道。“怒潮澎湃,党旗飞舞······”士兵稀稀拉拉地唱了起来,没有了过去的高昂有力。


“同志们,弟兄们,我们也唱。”李洪久说道。“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很快,二十五师的阵地上没有了声音。



2月14日清晨。


广播又开始了。“二十五师的官兵弟兄们,我们拜年来了。我们给你们准备了节日礼物,一定得收下。请不要开枪。”


“怎么办?再这样下去,将不战自乱。”许永相说。关麟征也感到无计可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