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我和香烟的故事-戒烟(二)完

zdz1190 收藏 92 157
导读: 初次戒烟,源于无法忍受“烟囱”的雅号。过了一次饱和烟瘾后,决定第二天戒烟。因为前一天超量吸烟,第二天早上起来,喉咙还很干燥,过余的焦油和尼古丁没有排放殆尽,弥漫在整个胸腔和咽喉间,别说吸烟了,除了喝水,连吃早餐也失去了胃口。还好,整个上午安然无恙,对烟的渴求不强烈。心里上不由暗暗欣喜“戒烟也就这么容易啊,我还以为是什么难于上青天的事儿?简直就是顺手拈来,以后没事再吸,觉得身体不舒服了再戒”。 还没有得意多久,中午,麻烦就来了。吃完午饭后,大脑就自然而然的冒出要吸一根香烟的感觉,手也习惯

初次戒烟,源于无法忍受“烟囱”的雅号。过了一次饱和烟瘾后,决定第二天戒烟。因为前一天超量吸烟,第二天早上起来,喉咙还很干燥,过余的焦油和尼古丁没有排放殆尽,弥漫在整个胸腔和咽喉间,别说吸烟了,除了喝水,连吃早餐也失去了胃口。还好,整个上午安然无恙,对烟的渴求不强烈。心里上不由暗暗欣喜“戒烟也就这么容易啊,我还以为是什么难于上青天的事儿?简直就是顺手拈来,以后没事再吸,觉得身体不舒服了再戒”。


还没有得意多久,中午,麻烦就来了。吃完午饭后,大脑就自然而然的冒出要吸一根香烟的感觉,手也习惯性的直往平常装香烟的口袋掏。确定自决定戒烟后今天没有买过烟,手还是不自觉的触碰了那口袋几次。强行按捺住自己对烟的渴求之情,我爬上床铺想逼迫自己通过睡熟的方式,忘记香烟的存在。哪知道,人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心里边空荡荡的总觉得缺少了什么东西,有时又像猫爪挠过一般的难受。好歹稍微控制住吸烟的欲望,下午上班的时间又到了。


由于中午没有休息好,下午上班的时候我没精打采的,烟瘾霎时如潮水般涌来。虽然还在勉强控制住自己的精神,但是整个人已经开始出现无意识行为。明明想戒烟,却总找着各种借口围在平常吸烟的人旁边团团转,一幅魂不守舍的样子。别人递过来香烟,还记得拒绝接受,不过思想非常的矛盾,眼睛也开始露出贪婪的目光,最终看着别人吸烟,喉结忍不住上下滚动了几圈,表情说有多怪就有多怪。平常觉得下午时间过得很快,现在别说是度日如年,说成度秒为年也不为过,还好,下午的危险期还是有惊无险,暂时坚守住了阵地。


晚上可就不这么幸运了。同事们知道了我戒烟的意图,开始在我面前考验起我的意志来,就连一些老同事也来凑热闹。他们不停的在我面前说着香烟的种种典故,吸烟者还故意不时在我面前点起香烟,嘴里不停的“啧、啧”作响,赞美烟味的香醇。我薄弱的意志防线不断的被他们的言行突破,经过漫长的拉据战,晚上十点左右,戒烟的制高点终于被这些“敌人”彻底占领,我没有骨气的接过一位老同事递过来的一支已经点燃的香烟,郁闷的大喊一声“不戒了。”引来众人的一片哄笑,第一次戒烟就这么悲壮的落下了帷幕。


后来的几次戒烟,过程和结果基本大同小异,屡败屡战之后,我决定不再轻言戒烟,到合适的时候再说吧,比如躺在病床上,医生发出最后警告之类的。


几年后我在另外一个单位上班。这所学校的教务副主任是我中专的同学。他的个子不高,人又长的黑瘦,不过和我倒也是同道中人,烟吸得比较厉害。教务主任是一位慈祥的长者,他的烟龄比我们的年龄还要长,他比较喜欢年轻人,暂且把正主任称为W,把副主任成为H吧。


因为在宿舍有电视的基本都是有家室的人,不好打扰,W虽然临近退休,但为人很随和,夜晚学生安定后,我和H比较喜欢到W那儿去看下晚间新闻。闲聊间,三个吸烟的老少爷们自然就把话题转到了香烟上。W给我们讲了一些周围人群中的一些戒烟故事,其中有一个是关于本校一名工友的父亲。那位老人家有次决定戒烟,然后让老婆杀鸡举办仪式,等把鸡杀了之后,祭拜完祖先他对老婆说,杀了这么大的一只肥鸡,没有酒送太可惜了。于是又置办了几斤米酒,喝足了酒这老哥们挺幽默的,又给自己找了个理由,自古烟酒不分家,有了酒怎么能够没有烟呢?今晚还是不戒了,明天吧,当然明天之后还有明天,老人家终究没有戒得了烟,而杀鸡戒烟的故事也成了当地人茶余饭后的笑话了。


听完故事,我和H笑歪了。年轻气盛的H说,戒烟对我来说是小事一桩,只要我愿意,什么时候戒都可以。已经尝试过戒烟几次的我,嘿嘿笑他两声,提醒他别把话说满了。这小子不服气,和我牛了起来,让W主任当公证人,要和我打赌戒烟,谁先吸烟谁请酒。骑虎难下,我接受了H的挑战。当场我们把身上的香烟全掏出来送给了W主任。


我自知断烟后很难挨过24小时,所以又耍起了藏烟的小把戏,实在不行就跑到宿舍来两口。H到很老实,买了几斤红瓜子整天不停的磕用来消除烟瘾的影响。不过,我还是看出了他的难受,第二天,我这老同学脸色就开始发青,两眼失神。如果他熬过一个星期,生理上的烟瘾肯定能够消除,可惜,才五天的时间,他也放弃了抵抗,在大众面前破了戒。当他遵守诺言把酒席摆好请我就席的时候,我交待了藏烟的违规行为,并愿意支付请客的费用。这家伙倒很开通,没有怪罪于我,只是对我说,看我那么逍遥,早就知道我搞鬼,不过酒照样由他请,哥俩谁跟谁啊!


戒烟是失败了,只是心理上对烟却是越来越厌恶。自从十九岁以来就陪伴着我,度过了将近十四个春秋,它见证了我走向成年后的所有烦恼和郁闷,当然也有快乐,但是它确实不是一位益友。它在你寂寞、空虚的时候安慰你同时又无情的摧残你身体的健康,是该告别香烟的时候了。


还是不吸烟的好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