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临大敌 第二章 6

刺客之如临大敌 收藏 43 1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5/


3

凌晨两点,穿着吉利服戴着单兵夜视仪的孙守江如同一个绿色的毛毛熊一样从树林里面钻出来,在齐腰深的草丛当中小心前行。他的手里不是狙击步枪,是伪装过的81-1自动步枪,这次他的职责是观察手。当他感觉周围安全的时候,半蹲挥挥手,于是后面又钻出来一只绿色毛毛熊。

这是手持85狙击步枪的韩光,他的枪身上裹着专用狙击手伪装枪衣。

他们两人采取的是一种在常规部队从未见过的低姿前进方式,在狙击手训练当中,这叫做“猴子跃进”前进法。

狙击手的术语当中,将双手分为“强手”和“弱手”。所谓“强手”,就是用来扣扳机的手,一般情况下是右手;另外一只手自然就是弱手了。中国武器设计思路跟西方国家相比欠缺人性化思维,大多数西方国家的现代轻武器都可以左右开弓,只需要转换抛壳导向板就可以满足右手和左手的射击需要;但是中国武器不行,抛壳窗是固定的,无法进行方向转换,所以无法满足左撇子的需要。(笔者注:其实至今中国国产轻武器都没解决这个问题,95步枪和88狙击步枪也不能提供左撇子使用,可见在武器设计思路上落后了不是一年两年的。)

“猴子跃进”前进法,是狙击手隐蔽移动的方法之一,也是严林教授给他们的,主要是用来通过这种齐腰深的灌木丛。用“强手”握持步枪,以比较低的高度平行于地面,另一只手触碰地面配合两脚移动。完成动作特点是:配合移动的手不能离开地面——这关键是为了限制狙击手运动姿态的高度,只要手不离开地面,那就能保证狙击兵不会在不经意间抬起上半身来。这个姿态是用在植被比较高的地方,如灌木丛和长草地等地形上。移动速度比较快,视野全面,灵活。用“强手”持枪,一方面避免手受伤,另一方面发现情况出枪也快,便于快速反应。

跟严林以前在前线相比,他们的条件好多了,有了专业的狙击手吉利服。“吉利服”是对于狙击手专用伪装服英文名称的音译,聪明的中国人希望这个译名能够带给狙击手好运。GHILLIE这个名词源自苏格兰土语,原读音为 Gah-Hee-Lee,经演变为现在的GHILLIE SUITS。而GHILLIE SUITS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以用于战场上,逐渐演变成为今天在电影上经常可以见到的狙击手伪装服,穿上跟各种颜色的毛毛熊一样。由于中国特种部队所需批量太小,国内军工厂没有生产,是用从国外进口的。每件都有1点8公斤重,加上身上的背囊、武器弹药、水袋、电台、观察设备、攀登设备等等,他们的单兵负荷超过了30公斤。这就要求狙击手小组具有非常强健的体魄和惊人的耐力,不仅能够负重还得有很强的越野能力。

这些对于狙击手集训队的队员来说都不缺乏,因为他们可以说是中国陆军特种部队的精英,都是精选出来的骨干,底子很好。用严林的话说,就是傻大黑粗,别的没有就是一把子蛮力。这是半开玩笑的话,其实严林也知道他们的脑子都不算差的,参加集训的第一天就测试过智商,还算说的过去,毕竟这是选出来准备回去当狙击手教员的。按照总部首长的说法,集训队就等于不挂名的狙击手学校,以点带面,普及全军特种部队。既然各个部队都是本着教员的标准推荐的,所以都得选点文化差不多的,即便是不多的类似蔡晓春这样的士兵,也都是文化程度不低的预备提干对象。

韩光在孙守江的引导下安全通过了开阔地,进了另外一片丛林,两人潜伏下来歇息片刻。孙守江拿起85激光测距仪,缓慢搜索。韩光潜伏在他身后5米的树下,反方向跪姿用狙击步枪瞄准镜搜索。

今天的科目是“巡航游猎”,目标是敌人的狙击手。

参加训练的有22名队员,分为蓝队和红队。20对2,按照中国军队的习惯,20人假想敌队自然是蓝队,2人就是红队。10组狙击手抓这一组狙击手,谁也不知道对方潜伏在哪里,就在这方圆十公里的范围内自由潜伏,自由搜索,自由射击。一方全部阵亡,游戏结束;如果在24小时内,红队还幸存,蓝队就宣告失败。整个训练类似于刚刚流行起来的电脑游戏《三角洲突击队》,只是双方的力量对比过于悬殊。

规矩对于红队来说非常不公平。蓝队不仅人数众多,还有一架直升机和三辆伞兵突击车作为交通工具,他们只能地下跑路。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狙击手小组深入敌后,注定面对这样的绝境,谁让自己选择了呢?

这十公里的地形地貌非常复杂,其中有山地丛林,也有沼泽湖泊,还有步兵攻防阵地,甚至还有一个废弃的炮弹销毁厂残骸,里面有各种建筑物,平常用来训练巷战。也就是说,蓝队狙击手几乎在任何地方都可能布防,而红队则基本上跟跑猪一样是活靶子。

按照抽签,韩光跟孙守江成为今天的跑猪。两人默默领取了装备,换好了吉利伪装服。自己抽签决定谁是狙击手,谁是观察手。孙守江都没抽签,就毫不犹豫把狙击步枪递给韩光:“我给你做观察手。”

韩光只是看了他一眼,接过狙击步枪检查,连一句客套话也没有。按照孙守江以前在部队的脾气,早就翻脸了,但是在韩光跟前他不会这样。韩光检查完毕狙击步枪,领取了空包弹弹匣,这是训练不是实战,只能使用空包弹。枪上都安装了精确的激光对抗演习模拟器,误差几乎等于0,是严林自己改装过的。除此以外,韩光身上还带着一把54手枪,作为近战武器;至于手榴弹等等标准装备也是齐全的,背囊里面还带了TNT炸药块和雷管引信等等。

孙守江的武器则是一把81-1自动步枪,5个弹匣;一把54手枪,2个弹匣;两颗防步兵地雷等。加起来份量都不轻,穿上吉利伪装服也并不舒服,动作不方便。两个人全副披挂好,满满囊囊走出去,蓝队的20个敌人已经在那里列队准备出发,也是差不多一样的绿色毛毛熊。只是红队和蓝队分别穿了颜色略有诧异的吉利服,红队的偏绿,蓝队的偏黄,这是唯一可以进行敌我识别的地方,其余的武器装备等等都一样。所以说训练起来,蓝队也不轻松,要时时刻刻小心误伤,红队则没有这些担心,发现目标就可以开火。

蔡晓春对韩光笑笑,他抽签拿到了狙击手:“排长,这次咱俩分开了,你可得小心我啊!”

韩光笑笑,竖起大拇指:“我希望最后一个狙杀你。”

蔡晓春竖起大拇指:“我在战场等你!”

随后红队先出发,上了直升机。一切都按照游戏规则来,在午夜12点准时出发,超低空进入山谷,然后悄悄放下红队两名狙击手。直升机撤离以后,剩下的就靠他们自己了。起飞后的飞行员的通报带着一点幽默:“跑猪入场,准备狩猎。完毕。”

孙守江还在看着黑暗中消失的直升机发蒙,韩光已经拉了他一把:“走!离开这儿,蓝队知道我们的机降位置!他们马上就能到!”

两人手持武器背着背囊快速穿越开阔地,投入黑暗当中的树林。只要进了林子,蓝队一时半会还拿他们没办法。十分钟以后,两个蓝队队员开着一辆伞兵突击车已经高速开来,开着大灯,车上的机关枪也是压满空包弹带着激光模拟器的。狙击手站起来抱住重机枪,对着黑暗当中的丛林一阵乱扫。

司机是观察手,就笑:“肯定是没用的,因为谁也不会傻到还待在附近,早就溜走了。”

“蓝3,是你在开枪吗?询问是否发现红队?完毕。”

电台里面传出来蔡晓春的询问。

“蓝5,蓝3回话,没有发现目标,我在驱赶目标。完毕。”狙击手回话。

“蓝3,红队狙击手相当狡猾,开枪会暴露你的位置,小心点。完毕。”

“收到,完毕。”狙击手放下电台,不屑地笑:“一个下士,也来教训我?”接着又操起重机枪,对着丛林一阵扫射,火光当中弹壳飞溅。整个伞兵突击车和他们俩的影子都在火光当中辉映出来,他盲目地转动机枪四处扫射。

就在50米外的丛林当中,韩光和孙守江都趴在腐烂的枝叶里面埋着脑袋,恨不得钻进泥地里面去。守候在这里的主意是孙守江出的,他认为可以在这里打蓝队个措手不及。韩光经过简单思考,立即同意了。他们找到一处洼地,把自己用枝叶掩埋起来,只是露出枪口和双眼。没想到这个山炮上来就是一阵狂扫,他们只好压低身子,别被真的扫到,那就亏大了。

蓝3狙击手扫射完了,觉得爽快地出了一口恶气:“妈的!”

“走吧,”观察手说,“别跟这儿发泄了,我们搜一下东南方向。”

蓝3狙击手又接上一条弹链:“等等,我再扫完这一梭子!”

哒哒哒哒……又开始扫射。

这次韩光抬起头来了,举起狙击步枪瞄准了转动重机枪扫射的蓝3狙击手头部:“红2,你打观察手。”

“明白。”孙守江举起81自动步枪,瞄准开车的观察手。

50米,真的是太近了,韩光什么都不用计算,甚至瞄准镜都是多余的。至于孙守江,也是连考虑都不带考虑的,50米对于他这样的特种部队特等射手算什么呢?

“射击!”

韩光压抑的怒吼,随即两人手里的武器都开火了。

在车载12.7重机枪的扫射当中,85狙击步枪和81自动步枪的枪声一点都听不见。

狙击手头上的激光感应器却开始冒烟了。观察手还没反应过来,头上也冒烟了。

黄色烟雾,在黑暗当中很醒目,何况有重机枪火焰的辉映。

等到这个弹链打完了,两人才发现对方头上在冒烟。观察手看狙击手,狙击手看观察手,都是一头冷汗。

狙击手:“操,你不是说他们都没影了吗?”

观察手:“你自己他妈的在这里胡扫,还说我呢?”

两人还在吵,红队的两个黑影已经钻出丛林,从他们身边大摇大摆地走过去。还真事儿似的保持搜索前进,对车上这两人视若无物。狙击手喊:“哥们,你们怎么胆子那么大?居然在这儿等我们?”

韩光没搭理他,孙守江也没搭理他。

“哎——说话啊?”

孙守江回头笑笑:“我们不和死人说话,待着吧。”

韩光想起来什么,摘下孙守江身上的地雷,转身走过去。他把地雷放在了伞兵突击车的车轮下面,拔掉保险,再用杂草盖上。

“操!真黑啊!还布饵雷!”狙击手苦笑。

“够意思了,没在你们身上安饵雷。”孙守江笑笑,转身跟韩光撤离了。

“我们都挂了,还不给个全尸?”狙击手没脾气了,跟观察手傻在车上,看着他们俩离去,转入密林消失了。蓝队刚开战就挂了一组,力量对比变成18比2了。不过红队的压力还是很大,因为蓝队的狙击手密度还是很高,除非变成10比2,否则等到天亮以后,10公里范围内,9组狙击手取得该地区的战术主导权易如反掌。

韩光和孙守江渗透到炮弹销毁厂附近,都没敢进去,趴在了墙根下面的杂草里面。都能想到里面复杂的建筑物废墟,绝对是狙击手潜伏的好地方。蓝队在里面难说是不是只有一组狙击手,但是有是确凿无疑的。现在天黑,也是进去的最佳时机。韩光把狙击步枪背在身上,拔出手枪。孙守江贴在他的耳边:“枪声会暴露我们的位置。”

韩光笑笑,从背囊侧口袋取出毛巾,用水袋里面的水浇湿。

“这是干什么?”孙守江不明白。

韩光把湿毛巾裹在枪口上,拿出急救包的绷带缠上:“这样可以掩盖枪口的火光,而且枪声也不会传太远。如果吸引蓝队过来,我们凭险据守,未必会败。但是这里不清除,天亮以后绝对是个祸害。这是战略要地,周围三公里的开阔地都在观察范围内。”

孙守江也拿出自己的毛巾,却犹豫着:“水就这么多,用了太可惜了。”

韩光:“不用水浸透,没有消光消音作用。”

孙守江解开自己的裤腰带就是一泡尿:“刚才憋坏了。”

韩光笑笑:“真有你的。”

孙守江把被尿浸透的毛巾裹在手枪的枪口上,照样用绷带郭好。

两人都拆下背囊放在杂草里面掩蔽好,只背着武器,双手持枪。韩光仔细注视厂房围墙,有个缺口:“从那儿进去。”

孙守江在前,韩光在后,小心翼翼从草丛渗透到墙根边上,都是贴着墙根走。

孙守江一脚跨入缺口,突然站住了。

韩光停住了。

孙守江双手持枪,一动不动。

韩光往他的脚下看去,他的左脚停在原地使劲踩着。韩光蹲下,慢慢拨开草丛,靴跟下面的浮土拨开后是一颗步兵压发雷。孙守江一动不动,韩光伸手,准备插入他的靴根和地雷的间隙。孙守江慢慢抬腿,韩光的左手平伸进去,压住了地雷。孙守江转身,韩光:“你走,拿走我的狙击步枪,我们不能都挂在这儿。”

孙守江拿起韩光的狙击步枪,走到拐角处蹲下探头看韩光排雷。韩光小心地排除地雷,慢慢松开双手,地雷安然无恙。他松了一口气,走过去:“蓝队的人放的。”

韩光点点头,又把地雷重新布置好:“得给他们自己尝尝了。”

两人起身,通过了缺口。

厂房里面一片废墟,不知道被历年训练的部队炸多少次了,搞得跟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似的。两人躲在角落,观察着整个厂区。夜视仪里面。绿油油的画面慢慢经过两人的眼睛。这里随处都可能埋伏狙击手,所以真的是一种危机四伏。

韩光的目光经过高处,突然他开始摘下手枪上的绷带,迅速缠绕到狙击步枪的枪口上。

“怎么了?”孙守江问。

“烟筒!”韩光的动作非常麻利,狙击步枪已经在手里。

孙守江看过去,高达数十米的烟筒上什么都看不见:“烟筒上有什么?”

“我也没看见。”韩光在举枪瞄准,“如果有人,他也拿瓦砾盖着自己!”

“那你怎么断定上面有人?”

“如果我要进来,第一个就是占据这个制高点!”

韩光跪姿瞄准烟筒,均匀散步整个烟筒进行了三次射击。枪口没有火光,枪声很闷,离远了根本听不出来是枪声。孙守江刚想说瞎打,就看见夜视仪里面的烟筒冒出来一团烟。接着上面的瓦砾动了一下,伸出一个冒烟的人头左顾右盼。

“观察手在他附近!”韩光还在寻找。

孙守江也拆下手枪上的毛巾,一手尿味也顾不得了,赶紧换在步枪上举起来搜索。

“我找到了!”韩光低声说,随即已经开枪了。

烟筒100米外的屋顶,开始冒烟,一个观察手拿着81狙击步枪站起来四处张望:“操!鬼影子都没看见,地雷也没炸!小史你就是头猪啊?!你出的什么烂主意?”

“嫌烂你别听啊,你他妈的也没主意!”烟筒上远远出来喊声。

“我们上那个制高点?”孙守江问,“那是很好的狙击位置。”

“不能上去,没有退路。”韩光思索着,“换了蔡晓春进来,他第一个也得对着烟筒射击。那虽然控制范围广,但是逃都没地方逃,等于在那挨打。”

孙守江观察四周:“里面还有人吗?”

韩光思索着,眼一亮:“有!他们在报信!”

孙守江看他。

“他们挂了,不能使用对讲机报警!所以只能喊话,这是约定好的信号,在给潜伏的其余蓝队小组报警!”韩光分析,“其余的小组在看不见他们的地方,否则就不需要报警了!”

“在楼里。”孙守江看那片破旧的建筑物。

“没办法,挨屋搜索。”

韩光和孙守江都开始把毛巾重新缠在手枪枪口上,背着长枪小心翼翼到了楼边。肯定不敢走门,观察着没有玻璃的窗户,黑洞洞的跟鬼屋似的。孙守江起身爬进窗户,落地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碎石头,一声清脆的响声。韩光立即隐蔽起来,孙守江也闪身到了屋内角落,双手持枪隐蔽在黑暗当中。

几乎屏住呼吸的孙守江看见门口出现了一个枪口的影子。接着可以辨认出来是81-1自动步枪,然后是一个毛毛熊的影子。影子停在门口,没进来。孙守江举枪的手都发酸了,食指在扳机上准备加力射击。

毛毛熊没进来,却丢进来一颗东西。

噗噗冒烟——手榴弹!

孙守江一愣,随即起身冲向门口,一下子闪身出去。手榴弹在身后闷响,他身上的激光模拟器没冒烟,说明没炸到。但是结局比较悲惨,他扑在地上抬头,顶住了一个硬东西。那个观察手嘿嘿笑着:“哥们,被我抓活的了?”

孙守江气得想骂。

“起来起来,你被俘虏了,国军也优待俘虏。”观察手嘿嘿笑着。

孙守江只好起身,垂下手枪。

“举起手来,跟太君走着。”观察手是个北京兵,一嘴京油子。

突然他的眼前一道寒光闪过,一把匕首横在他的脖子前。他一下子傻了:“哥们哥们,这是开刃的!”

“我心里有数。”韩光放下匕首,“你挂了。”

观察手无奈地放下步枪,韩光推开他。孙守江突然对着韩光举起手枪,韩光也没害怕,就是那么站着。孙守江抢先开枪,连续三枪。韩光背后,一个毛毛熊开始冒烟。狙击手沮丧地放下手枪:“我要是早开枪就好了,就想抓你们活的。”

孙守江笑笑:“这就是贪心的代价,边儿去。”

两人摘下挂了的小组队员的背囊,他们的背囊都丢在外面了,这是标准化的装备都一样。

“好歹给我们丢个干粮和水袋吧?”狙击手说,“要跟这儿等天亮呢!”

“死人用得着吗?”孙守江没搭理他。

韩光还是把一个水袋和两袋干粮都丢给他们:“省着点儿。”

“谢了,哥们。”狙击手晃晃水袋。

韩光跟孙守江上了楼,找到顶楼的一个破旧的房间布置狙击阵地。地雷埋在外面楼道拐角的瓦砾堆里面,隔着一米埋了一颗,保证没有死角。两人在阴影里面布置好狙击阵地,趴在破旧的席梦思垫子上。韩光从背囊拿出一双旧军用袜子,孙守江瞪大眼:“你带这个干什么?”

韩光没回答,抓起泥土往一只袜子里面放,等到装满了把袜子的口扎好。

孙守江虽然自己老说自己是山炮,但是毕竟是个特等射手。他看着看着就明白了,拿起另外一只旧袜子:“你脚不臭吧?”

“你可以自己闻闻。”韩光笑了一下。

孙守江哪里会闻?他也把袜子里面装满了泥土,然后垫在步枪枪口前面,下面垫着两块砖头——这就是一个简易的射击沙袋。

韩光的狙击步枪已经垫在这个袜子沙袋上面,聚精会神看着前方。

“你都从哪儿学的?”孙守江感叹。

“外军资料……很多资料不仅是经验之谈,也是狙击手的鲜血凝结的教训……”

韩光调整着狙击步枪的焦距,对着外面的开阔地。这里是进入厂区的必经之路,也是良好的狙击位置。

“我们在这儿等到上午10点,如果没有人就转移到那边的车间。”韩光说,“如果有人,就在这里周旋。这里朝西方向,10点以前是顺光。天亮以后对面很难看见反光,我们可以看见对面的光学仪器反光。”

“跟你还真的能学到点东西。”孙守江感叹。

“都一样是学生,来学的。”韩光调整瞄准镜焦距,“说实话,别的队员我都不是太担心。我们真正应该提防的是蔡晓春……他跟我一直在一起,我们互相都了解对方。”

“他现在能在哪儿呢?”孙守江问。

“问题就是我还没想到。”韩光在观察,“所以我要等他来。”

“他知道你在这儿?”孙守江惊讶。

“现在还不知道,但是天亮他肯定就想到了。”韩光说,“我故意在这里布置阵地的,我相信他会来找我。”

“那就是说——这里是死地?”

“置之死地而后生。”韩光全神贯注观察,“不在这里等他,10公里的范围,我很难找到他。”

孙守江看看表:“快4点了,天快亮了。”

“你休息到4点半,我叫你。”

“那你呢?我们轮流休息?”

“我不能休息。”韩光说,“蔡晓春一定在到处找我,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

“14比2,我们还有14个人要对付。”孙守江计算着。

“在我眼里只有一个——蔡晓春,他才是真正的威胁。”韩光的声音很忧郁,“他太了解我了,也太想赢我了。只是我是他的排长,他找不到机会。这次——是他等了一年的机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