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看了唐笑事件,想起我打死的两头驴

望景 收藏 14 12614

看了唐笑事件,想起我打死的两头驴。

79年初,中越自卫反击战开练,我的师教导队生涯提前结束回到连里。那时由于战事吃紧,住边部队已经施行了灯火管制。利用睡前时间连里都要念一两份军内通报,就象例行公事一样。一份是南方我军攻击顺利,占领那里,灭敌多少。一份是苏军第XXX摩步师向我方推进多少公里、蒙古XX骑兵师向我方推进多少公里、敌机入侵我边境上空多少次等等。当然每次都少不了唱唱歌,如战友战友亲如兄弟拉,你歼敌50,我歼敌100,你打的坦克帽黑烟、我打的敌机向下栽----完事睡觉。

一天,我带第二班岗(当过兵的都知道,这班岗最不好),要是平时我这个带班的连床都不起,到时间叫下班岗上岗就行了(我记忆当中一次三班副睡过了结果一个新兵从第二班站到了天亮)。但这是战时,所以上头要求带岗的一定要到位。0点我与一个回民姓马的新兵每人带者两件大衣去换岗,换岗时我请求九班长留下一件大衣,然后就进入了哨位。

为了让大家明白,我说明一下哨位和驻地情况。我部住在一个人造山里,在这个水泥坟墓里,修筑了各种各样的工事,在这个水泥坟墓周围挖掘了十几米水面作为反坦克壕,能够进入营地的只有一条宽3、4米的土路。哨位就在土路靠营地内右侧,在哨位的左右两侧各有一个像电影里暗堡似的重机枪阵地,再后方十几米(一个横向篮球场)就是部队驻地。内蒙的冬天真冷,风也大、刺刀吹的呜呜叫,湖水冻的卡卡响。

换岗后,看者哨兵进了哨位,我就进了左侧的机枪阵地。我铺两件大衣、再盖上一件大衣就想去见周公,蒙蒙咚咚中我听见了喊“口令”的声音,我一个激灵,迅速冲到机枪射击口,看到黑压压的一片跨拉拉的冲了过来,离哨位有4-5米远,同时我又听到了哨兵的口令声,不容迟缓我一拉枪栓,哗啦子弹上膛,与此同时,那一片黑糊糊的东西已冲过岗哨直奔九连驻地,我扣动了扳机,哒哒哒、哒-哒,随着枪声,黑东西有倒下的,有四散的。随着枪声,各连驻地响起了紧急集合的哨子声,各部根据平时演练进入了各自的阵地。一会儿电话响了---,又一会儿副营长带者通信班来了----。

战果:毙伤营部、九连毛驴各一头。

事后未受批评与表彰,只是各部接到上级通知:把毛驴关好。

当时毛驴是部队的重要运输工具,拉水、运肥、拣柴、运煤等等。偏偏冬天太冷,把它们冬的乱跑。结果被我击毙。

后话:过后与7、8连的老乡聊天,他们都埋怨我枪法不好,没把它们连的驴打死,使他们少吃一顿龙肉。


本文内容于 2007-10-10 9:54:22 被望景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