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的军神 第二卷:失忆岛 第二十章:各为其主(二)

木木名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6/[/size][/URL] 我右手的匕首自右下向左上使出斜斩,空气似乎都传来四声撞击声,G6的四道白光都被拦腰截断,消失无踪。 “当!”匕首的撞击声异常刺耳,两人同时被震开一步。 G6上身压低,“刺字决,五连突刺!” “唰”一道白光急速刺来,我向右偏转了身体,“唰!”右边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6/



我右手的匕首自右下向左上使出斜斩,空气似乎都传来四声撞击声,G6的四道白光都被拦腰截断,消失无踪。

“当!”匕首的撞击声异常刺耳,两人同时被震开一步。

G6上身压低,“刺字决,五连突刺!”

“唰”一道白光急速刺来,我向右偏转了身体,“唰!”右边又出现一道白光,我强把身体回拉,“唰!”第三道白光向正中刺来,我向后急退一步,“唰!”“唰!”两道白光首尾相连,紧紧跟来,我身形一顿,又急退两步。

G6匕首横于胸前,“防守依旧很完美。”

我双眼冒出火来,“你,不要瞧不起我。”

G6问:“什么?”

我说:“我不管以前和你是怎样的关系,但正如你所说,战士就要尽自己的职责,只要你坚信那是正确的,不要以为我没有了记忆,连格斗都不行,就故意放水,在出招时提醒我,不需要。”

G6的表情很沉重,“有时候,战士要尽职责,不是因为正确与否,而是因为没有选择,哪怕是与自己的意志相悖。来吧,那我们痛痛快快的打一场。”

G6匕首直刺,使出一刺之绝杀,我知道正面只使出一刺之绝杀,一定是一套组合击技的序曲,所以没有躲闪,而是看准来势,用匕首格挡,手臂感到一震,6的左手突然伸出,抓住我因格挡而停滞的右手,猛然用力一拉,我的身体向6靠来,而6右手的匕首也同时向我的身体刺去,眼看匕首就要刺进我的左胸,我的上身突然向后翻去,6的匕首刺空,同时感到下巴被大力踢中,只见是我的身体做出了一个后空翻时双腿做出的动作,正是腿击技中的逆转踢击技,当我的身体已经稳住,而6的身体还浮在半空,我抓住机会,向空中的6使出七连腿击技,只见G6虽无法躲闪,竟借我腿击技的力量,又上升半米,猛然下坠,右腿借下坠之力,丝毫不顾及我剩下的腿击技,向下劈去,我立刻收招,但来不及躲闪,双手交叉抬起,硬接这一招,“咚!”我脚下的沙地似乎都下陷不少,G6右腿之力耗尽,身体在下落之时,强扭身体,左腿竟还有余力,从侧面击出,这一变故是我没有想到的,但同样另G6没有想到的是,我从下面硬接他一腿,身体被下压的力量束缚,竟能还立刻使出腿击技。同时,6的左腿击中我的右胸,我的左腿也击中6的右胸,两人都向后跌倒,但一个翻身,又都站了起来。

我压住胸口涌上来的热气,“飞云迭浪!”

这飞云迭浪,本是格斗技中腿击技里的一招,用加速和瞬间凌空跃起,以右腿在前,左腿略靠后发出腿连击,但G6却是没有加速,直接在空中借下坠之力自上而下使出,威力虽减,但在刚才的情况下却是最能致敌的。

这我心里竟感到兴奋不已,这才是真正的格斗,同时,也确定了G6并不是G战士训练出来的,因为他并不拘泥于招式,懂得用最好的变化,是与自己拥有着同样丰富格斗经验和实力的对手。

我的匕首转出一个刀花,加速冲去,自上而下劈出,G6向右躲开,我左腿击出,G6用右臂挡下,左手自左下向右上发出斜斩,手里拿着不知何时换手的匕首,我从左向右后转身体,躲开这一斜斩,但躲开斜斩根本不用后转身体,G6马上意识到这一点,仔细一看,我后转的同时,匕首从他的左肋下偷袭而来,而我根本就没有往后看,G6猛然一脚,正中我的后背,我身体向前扑倒,但他用双手支地,借力把双腿后蹬,G6没有想到我还能这样攻击,只能用双臂交叉护胸,硬接这一招,我的双腿后蹬被阻,立刻支住G6的双臂,向右侧翻,将身体转正,同时,右手匕首借转正之力划出一道根本说不出方向的斜斩,G6双眼一眨不眨,紧盯匕首来势,果断出手,“当!”竟被他格挡住了。

我与G6大战数十招,都没有受什么重创。

我赞道:“你让我好兴奋啊!”

G6笑道:“彼此彼此。”

G6虽有笑意,但掩饰不住的是,他的额头早已渗出豆大的汗珠,他明白自己已经到了极限。

G6说:“我,作为战士,就要尽到自己的职责,这句话其实是你曾经教我的,但前提是,要坚信它是正确的。”

我点点头,“我有一点模糊的印象。”

G6说:“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对自己目前的职责充满了怀疑,但它却不能给我确认的时间了,目前,我只有一种选择。”

我说:“入此地者,杀?”

G6点点头。

我说:“你杀的了我吗?”

G6的表情异常沉重,“你知道我已经到了极限了是吗?但是你不要忘了,在公平的前提下,为了杀你,我还可以选择同归于尽。”

夜间的风似乎有些冷,吹在此时静下来的小岛上,显得更加沉寂。

岛西面的树林里,矮山上。

G18焦急的等待着G17对现在情况的回答,而G17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狙击枪上的瞄准镜,汗珠开始在他的额头凝聚,他究竟看到了什么?

远处的高墙电网之下,我和G6的格斗已经结束了。

我半跪在地上,双手支地,撑住了要倒下去的身体,不断喘着粗气。

一把匕首,已经完全没入了我的小腹,鲜血,渗出了伤口,将衣服染红。

我的右手握住了匕首的手柄,低吼一声,猛然,将匕首拔出,鲜血顿时象决堤的洪水般涌出,我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料,简单的在腰间包扎了一下,暂时勉强得止住了血。

抬头看了看天空,月亮在,但星星很少,“如果就这样死了,我就永远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他自语着,转头向旁边叹了一口气。

那里,有一具尸体,尸体的上臂还带着袖标,上面的标号——G6。

我捡起了G6因不肯失去公平而扔下的手枪,就在触枪的那一刹那,一股突然涌起的异样感觉让他全身一震。

我轻轻的抚摩着枪身,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进入9曾经跟他说过的冥想状态。

许久,我自语道,“2200型M600转轮手枪,合众国陆战军高级军官常规配置,既可发射0.357英寸格努姆弹,也可发射0.38英寸特种弹。”

结束了冥想状态,我睁开了眼睛,“合众国陆战军高级军官常规配置?这是什么意思?这把枪,我好象用过。”

我又从G6身上找到一袋子弹和一把字母“G”型的钥匙,装到了身上。

此时,我想起刚才G6毅然弃枪选择公平格斗才使自己抓住了一线生机,不禁长叹一声,抬起右手,五指并拢,手掌半弓,自右额头太阳穴处从右上自左下划弦月弧线,“啪!呼——”

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动作,只是觉得只有这样才可以表达对G6的敬意。

这个动作,其实是一个标准的合众国陆战军军礼。

我手捂住小腹,向回走去。

我前面树林中央的矮山上,G17终于将目光从狙击枪的瞄准镜上移开,擦掉额头豆大的汗珠。

G18正在焦急地看着他,希望他说明刚才发生了什么。

G17对着对着R18做出一个很奇怪的表情,然后通过对讲机向其他G战士传话,“目标我正向我们靠近,大家务必使出全部实力,他现在已经受了重伤,但他刚才杀掉了一个人,那个人是,是第三基地总指挥官。

所有的G战士都倒吸一口冷气。

我渐渐靠近了矮山,也渐渐靠近了G战士的埋伏中。

矮山之上,G18询问道:“很近了,有把握吗?”

G17调试了一下瞄准镜,“如果我现在狙击的是其他人,我还不能一击而中的话,那我就不是第四基地排名第一的狙击手了,当然,如果对方也是一个狙击手的话,就算是我现在用的消音弹,他也有五成的把握躲开,因为狙击手拥有对子弹破空的敏锐直觉,可这个人,虽不是狙击手,但我仍觉得,他也有五成的把握躲开,甚至更大。”

G17通过瞄准镜,盯住了我的额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