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不计其数的败仗中典型十例ZT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在实施向日本广岛、长崎投掷原子弹的曼哈顿战役背后,美国已经制定了奥林匹克战役计划:如果日本不投降,继续顽抗,1945年10月中旬的上午6时,美国将在日本东京的东北部投掷5400颗毒气弹,将于10月29 日在日本九州全境33个地方投掷11万顿毒气弹。——整个日本将弥漫着芥子气、光气等毒气。








1945年初,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德国即将垮台,但日本却仍在作垂死挣扎。因此,美国开始加紧拟定对日登陆作战计划。




到1945年4月,美军已经基本完成对日本登陆作战计划的最后修订工作。 该作战计划称之为“奥林匹克作战”。




根据计划,1945年11月1日,美国陆军第40步兵师小分队和158团作战小队将在九州西海岸的小岛上登陆,然后美军9个师的进攻部队将在九州的3个着陆点开始登陆,直捣东京。




为配合这次作战,美军第三舰队负责对付日本本州、四国和九州之间的运输、飞机和机场。同时在日本九州沿海参战的还有美国第五舰队和第7舰队,外加2个航母大队,英国航母部队,反潜大队和后勤大队,另外还有两栖登陆舰,扫雷舰和支援舰等。




美国空军将用轰炸机和战斗机轰炸铁路和公路,切断日军的增援。




在这次作战中,美国将动用1371艘运输舰、货舰登陆舰,将68万官兵和6 万多辆坦克运送到日本海岸。估计在整个奥林匹克作战中,美军伤害人数至少将达到25万人,多则可达100万人。[


为此,1945年6月9日,美国负责生化武器开发和生产、实验、训练等的陆军总部化学战后勤部(CWS)主管人员, 向化学战后勤部长官提交了一份称为“在奥林匹克战役中使用毒气的可行性研究”报告。这是一份研究适合美军施放毒气的日本城市目标的报告。




报告中称,“在日本东京以南、以西各10平方英里(25.9平方公里)的范围内,适合施放毒气的城市性工业目标至少有50处。其中25处特别适合进行毒气战。据估计,对这25处250平方英里范围内的市区街道, 按报告中制定的规模和强度进行毒气攻击,可以轻而易举地歼灭敌国500万人,并使500万以上的人受到伤害。”




报告中还例出了适合美国进行毒气战的日本城市,有东京、大阪、名古屋、神户、八幡(包括若松、户田小仓)、横浜、川崎、广岛、福冈、长崎、吴、横须贺、尼崎、大牟田、佐世保、新泻、门司、京都、丰桥、下关、和歌山、界、岐阜、冈山、静冈等25个城市。




下面,以美国国立公文书馆、阿伯丁实验场历史资料室、罗福斯图书馆的资料为中心,参照美国方面的研究,公开美国对日毒气战计划的全部内慕。






从制裁走向先发制人




对日本军队实行毒气战,这是美军早就有的打算,并早就已经开始在着手准备。美国总统罗福斯曾两次向日本发出关于毒气战的警告声明。[




美国已经证实侵华日军于1941年10月在中国宜昌以相当的规模使用了致死性糜烂气体芥子气(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使用过的毒气)和路易士毒气,并截获了日军在宜昌施放毒气以后还将继续使用毒气的情报。




罗福斯总统先在1942年6月5日向日本政府发出警告,“如果日本继续对中国或其他联合国成员国使用这种非人道的战争手段,我国政府就会认定,与此相类似的行为,也将会对美国使用,我们也许就会按同样的方法向日本实行最大限度的制裁。”




翌年1943年6月8日,罗福斯总统第二次警告道,“轴心国(德、意、日三国同盟)不管使用什么毒气,也许马上就会招致同盟国对轴心国全体领域的弹药中心、海港及其他军事目标的最大可能限度的报复。”




这两次警告等于正式声明,美国不首先使用毒气,但如果日本等国使用毒气,美国将对他们的军事目标,实行最大限度的打击。




不久,与美国总统罗福斯的声明呼应,美国的军队中开始流传美国将使用毒气的传说。最早是CWS长官波塔于1943年12月17 日向陆军总部麦克那尼中将提交了一份意见书。




在那份意见书上,波塔提出了两项主张。[


一是,“日本军队对中国屡次使用毒气,我们不能放弃对日本进行制裁的权利,主动权在联合国,联合国应马上决定对日本实行毒气战。”




波塔收集了CWS截获的情报,例举了十数例1937 年以后日军在中国以及其他地区使用毒气的例子。




其中两例就是,侵华日军1941年在中国宜昌使用了糜烂性毒气,1942年在中国山西太行山一带也散布了糜烂性毒气。这两例施放的毒气都是在日本方面的资料也得到了证实的致死性气体。




日军还在其他许多地区施放了称之为“赤色(表示危险——译者注)”的呕吐性气体。典型的例子就是1943年1月在太平洋的瓜达尔卡纳尔岛使用氰酸气, 和同年4月在中国山西省黄河南岸使用氰酸弹。




在瓜达尔卡纳尔岛上施放毒气,是日军一个独立的小组在极小的规模内使用的,没有出现人员伤亡,海军舰队司令金斯和陆军参谋总长马歇尔都重申美国不会以此作为美国进行报复的正当理由。但是,在中国山西省黄河南岸使用的毒气,美军却没有得到证实。




那份报告中还例举了根据1943年11月4日到12月13 日的新闻通信情报而得到的十几起日军施放毒气的例子,主张美国使用毒气属正当防卫,美国拥有向日本进行报复和制裁的权利。[


波塔在报告中提出的另一主张就是,为了拯救美军士兵的性命。他指出,1943年11月在基里巴斯达莱岛的佩迪奥登陆战中,美军虽然投下了3000顿高性能炸弹,但登陆战仍不能轻易取得成功,战斗只进行了4天,美军就伤亡近4000人。波塔称,假如在同一个遭到日军顽强抵抗的地方,只要投下900顿芥子气炸弹, 美军就能毫发无损地占领该岛。




当时,波塔在报告中就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使用得当,毒气可以尽早结束在太平洋上进行着的战争,避免使更多的美国士兵在战争中丧身。”




他指出,出自日军在中国及亚洲地区使用毒气和美军伤亡增大的原因,美国的社会舆论要求美军对日军使用毒气。他主张,“因为日军在继续使用毒气,因为美军出现的巨大牺牲和对日军的残暴所受到的刺激,因为社会舆论的压力,在太平洋上进行毒气战,也许是迟早的事。”




因此,波塔的意见书明确表态,进行毒气战,是为了对日本在中国和亚洲地区使用毒气而进行的制裁,同时为了减少美军的伤亡人数。而且,意见书中提出,为了减少美军的伤亡人数,美国必须先发制人,抢先使用毒气。






没有道义上反对意见




这份意见书,经陆军总部作战部的幕僚们讨论后认为,使用毒气,时间尚早。主任幕僚T·汉迪少将于1943年12月27日如此概括作战部的意见:[




毒气战一旦开始就无法控制。对日本使用毒气,恐怕会诱发德国大规模地使用毒气,给同盟国进行的欧洲大陆登陆战役造成威胁,因为防御方如果使用毒气,将会成为非常有效的防御手段。因此,不能给德国以使用毒气的口实。




美国可以使用毒气,因为美国市民几乎不会遭到报复的危险,但是在同盟国即英国、澳大利亚、前苏联、中国,就并非如此。同时,在太平洋上进行大规模毒气战的筹备工作,会产生数量庞大的部队和大量运输船以及化学战弹药的保养等兵站上的问题。




于是,“使用毒气时间尚早”的理由,就只是战略上的原因。令人注目的是,由于侵华日军在中国施放毒气和细菌,德军使用毒气大规模屠杀犹太人,美军在提出这份实行毒气战的报告时,没有一个人认为“打毒气战在道义上不人道”而持反对意见的。




不久,在战略上暂时不宜使用毒气的论据,随着德国的即将投降,眼看就要消失了。




然而就在这时,日本政府于1944年初采取的两个行动,意想不到地促使美军决定对日本实行毁灭性的打击,正式启动奥林匹克作战计划的制定和对日本进行毒气战的筹备工作,并将对日毒气战即奥林匹克战役计划的编号定为“JCS825”。




日本政府通过国际红十字会向美国传达了对美国准备向日本使用毒气的舆论引起的忧虑,同时日本特使还会见罗马法王,委托他向美国传达日本决不使用毒气的承诺,要求得到来自美国的明确答复。[




日本特使的承诺还包括“日本军队在中国决没有使用过毒气”的内容,美军参谋总部(JCS)已经通过情报证实这一承诺极不诚实, 于是再次发表美国总统罗福斯的声明,并于4月得出没有必要再发表过多声明的结论。




事后,美国军方马上就发现,在美国总统的声明里具有的那种对日本实行沉重打击的准备工作做得还不充分,因此陆军航空部队司令官阿诺德于6 月将此作为备忘录向美军参谋总部提出,于是对日毒气战的准备就加快了步伐。






配备11万顿毒气弹




1944年8月,美国决定将对日实施报复性毒气战的筹备工作结束日,定为 1945年1月1日。




可是,到1945年之前,如果美军不能到达能对日本本土发起战略性毒气攻击的位置上,即在中国、菲律宾等战略性使用毒气,那么同盟国的国民也将受到更加深重的灾难。因此,美国军方决定重新讨论毒气战的作战方案。




1944年10月,美军参谋总部经过再次讨论,最后决定,将对包括冲绳诸岛、小笠原诸岛在内的日本本土进行战略性毒气战的筹备工作结束日,定在1945年4月1日,将对在亚洲、太平洋地区的日军进行战略性毒气战的筹备工作结束日,定在1945年1月1日。[


同时,美军参谋总部还制定了作战方案的大纲,战略轰炸以B—29和B—25飞机投掷毒气弹为主,在开始的15天内进行最为集中的轰炸, 在最初的 1 个月内投掷1000镑重的非持久性毒气弹(窒息性光气等)2万3340顿,500镑重的非持久性毒气弹6280顿,100镑重的持久性毒气弹(芥子气等)2万3280顿。




为了能使各项命令通达太平洋战区的美国陆军各司令官,为了能使美军在毒气战筹备工作结束日马上实施毒气战,在这一作战方案的12月14日的附件内,还制定了将毒气弹配置前线司令官的决定。可是,因为各种筹备工作的延迟,尤其是全力以赴致力于德国的投降以及军队的紧急输送,1945年3月5日,美国军方参谋总部指示,重新讨论毒气战筹备工作结束日。




到1945年4月,奥林匹克作战计划已经基本制定。德国法西斯于1945年5月7 日投降。因此,最后美军参谋总部经过确认,再次确定“将筹备工作结束日定为1945年11月1日,生产足够的毒气弹, 用以从这天起就能随时实施报复性毒气战”的方针。




根据这一方针,规定在毒气战筹备工作结束日之前,11万3千5百顿毒气弹能够配置在太平洋·中国战区,用于1945年11月1日开始的、被称之为“奥林匹克战役”的日本九州登陆战。






九州登陆前施行毒气攻击




美军参谋总部在制定这一方针之际,就按美国总统罗福斯的声明精神采取了制裁的形式,即:在这一期间,如果日本仍执迷不悟,继续使用毒气,就对日本实行毒气制裁。美国的毒气战筹备工作就此正式拉开了帷幕。[


可是,正如前述,日本已经间接地向美国表明不首先使用毒气弹。据“奥林匹克战役计划”第六部分分析,日本除了最后的孤注一掷之外,不敢贸然使用毒气弹,而且即使到了战争的最后关头,日本尽管已困兽犹斗,估计他们也不敢向美国使用毒气弹。




尽管如此,美军截获的情报证明,由于德国法西斯的灭亡,日本在中国和东南亚的军队已经进入疯狂的状态,开始消毁建立在那里的毒气与细菌设备,屠杀在那里的俘虏,并根据种种迹象表明,日军仍在那些地区施放毒气与细菌。因此,美军的毒气战筹备工作仍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这时,因奥林匹克战役的筹备工作,兵站的能力达到极限,美军参谋总部策划部根据上述“奥林匹克战役计划”第六部分的分析,理所当然地提出质疑,怀疑这么做是否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