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部队 第一章 乱象 第二十六节 黑鹰坠落(二)

sxmlbj 收藏 0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size][/URL] 火箭弹拖着白烟准确击中武装车,武装车燃着大火一头扎进路旁的建筑废墟中。虽然防御部队在空中直升机的掩护下不断消灭冲上来的民兵,但还是有大量民兵用人海战术不断向坠机点靠拢,刚建立好的防线在大量民兵的围攻战术下顿时瓦解。然而松克更担心的是被卡在驾驶舱的机师,伤员的伤情严重,如果不马上进行紧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火箭弹拖着白烟准确击中武装车,武装车燃着大火一头扎进路旁的建筑废墟中。虽然防御部队在空中直升机的掩护下不断消灭冲上来的民兵,但还是有大量民兵用人海战术不断向坠机点靠拢,刚建立好的防线在大量民兵的围攻战术下顿时瓦解。然而松克更担心的是被卡在驾驶舱的机师,伤员的伤情严重,如果不马上进行紧急救治的话,在战场阵亡名单上又要增加名字了。史医官一个人无法为两名机师手术,也没有必需的药品和设备。实在没办法松克只好接通中队的通讯,准备求援:“史上尉,收到请回答。”

“我是64,请说。”

“有两名伤者两名驾驶员都阵亡了,请立刻派人接送伤兵,完毕!”

“救援直升机没办法降落你要建立防线,完毕!”

“‘悍马’车队呢?”

“25,车队一定会到。他们遭到猛烈攻击,64在外围。完毕!”

“搜救直升机正在坠机现场进行救援,完毕!”一架“黑鹰”直升机以低速度盘旋在坠机点上空准备机降增援部队,民兵则趁直升机机降部队之机向飞机大肆开火。子弹不断在前防弹玻璃上溅起火花,受到步枪子弹的攻击螺旋翼开始冒出阵阵白烟,机师检查了一下仪表板,还好没什么大碍:“E—3,我是超级68,我被击中。”

“超级68,你的螺旋翼冒烟,建议你立刻返航。”

“收到!最后一个人......噢!我看见正前方有敌人拿着火箭筒你看到吗?”机师刚报告完毕就看见正前方的建筑物内有一个民兵拿出RPG正在瞄准直升,机师赶紧向机翼旁的机枪手大呼。

“看到了,向左转90度。”在机师的操控下,机枪手在直升机刚转过一点角度后,赶紧用手中的六管火舌旋转重机枪对着建筑一阵扫射,子弹在建筑内溅起一阵石屑,火箭弹从直升机旁飞过击中地面。

“超级68返回基地。”

机降赶到的医生翻进坠毁的直升机检查伤者情况,医生进行简单的查看后向旁边的队友通报情况说:“两名驾驶员都死了,我们无法移动他们。他们会没命的,就在这儿医治。”和旁边的队员商量了一会儿后医生再次发出通信:“我们要在这儿进行医治。”

“收到!超级64号机,去替代超级68号机的位置。完毕!”

“收到,超级64开进中。”超级64号直升机倾斜机身脱离机群降低高度开始向坠机地点机动。

此时的运输车队确实抽不开身管其它事了,车队受到民兵的猛烈攻击,在卡车里的游骑兵士兵无法用上面的帆布挡子弹,他们还得不断开枪掩护车队。车队行驶在摩加迪沙狭窄的道路上不断被建筑物内民兵的射击,尤其是在“悍马”车顶操作机枪的机枪手,随时被建筑物内射出的子弹击中。

运输队长正在抱怨时,车顶的机枪手不幸被子弹射中滑进车内,运输队长这时的心情差到了极点:“快架起机枪。”车队前方路段出现的东西更是让运输队长对空中协调官越发憎恨,原本刚才发来的通讯说坠机点就在前面......“前面只有路障。”

“我会再找另一条路,完毕!”

运输队长刚放下对讲机,一枚火箭弹就击中了一辆卡车的驾驶室,卡车的驾驶室燃烧着火继续前进了一段后车队不得不停止前进,搬运被炸下车的伤者。然而民兵可不会给他们喘息的机会,大量埋伏在建筑物内民兵疯狂的把子弹倾斜在运输车队上,子弹不断在车上溅起火花留下弹孔。负责押运的士兵立刻下车还击建立防线,运输队长下车蹲在墙边用对讲机下命令道:“建立防线,把伤兵运走。”

运输队长慢慢走到伤兵身前握住他的手。“跟我女而说让他们安心。”运输队长看着死去的伤兵痛苦着大喊道:“医生。”医官来后运输队长马上向自己的车走去,医官在两名士兵的协助下把被炸了只剩上半身的尸体搬上卡车。

“医官!医生!乔斯,帮我把他抬起来。”一名士兵大喊着来到战友被击中的地方背上枪和其他战友把伤兵抬上“悍马”车。“快帮我们离开,坠机地点到底在哪?”

“直走两百米,完毕!”

“收到!”运输车队继续在到处充满死亡气息而狭窄的街道上行驶。走队正在行驶时一枚火箭弹突然击中第一辆车前面,弹片击破了了前挡风玻璃,玻璃碎片直接插进了驾驶员的脸部,驾驶员大叫一声后痛苦的用双手捂着脸。旁边的运输队长赶紧侧过身用左手拉住失控的方向盘大喊道:“快踩油门,快踩油门。”现在这地方根本就不是停车的好地方,队长刚喊完一个打在车上的跳弹钻入车内击中了运输队长脖子上的痉动脉处,运输队长忍住剧痛右手捂住中弹处左手操控着方向盘。

说是去坠机地点进行增援,但饶了一大圈结果又回到了逮捕人犯的目标建筑点,刚才还热闹非凡的目标建筑,现在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热闹了,还显得格外冷清。防御部队都通过各个方向去增援市中心的坠机地点了,而民兵也去围攻坠机地点。

运输队长看见目标建筑赶紧对脸部受伤看不清路面情况的驾驶员道:“好了,好了!停车!停车!”然后拿起对讲机开始联络空中协调官:“我们又回到了原地,我们的弹药快用完了,大家都受了伤,车辆几乎损毁。”

“好了,你就老实说吧,你能到坠机地点吗?”

驾驶员用沾满血的手搓了一下沾满血的眼睛摇头道:“中校,我什么也看不到。”

运输队长看了一下后座上全是负伤的士兵拿起对讲机道:“不能。伤兵太多我们去了也没用,我们要回基地补充弹药后再回来。

“E—3,把他们叫回来,叫他们快走。”

“收到!返回基地吧。”在收到基地指挥官发来的通信后,空中协调官向运输车队发去了返回基地的指令。运输队长收到指令后长出了一口气对着后面喊道:“我们要回去了。走吧,左转。”

接近旁晚的大部分摩加迪沙市区暂时宁静了下来,民兵在进行下午祷告或者喝水、吃面包充饥,委内瑞拉军队在进行休整,只有少数地区还能听见密集的枪声。

“收到了,车队要返回基地。”松克在知道这件事后把步话机扔在了地上,意思是暂时不会有援军来了。经过一下午的激战,他们终于防御住了坠机地点,现在正在建筑物内休整。“大家听好,我们要守住这个据点。呼?”

“呼!”

“保留弹药,有必要才开枪。车队一定会回来。我们一定能安全回到基地。”

医生把输液管重新插入一袋血浆里对着受伤的机师说:“我回去后要好好请你喝一杯,玛格丽特调酒,不加盐。”

“我是凯罗12号,我们一定要移动位置,完毕。”步话机依然在传出各小队的通讯,松克正在无聊地一边听着步话机一边看着外面时,步话机里传来了12小队的通讯:“松克,请回答。松克。”

松克拿起对讲机爬起来弯着腰向门口走去道:“收到,你是谁?”

“桑中士,千万不要向东边开枪我们要过去。”松克来到守门的队员前看了看东边建筑物内正在向这边移动的人影拍了拍对守门队员的肩膀道:“千万别向东边开枪。”然后接着拿起对讲机:“狄马索小队在东南角,你们要占领东北角,小心敌人,他们在屋顶。他们的祷告就快要结束了。”

“收到,没问题。”12小队队长打出手势示意队员前进。

当初留在目标建筑点周围进行防御,后来没和车队一起撤离的汤比和尼森也扛着轻机枪来到了坠机点,汤比把枪架在一辆残骸小汽车的窗口处,然后掏出小型的步话机开始联络松克:“松克,我是汤比,尤利和尼森和我在一起,我们看到直升机,你在哪里?”

“我们在西南角,你们到底在哪里,你没事吧?”

“没事。别开枪,我们来了。”汤比关上步话机蹲下身和两人商量了一下对策后就开始向西南角跑去。

此时联合指挥部里指挥官正在和副官讨论下一步的行动步骤,副官在摩加迪沙市中心的坠机地点标出一个红圈指着该点说:“松克的第四小队在杜伦的坠机地点建立防线,狄马索在隔壁的大楼。史上尉率领的40名游骑兵在这儿的两个街口外,他们的情况不太乐观,他设立了死伤聚集点没办法前进。桑德森中士率领手下正在赶往坠机地点。”

“......快向第十山地师求救,菲亚斯军队、亚美尼亚军队,我要他们的坦克车和装甲车。”指挥官现在知道不知出现了什么原因,原本十分完美的逮捕计划,现在却不得不向其他驻军求救。

副官摇了摇头说:“他们不知道我们的行动。”

指挥官取下一直戴着的墨镜说:“我们捅出了大篓子,整个城市都在攻击我们。我要每一辆军事车辆的支援,快去找。快去!我要他们配合行动把我们的弟兄救出敌区。”指挥官来到摩加迪沙势力驻军区的地图前指着一块红色的区域继续说:“把他们安全送到亚美尼亚军队的基地。”

“遵命,长官!”副官领命而去,指挥官揉了一下眼睛后继续看着摩加迪沙势力驻军区地图。

“坠机点安全。”

“柯中校找你,”过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后一名参谋把电话递给指挥官,指挥官希望一切顺利:“柯中校?”

“他们还在讨论路线。”

“还要多久?”

“至少两个小时。”

“来不及了。”指挥官站起身。

“亚美尼亚将军说我们事先没有通知他们。动员第十山地师需要花点时间。”

“你告诉他,我了解!但我也要提醒他,我的手下被民兵团团包围,我们必须立刻把他们救出敌区,我需要他的帮助。”

“是的,长官。”副官收起电话看了一下正在亚美尼亚驻军基地——摩加迪沙体育馆里调动的第十山地师着急万分,照这种调动速度恐怕真的要花上两个小时的时间,这样一来在市区作战部队的处境可就真的麻烦了。

(晚上23:06分)松克等人正在休息时,突然传来“咻”的一声,接着就是旁边的墙体一阵猛烈的爆炸,松克赶紧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站起来大喊到:“有人受伤吗?”

“没有。”

艾迪德民兵看来这次是下了血本了,民兵队长大手一挥,武装车上的简易反坦克炮就打一发炮弹击中松克等人所在的建筑物上。又有一枚反坦克炮击中了建筑的墙体,一辆被击毁的民兵武装车燃烧着大火正好撞在坠毁的“黑鹰”直升机上。密集的枪声再次响遍整个摩加迪沙城区。

“火箭弹。”松克大叫着蹲在墙体后面,身后传来一声巨响后便是猛烈的晃动,天花板上撒下一阵黄灰和石块。民兵依靠武装车上的重机枪和火箭炮不断压制着委内瑞拉军队的火力。

12小队队长桑中士(黑水公司雇员)率领着两个同为黑水公司雇员的小队成员依靠红外夜视仪正慢慢地向装有火箭炮的武装车移动,在这次行动中只有黑水公司的雇员带有红外夜视仪,而大部分参加行动的游骑兵部队则没有携带红外夜视仪,因为他们坚信两个小时后就可以返回基地,根本就不用增加自己的装备重量。而只有黑水雇员,这些雇佣兵知道在战场上多一样装备,你很可能就多一线生存的希望,他们就是从战场上摸爬滚打下来的,不像很少经历战争考验的正规部队。

桑中士戴上夜视仪看了一下远处的武装车打出手势示意慢慢接近带火箭炮的武装车,小心的消灭民兵。一名队员戴上夜视仪慢慢接近武装车。换炮弹的民兵刚把炮弹推进炮膛便看见有一名穿着迷彩军服的军人戴着夜视仪看着他,他刚要叫忽然有人从后面勒住他的脖子后,脖子上只凉了一下便没感觉了。其他队员赶紧跳上武装车重新调整火箭炮所对的位置对准民兵的武装车。

民兵队长还在一辆武装车上朝敌人猛射,见火箭炮那么长时间没反应,就侧转身喊道:“快,快射......”看见委内瑞拉人用火箭炮对着自己就摇晃着身子没什么好说的了。

桑中士按动发射钮,火箭炮射出后击中目标,在民兵队长所在的武装车上溅起一阵火花。队员们跳下车迅速跑开,桑中士在跳下车后不忘往车里扔了一枚手雷,最终带火箭炮的武装车也没能逃脱成为一堆废铁的命运。

桑中士来到枪边观察了一阵没有发现民兵后打开对讲机:“这是凯罗11号。”

“我们是4小队,在东南角你是谁?”

“我是桑中士,我带了三名友军,请掩护我。”

“收到,凯罗11号。”狄马索放下对讲机对着旁边还击的士兵喊道:“停火,黑水雇员来了,停火。”

友军一停火桑中士赶紧带领自己的小队向狄马索的东南角位置移动。

指挥官看着屏幕上卫星传回的现场画面,又看了一下手表站起身转告自己的副官:“地面部队要用红外线求生灯做记号,派出攻击直升机向敌人扫射。如果控制不了状况......我们的死伤会很惨重。”

“是的,长官!”副官马上接通了在坠机点作战部队上空担当协调任务的协调官的通讯开始传递指令:“坠机地点的地面部队要用红外线求生灯在目标上做记号......”

此时在亚美尼亚军队驻地里灯火通明,大量联合国多国部队的车辆不断进出基地,大量亚美尼亚军队和其它国家的驻军都已经准备完毕随时可以前往参加任务。亚美尼亚驻军负责人麦中校带着两名全副武装,头戴印有白色联合国图章的蓝色贝蕾帽的士兵来到运输队长的身前。运输队长赶紧打招呼:“麦中校!”

后面的一名士兵正在用别在肩膀上的对讲机和上司通完话后就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等待命令,麦中校靠过来凑在运输队长前小声的说:“第十山地师的支援部队就足够了,你们不必再回去。”

运输队长扔掉吸完的烟头抬起头看着麦中校。最后麦中校还是和运输队长站在一辆“悍马”吉普车上指挥部队前往摩加迪沙。23时56分,在一辆前方印有“UN”字样的坦克在前方开路,后面由“悍马”吉普车和BTR—80轮式装甲运兵车组成的车队开始前往摩加迪沙,准备协助委内瑞拉军队突围。

经过激战之后艾迪德民兵不断没有减少,反而大批量的涌向坠机地点,现场局势对委内瑞拉军队越来越不利,民兵不断涌上建筑物的房顶向委军开火,整个市中心到处都有特有的枪口火焰在闪动。

松克拿着手里的FAL自动步枪来到一个被民兵猛攻的位置向自己的小队下命令道:“我要四个人守住这个位置。”刚说完马上就有四名队员来到遭受猛烈进攻的位置建立防线。

“RPG!”刚喊完一枚火箭弹便在墙角溅起一阵石雨,队员们立刻举枪向房顶上的民兵还击。

“我准备进行机炮扫射。”一架“小鸟”直升机降低高度来到坠机地点向地面部队发出通信。

直升机的副驾似乎对刚才队友的话有些质疑:“老天爷,你看看。”

“我看到了,你就在我上方。”松克拿着对讲机对着天上的直升机大喊。

“我分不出谁是敌谁是友,战况太混乱了。”

“我会用红外线求生灯做记号。”

“收到!”

松克掏出一枚红外线求生灯拉开引信用力朝民兵聚集的建筑物抛去,红外线求生灯在目标建筑物那闪了一下,机师戴着红外夜视仪往下面找了老半天都没发现有闪光出现。“我什么也没看到。”

松克对于这个回答显然不满意,但也没有其他办法,只好对着对讲机说:“我要丢到屋顶。”桑中士立刻明白过来对着松克大喊:“你需要帮忙。”

“掩护我!”

“我数到三就开枪掩护他,好了吗?”收到桑中士的命令后所有人都准备好手中的武器对准民兵聚集的筑物,只等一声令下。

“1......2......3!开枪。”随着桑中士的一声令下所有的子弹都倾泻在目标建筑物上,松克赶紧趁敌人被子弹打得没办法抬头这一时机冒着敌人的盲目扫射的子弹快速向目标建筑物冲去,来到目标建筑物下松克重新掏出一枚红外线求生灯躲过打在墙体上的跳弹,用枪向民兵射击的地方还击了一阵后拉开红外线求生灯的引信,然后用力扔上民兵聚集的屋顶,之后马上回到建筑物的柱子下等待己方飞机的扫射。

“我看到目标了,准备进行扫射。”两架“小鸟”直升机机头朝下开始朝正举枪朝飞机射击的民兵开火进行覆盖式扫射。

“把头底下,我们要返回进行再次扫射。”

“E—3,我是64,救援部队再哪,我们正过来。”

“他们在半路,坚守阵地。”

“小鸟”直升机又返回原来的建筑用机炮对着目标房顶一阵扫射后向空中协调官发去了通讯:“E—3,弹药用完了,请求返回基地。完毕!”

“收到,第二队前往支援,四分钟后抵达。”

正在此时负责增援的多国维和部队车队对攻击车队的民兵进行还击着抵达了摩加迪沙市中心的坠机点。桑中士看着抵达现场的车队兴奋的喊道:“车队来了,准备走了,掩护我们。”

“25,我是64,救援车队出发了,五分钟抵达,准备撤退。”

“收到,长官收到!救援车队五分钟后就到。”

“我要弹夹,我的用完了。”

“最后一个。”

(2:06分)“救援车队来了。”

运输队长走下装甲车来到松克防御的建筑点前握住松克的手贴近说:“松克,听说你们要搭便车?”

“是的,长官!”

“把伤兵抬上车。”

随增援部队赶到的工兵开始切割坠毁直升机的驾驶舱,以便能将卡在里面的机师救出来。激战了十几个小时的委内瑞拉游骑兵部队和黑水公司雇员开始撤退到车队中,把战斗移交给增援部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