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一百零六章 第一百零六章 缺点优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东方珊瑚盯着床幔,此时在她脑子里反复出现的,竟是第五长醉。

当她第一次见到第五长醉时,她就惊讶于他那张脸,竟然跟她父王如此相似。

她房间里挂的那张画像,简直就可以说是照着第五长醉画的,只是第五长醉比画像上的父王要年轻许多,清瘦一些。

在那之后,她也曾暗中打探过,但当年父王的旧部大多已故,剩下的几人也都矢口否认先王有儿子。

所以,她认定第五长醉是想当国王而冒充她哥哥的。

她在心里冷笑,叔父东方印德没有子嗣,而她又是先王惟一的孩子,将来王位一定是她的。如果叔父不传位于自己,那么,他传位给谁,她就让谁死。

她要当女王,这是她惟一的目的。

爱情?不过是虚幻的东西,人心本来就捉摸不定,谁付出真心,谁就活该痛苦。花筱莹何等痴心百变葫芦,结果却让她心灵严重扭曲。

所以权力才是真实的——只有双手紧握实权,才能够实现所有的梦想。

吉福马算什么?不过是跟在第五长醉身后的一条狗。

她鄙夷地冷哼一声。

思前想后,她又想到那几个存活的父王的旧部是不是迫于叔父的权威而在撒谎?

但是,就算他们撒谎,她也不在乎。

她要当女王,谁也阻止不了。就算第五长醉真是自己的哥哥,那也只能怪他命不好,别怪自己心狠要除掉他。

东方珊瑚的嘴角浮上冷酷的笑,她翻身坐起来,静心听了听。

贾疾风在隔壁的房间里,悄无声息。

她轻轻叹了口气,对于贾疾风,她越来越同情他,她也明白只有贾疾风才是真心喜欢自己,但是,在她内心深处,仍有另外一个人的影子在晃动。

她跃下床,推开窗子,让夜风轻抚她的脸,清冷的月光映着她美丽的双眸。

突然一道亮光闪过,一柄短刀已然刺进窗框,刀尖上扎着一张纸条。

东方珊瑚四处看了看,并未见到有人,便拔下短刀展开纸条,只见上面写着:

请珊瑚小姐到云翠楼一叙,胡蝶儿拜上。

东方珊瑚不禁冷笑,胡蝶儿怎么会突然客气起来了?她沉思着,一定是皇上找她。既然是皇上,那要不要叫贾疾风一起去呢?

她思量了很久,最终从窗口飘身落在长街上。她要独自去见皇上,她已料到皇上将要跟她说什么话,那也许正是自己想要得到的。


吉福马看着东方印德放在桌上的将令,眼中透出种很怪异的神情。

沉默了一会儿,他冷声道:“第五长醉是我朋友,我不可能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

东方印德浅浅一笑,道:“本王没说让你做对不起朋友的事。”

吉福马道:“将令我不会接受,现在我要带绿罗走。”

“绿罗姑娘本王会让你带走,但你走之前,本王想请教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东方印德又是一笑,缓缓道:“贤侄认为人或者是男人,要怎么样活着才有意义?才算没有白活一世?”他寒眸闪着光,盯住吉福马。

吉福马实在没有料到他会问这样一个问题,便想了想道:“活得有没有意义,全凭自己的感觉,我以我的方式活着,别人没有权利评论是否有意义。同样,我也没有兴趣品评别人是否活得有意义。”

“那你活着的方式是什么呢?”

“活着就是活着的方式,总之不是死的方式。”吉福马突然感到非常愤怒,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是以什么样的方式活着。

以前在家里时,他按照父亲的要求去做事,到玄草堂后,他又随着第五长醉的生活方式做事,处处学着他的样子。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想要跟第五长醉一样。

东方印德盯着眼前满面脸怒气的年轻人,嘴角掠过一丝满意的笑,他道:“自古以来,有多少人白活一世,又有几人能被后来人常常念及?这都是因为绝大多数人活得没有意义,他们活着是一粒尘埃,死了则更是一粒尘埃,他们的生和死没有任何意义,没有任何人在乎,只能说他们是浪费了一张人皮。”

吉福马冷声道:“你说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因为本王看得出你并非池中之物,只是你自己没有发现,或是说有一团阴云笼罩住了你的光彩,不让你自己发现,也不让别人发现。”

吉福马冷笑道:“你说的阴云是指第五长醉吧?说来说去,你无非就是想利用我除掉他。”

东方印德忽然长长舒了口气,缓缓道:“凡成大事者,绝不能在乎细枝末节的小事,第五长醉看上去似乎全身都是优点,但是……”他故意停下,瞟了眼吉福马,“但是他太过于闲散,注定终成不了大事。”

吉福马皱了下眉,第五长醉闲散的生活方式和淡然的性情,一度是他羡慕的。自从他到了玄草堂,就不自觉地学着他的样子。

第五长醉比他大几岁,视他为亲弟弟,处处关心照顾他。而他也养成了信赖他的习惯,不管大事小事,都由第五长醉做主,他也心甘情愿地听他安排。

东方印德见吉福马在沉思,便又接着道:“他闲散,是由他性格所决定的,而他的性格中最致命的弱点,就是心太软,不果断。”

吉福马不禁浅浅一笑,他从来也没有感觉到第五长醉做事不果断,心太软倒是真的。

东方印德道:“第五长醉一直说本王是他的杀父仇人,他武功极高,为什么这么多年他没有找本王报仇?”

他抬眼盯住吉福马。

吉福马淡淡地道:“他从不杀人。”

东方印德冷笑道:“他从不杀人,是因为受到他师父的影响,一方面师命不可违,另一方面又想为父报仇,他在两者之间犹豫不决,以至于拖到现在。如果他是做事果断之人,他早就该来找本王生死决战了,不管是谁死,都得有个结果出来;要么,就遵从师命,归隐山林,不在江湖中出现。”

吉福马似乎微微点了下头,以前他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些,而第五长醉也从来没有跟他提起过他心中有此矛盾。

东方印德一双寒眸闪着光,嘴角浮上笑,接着道:“这些都说明他做事没有魄力,没有魄力,是作为一个男人的最大弱点,也是最致命的弱点。”

他稍稍提高声音,接着道:“而你却与他不同,你有魄力,敢做敢为,仅此一点,就胜过第五长醉所有的优点。”

吉福马闻听此言不禁深吸了口气,又稍稍挺了挺本就笔直的腰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