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一百七十七章

巴渝 收藏 2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size][/URL] 第一百七十七章 江海洋躺在沙发上根本睡不着,他双手垫在头下想着明天下午与秦绒绒的会谈,肯定难度不小,这里面的人情含金量太重了。从关山岳一帮人踏进那个破伙食团的门坎的起,他就意识到来者不善,且先声夺人。关山岳这小子,从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此次现身江都必定是为电梯一事来当说客的。因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一百七十七章


江海洋躺在沙发上根本睡不着,他双手垫在头下想着明天下午与秦绒绒的会谈,肯定难度不小,这里面的人情含金量太重了。从关山岳一帮人踏进那个破伙食团的门坎的起,他就意识到来者不善,且先声夺人。关山岳这小子,从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此次现身江都必定是为电梯一事来当说客的。因此,电梯的质量和价格就成了他这笔买卖的最后底线。他想到了朱玉婉,把她当作挡箭牌推到一线去,恐怕是最合适不过的锋线人物了,况且她和秦绒绒都是女性,双方素不相识互不了解,她一切可以按质论价不徇私情。自己可在旁边只是装装傻,对电梯的技术参数和机械性能来个一推二百五,什么都不知道,让朱玉婉主谈,要嘛干脆不出面,或许这能使自己掌握主动权,也许是最佳的一着棋,也不得罪人。而朱玉婉又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女子,只要他一个眼神和一声咳嗽,她都会心领神会,况且她作风泼辣,棉里藏针,原则性强。交办此事,自己应该大可不必过份担心,完全可以高枕无忧。

他想起吃完饭后送他们上车时,秦绒绒在临上车时,用很纯情的表情并带有益州口音的江都话说:“江总,明天下午三点,我请你在茶楼喝茶,你可要一定来哟。”

“我会准时出现在你面前,再见!”江海洋像一个领袖人物人般的对她挥手告别。

“沙优拉拉!”秦绒绒用日语同江海洋等一班人告辞,随后没有半点“贵妇人”的举止,倒像一个从没坐过小车的小姑娘一样钻进车内。

秦绒绒的外表除了漂亮美丽之外,给人的印象一点也不老于世故,很像是个有点天真可爱的花瓶似人物,这个假象最能迷惑人,往往会使对手放松警惕,而掉人她事先安排好的圈套里。她就是最近江湖上传说的“纯情杀手”,是电梯界的后起之秀,而且很有来头很背景,业内人士很多也只是闻其名,不见其影。江海洋就是把夏晓雯问了底朝天,怎么也没有把秦绒绒与“纯情杀手”联系在一起。

就在江海洋昏昏欲睡的一刹那,他突然想起前几天的一件事来。

那天江海洋刚走出公司,准备到工地去转转,被一个汗流浃背的电梯推销员迎面拦住问道:“老师傅,请问你们经理在不在?”

“那个经理?我们这儿经理可多了,一抓一大把,打麻将都得摆两桌。”江海洋嘴回答说,心里却想要好好戏耍一下这个撞在自己枪口上的冒失鬼。

“当然是江总经理噻!”年轻人有点理直气壮的说。

“哦,他不在。你有什么事可以先和我谈一谈。”江海洋见来人并不认识他,心里更有数了。

“你?”来人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他问:“你能代表他?”

“我虽然代表不了他,但我是工程部的工程师,你如果有事我可以直接转告给他。难到不好吗?大热的天,免得你跑来跑去。”

电梯推销员想了想说:“也行,也不能白跑一趟。反正你是工程师,也可以先和你进行一下技术交流。来,请抽烟,这是我的名片。”

“哦,谭健,广粤公司的,你们不是来过人吗?”江海洋接过烟和名片问道。

“那是益州分公司的。哎,不瞒你说,益州分公司的人手也伸得太长了,居然跑到江都来舀我们的稀饭喝,也太不遵守游戏规则了嘛。特别是那个‘纯情杀手’,据可靠消息,已潜来我市。”

“哦!”谭健的话引起了江海洋的注意力,他向这个嘴上无毛的推销员发出邀请,“小伙子,我们去工程部谈谈怎么样?”

“好好好,这样我也好回去给我们老总有个交待,免得回去又挨一顿臭骂。狗日的,这几天我们老总听到‘纯情杀手’杀入江都,汗毛都立起来了,深感危机四伏,坐卧不安,脾气也变得大的不得了。好像女业务员个个都是‘纯情杀手’,像我这样的男业务员人人都是‘蒙面杀手’。”

谭健发着牢骚跟在江海洋屁股后面来到办公室,工程部的人都到工地去了,办公室里空无一人。

江海洋给他倒了一杯纯净水,他一口气喝了底朝天,江海洋又替他倒上一杯,让他感动不已,以为遇到了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大哥。因为他来大亚公司好几次了,都被那个叫罗主任的女管家,客客气气的挡了回去。

谭健又向江海洋递上一支中档烟说:“前辈请问贵姓?”

“免贵姓将,将军的将,百家姓里也未必能找得到。”

“呵,此姓的确少见。不过见你仪表堂堂,脚下生风,身手敏捷,若遇战时,定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帅之才。”谭健顺杆而爬的赞誉道。

“小伙子,那来那么奉承话。我看你呀,不是做推削员的料,倒像个说书的。”

“哎呀,你说的太对了,我压根就不是个推销员的胚子,我是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学非所用,对我来说干推销这一行简直是有辱斯文。我不晓得是不是我们总经理脑壳有病,不晓得是啷个回事,居然在我毕业时百里挑一的把我选起了。哎呀,为了不饿肚皮也只好将就抡起二锤打石头哦,混口饭吃……”

“也许他是不拘一格选人才嘛。你给我说说你见过那个‘纯情杀手’吗?”

“未曾谋面,但传闻她打遍益州无敌手,而今染指江都,把我们老总搞得是惶惶不可终日。为什么?因为他要是完不成总部下达的任务指标,他就得回去当下泥巴人了。”

“哦,难怪你们老总如此草木皆兵,如临大敌,原来压力如此之大。你们当部下的不为他分忧解难,却在这里和我高谈阔论,是否有违职业道德?不过请放心,我不会把我们今天在这里抽烟闲聊的事告诉给第三者。我还想问一个问题,你们业内界所传说的那个‘纯情杀手’是不是有三头六臂哟?如此了得!”

“岂止三头六臂哟,我看是六头九臂,她巧取豪夺已把宜南和巴州二市的势力范围占为己有。听说前一阵总部在益州召开的‘一司四市’的市场会议上,她敢于和总部的销售副总叫板。可想而知,此人多么不可一世,道法也高深莫测。”

“好了,管它啥子‘纯情杀手’还是‘冷面杀手’,我这里是固若金汤。你能不能最近给我做一份含水量少的报价来?我好把它交给老总看看,顺便也好帮你说说话,怎么样?”

“这没问题,我这就回去加个班把初步预算做出来,明天上午交给你。但愿不要遇见那个罗主任,像个管家婆似的,来了好几次都被她笑容可掬的把我拦在门外。”

“她本来就是我们公司的大内总管嘛,不过我会跟她打招呼的让你直接来见我。如若我不在,你就告诉她,这是将军要的资料,不得有误,她就会放在我的办公桌上的。”

在公司里,江海洋宁愿听到别人叫他“将军”,也不愿听到人家叫他江总。

谭健果真没有食言,第二天上午十点就来到大亚公司。当他向新来不久的接待小姐自报单位姓名后,就被她直接引到总经理办公室门口,使他有些受宠若惊。

“总经理在办公室等你,你请进。”接待小姐礼貌的告诉他后就离开了。

谭健在进门前整了整自己的衣冠,然后才举起右手轻轻的敲了三下,在听到“请进”二字后才推门入室。使他大吃一惊的是,坐在大板台后面的正是昨天见到的“将军”。

“不致于这么大惊小怪吧?来,请坐。报价书带来了吗?”

“带来了。”谭健说着把装定好了的报价书恭敬的用双手呈交给江海洋。

江海洋接过报价书放在桌上对他说:“小谭啊,不要忐忑不安,手足无措,你我二人应该是平等的。既然有缘相识,生意不成仁义在嘛。你如果要想当好一名销售员,我劝你还是要重温一下〈营销学〉,另外,你的名字应该倒过来叫,叫健谈。注意,在生意场上有一句话叫言多必失,你最好嘴巴上要站个岗,切记。”

“感谢江总指教。想不到江总身藏不露,变化万千,可民可官,实属晚生学习之楷模。”

“可否留下来共进午餐,我们还是很有共同语言的嘛,咹?”

“不用了,谢谢,我还要到其它公司去碰碰运气。”

“那好,我就不耽误你宝贵的时间了。祝你好运!”江海洋把他送至门边。

……江海洋的回想,推断出秦绒绒就是来自益州的“纯情杀手”,这使他夜不能眠了。听听卧室里传来夏晓雯的轻微鼾声,他希望立即天明,他要告诫朱玉婉,仔细分析谭健的报价作为价格的底牌。另外就是千万不要藐视了那个故作纯情的秦总经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