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务连(二十九)--全书已发布完毕。

aqssm 收藏 48 1129
导读:因为国际缉毒组织的挽留,我们一团在边境线边上的山圩农场住了两个月。我们的阚副军长说,这群草包实在是真草包,他们怕毒匪隐真示假卷土重来。哈哈,关键的时候还是需要我老阚坐镇,给这些草包壮胆。   我的腿伤很快就痊愈了。回到连队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听耿尚勤的下落。耿尚勤还是没有下落。   有一次看完电影回到休整点,陈骁说,一班长你跟我去查岗。我便拎起冲锋枪跟陈骁去查岗。   路上我问陈骁,是不是耿尚勤有消息了?   陈骁说,现在是死是活都不是好消息,我真怕听到他的消息。   我说在黑三角那天,我看见耿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因为国际缉毒组织的挽留,我们一团在边境线边上的山圩农场住了两个月。我们的阚副军长说,这群草包实在是真草包,他们怕毒匪隐真示假卷土重来。哈哈,关键的时候还是需要我老阚坐镇,给这些草包壮胆。

我的腿伤很快就痊愈了。回到连队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听耿尚勤的下落。耿尚勤还是没有下落。

有一次看完电影回到休整点,陈骁说,一班长你跟我去查岗。我便拎起冲锋枪跟陈骁去查岗。

路上我问陈骁,是不是耿尚勤有消息了?

陈骁说,现在是死是活都不是好消息,我真怕听到他的消息。

我说在黑三角那天,我看见耿尚勤把一件东西交给你了,那是什么?

陈骁怔了一下说,什么东西?你看走眼了。

我说我没有看走眼,我看见你们还拥抱了一下。

陈骁说,没有什么东西,我们握了手,祝福一下。停了一会儿陈骁又说,耿尚勤没有消息,但是祝副连长有消息了,他牺牲了。

我说祝副连长好歹还是个烈士,可耿尚勤算怎么回事?

陈骁突然烦躁起来了,凶巴巴地说,这些不是该你问的。以后要学会,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不问。

祝生珉的追悼会会场选在我们临时驻扎的农场场部小礼堂里,是陈骁带着我们一班布置的。

陈骁说,少搞花圈,尽量采集鲜花。

那天下午我们班像放羊一样,漫山遍野都是,去采花。

追悼会上放的乐曲也是陈骁定的,陈骁说,不要搞什么哀乐。放《送战友》。连队首长不同意陈骁的做法,还特意请示了团首长,政委徐善笠说,陈骁的这个想法不错。追悼会嘛,就是寄托一下哀思,你们认为怎么合适就怎么来。

徐政委发出这样的话,连队首长就不好反对了。

追悼会召开那天,团长政委和营里的首长都来了,连国际缉毒组织都派了一女二男参加。阚副军长本来也要参加的,但是军区首长通知他到东部参加一个作战会议,就委派我们缉毒特遣指挥部的副总指挥、楚洪地区的副专员杨俊忠代表他参加。追悼会规格很高,气氛也很隆重。

首先是连长李开杰致悼词,无非生平履历,工作表现,战斗功绩等等。致悼词的过程中有的人哭了,哭得嘘唏嘘唏的。

指导员黄嘉平宣布向祝生珉同志三鞠躬的时候,从礼堂的后门口跑进来一个人,跟在后面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等鞠躬完了,这个人抬起头来,见着鬼似的喊了一声,他妈的怎么搞的,谁让你们给我开追悼会的?

会场上的人全都愣住了,原来这个人就是祝生珉自己。

我们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这时候又听到一声惊呼,妈呀,诈尸了,鬼来了。

还是我们团政委徐善笠有经验,徐政委大踏步地冲到会场后面,一把抓住祝生珉的手说,祝生珉同志,真是你吗,你真的还活着吗,你真的回来了吗?

祝生珉额头上的青筋都暴出来了,咧着大嘴嚷嚷,徐政委,就是我!我是伤愈归队啊。

徐政委赶紧把他拦住说,祝生珉同志啊,太意外了,太惊喜了,太……徐政委说着,一下子把祝生珉抱住了。我们团长赵州章也上去了,我们的参谋长康必绪也上去了,我们全都上去了,把祝生珉抬了起来,扔了上去。

以后我们才知道,是医院搞错了,不知道是因为重名的缘故,还是统计的失误,反正是医院搞错了。不知道有没有另外一个祝生珉真的牺牲了,反正我们特务连的祝生珉是活着回来了。活着回来的祝生珉那天是被缉毒特遣总部后方基地直接送回来的,到了山圩农场,听说我们特务连在开会,就找人带路直接奔会场来了,没想到参加了自己的追悼会,还对着自己的遗像鞠了三个躬,这也是我们特务连的传奇故事之一。


本文内容于 2007-9-28 11:03:56 被aqssm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