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十九章杀回关外 第八节抗大教官

ddtt 收藏 5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绥远城内的麦香村酒楼是十分有名的老字号酒楼,只是因为鬼子入侵后疯狂掠夺当地最后当地人穷的叮当响吃不起酒楼,能来此吃饭喝酒的人也逐渐变少,座落在麦香村对面的庆春园酒楼也差不多,两家酒楼守着昔日繁华的绥远城旧城大南街也很难赚大钱。 如今鬼子占领下的绥远只有几种当地人可以进的起酒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绥远城内的麦香村酒楼是十分有名的老字号酒楼,只是因为鬼子入侵后疯狂掠夺当地最后当地人穷的叮当响吃不起酒楼,能来此吃饭喝酒的人也逐渐变少,座落在麦香村对面的庆春园酒楼也差不多,两家酒楼守着昔日繁华的绥远城旧城大南街也很难赚大钱。

如今鬼子占领下的绥远只有几种当地人可以进的起酒楼,第一是那些投靠鬼子的汉奸,这群人有钱,不过没钱的时候也来,拿出枪来吓唬酒楼,吃完也不给钱,另一种是跟鬼子关系良好的财主,这些人全是墙头草,傅作义将军在的时候也拥护抗战,三十五军一走他们又给日本人溜须拍马,为的是企求日本的人保护。

张学义为了把身边的俩女人送回后方去放手打鬼子,他带队伍土默特地区后发现地理不熟,然后带队转进绥远,这地方他们来过次,道路熟悉。钱瑞、刘二才被张学义派进城内踩盘子,俩人枪藏好了一头钻进庆春圆酒楼喝酒去,好容易在茫茫大草原上找个城市落脚,不多吃点好的多买点好东西那对不起自己。

酒楼里吃饭的有伪军军官、伪警察、侦缉队头目以及被邀请来喝酒的鬼子军官以及地方伪政权的几个小官,吃饭的时候钱瑞、刘二才看到汉奸挂着盒子炮,鬼子挂着指挥刀和南部手枪,他们俩已经有苏联的TT33手枪,可玩习惯盒子炮还不太喜欢撸子,他连边吃饭喝酒边注意观察二楼的另外两桌客人。

刘二才吃着饭就琢磨惹了麻烦怎么走呢?游击队打仗讲究的是机动灵活,没前进的时候先想想怎么退,他看看身上笨重的棉衣,又看看冷清的街道,酒店楼下有几辆汉奸的自行车,自行车不错,一会就靠它机动,拿到盒子炮以后就跑。他把行动考虑好以后对着钱瑞使了个颜色,然后用眼神瞟了一下汉奸身上背着的盒子炮枪套,然后眨几下眼,意思是要搞枪,钱瑞跟他一起混了十几年,俩人相当默契,一起低头吃完饭把酒葫芦带上,棉帽子带上,俩人付了饭前起身就把手伸进棉衣的口袋里,每人掏出两支手枪过去就顶着鬼子和汉奸的脑袋。

他们俩一句话不说,也不喊也不叫,都懒的出声,四支托卡列夫手枪顶着鬼子汉奸的后心就都开了火,不过因为枪口顶着人的棉衣,所以开枪时候声音不大,但伙计早吓的坐地上,鬼子汉奸还没等有什么反应有四个已经死在枪下,其他人刚放下筷子摸枪瞬间被半自动手枪把脑袋打开花。

钱瑞钱大爷干这都十几年,手脚相当利索,被他打的鬼子汉奸来不及痛苦就趴在桌子上断了气,他们俩收起苏制手枪,每人从汉奸身上摘下枪套自己背上,每人身上背了两个枪套,牛皮枪套上还有装两排子弹的地方,他们估计一个枪套里有至少三十发子弹,他们俩什么话也没说,从鬼子身上拿出怀表和手枪都塞进他们的口袋里,又把其他汉奸身上的盒子炮掏出来装怀里,子弹是有多少拿多少,另外死人身上的钞票也不浪费,他们全拿走。

干完活的时候饭馆伙计也没敢动地方,人一死当下就坐地上吓晕过去,酒楼的房间窗户都关着,外边根本听不到,楼下的老板听到也不敢出来,找地方一藏,钱瑞、刘二才打开窗户准备跳下二楼,还没跳的时候告诉伙计:“告诉鬼子,是东北义勇军干的,我们在城北等他们,不见不散。”说完俩人飞身跳下二楼,推上汉奸的自行车走了,俩人骑着车也不是速度很快,跟汉奸骑车走的德行差不多,轻松的沿着旧城北街离开绥远城。


城北十里地外的树林里,张学义计算着日子,现在马上就要过四一年的元旦,绥远地区的风可真够大,穿的少寒风刺骨,本地的西北风号称可以吹破琉璃瓦,他蜷缩在大棉衣里靠坐在树下看着树林外,两个自行车飞快的靠近,他从来人的衣服上判断这是自己的俩哥哥。

自行车一刹车停在张学义身边,俩人把怀里的四支盒子炮都拿了出来,“你跟顺子一人两支,我们俩已经有了,这还富余几支王八盒子。”钱瑞说着把多余的枪分给张学义。

“喝了个酒喝的还发了财?你们就骑自行车吧,这东西比骑马舒服,说说下一步往那走吧,是回一次三十五军的防区还是直接往家走,我想把她们俩送到家再打鬼子,北方的冬天太他妈的冷,真受不了,春秋两季也不舒服,不如咱们找个四季都不用穿棉衣的地方打鬼子,最好离家近一点。”张学义打算往南走,他想听听别人的意见。

“那就往南走,从这往南就是陕西,我们走安全的地方可以回重庆。”钱瑞家在陕西,他对那地面熟的很,走陕西很近,出绥远过托克托县再往南一点就是准格尔旗,站在准格尔就看到陕西,那是八路军的地方,走起来也方便。

“那往南走吧。”张学义吩咐大家收拾东西往南走,赫留金说:“你往南走我们没法支援你武器弹药,大草原上地广人稀正是打鬼子的好地方。”

“实在不好意思,我带着俩累赘也不好打鬼子,还是我把他们送回来再说,即使你不找我,我也会去找你的,咱们就在这里告辞吧,你是想骑马回去还是骑自行车?”张学义让他选交通工具。

“那就告辞,以后有机会一起合作。”赫留金这次又没完成任务,他没有帮他建立起自己的部队,看来他现在很难被苏联扶植起来,其实张学义最不喜欢给外国人干事,他知道苏联人扶植他想让他当盛世才那样的亲苏军阀,当苏联代理人,这跟当外国狗没啥区别,当苏联代理人有屁个好处,还不是出卖政治独立甚至主权,干爹张大帅为什么死的,还不是跟日本合作最后翻脸了,鬼子害死他的,如果自己拉队伍接受苏联援助,自己做大了也会成第二个张大帅,如果自己不听苏联的,自己也是张大帅的下场,在他看来,最是王八蛋的中国人就是外国的代理人,给谁干不好非给外国人干,放着人不当当狗使奴才,你苏联越看好我我还就不做大,队伍最大的时候也没接受你苏联的援助,我宁可拼光部队当光杆司令我也不给你外国人当狗使奴才。


张学义带着自己的人骑马一路南下,路上没遇到什么麻烦就进入陕北,戚贵早就接到侦察员的报告,他打算早点见到老朋友,请示过上级以后他带几个警卫员离开延安往北走,准备接应一下朋友。

西北风吹着黄土满天飞,张学义他们骑着马用头巾把脑袋包着严严实实,黄土这才没弄得满脑袋都是,六个人往南走着,一会风停了闪出五匹战马,五个八路军飞马来到他面前。

戚贵笑呵呵的坐在马上,“张学义,你这是去那?”

“啊,是七哥呀,你这是去那?”张学义问。

“送你去延安,你在外漂了这么多年,根据体也没打下来一块,东跑西跑的多累呀,来我们的根据地休息一下吧。”

张学义想你在我还少麻烦呢,他客气的说:“请头前带路吧。”

一队人骑着马继续往南走,路上有戚贵跟沿途的八路军交涉,所以他们可以全副武装的走在防卫严密的陕北地区,路上有人供应吃喝,所以耽误的时间很少,没走进天他们就进入敌后抗战的总指挥部。


住进窑洞以后张学义问:“七哥,你把我弄这来我呆不住,我想把老婆送回家,我家在重庆呢,我还要往南走。”

“就这点事呀,你就在这里呆着吧,抗大需要军事教官,你文化高作战经验丰富谁能跟你比,你不给我帮忙也要给八路军面子吧,也要给敌后广大群众个面子吧,敌后打仗太苦了,我们急需要有才干的人去教他们打仗,这样我们中国人才能少流点血把鬼子打仗,不行这样吧,我带人和你的兄弟把你老婆送回家,你在这安心工作。”戚贵非留他不可。

“那你说个时间,自从面前抗战开始我见新家都没去过,我跟我母亲有四五年都没见面了,孩子长什么样子我在街上遇到都不认识,这可不太好吧?”张学义对教学生没兴趣,他就爱打鬼子。

“好,那你就呆三个月,好不好?”

张学义摇着脑袋说:“不行,我太想回家看看,一个月,就一个月,我会什么教什么,你看着办,你要不放我走我就绝食死在你这。”

戚贵看他实在不想呆,只好答应,“一个月就一个月,你可要好好干。”

张学义从自己身上摸出许多大洋给他,“我知道八路军不发工资只有津贴补助,那点钱可不够吃饭,你们这到是管饭,不过也吃不到好的,钱你拿着,给我的人弄点好吃好喝的,没钱尽管开口,现在我虽然不能一次给你们拿几万块,可这点小钱我还有的,打鬼子太耽误发财的时间,我都没时间弄钱去。”

“好,那我就财黑了。”戚贵拿钱出去采购东西,另外还要安排专人管伙食,是上级让他把张学义留下来的,他必须想办法做到。


休息一天以后戚贵让换张学义换上八路军的军服,然后把他领到军政干部学校去,这里有很多提干的指挥员,都在延安学习,主要学习打鬼子的技能。

教室就在院儿里,戚贵把他拉到一群八路军和新四军的干部面前,“给大家介绍一位新教官,这就是东北老义勇军的旅长张学义,他跟鬼子已经打过十年,对鬼子相当了解,现在由他教你们,主要教你们骑步兵指挥,武器维修保养,以及复杂装备的使用,另外他会好几门外语,抗战结束后喜欢当外交官的可以跟他学外语,他日语也学的不错,你们要想尽快可以独立审问战俘,就跟他学日语。”戚贵说完把课程表贴在墙上,除了政治课不用他上,其他课程都是他,桌子上有简单的教学提纲,但是没内容,看来还要自己独立的讲,不是讲课本。

戚贵说完搬了个板凳坐在学员中间,张学义现在想不当教官都不行,因为戚贵给自己帮了太多的忙,自己总感觉欠他一些什么,正好自己这次卖卖力气好好干一个月,就算报答他。

张学义摸摸口袋,“我这里有一本缴获的日军旗语通讯手册,虽然是日语不过我都翻译出来的,有兴趣的同学下课以后可以传着看看,我想对你们的工作会有帮助,今天我第一次给别人讲课,从那讲起来呢?”

戚贵心想你行呀,小鬼子的通讯手册你都有,太牛了吧?张学义看兵器架子上有个大刀,他拿起刀来,“八路军武器短缺所以用大刀片十分普遍,我现在也没什么好炫耀的,先练习一通给大家看看。”说完他走到讲台前,右手提大刀片开始一个人练起来,他自己练的是宋朝皇帝赵匡胤那个时代的破盾刀法,以前刀法棍术在宋朝十分流行,马上打天下的皇帝刘邦武功一般,可赵匡胤是大将出身,武功高的不得了,年轻时候那也是万人敌,破盾刀法和棍术可是赵匡胤的两大技能,其实不难,张学义都会练。

一通大刀练完了张学义站好,面不更色气不长出,这是他从小就学过的刀法,蹲在墙头看他练习刀的钱瑞笑了一下,对于内行来说这是小儿科,在外行看来就是很厉害的,张学义练完刀问:“谁认识这刀法叫什么?”

下边坐的一大群学员们那里知道这个?大家都摇头,钱瑞看不下去了从墙上跳下来,“破盾刀法早过时了,别哄年轻人,咱们教人家一些实用的东西。”他说完拿起一根木棍,“我扮演鬼子,你来演示一下二十九军的大刀用法,就是专破鬼子刺刀的刀法。”

“好。”

钱瑞做了一个标准的突刺,张学义熟练的一闪身一上步用刀把棍子拨开然后顺势划下去,钱瑞扔到棍子,张学义说:“这招很管用,鬼子要么撒手要么被砍下双手,实战前好好练习你们就可以用的上。”

大家一起鼓掌,戚贵心说话你兜里的东西多呢,就慢慢掏吧,反正不留点什么在八路军这那可走不成。刀法讲解示范了几次以后张学义抓着脑袋想不起来讲什么,他看到桌子上有支盒子炮,他拿一块布把眼睛蒙上,然后熟练的演练一下手枪的分解结合,“鬼子拼刺刀厉害那是日复一日的练出来的,一时半会难以抵消这个,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用手枪,尤其盒子炮,速度快威力大,只要能熟练使用在近战时候一支好枪可以顶住十个小鬼子,自己的枪一定玩的要熟,因为它就是你的命。”

张学义也知道玩手枪没什么了不起,他转身到黑板上写了一些东西画了一个图,“这是简易射击学原理图,大家都记下来,用步枪射击的时候多用心体会,这也没多余的子弹和靶场,只能给大家讲原理的。”


上课是个无聊的事,张学义抓住什么讲什么,讲鬼子的新编制以及特点,主要讲鬼子的弱点,他从单一武器讲到鬼子协同作战,讲如何克制鬼子的优点。

戚贵对他讲的比较满意,他经验多可以讲的东西也多,许多战例给大家讲了对学员们有不小的帮助,张学义感觉真累,还要给学员们讲解歪把子的分解结合,反正八路军可以用到的武器不多,主要讲战术,一天下来他感觉自己都快晕过去。

回到自己的宿舍,桌子上摆上好吃的,美惠子、钱瑞、刘二才、张顺、雅男等人都等着他,张学义坐下来感觉吃什么也不香,在这呆着真累,不过比玩命强。

“要在这里呆多久呀?”美惠子跟着张学义奔波了一年,她感觉这样的生活也很有意思,像旅游似的从这到那,看看各地不同的风俗,品尝各地不同的饭菜,实在比在家里有意思,逐渐的她都忘了自己是干什么的,反正跟着他也吃喝不愁,到了重庆再说吧,走一步看一步。


在延安玩了一个月嘴皮子张学义终于可以走了,这会南方战场的上高会战已经结束,别人出了风头没他什么事,他真不甘心,现在中国军队经过几年的探索各自都摸索出打鬼子的办法,他又不愿意拉队伍,所以显不出有个他来,他十分不干心,骑上战马一路向安进入四川。

刚进入国军的防区,一队宪兵就骑马迎面跑过来,没等张学义说话对面的宪兵高声问道:“对面可是张学义将军?”

张学义心说话我多少年不穿国军制服,还有几个人知道我是国军的将军?他没太多的想什么,“是呀,我就是,各位有什么事?”

“我们奉民国最高军事委员会的命令前来迎接和保护张学义将军,请跟我们走,委员长在重庆恭候阁下,我们现在就继续走吧。”宪兵少校说完拨转马头带着他们前进。

张学义心说话中国这么大到底有多少军统特务,怎么自己一出陕西就被发现了,老蒋远在重庆怎么知道自己在那呢?可能是路过陕南地区的时候被发现,自己走了不少小路,专走没人的地方,那条路就是当年刘二才带着老婆出四川投奔自己的那条路,以前土匪出没的陕南已经没什么土匪,都被剿光了。

宪兵带路这一路可好走的多,没走十几里地一辆卡车在等他们,几个穿军官制服的人出示了证件以后说:“我们是委员长侍从室的,请上车吧,马匹我们会派人给你送到重庆。”

“不用了。”张学义带着几个人把行李和马买给当地人,轻装跟着国军军官坐上车。

几天以后张学义来到自己从没来过的重庆,这里是他的家,可他从来没回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