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务连(二十七)

aqssm 收藏 0 146
导读:缉毒剿匪战斗前后不过一个星期就结束了。传说中的两个团的毒匪基本上灰飞烟灭。我们的阚总指挥很不高兴,给我们作总结报告的时候说,我这个缉毒剿匪特遣部队总指挥从任命到卸任,前后不到半个月,真正行使职权不到一个星期。就几个靠毒谋生的毛贼,也用得着我阚大门兴师动众?早知道这个仗这么简单,老子当初压根儿犯不着死乞白赖地过来。   后来在楚洪地区山圩农场评功评奖,武晓庆立了个三等功,张海涛也立了个三等功。王晓华和陈骁都立了三等功。   我本人对这次评功评奖很有看法,可以说,这次配合国际缉毒组织剿匪,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缉毒剿匪战斗前后不过一个星期就结束了。传说中的两个团的毒匪基本上灰飞烟灭。我们的阚总指挥很不高兴,给我们作总结报告的时候说,我这个缉毒剿匪特遣部队总指挥从任命到卸任,前后不到半个月,真正行使职权不到一个星期。就几个靠毒谋生的毛贼,也用得着我阚大门兴师动众?早知道这个仗这么简单,老子当初压根儿犯不着死乞白赖地过来。

后来在楚洪地区山圩农场评功评奖,武晓庆立了个三等功,张海涛也立了个三等功。王晓华和陈骁都立了三等功。

我本人对这次评功评奖很有看法,可以说,这次配合国际缉毒组织剿匪,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我们二十七师一团,在二十七师一团,我们特务连的作用至关重要;在特务连,我们一班的作用至关重要;在一班,我这个班长,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没有我的飞车绝技,哪有耿尚勤的凌空炸洞;没有耿尚勤的凌空炸洞,哪有步兵的冲击通道;没有步兵的冲击通道,哪有战斗的胜利?本人居然也只立了个三等功,这是怎么回事啊!

可是,还有比我更不幸的。

在给我们副连长祝生珉评功评奖的时候,众口一词,没有任何异议,副连长足智多谋,既有战术上的高招,又有技术的高招,而且以身作则,身先士卒,为掩护战友身负重伤,这样的好干部不是英雄是什么?我们特务连呼声很高,一致要求团直党委、团党委、师党委……层层向上打报告,给我们的副连长祝生珉报请一等功,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

显然,在荣誉的问题上,不幸的人不是祝生珉,这个人是耿尚勤。

在给耿尚勤评功评奖的时候,我们连队的态度是明朗的,首先,耿尚勤是在战斗中牺牲的;其次,耿尚勤的战斗事迹是可歌可泣的。基于这两点,我们连队党支部给耿尚勤报请一等功,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跟祝生珉一样的待遇。

这个报告根本就没有报到团里师里,在团直党委就被卡住了。首先的问题是,耿尚勤是不是烈士?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怎么能确定他的烈士身份;第二,既然没有找到耿尚勤的尸体,他会不会还活着,如果还活着,会不会被残匪裹胁出走;第三,耿尚勤就算死了,到底是怎么死的,一种可能是被毒匪打中光荣牺牲,还有一种可能是耿尚勤因为犯过错误一时想不开,在战斗中立功谢罪,然后……自我了结。还有第四,是一条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推测:因为耿尚勤犯过错误,心怀不满,而且他犯的是生活作风方面的错误,说明他一贯向往资产阶级生活方式,会不会借此机会隐身密林,寻机偷渡国外……

团直党委的意见是,一切都有待于继续调查,一切有待于水落石出。这件事情最后一直闹到阚副军长那里。阚副军长知道了耿尚勤所做的一切,阚副军长手里拿着耿尚勤的照片说,孩子啊,我们永远感谢你,永远记住你,我知道在这次剿匪战斗中,你的作用比一个连还要大,可是我现在没有办法给你一个说法啊!等等吧,再等等。

阚副军长说这句话的时候,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部队休整期间,我在医院治腿。

有一天来了一个女记者,叫吴梦利,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是我们军区小报的,让我谈谈上剿匪战场的时候,有没有畏惧心理。我说当然有畏惧心理,我没有打过仗,在电影里看很过瘾,身临其境却是另外一回事。子弹在头顶上飞,尸体在旁边滚,那可不是搞着玩的。

吴梦利说,可是你后来很勇敢,你开着摩托车冒着毒匪的密集火力,穿过毒匪的封锁线;你临危不惧,指挥五名战士顶住了至少一个排的进攻,消灭了毒匪四名,掩护战友完成了重要任务,这些事迹可歌可泣。你能不能谈谈你在突破毒匪火力封锁线的时候,精神动力是什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