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08.html


万那土王


按捺不住寂寞的万那土王在还没有得到荷兰人消息的情况下,他就命令大儿子苏得拉带领2000军队,对文兰进行骚扰侦察(火力侦察),给淘金的工人制造一点混乱。但是淘金工们很快的就发现万那土王的军队根本不敢靠近城堡,甚至连森林都不敢出,于是淘金的人们便不在把他们放在心上,掏金才是正经的工作,打战是那些军人的事情。

闲了两个多月,这些个天天都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的新汉军人,身上早就闲出了虫子浑身痒的不行,但是军令如山,谁也不敢违反,现在土著的军队终于露面了,新汉军队的心情比掏金的工人更高兴!

可能是土著军队的出现,和回光返照一样,这一丝丝的紧张气息,反而让文兰的淘金热再一次的升温了,现在小小一个文兰矿区已经有淘金的矿工3万多人,每天都有消息传出来:XX发现新的矿坑、XX又找到了大块的生金!。谁也不会知道这里面有多少消息是真的,不过每当看到有人志得意满的带着包袱离开矿区的时候,大家就都把这些消息当真了(才几个月的时间就赚得不想再赚了!其实离开的人有各种各样的原因,谁会嫌金子多了压手?但是掏金的人都不会这样去想)。

苏得拉看到兰芳的军队困守文兰,并不出击,胆子也大了起来,带着部队对远离城堡开矿的华人进行袭击,郑汉云实在是看不下去这1000多土著在城外的挑衅,于是带着1000步兵就追杀了出去,苏得拉且战且退,同时派人马上通知自己的其他部队尽快的赶来增援,于是双方在文兰城外展开了一场小规模的“添油战”。

等到苏得拉的2000部队都完全赶到的时候,文兰城并没有增兵,只是准备好了500人的预备队准备对万那的军队进行冲击。 按照新汉的眼光看来兰芳的军队还是勇敢的,只是训练和装备太差了,主要还是冷兵器,只比土王的军队好上一点,(土王的军队很多还在使用竹枪、木矛);加上兰芳的军队虽然只是民兵,但是终归进行过训练,而土王的部队多是普通老百姓,只是依靠在捕猎时候的悍勇和嗜血,同兰芳军队作战。

因为有文兰城里的军队虎视,加上没有什么训练,双方连“胶着”状态都没有进入,万那土王的军队就丢下了100多死尸和300多伤兵,退进森林,兰芳军队并没有穷追猛打,只是在森林的边缘对他们进行了有限的追击。万那军队的败退,让文兰的掏金热,再一次的提升了温度,到文兰去!好象只要到了文兰矿区黄金就会自己掉进你的口袋!

万那土王看到跑回来的儿子不由的大怒,愤愤的打了儿子几鞭子,就在房子里来回的走了起来,苏得拉咬着牙齿忍受着父王的鞭打,既不敢开口辩解也不敢躲避,只好低着头一直跪在地上。万那土王发泄完怒火,丢下了手中的鞭子“要是再象这样掏下去,我的黄金都要被他们挖完了!不行!我一定要把他们赶出去!去把大祭祀和所有的头人都请来!”听到这句话,他的儿子如蒙大赦,连忙退出房间,带着人去通知各个头人去了。

在联军进入文兰的第4个月,苏哈湿脱发现了兰芳军队的异常调动,终于同意了对文兰的进攻。早就按捺不住的万那土王,立即带领着他的17个13岁以上的儿子,协同6万大军对文兰矿区进行封锁。同时采取了人海战术,准备在4、5天的时间以内就把文兰拿下,6万大军面对6000守军,除了新汉的军队,谁也不相信文兰能够一直坚守下去,兰芳军队开始在淘金的工人中挑选青壮,准备对付万那土王的强攻,同时点燃烽火、放出信鸽、、、、、、用所有可能的方式通知其他兰芳的军队。

连接外界的烽火台已经被破坏,信鸽反而是其中最可靠的通信工具,但是信鸽能够携带的重量是很低的,不能很详细的传达信息。最主要的是从兰芳军队驻扎的地方赶到文兰,没有干扰的情况下需要7天的时间。依靠一路上的森林,万那军队可以对他们进行有效的骚扰,15天的时间能够赶到就不错了。万那土王的大儿子苏得拉学习在已经带领着7000人埋伏在路上,尽最大可能的骚扰赶来救援的兰芳大军。

就算兰芳接到飞鸽传书并且一刻不停的马上决定进行救援,从准备行李、粮草、武器最少也要三天的时间,近三万大军才能真正启动,再经过一路的袭扰,等到他们赶到文兰的时候就只能是收尸了!万那土王看着自己的部队一眼看不到头,在文兰的四周扎下了大营。

经过了一晚上的休整,第二天一早,万那土王就开始发动了进攻,新汉的军队负责的是北面和东面的防守,新汉的军队面对着黑呀呀的敌人,只是用冷酷的眼神看着敌人,经过了马尼拉一战以后,他们并不会惧怕这些看似凶猛的敌人。在他们身后被征召来的青壮们,只有少数的人捏紧了武器,准备和敌人绝一死战,而大多数人早已经吓的瑟瑟发抖,个别的人已经蜷缩在了地上,被管理他们的士兵用鞭子抽打才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但是小腿依然在不停的颤抖。

一个新汉的士兵看了一眼这些人,笑这说:“他们比我差多了!嘿嘿!我在马尼拉被抽调到战场的时候,也只是有点害怕,没有这样不中用。”廖承哲正好经过他的身边,听到这个新兵的话骂了一声:“不要东张西望的!该干什么干什么!谁知道那时候你在马尼拉有没有把尿撒正在裤子上。”这个士兵连忙把目光集中到了前方,等到廖承哲走远,他身边的战士才笑着对他说:“我敢保证,那时候你一定尿裤子了!哈哈!”

和新汉军队的轻松不一样,郑汉云现在正紧张的观察着敌人的动向,文兰的四周都是敌人,他不确定万那土王会以什么地方主攻,每一个方向都有上万的敌人,他只好把部队平均的分到四面的城墙上,一面城墙1000人,留下2000人作为预备队。他心里现在最痛恨的就是这些骄傲自大的新汉部队。

在指定计划的时候他们所有的军官,都认为4000兰芳军队和2000新汉军队,完全有把握防守文兰。你看看现在万那土王倾巢而出,才6000人在这样比围墙也高不了多少的小城墙下如何防守!真是被这些狂妄的新汉军队给害死了!万那土王的军队已经把文兰团团围住,一时四周全是杀气腾腾的土著,看得兰芳的部队心胆俱裂,声势上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奇怪的是新汉的士兵一点都不害怕,只是仔细的观察着敌人,要是郑汉云知道他们在考虑,怎么样才能获得更大的战功,不知道会不会昏到。吴永华看了看战场上的情况,他对郑汉云说:“我看西面和南面的敌人还是很强,我想把1000的预备队先调到这两面去,免的到时候调动的时候紧张。”西面和南面都是兰芳军队防守,吴永华没有说这两处的部队战斗力不足,只是说敌人比较强大,这样说也是给兰芳军队留一点面子。

郑汉云却坚决的不同意,他不想把手里的这点预备队拿出来,如果第一次进攻都顶不住的话,就算是把这些预备队都加上去,下一次进攻也不可能顶的住,所以他还是希望能够把主动权捏在自己的手里。正在这个时候,万那军队的进攻开始了,两人不由的把目光转向了战场。

万那土王的军队象潮水一样的漫过了被烧毁的森林地带,很快的接近了文兰,他们嘴巴里高呼着谁也听不清楚的语言,虽然听不清楚,但是声音的“分贝数”却非常高,震的文兰守军的耳朵都翁翁做响,一直到城墙前面200米的距离,他们才停了下来,吴永华看到万那土王就在东面,于是连忙命令火箭炮首先瞄准东面的的战场,准备在土王发动进攻的时候就首先给他来上一下,然后再由部队出击,最好一举干掉万那土王,击溃这些土著军队,带着军功回到吕宋抱老婆去!

这时候他才对郑汉云说:“郑将军,事到如今我也不隐瞒你了,我军有一种武器可以在一瞬间击溃这些敌人,但是军部有令不能告诉任何人,违令者,斩!过上片刻,敌人开始进攻的时候我们就要使用这种武器,你也会看到,所以现在可以告诉你了,请等到敌人溃败的时候和我军共同追击敌人,获得更大的战果。”

郑汉云正想追问,吴永华已经在对防守在东面和北面的部队下命令了,等到传令兵离开,万那土王的军队已经开始进攻了,郑汉云只好把疑问留在了心里,想着等到晚上再询问这个事情。呼啸和冲上前来的万那军队,被新汉的步兵用火枪一排一排的击倒,但是依靠着人多,他们还是冲到了文兰的城墙下面,正准备开始搭云梯。

这时候伴随着一声声呼啸,天空中划过一条条的烟迹,万那的士兵都再看着这奇怪的现象,随着烟迹的尽头落在万那军队的人群中,一声接着一声的爆炸开始了,开始还能听分的清楚爆炸的声音,随着火箭弹子弹药的爆炸,声音被连成了一片,万那军队中到处都是硝烟,几乎是在一眨眼的功夫里整个地面“沸腾”了起来,泥土、人体、所有可能“漂浮”的东西都升腾到了空中,几分钟之后硝烟散区,文兰城北面的万那军队,近半数都倒在了地上。

而没有受伤或者受伤比较轻的人都呆呆的站在原地,试图搞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卧倒,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几乎所有人都被炸蒙了。)

万那土王的运气好到了家,他并没有被炸伤,只是剧烈的爆炸把他的耳朵给震的暂时失去了听觉,他看了看身边遍地的尸体和受伤的士兵,感觉就象是在做噩梦!所有的亲人朋友都在一瞬间死去,自己被一个人丢在地狱一样,他现在还没有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情。他身边的反应快的卫兵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北面的城门已经被打开,里面的军队蜂拥而出,于是他们也不管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冲到万那土王的身边,连拖带拽的把还在迷糊的万那土王向森林的方向拉。

廖承哲带着自己的百人队,一马当先的直奔万那土王就冲了过来,他在城墙上就盯着土王看了半天了,所以城门一开,他就带队一直向这个发现冲了过来,毕竟抓100个俘虏也不如抓这个大家伙,正在马尼拉的苏禄叛乱他就是因为抓到找光岩立下了大功,吃到甜头的他自然会包目标盯着这一次任务的敌军首领。

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在火箭炮的齐射下,万那土王竟然还活着!这让廖承哲感到非常的高兴,抓到他铁定是大功一件。廖承哲带领的部队,并没有理会那些爬在地上的呻吟的伤兵和跪在地上向上天忏悔的马来人,偶尔遇到几个敢于反抗的敌人,在火枪的射击声中,都纷纷的倒在了血泊之中,现在的万那军队,再也没有了凶猛的气势,给人的感觉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