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四集中国远征軍 第八章、无用的英缅军﹙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不到四天,各路进剿的英缅军在丛林中连连遭到日軍伏击和偷袭,而且全发生在倒霉的英军第一师身上。特别是一到晚上宿营,更是让英军第一师官兵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只要夜幕一降临,就成了日异種兵的天下,哨位上不时响起零星的枪声,惨叫声,和令人毛骨悚然的嚎叫……


分不清是真野兽,还是假野兽,心惊胆颤的英军每晚不得不在明哨位周围布下大量有实战经验丰富的暗哨,即便如此还有不少英军明暗哨兵离奇失踪,英军第一师这几天各种伤亡被俘高达一千多人,其中被日日异種兵生俘高达八百余人……


恼羞成怒的英军第一师师长马丁少将,一怒之下连出重拳,可拳拳都砸在空气中,除了劳民伤财,基本上是一无所获。连日来业已技穷,焦头烂额的马丁,面对狡猾、神出鬼没的日异種兵,一点办法也没有,他心萌退意,授意让手下按自己想法给亚历山大发报,不料受到待在后方,又不了解实情的总司令亚历山大的严利训斥。


軍令难违,马丁少将无奈之下只好下令;“各路进剿的英缅军迅速就近靠拢,以团、营为单位在先自保的情况下,用无线电保持联络,分进合围谷寿夫和他的第六师团余部。”同时呼吁友军第三十六师加大进剿力度。


马丁少将收拢部队这一招果然凑效,小股小股日軍面对聚团的英缅军,一时无从下手,很难取得理想战果,但也让日軍作战空间变得一下子宽松多了。狡猾的谷寿夫见局面被打开,心中大喜,马上命分散的各路小股日軍归队……


连续二天,英军第一师各部都未受到大的损失,反而几支分进合围的大部队凑效了,好几次险些网住了几股人数不多的日軍,以众凌寡,打得这几股日軍丢盔弃甲,纷纷狼狈不堪地窜入丛林深处。虽然只缴获了一些日軍遗弃的差不多报废的日械,但毕竟是一个个小胜利。英军第一师士气稍振,连沮喪的马丁少将此时的心情也好起来了。


这天,英军第一师师部及战斗部队约三千人,追剿一股仓惶逃窜的日軍来到密林深处。此时太阳已偏西了。这儿离最近的公路和村庄大概已有四十公里地。时隐时现逃窜的日軍是顺着河道里没入丛林,一路上,山溪清澈见底,石头被冲的洁净。红的、蓝的、白的都映着太阳光。但追剿者和被追剿者都无心赏景,而山风一吹,凉凉的,拂着追剿的英缅军额上的汗珠,让英缅军舒服极了。


但一直养尊处优的马丁少将早已精疲力竭,若不是怕影响士气,他早躺下了。马丁见此地形不易受攻,他走到溪旁一棵树下,不走了。卫兵马上知趣地从背上解下自己的被包放在一个大平石上,马丁少将身子一軟一屁股坐了下去,他见自己的部下一个个疲惫不堪,吩咐参谋长史密斯传命;师部和警卫部队官兵,就地休息一会!


英军第一师师部和警卫部队官兵一听就地休息,除留少数哨兵外,纷纷放下枪、炮和背包。到溪边爬下,对着清澈香甜的溪水就象牛一样,“咕咚,咕咚”地饮了起来……


卫兵拿出一只铝饭盒来到上游,在溪边一个绿幽幽的水潭中,舀水自己饮饱了后,给马丁少将舀来一饭盒水。马丁少将“咕咚,咕咚”地饮了起来,笑微微的抹着嘴说:“真甜!”


突然,“砰、砰、砰”传来一陣枪声,紧接着“轰、轰、轰”地一声声手雷巨响。不一会儿,前面追剿部队派回一个英军少尉,少尉兴高采烈跑来,对刚站起来门马丁少将报告道;“报告师长,在距此约3公里处,约二百余人的日軍在我軍追剿下,慌乱之下,钻入了绝境。走投无路的日軍与我軍发生了枪战……


“瓮中捉鳖,走,我们去看看!”报复心很强的马丁少将来了兴趣。对参谋长史密斯道。


沿途两边的大山好象要拥抱似的离的很近,对面山上树、花、怪石都看的清楚,拖着长尾巴的山鸡听到枪声在狭窄的山涧乱飞,受惊的苍鹰则钻入高空在山顶盘旋。其它不知名的鸟儿躲在草丛中,树缝里。只有对面山腰上几只拖着尾巴的狼警惕地盯着这边行进的军队,磨磨蹭蹭的并着走。它们似乎从密集的枪声中也知道人类是在自相残杀,不但不会伤害自己,反而会给它们帶来大量鲜美的人肉……


两边崖壁越来越陡峭,刀切似的。小溪蜿蜒越来越窄,越来越陡峭,最后消失在一道滑溜溜的石壁后,马丁少将立在一方巨石上,从望远镜中可看到;一小队日軍在石壁前负隅顽抗,其余一百多名日軍则冒险徒手往陡峭往滑溜溜的石壁上攀爬,不时有人惨听一声掉下来,但其他日軍依然頑强向上攀登……让追杀他们的马丁少将也不得不佩服日軍官兵的勇气和单兵综合作战能力。


前方,一向很绅士的安德生中校,可不这样想,他的Z营被日本打残了,一想到陣亡、受伤、被俘战友们被吃的惨景,安德生中校一下子变成了凶煞煞的金刚,满脸杀气,双眼寒光刺人。他大吼道:“阻击手,干掉石壁上狗日的小日本!”


安德生中校话音刚落,“嗵、嗵、嗵!”三发英軍最熟习不过,让人心惊胆颤的日产信号弹腾空而起……


与此同时,溪谷上空“唰唰唰”上千颗英、日产两種手雷漫天飞舞,一片黑压压,划出无数道优美的弧度落下来。有的直接英軍队伍中,有的落在溪水里,在惊天震地的爆炸声中,激起一道道水柱,峡谷上空顿时笼罩着浓浓的硝烟。


手雷在接连不断在英軍群的临空爆炸,不少英制手雷可分谁是真正的主人,把英軍炸得血肉横飞……


手榴弹雨堪堪下过,紧接着两边山顶上的上千支英式步枪、冲锋枪、轻重机枪又同时吼叫起来,这些缴获的英式武器装备,到了训练有素的日軍异種兵手中一点也不认生,枝枝大发神威,特别是日軍异種兵机枪手用英式轻重机枪瞄准山沟底部密集的敌群猛烈扫射,机枪组成一个严密的火力网,用狂风骤雨般的英制子弹对英軍兜头痛击,大片的英軍如同割倒的麦子般倒了下去。


英軍被突如其来的伏击打晕了,他们大约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白天遇上大股日軍伏击,而且更让他们心惊胆颤的是;敌人手中多是缴获的清一色英式武器装备。不过作为常败軍,英軍隐蔽的速度也都异于一般部队。不需长官下令,英軍士兵非常自觉地慌忙四处散开……


兵法上说;置之于死地,而后生。躲过第一轮袭击的英軍,虽身处绝境但人人都知道,一旦被俘反生不如死。纷纷鼓起勇气,以沟底的山壁、树木为掩护,拼死反击。为没找到合适隐蔽地的战友争取时间。


二十几分钟后,英軍从开始的混乱惊慌中平静下来,在马丁少将的指挥下,没死的英軍开始了有组织性的反击,但鬼子異種兵的枪法很准,英軍不断有人牺牲,特别是鬼子異種兵掷弹手,射击死角里的,英軍火力点不少被他们给拔掉了,英軍连机枪手们被迫换了不少,山谷中英軍伤亡惨重。。


马丁少将见势不妙,马上指挥英軍拚命地往来路边打边后撤,但就在此时溪口方向传来更猛烈的枪炮声,不一会儿,一个气喘吁吁的英軍上士来到马丁少将面前报告;“师长,我后卫部队遭到日軍大部队偷袭,伤亡惨重,我軍后路已被强大的日軍彻底堵死。”


马丁少将闻报大吃一惊,这时他才反应过来先前小股日軍只不过是一只诱铒,后悔莫及的他见敌人早有准备,知道大事不妙,也清楚敌人一定志在吃掉自己,他马上对参谋长史密斯命令道;“传命各连修筑工事,就地抵抗。同时向总部和兄弟部队、友軍发电求救。”


日軍虽然缴获了不少英軍武器装备,但缴获弹药毕竟有限,火力很快弱下来,面对龟缩成一团拚命严防死守的英軍,他们也一时没好办法……



严防死守的马丁少将率部在峡谷里,已坚持了二天一夜,而援軍迟迟未到。心急如焚的马丁少将虽然手中还有二千余人,但早成惊弓之鸟的他,见自己手下几乎弹尽粮绝,以没有勇气突围,只是一日数电向英缅军总司令亚历山大求援。


其实增援马丁少将的英军第一、三十六师也在拚命往这赶,特别是马丁少将自己的第一师官兵,也想援救自己的长官,只是援軍在途中不断遇到大股日軍伏击,伤亡反比峡谷中固守待援的马丁少将还大。到第三天,各援軍被丛林中神出鬼没的日軍打怕了,终于停止了前进……


英缅军总司令亚历山大收到前线一连串败报,开始怀疑情报部门提供的日軍数不准,同时他也终于明白凭英缅军自己的力量,不说剿灭日軍,就连解救马丁少将都办不到了……无奈之下他只好

在史迪威陪同下,厚着脸皮来求何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