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年我军首次授衔时,竟然没有人争衔!

程骁 收藏 51 19097
导读:将帅让衔 这是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授衔时的庄严时刻   共和国的将帅们,为了新中国的诞生,出生人死,功勋卓著,当之无愧。但是在这殊荣面前,他们却表现出难能可贵的宽广胸怀和谦虚、坦诚,被传为佳话。   根据军官服役条例,按照***等中央领导的历史功勋和在部队的任职情况,是应该给他们授衔的。在初步方案中:***为大元帅;周恩来、刘少奇、***为元帅;李先念、谭震林、邓子恢、张鼎丞等都授相应的军衔。***一看这个方案,提笔将自己的名字从大元帅的衔位上圈了出来。在一次会议上,***说:“我这个

将帅让衔


这是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授衔时的庄严时刻

共和国的将帅们,为了新中国的诞生,出生人死,功勋卓著,当之无愧。但是在这殊荣面前,他们却表现出难能可贵的宽广胸怀和谦虚、坦诚,被传为佳话。

根据军官服役条例,按照***等中央领导的历史功勋和在部队的任职情况,是应该给他们授衔的。在初步方案中:***为大元帅;周恩来、刘少奇、***为元帅;李先念、谭震林、邓子恢、张鼎丞等都授相应的军衔。***一看这个方案,提笔将自己的名字从大元帅的衔位上圈了出来。在一次会议上,***说:“我这个大元帅就不要了,让我穿上大元帅的制服,多不舒服啊!到群众中去讲话、活动,多不方便啊!依我看,现在在地方工作的,都不评军衔为好!”他问刘少奇:“你在部队搞过,你也是元帅。”刘少奇当即表示:不要评了,不要评了。毛主席又转向了周恩来、***,他们都摆摆手说:“不要评了,不要评了。”毛主席又转身问过去长期在军队担任领导职务,后来到地方工作的邓子恢、张鼎丞等人:“你们几位的大将军衔还要不要啊?”几位异口同声:“不要评了,不要评了。”徐向前、罗荣桓也都要求不授元帅军衔。

时任中央军委总干部管理部副部长、分管全军干部任免和组织调配、负责授衔工作的徐立清震动很大。按照中共中央军委规定的条件,正兵团级现役军队高级干部一般都要授予上将军衔。徐立清是完全符合授予上将军衔条件的。所以,上级未批准。后来,当他看到授予上将军衔的名单中仍有自己时,就毫不犹豫地划去,在中将名单上加添了“徐立清”三个字。罗荣桓部长带着批评的口吻说:“这是中央军委定的,正兵团职的一般都授上将,你的名字怎么能随便划了呢?”于是,罗荣桓又把徐立清的名字加到了上将名单中。徐立清却说:“我是总干部部的副部长嘛,是负责授衔工作的,与别人不一样……自己授低了,好做别人的工作。”

正在这时,装甲兵司令员许光达也给毛主席和中央军委写了报告,郑重请求不要大将军衔,希望降为上将。毛主席称赞许光达:“这是一面镜子,共产党人自身的明镜!”***主席听说徐立清主动要求降衔、降级的事,说:“不简单哪,金钱、地位和荣誉最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思想和品格,古来如此!”周恩来总理说:“主席说许光达是一面明镜,共产党人自身的明镜,我说你徐立清也是一面镜,是难得的一位

好同志嘛。”

授衔之日,徐立清在175名中将中,第一个从周恩来总理手中接过中将军衔的命令状。

在授衔晚宴上,未被授衔的国家主席刘少奇对徐立清说:“你是一名应该授上将而没授上将军衔的中将。”徐立清说:“您本该授元帅不是也没要嘛,您永远是我学习的榜样唉!”彭德怀也来到徐立清面前说:“你两个金豆的含量可不一般唉!”

在授衔的十员大将中,有一位是徐海东。他1925年参加革命。身经百战,有“中国的夏伯阳”、“徐老虎”之称。传说大别山闹红军时期,国民党包围了一个村庄,把村民集中在一片树林里,架起机枪,逼着人们说出谁家是“共产党”,谁通“赤匪”。眼看村民大难临头,突然村外响起枪声。人群中一个妇女机智地高喊:“徐老虎来啦了!”吓得敌军顿时乱作一团,赶紧逃命。当敌人发现上当时,村民们早已逃进了山林。可见徐海东是何等威慑敌。十年内战中,国民党用飞机撒传单,上写着“凡击毙彭德怀或徐海东者,当赏大洋10万!”1932年2月,在红四方面军反三次“围攻”的恶战中,时值大雪纷飞。情况万分紧急之时,团长徐海东跑到最前沿,脱掉棉衣,挥臂高呼:“共产党员,牺牲也要往前倒!”在他的带领下,全团坚守阵地3天3夜,打垮敌人二十多次冲锋,阵地失而复得。他率领的红二十五军,从大别山打到陕甘高原,是第一支完成长征的红军队伍。有一件事,***生前不忘: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经济上特别困难。***批了个条子,让管后勤的人找徐海东借2000元钱。徐海东找到供给部长,从仅有的7000元家当中拿出5000元交给中央,这笔钱对刚刚结束长征的中央红军,真是雪里送炭。抗日战争中,徐海东被誉为“一代抗日名将”。1939年9月,在一次战后总结会上作军事报告时,吐血昏倒。后来,不得不常常躺在担架上指挥战斗。***赞扬他是“最好的共产党员”,“对革命有大功的人”。

在评定军衔时,经毛主席提议,中央决定授予徐海东大将军衔。正在大连养病的徐海东听说后,深感不安。一日,周恩来总理来到大连,专门去看望徐海东。徐海东一见到周总理就说:总理,我为党工作太少,授我大将太高,我受之有愧!”主动要求降低军衔。总理—直喜爱这位窑工出身的将领,爱他的军事才能和坦率的性格,爱他的光明磊落和赤胆忠心,不由得紧紧握住他的手,动情地说:“徐海东同志,授你大将,是根据你对革命的贡献决定的,不高也不低,恰当!”

1950年,许光达受命组建装甲兵并任装甲兵司令员。授衔前,他对妻子说:“靖华,有件事我要和你商量。中央和军委决定授予我大将军衔。可我受之有愧。好多资历比我深,贡献比我大,当过我的直接领导的同志,却只授予上将军衔。相比之下,我是高了些,心里很不安。”“我已上书中央军委和主席,请求降为上将,可是被驳了回来。……我又给总政干部部打电话要求降格。他们回答说,按主席、军委的指示办。我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你帮我拿拿主意吧。”许光达的妻子邹靖华深知丈夫的坦城和认真。她想了想说道:“你看这样好不好,军衔降不下来,要求降低行政级行不行?这样不就和别的大将有区别了吗?”许光达眼前一亮,连声说:“好!好文章!我马上给军委打报告,要求行政降一级。”

许光达诚恳要求降级的报告被军委批准了。他的行政级定为五级。这就是我、军十员大将中,其他九位都是行政四级,唯独许光达是行政五级的原因。

将帅们让衔的高尚情操,在广大干部战士和全国人民当中传为佳话。他们坦荡的胸怀和他们肩上的将星一样,永远闪耀着光辉。

创造中国人民军队的老一辈革命家们真是胸襟坦荡,为人厚道啊!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