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我白天创业,晚上乞讨!

ntft 收藏 5 2787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8_26_41965_5941965.jpg[/img] 我坐在南下的火车上。列车窗外,弯弯的月牙儿,黄嫩嫩,细溜溜,像一片菊花瓣,挂在幽兰的夜空中。多宁静的夏夜,多令人心醉的时刻~!看着边上没买上座位站着的旅客,满足的进入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火车在一个小站停下,窗外小贩们的叫卖声惊醒了我。 天色将明未明,又呈现出湖水般的蓝色,接着又有些清淡;星星稀落了,一缕云彩浮在地平线的上空,云彩的边缘镶着一圈明亮的晨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坐在南下的火车上。列车窗外,弯弯的月牙儿,黄嫩嫩,细溜溜,像一片菊花瓣,挂在幽兰的夜空中。多宁静的夏夜,多令人心醉的时刻~!看着边上没买上座位站着的旅客,满足的进入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火车在一个小站停下,窗外小贩们的叫卖声惊醒了我。


天色将明未明,又呈现出湖水般的蓝色,接着又有些清淡;星星稀落了,一缕云彩浮在地平线的上空,云彩的边缘镶着一圈明亮的晨曦,远近的村庄、房屋、树林,都显出朦胧的轮廓。那袅袅的余烟和冉冉升起的曙色渐渐融化在一起。


他在这个车站上的车,坐在我对面。


他瘦小的身体蜷缩在狭小的车座里,一只褐色的背包在膝盖上颠簸,渐渐向旁边滑下去.......他伸手把背包拉回到胸前,打开来,抚弄着里面的一捆稿纸。在稿纸里他抽出一些信,拿在手里翻看了一会,消瘦的脸上掠过一丝笑意,又重新把信放回背包。然后,他将身体测向窗边,让夜风戏弄着他的乱发。


火车在震动,在摇晃,穿过无穷尽的丘陵,无穷尽的土壤,无穷尽的隧道。


他猛地转过身来,拿出稿纸,旁若无人的开始写东西。“燕,我坐上了南下的火车,我没有向你告辞,我在火车上写信给你。........生活平淡与否取决于自己,我要再次做出一番事业回来见你,估计你会很快适应没有我的生活........世界之大,无边无际,我们生活的地方只是一个小小的角落。生活是多彩的,在昨天,今天和明天,都会有许多新奇的事情,我应该去探索,去观察和感受,这对事业是有帮助的,只有事业的成功欲望才能使我爱上生活,才能找到目标,找到前途,明白自己往哪里去........”


车又在不知名的小站停了下来,他无意的抬头,发现了关注他文字的我。


“呵呵,你文字写的很好”我羞红着脸应和着说。


“过奖了,我是随便写写,没关系的,不是什么秘密。嘿嘿”


“你去哪里?”


“深圳”


“我也是,你去做什么?”


“创业,确切地说是再次寻找创业的机会。”


“为什么要到深圳呢?”


“我们要在一起十几个小时呢,呵呵,找什么急,我慢慢给你讲吧”


“呵呵,好~~好!我是最喜欢采购故事的业务员........”


“这是我在候车室里写的,你有兴趣看吗?”


他从背包的稿纸里面抽出一页纸,递给我。


就在那样的时刻


当我诉尽隐藏多年的


惆怅和忧虑


失去歌声的家乡


留下一排泪珠的弹孔


你说:我,懂得,你


你说:把我抱在温暖的怀中


海,抱住了歪斜的帆


我落水了


呵呵~!你懂得我,真的?


如草懂得风


鱼懂得泡沫懂得涟漪


不是的,


唯有把眼睛轻闭


离开家乡


来掩住伤心的阳光




火车又启动了。路边腾起黄色的尘土,路曲折而又漫长。

他,孤独的以一种坐姿,一种眼神,于苍茫的回忆对话,好像没有人听见那声音。他的背包很旧了,沾满了泥尘,他脸上的皱纹像地图上的高速公路,密集而纵横,朝向四方伸展。那数不清的公路,是他流浪过的做民工时走过的。旧梦是远了,如一派不回头的潮水,汇合着倦怠的钟点,在他粗糙的肩头缓缓流逝。此刻又有些什么在他身上........


他说“几年的创业经历,想起来是件很内疚的事情,有很多的事情不愿再提起,拖欠过员工的工资,拖欠过别人的货款,对不起一些好朋友的支持和期望,每当想起那段经历就是种内心煎熬。好不容易攒下的钱回家创业,却被那些世俗的传统打败........”


“我们去吸烟去吧,今天讲我的创业经历。”


“刚刚离校回到家,父母很是生气,怎么也接受不了我的这个决定。经过那个2个月暑假的商量最后我爸拿出了一个他认为最合理的办法,那天家人都在的时候他公布了:“你弟弟最小,谁退学都轮不到他,既然他决定不去了,就让他在家吧。不过我对你们三个谁也不偏,谁也不向,你弟弟这几年的学费,即使不去上学,钱还是他的,我给他做个本,在家做点小生意。”就这样我开始了我的首次创业。当时,我开始了找项目。其实当时对创业没有一点的概念,就是想挣点钱。后来在我爸的帮助下,我的小型养鸽厂诞生了。刚开始我做的还很正式,一切都按照书上介绍的搞,从广东养鸽厂引进的高价种鸽,后来就每天骑着自行车,穿梭在当地的各个的鸽市。就这样在我的养鸽笼子还没有装满的的时候,当时叫做鸽子副黏膜性感染的鸽瘟就开始了,所有的投资都没有收回来。很顺利的失败了,还没有明白什么绘事就死个差不多了。当时不象现在什么药都可以买到,买药都找不到地方。(一直到现在我家还有很多鸽子)。


当时对我来说,打击太大了。我还没有准备好接受失败就失败了。


99年的3月份我和村里的人一起去了北京。去北京以前,我幻想我以后的生活,以后的工作,以后的成就。


事实并没有按幻想的路子走,刚刚到北京没有几天我就被查暂住证的西红门派出所抓了起来,在派出所蹲了一夜,才被老乡找关系救了出来。那次也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如果那次我被遣送了回来,我不敢想像我现在在干什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经历。会不会又回到了学校,还是就在家里务农,早就结婚生子了。我从派出所出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办了个暂住证,我的这几个老乡再这里做房顶的防水活,我没有给他们一起干,老乡知道我不会干这种工地上的活,就给我介绍了一个保安的工作,(我当时的心态还是很高的,我当时内心在说他们 燕雀焉知鸿鹄之志也,现在想想太感激他们了,一直还没有机会报答他们)。我白天出去人才市场找工作,晚上回到他们住的地方。没有学历,没有工作经验,虽说在学校里有组织能力,但是没有证明呀!连续好多天都没有结果,从家出来的时候带的钱也快花没有了,总不能老是在老乡这里白吃白喝呀,我这才去了一个亲戚**那里,她很快给我找了个工作,就是送奶公司骑着三轮车送牛奶。就这样我上班了。当时上班的时间很少早起5点前把牛奶就送完了,其它时间比较自由,我继续穿梭于北京的各个招聘会,在五月份的时候我终于被*广告公司入取。这段找工作的经历,使我消沉了很多,我真正认识了社会,真正认识了现实,真正体会到了无助,更懂得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工作。


公司的吴总,是个南京人,当时公司的总部在上海,全国有14个分公司,我们北京公司的吴总经理是公司的董事总经理。我刚刚到公司,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会,当时真的就像一个傻子,就连平时同事之间聊的话题我都听不懂。不过,幸运的是,我没有住的地方,没有被褥,吴总就让我住在了他的家里,……...(大量的细节就不多讲了)。就这样我工作了3个多月,吴总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理解不来了得决定,就是让我去深圳开设分公司,因为这件事好几个老员工都向公司总部提出反对意见,最后吴总还是顶着压力,派我去了深圳。


事实证明吴总的决策没有错,我没有让吴总丢人。我在深圳的工作开展的很顺利,我们的dm主要就针对某某行业发行,在**基地等这些客户签订,使我们公司的营业收入迅速超过了公司其他的分公司,成为了公司的主力公司。2002年的时候我个人提成已经攒了20多万了。


那个时候便开始了自己创业的冲动,我从网上和北京一个叫小李的聊了很久,了解礼品行业(后来我把它邀请到深圳和我一起干),了解礼品市场。2002年6月份在我姑表姐夫资助10万和几个表哥资助,加上我的个人积蓄,深圳礼品有限公司成立了。做礼品,促销品,宣传品为主,当时没有太多人看重这个行业,认为小*礼品这么小的东西没有什么可做的,其实,就因为小我的利润都在300%左右,比如我当时给韩国**电脑公司供的5000块双机芯手表,他们以前从日本进需要800元,我从珠海进货价格23.5元,卖给他300元一块,当然质量没有他们的好,我正常按照800元开发票给他们。就这样我在2003年2月份就是在春节前,在深圳的广场边上开了当时深圳最大的礼品城,营业面积300多平米,这时候不仅仅作促销品了,还做一些高档的金属礼品,前几年在深圳待过的人都应该还记得。现在仔细想想自己暴发户的样子,还感到很滑稽。买了辆红旗自己坐的,一辆金杯送货用的,一辆商务车接客户和带客户出去玩用,买了房子,一次性捐款20万给*满族自治乡小学(现在那里还有我的照片),呵呵,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当时我家里人去深圳看我,接受不了我的一切行为,我没有太在意,我哥哥说我很多次,我年轻的时候太顺利了不是好事情,我也没有在意。


有句话说得好:出来混早晚要还的


2003年春天随着非典的大肆传播,我渐渐的也被卷入谷底........”


火车又启动了。路边腾起黄色的尘土,路曲折而又漫长。


他翻动昨天的日记


缤纷的霓虹


拼成了失望和迷离


深深地记得


那夜夜的风风雨雨


那朝朝的点点滴滴


去责怪土壤?


去责怪阳光和空气?


不,正是有强大的阻力


流星才能把光明的火炬高高的擎起



或许是失去得太多


我竟有那么多的渴求


展开欲望的双手


让希望在手上颤抖。。。。。。。


“祸兮福所存,福兮祸所倚”。我不知道老子的这句话是不是中国古代辩证法中最为人称颂的一句格言,可我一想到这老夫子在几千年前就这么摇头晃脑的指出世间一切事情的无常,心里委实不好受。不知怎么,我天生对这种互为因果、互相转化的理论有一种疙瘩。为什么决然相反的东西要形影不离呢?弄得人提心吊胆,一辈子不得安宁。可是我摆脱不了老夫子,他像是每天都在我耳边唠叨着两句千古名言。我终于明白了,我被他说中了。。。。。。


我带着1000元钱又来到了北京,那个起步的地方。说实话还没有接受失败的心理准备。


我在北京站下了车,漫无目的的向西走,在一个红色屋子的宾馆住了下来,一晚上80元,就那一晚,我想了很多。。。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花钱,我身上只有1000元,我以后还要活下去。


我去找老朋友帮忙?他们肯定会欢迎我的,毕竟他们熟悉我的能力,也经常邀请我去给他们指导工作,但是我自尊不要了吗?我脸面往哪里放?我不能去。


我去找亲戚?好几年没有见面了,自己混得好的时候不去找他们,现在混得不是个样子了,又去找他们,我做不到。


在宾馆的床上,我告诉自己,我不能睡在这里,我失败了,嗬嗬,真的失败了,现在才真正的体会到,我真的失败了。不过,我怕什么,我什么都不怕。刚出来打工的时候不也是什么都没有么,我不还是有过辉煌的成功,我曾经把企业做到300多万的资产,只不过就是重新再来,就当没有那段辉煌,我还是条好汉。


一晚上辗转反侧,我决定找个工作,重新开始。


第二天,我在北京玉泉路一个高楼的地下室,住了下来,那间地下室有3平米,开门就是床,也就能放下一张床。


我开始了找工作的旅程,呵呵,我庆幸我当时才23岁,和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心态不一样了。


来北京两周后,我选择了一家媒体公关公司。他们也很顺利的录取了我。


刚上班的第一个月,是我一生中记忆最深的痛,我白天上班晚上做乞丐。


上班的时候,我带的1000元钱,基本上花个差不多了,我的失败没有告诉家里人,也没有告诉亲戚朋友,我在哪里,我在做什么,只是定期给家打个电话,骗他们说,我很好。我不会向家里要钱,那样他们会很担心的。


我怎么活下去,怎么撑到我的第一个月工资发下来。


白天,我努力的工作,中午吃饭时间,我总是借故出去,不和同事们一起去吃饭,走到远远的一个胡同口买两个烧饼。


我更害怕晚上,害怕看到房东那个狰狞的脸,“你的房租什么时候交?”“等我工资发下来,我就交给您,求您了,我现在没钱”“不行,在我这里从来不兴这一套,有钱就住,没钱走人”。我被无情的房东赶了出来。


无助,真得很无助。我第一次伤心地哭了。


我带着背包,背包,呵呵,我仅有的行李,在玉泉路的雕塑公园门口坐了一晚上,我不担心我的将来,我对未来很有信心,我坚信自己还会起来,心理上没有什么打击。


只是,在工资发现来之前,我剩下的半个月怎么过,我总不能每天露宿街头,我倒不害怕露宿街头,我需要努力干好工作,我担心影响我白天工作的精神状态。


下午下班后,我还是习惯的坐上了去玉泉路的公交车,到了站,我才意识到,我过来干嘛?我要去哪里?我还在雕塑公园门口坐一晚上吗?我沿着马路漫无目的的走。


无意中看到了有个酒店招聘,我下意识的就走了进去,我应聘服务员,有个经理走了出来,大量了一下我说:“你有经验吗?”“没有”。“看样子,你也不像是做服务员的人”是呀,从我一身名牌的衣服,打扮,确实不像是做服务员的。“你想来体验生活吗?”“不是,我真的需要这份工作”,“对不起,你不适合”。


很简单的被人拒之门外,我内心暗喜,我找到办法了,我不用露宿街头了,北京城有的是酒店,我可以做一个晚上,然后就离开,酒店都是管吃管住,我不会连找个酒店服务员的工作都应聘不上吧,沿着路继续向前走,加快了脚步。


在一个小的酒店,我走了进去,“你们门口贴着,说招聘服务员,我应聘”一个中年妇女走了出来,“你的眼镜能摘下来吗?”“眼镜。。。。”“能,能摘下来,我近视的度数不高”“就不喜欢别人戴眼镜了。身份证有吗?”,我就工作一晚上,不想给她身份证“我忘在住的地方了,我可以明天带过来”,“那你明天过来吧”,“我可以明天去拿,今天就让我上班吧,我想早点熟悉一下工作。”“那好吧,小林,来个新人,你带他一下”


小林是个好人,她很耐心的教我,很耐心的待我。我内心在谴责自己的谎言,但是我为了生计,只能这么做(后来我去过那个酒店找她,想请她吃个饭,告诉他真相,她离开了那个地方,没有见到她)。


摘掉眼镜的感觉,其实是很难受的。晚上忙活11点,吃完工作餐,在酒店的宿舍住了下来,一大早,我带着背包就离开了。


第二天我换条马路,继续寻觅合适的酒店,继续说谎,继续工作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离开


就这样,我流浪着乞讨了半个月




火车又启动了。路边腾起黄色的尘土,路曲折而又漫长。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