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魂与党魂的对决--孟良崮战役60年祭(下)

日本县委书记 收藏 203 13898
导读:战役结果 孟良崮战役于1947年5月13日晚开始,至16日下午结束,共军自称“以伤亡1.2万余人的代价,歼灭了蒋家“御林军”整编第74师,共击毙和俘虏3.2万余人,首开了歼灭蒋军“王牌”部队的纪录。”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笔者找到了网上的一些资料: 对于孟良崮战役这场内战中解放军伤亡数字,我们所能看到的公开出版物均众口一词:1万2千余,其中伤9300多,亡2000多,其他减员800多。而与参战的5个纵队16个师相比较,似乎并没有一般想象的那般“惨烈”。特别是对照国军的损失数字,俘190

战役结果

孟良崮战役于1947年5月13日晚开始,至16日下午结束,共军自称“以伤亡1.2万余人的代价,歼灭了蒋家“御林军”整编第74师,共击毙和俘虏3.2万余人,首开了歼灭蒋军“王牌”部队的纪录。”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笔者找到了网上的一些资料:

对于孟良崮战役这场内战中解放军伤亡数字,我们所能看到的公开出版物均众口一词:1万2千余,其中伤9300多,亡2000多,其他减员800多。而与参战的5个纵队16个师相比较,似乎并没有一般想象的那般“惨烈”。特别是对照国军的损失数字,俘19000余,毙伤13000余(含阻援6000),那么,自下而上仰攻,武器又远不及74师的解放军,伤亡竟少于74师!

而据央视的《电影传奇-红日》中说,在孟良崮的华东烈士陵园中,现在已找到姓名的烈士就有2700多人,这个数字原超过了诸多战史上的2000人,把无名烈士也考虑进去,显然将超过3000人,单单阵亡数字就缩水至少1/3,那么按这个比例,总损失数字至少缩水4000人。

我们先来看一纵,无论过去的20军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战史初稿还是后来的二十集团军军史,都绝口不提孟良崮歼敌数字。因为一纵打得苦、伤亡大,缴获最少,恐怕是有点面子心理。20军军史初稿里面在最后的战绩统计表中甚至在孟良崮战役一栏中加入了宁阳战斗打八十四师的战绩。所以一纵的战绩最不清楚,只有“孟良崮战役后各纵队汇报记录”(《孟良崮战役资料选编》)里的俘敌539人可供参考。一纵伤2044人,亡671人,其它233人,总计2948名(一纵统计误算为2945名)。

四纵战绩据23军军史,共计7900余人。其中俘敌5300人(据“孟良崮战役后各纵队汇报记录”(《孟良崮战役资料选编》)。四纵伤亡共2000名(同上)。

八纵据26集团军军史,是7000余人。“孟良崮战役后各纵队汇报记录”(《孟良崮战役资料选编》)中,注明俘敌4500人内含83师一个营,因此可知统计的歼敌数字中是包括了83师一部的。八纵伤亡总计1050人(同上)。

[ 社区 http:/// ]

六纵数字也不清楚,24集团军军史以及24集团军简史中均称歼敌5700余人,俘敌2000人,但六纵的总结里是俘敌3500人。可能分列的部分有错误或颠倒。六纵伤亡1000人,战斗及非战斗减员总计2700人(“孟良崮战役后各纵队汇报记录”(《孟良崮战役资料选编》)。

九纵,27集团军史和战后总结的数字是一致的,毙伤3780人,俘虏3001人。总计6781人。九纵伤亡计4000人,加非战斗减员共5000人(同上)。


总计一下,攻击部队一共歼敌的数字(除一纵的毙伤数以外)是26839人。其中应该包括部分阻援的战果以及歼灭83师一部的战果。

其它各纵所知情况如下:

七纵歼敌约700人,伤亡647人(19师381人,同上)。 二纵的歼敌数字未见记载,21军军史中也没有记录。查该纵所属三个师的师史,四师全歼83师19旅57团一个营,毙伤俘敌380人,己方伤亡不详(61师师史);五师阻击毙俘敌800余人,己方伤亡200余人(62师师史);六师阻击杀伤、消耗敌200余人,己方伤亡不详(63师师史)。


三纵方面情况不详。

加上阻援部分,可以计算的歼敌数字总计28919人,我方伤亡(不含非战斗减员)11845人。

作为对比,国军声称此役“匪军伤亡当在八万人左右”,其自己所承认的伤亡数字为“亡官一七一七员,亡兵一一二五三名,伤官一三九二员,伤兵七四七九名,失踪官一六七员,失踪士兵三三一五名”(“蒙阴东南地区战役战斗详报”,《孟良崮战役资料选编》及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孟良崮战役》中均有该材料),合计伤亡失踪官兵25323人。

(以上资料选自铁血社区)


我在孟良崮的时候,当地的朋友说,74师坚守,我们仰攻,据当年参加过战斗的人说,几十万人聚集在几个小山头上,一发炮弹下来就炸起一堆肢体,战后无名尸体堆满了山谷,一场大雨落下,整个山崮都像是泡在血海里了。有名的烈士主要是主力部队的,无名的烈士包括地方部队、运输支前的百姓和部队被打光找不到花名册的,恐怕是有名的几倍啊。


名将后事

孟良崮战役后,共军主将陈毅做了两件事。一是用上好楠木棺材厚葬张灵甫。二是写了一首诗:


孟良崮上鬼神号,

七十四师无地逃。

信号飞飞星乱眼,

照明处处火如潮。

刀丛扑去争山顶,

血雨飘来湿战袍。

喜见贼师精锐尽,

我军个个是英豪。


作为将军中最好的诗人,诗人中最好的将军,陈毅的诗与他的军事才能一样,乏善可陈。但他做的第一件事,厚葬张灵甫将军,却表现了一个真正军人的胸襟。

2004年元月,张灵甫妻子王玉龄女士将张灵甫的灵位迁至上海浦东“天逸静园玫瑰园”二楼的“室内葬纪念区”。在那里,一块纯白的玉晶石上刻着张灵甫的名字,姓名左侧为其戎装肖像,下方是其生年与卒年,石上并留有旧体诗一首:

“当年有幸识夫君,

没世难忘恩爱情。

四七硝烟伤永诀,

凄凄往事怯重温”。

下面是诗作者,也是“立碑人”的姓名:王玉龄


60年后的评说

我在网上跟一位台湾的姑娘聊天,我对台湾还要保留军队感到不解,这位姑娘说,“国民党虽然不成器,但是国军是中华民国的国魂,是台湾的骄傲。在台湾的男孩子都要参军,那是男孩子的成人礼!”我感到震撼,跟我几年前在网上看台湾抗战纪实影片《一寸河山一寸血》一样的震撼!我们大陆的年轻人受过的教育,已经让我们无法认识真正的历史了。以至于***的后人历史学博士毛新宇先生竟敢说“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一是苏联、一是我爷爷领导的中国打败150万日军取得的”。

我们在谈到74师殉国孟良崮的时候,她说:国民党虽然完蛋了,国军的英烈不会被忘记。他们的英魂和血脉还在台湾延续,在新一代的军人身上激荡,靠着这不屈的精神,台湾的民主不但不会被摧毁,反而要成为自由的堡垒,成为人民解放的旗帜和希望!


我虽然不同意她的观点,但是我被她的激情所感染,不能不回过头来,检讨国共两军的军魂。

国军我们谈的够多了,下面我谈谈共军。

我认为,中共之所以能逐鹿中原,夺得政权,就在于它建立了一支第一流的优秀军队。她是中共的党魂!

这支军队在她成立的第一天起,就被中共牢牢控制,是名副其实的党军。她在三湾改变以后,更是连队有党支部,排班有党小组,不会因为军事主官的更换而发生变乱。她实行官兵平等,有着严格的军纪。军事主官必须服从中央的命令,她的最高统帅甚至能直接指挥到师团一级,决不会有各自为战保存势力的情况出现。这就让她有了高度的机动性和强大的战斗力。共军在八年抗战期间,面对日军几乎都是避战,中小规模的战役只有抗战开始寥寥几次,而国军动辄几十万人参加的会战就有20多次。内战开始,共军势力虽然坐大,有百万之众,但与国军整体势力相比仍处于弱势。在这种态势下,她采取高度机动,不争一池一地,在局部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的战略方针。一般情况下,她能逃就逃,全力避战,在6比1的绝对优势情况下,她会狠狠咬住你,一口吃掉。对74师,她实际上集中了9个纵队,9比1,有这样的胆略、智慧和气魄的军队,什么样的对手能不被消灭?

除了战略过人,共军还有一个绝招,就是不怕牺牲,不惜一切代价去争取胜利。共军没有外援,装备相对较差,但是将士用命,人人敢死,进攻的时候总是使用人海战术,一波一波排山倒海地往阵地上冲,任何军队在这山呼海啸般的进攻面前都会被震撼住、瞎傻眼。我曾亲自听到一位在国军中与共军交战的老乡说,他是机枪手,看到自己前面成片成片的人纷纷倒下,成百上千的人被自己杀死,就是再没有人性的人手都会软下来。

在共军中,一支部队自己没有被围歼,而是在进攻路上被打光了的情况比比皆是。班长、排长、连长甚至营长几个月就换个遍。

孟良崮战役结束,74师被俘官兵手中很少枪里还有子弹。他们的子弹都留在共军士兵的身上了,所以只能当俘虏!


这样的一支军队,是多么可怕!

中共取得政权以后,经常说:我们的天下是几千万先烈用血换来的!

诚哉斯言,他们一点都没有夸张。


风雨沧桑,已经60年了,台湾的国军还在,大陆的共军也还在。而且她的性质一点都没有改变。依然是党指挥枪,依然是党卫军!

我真的不敢想像,矢志捍卫民主的国军,倘若再度与共军对决,谁将在阿里山上重演60年前孟良崮的悲剧?


2007年5月13日(孟良崮开战60周年之日)

4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