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 第二章 卖身契 第四十一章 郑县保卫战二

wyu1111 收藏 1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size][/URL] 在接收郑县城防和西北军的武器弹药后,周天顺立刻调转枪口对准昔日的友军,强行扣押了张维玺等人,而在洛阳的张添贵和黄雨明也以警备司令的名义扣押了其他退下来的西北军将领,收编了大量的西北军。周天顺调配的大量地雷在郑县外铺设,并且加强对火车站、警察局、政府大楼的防卸,并且在郑县一些要道铺设地雷。而且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在接收郑县城防和西北军的武器弹药后,周天顺立刻调转枪口对准昔日的友军,强行扣押了张维玺等人,而在洛阳的张添贵和黄雨明也以警备司令的名义扣押了其他退下来的西北军将领,收编了大量的西北军。周天顺调配的大量地雷在郑县外铺设,并且加强对火车站、警察局、政府大楼的防卸,并且在郑县一些要道铺设地雷。而且周天顺现在正打算联络与在山西晋城的鹿钟麟部,焦作孙连仲部,周天顺与鹿钟麟不但没有什么交情,而且在大战刚开始时还相互敌对过,还差一点儿挂在周天顺的手里。与孙连仲也是一样,所以邀请他们过来一起抗蒋。孙连仲回电拒绝,而且说的很清楚,自己和手下的兄弟都不愿意回去受苦了,现在大局已定不愿意再反蒋,而且孙连仲将自己派人去准备接受蒋介石编遣。周天顺看孙连仲心意已决,也就放弃了。而孙连仲派田镇南、李汉辉到徐州,再通过韩复榘、石友三的关系,接受了蒋介石的第二十六路的任命,听到这个消息后周天顺反而松了一口气,而山西晋城的鹿钟麟部则已开始与张学良部接触,对周天顺的电报置之不理。鉴于现在这种情况,周天顺将软禁在郑县的如宋哲元、葛运垄、赵登禹、张维玺、刘汝明、冯治安、田金凯、任应歧、鲍刚、张人杰等将领请了过来。

“各位你们当中还有没有人愿意继续把这仗打下去的。”看到这些的表情人周天顺叹了口气“好吧我也不难为你们了,明天我派人送诸位去晋城。不过你们手上的兵一个都不能给带走,否则就别怪我周天顺不客气。”周天顺一拍桌子,周围的卫队全举起了冲锋枪。“各位中间如果有人还是一条汉子,愿意跟着我反蒋的我欢迎,来人。”从外面进来几个人抬着几口箱子走了进来,箱子打开后里面全是白花花的大洋。“如果想走我也不留着,以后咱们各走各的路。副总司令你是什么意思?”说着拿眼逼视着宋哲元。

宋哲元看着这几大箱子的大洋冷笑了一声“我就在郑县看看你周天顺周大响马有多大的能耐。”

“那其他的诸位是什么意思啊?”周天顺慢悠悠的看向其他人

这些人还能有什么意见,部队全部他给整编去了,现在是光杆司令一个,投了蒋介石也最多得一个虚职。还是有一部分宁愿去晋城也不愿留在郑县。现在的宋哲元与周天顺是杠上了,心说“你个毛没长齐的小娃娃能干什么。”

该走的都走了,指挥部变的空荡了许多,周天顺看着这个场面大笑起来,笑的宋哲元的后脖梗子直冒冷汗。“一个蒋介石就把你们西北军吓成这个鸟样,以后西北军还是跟着我们山东人来混吧。现在人少了反而能办事了,你们西北军该完蛋的都完蛋了,只剩下老子的第十一方面军可算是兵精粮足,你们这些脓包将领都给老子看好了,看老子是怎么打仗的,老子听你们这些饭桶指挥,老子都快疯了,老子总算忍出头了。”

宋哲元涵养好没有与周天顺过多计较,等周天顺刚一走出会议室,就把桌子给踢掀了“老子就看你怎么打,你要是真把蒋介石干翻子,老子跟你姓……”没等宋哲元骂完,就传来周天顺的声音“这可是你说的,咱们走着瞧”

周天顺自封为总司令,周传强、王铁分别为副总司令。至于留下来的宋哲元也挂了副总司令的衔,其它的人如赵登禹、刘汝明、任应歧、张维玺、田金凯等高级将领合编为战术观察团。10月29日,陈诚获得郑州传来的‘敌将全线撤退’的密报,军中将领多认为冯玉祥计谋百出,疑为冯诱敌之计,不可轻信。而陈诚分析时局,认为冯只有撤退一途,乃挥师急进,长驱直入,在新郑东北薛店、谢庄附近击败冯玉祥留守部队,即以三十一旅为前卫,萧乾团在前,方靖团紧跟在后,全速前进。为了将占领郑州的捷报抢先送到蒋介石手中,陈诚事先拟好了电报稿,只待填上时间,就随时可用无线电发出。他又派卫士石心志紧跟萧乾团前进,随时了解部队进展情况。10月30日黄昏,萧乾团在二里岗再次击溃冯玉祥军掩护部队后,向郑县南门展开突击,石心志看占领郑州已成定局,便飞驰回师部,向陈诚报告。陈诚立即填上时间向蒋介石发出了告捷电报。蒋介石得报后,通令奖十一师20万元。当陈诚部攻至郑州南郊二里岗时,上官云相第四十七师搜索部队也前进到了郑州火车站附近。但由于怕城内冯玉军尚多,没敢进城,结果听到陈诚已经攻占了南门,上官云相懊悔不已。陈诚得知此事,即向蒋介石报告说“职师得以首先占领郑州,上赖钧座指挥有方,下靠官兵用命和友军协助之力,赏金不敢独受,拟分半数给四十七师。”蒋介石对陈诚的这种‘不称功,不贪财’的做法非常欣赏。接着蒋介石又听到周天顺的名字,心里咯噔一下,心说“他又想干什么。”陈诚看了电报脸都绿了,由郑州南门突入的萧乾团被全歼在城内,敌人残忍的将蒋军士兵的尸体倒挂在南城门上,并且郑县内外的敌军全面反击,突击至郑县的先头部队遭到骑兵毁灭性打击。上官云相派其第九军第四十七师进驻郑州火车站附近,遭遇西北军伏击,就连亲临前线的上官云相也被打伤。陈诚的头大了,‘西北军没有撤,他们想干什么。’

上官云相出生于1895,字纪青,商河人。1910年入山东陆军小学。1917年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步兵科。1919年毕业后被派往北洋军阀孙传芳部,历任陆军第二师排长、宪兵营营长、第七混成旅团长、第七师第十三旅旅长、第四师师长等职。1927年东渡日本。1928年返国,任国民党陆军第四十七师第一四一旅旅长。1929年3月任第四十七师师长,7月升任第九军军长。后调任平汉路左翼第三纵队指挥官、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参议,旋改任国民政府参军。1931年先后任陆军第四十七师师长、右翼集团军第三路击进军总指挥。1932年夏,任豫鄂皖三省‘剿匪’中路军第五纵队指挥官,积极参与对工农红军及革命根据地的军事‘围剿’。1935年初,任第一路军中路军总指挥。4月晋陆军中将。1936年1月,被派赴欧洲考察军事。次年返国,旋任豫鄂皖边区绥靖主任。‘七七事变’后,任第三战区江防军第十一军团军团长,参加保卫上海的淞沪会战。1938年春,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部总参议,同年11月,任第三十二集团军总司令。1941年1月,奉蒋介石令率部包围袭击新四军,制造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1943年初,任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1945年5月,当选国民党第六届中央监察委员。1947年任保定绥靖公署副主任。1948年1月,任华北‘剿匪’总部副总司令。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逃往台湾。曾任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顾问。1969年8月8日病故于台北

蒋介石一听到骑兵就知道八成是周天顺,仗都打到这份上了,叛军里还有完整骑兵建制的只有周天顺了,他在豫西修整近两个月,并且在平汉线进攻中其主力不知所踪,但是蒋介石搞不明白,这个周天顺到底想干什么:难不成他还想翻盘不成?或者是想在谈判中争取筹码?不错,周天顺正是为了谈判的筹码。蒋介石认为周天顺这个土匪头子太桀骜不驯,太自不力量了,也不掂量掂量他的对手是谁,还想翻盘或讨价还价。而周天顺则恰准了蒋介石连续大战,钱财物资方面也基本告揭,士兵大都疲惫不堪,至于张学良么,蒋介石也不可能对他那么放心的,九成九会想办法让自己和他拼个两败俱伤,只要自己能拖延一两个月,就不怕老蒋不来服软。蒋介石鉴于冯玉祥、阎锡山是兔子尾巴长不了,就把重点放在周天顺身上,现在周天顺接收了大量撤回郑县、洛阳的西北军,手上的兵力大增,而郑县与洛阳一战,不但关系了河南的局势,而且关系到整个山东、河南、陕西地区的所属权和以后的甘、宁的控制权的问题。就在蒋介石从经济、政治、外交、军事等诸方面对周天顺集团进行瓦解之时,江西、豫鄂皖共匪趁着蒋军无暇顾忌之机大肆破坏。

11月2日,冯玉祥到石家庄与阎锡山会面。他们鉴于大局急转直下,无法挽回,而蒋介石又坚持他两人必须下野,遂商定阎将军政交与徐永昌,冯将西北军交与鹿钟麟,他们两人出国暂避。阎锡山回到太原,便将军政工作做了安排,并声言去日本游历,后仅去大连躲了一个时期。冯玉祥到了晋城,并没有表示出国远游的意思,仍然希望掌握这部分残余的军队赴西北谋出路,并且有意扶植他的宠将孙良诚,把退回来的军队都交孙良诚节制。而这时的西北军此时内部矛盾重重,各自都在自谋生路,均不愿意交出手中的武装,反对归孙良诚指挥。周天顺坐镇郑县将收编西北军诸部后立即整编数个师,为了坚定西北军的抵抗蒋军的决定,郑县火车站每天都能看见大批物资从西安的运至郑县,这实际上只是假象,运来运去还是同一批物资,但是对于那些中下层士兵这招还是很有用的,周天顺也知道现在他可供养不起一支几十万人部队,一个月光饷就是八十万多万,这还不包括吃的喝的,以及枪械维护费,一个月下来没有一百三、四十万元都打不住,照这么消耗下去,还得在蒋介石身上刮上一刀才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