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1979 第一章 烽火岁月 第六节 红色尖兵(二)

zqhj417620 收藏 1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6/[/size][/URL] 营部到了。 这是我第一次到达这样级别的指挥部,不说别的,光两栋楼房前面的停车场就比连部的宽阔多了,两侧边上还有种植整齐的棕榈,宽大的掌状叶子裂成多数狭长的裂片,簇生于树干顶端,葱茏交织。刚跳下车,抬头便看到楼房后面有高耸的木棉树,枝头点缀着无数红色木棉花,鲜艳如霞,似火似焰。我猛然醒悟,南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6/


营部到了。

这是我第一次到达这样级别的指挥部,不说别的,光两栋楼房前面的停车场就比连部的宽阔多了,两侧边上还有种植整齐的棕榈,宽大的掌状叶子裂成多数狭长的裂片,簇生于树干顶端,葱茏交织。刚跳下车,抬头便看到楼房后面有高耸的木棉树,枝头点缀着无数红色木棉花,鲜艳如霞,似火似焰。我猛然醒悟,南国的二月,正是木棉花怒放的季节。

早有营部的人在外迎接,穿过第一栋楼底层通道,我们被带到后面楼房的三楼会议厅。凭感觉,这里应该是营部参谋作研室,不但设有讲演台,还有台下呈弧扇形排列整齐的座椅,一条行人通道从大门直通主席台,将台下的座位一分为二,对称排列。墙上密密麻麻地挂着比例尺大小不同的各式军用地图,最显眼的是讲台上那幅巨大的中越边境态势图,红蓝箭头犬牙交错,广西边境和越北地区的城镇标识得非常清晰,龙州、凭祥、友谊关、同登、谅山、禄平……一个个熟悉或陌生的地域名称不断跳跃进我们的眼帘。

李立功怪模怪样地向廖洪明扬了扬眉头,廖洪明会意地点了点头,摩挲着桌面感慨道:“时间过得真快,两年了,整整两年了……”

我有点诧异地望着他们,一旁的邱连金嘿嘿笑道:“你可能不知道吧,两位老哥七七年被选送到师教导大队培训时就来这里开过会的……”

我“噢”了一声,正想说点什么,就听见室外传来一个清亮昂扬的声音:“同志们好,向同志们学习!”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但见一个穿着崭新解放军装的青年兴奋地两步并坐三步跨了进来,立定,向所有在场的的兄弟们敬一个标准的军礼,响亮道:“王雷鸣,五三五六零部队直属警卫排副班长,七八年老兵,向各位战友报到。”

喧闹的人群寂静下来,大家忙不迭向他回敬军礼。

李立功低声骂道:“操,还真屌正经。”

廖洪明斜眼横了李立功一眼,肃然立正,有力地回了一个军礼,吆喝道:“廖洪明,二营一连二排三班长,七七年老兵,欢迎战友到来!”

两张脸相视一笑,一对粗糙的大手紧紧地握住了另一对有力的手掌。参谋作研室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我看到了两张真诚友爱的笑脸。李立功不痛不痒地拍了两下手,仍然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大家围上去,和这位素不相识的兄弟聊起了天。

原来王雷鸣是三十九军某副师长的儿子,在家排行老三,老爸很早就参加革命,在他这个年龄多点又参加了举世闻名的抗美援朝的第一、二次战役,战功赫赫。老人家虽然身居高位,可对下一代从的成长从不含糊,三个儿子逐一被扔到基层锤炼摔打,兄弟仨都靠自己的努力成为了部队的骨干,可谓一门三勇士。王雷鸣本来在五三五六零部队直属警卫排一班任副班长,这次听说有特战任务,觉得是一次崭露头角的好机会,便围着团部作战股长死磨软泡,硬是争取到了一个特务班的名额。

团首长开始有点为难,打电话请示老领导,老师长在电话里只说了两句:第一句,军事过关就让他去,不过关这副班长也甭当了,当了丢人;第二句,任务完成了不要给他记功,若是失败了还一个人跑回来,你给我毙喽。

我望着王雷鸣刚二十出头的脸,却拥有指导员的政治热情和军人世家报国献身的勇气,不由暗暗感慨,真是虎门无犬子,谁说高干兵不能打仗?共和国真正的军人任何时候都是一根擎天大柱。

胡建国似乎有点触动,紧攥住王雷鸣的手迭声道:“雷铭同志,你好样的,我向你学习,向你学习!”

廖洪明笑道:“胡建国,今天终于听到你说一句有兵味的话,看来指导员说得对,革命的红心是在战火中炼成的,今天不把你推向火线,你他娘的一辈子都像个女人。”

王雷鸣不解地望着廖洪明,能挑选上来的非尖即优,为何说出这种话来?胡建国搔搔头皮,憋红了脸。

突然廖洪明大声吆喝道:“立正,敬礼!”

但见一个三十五六岁模样的中年军人匆匆走进来,腰间佩戴着棕黄色牛皮套的五四式手枪,神色严肃,后面还跟着一个夹着牛皮纸文件袋和折叠地图的年轻文书。

中年军官匆匆回了个军礼,环视大家,平静道:“我是二营作训参谋钟龙云,现在宣读团司令部作战股关于执行越境捕俘的命令。”

作研室内鸦雀无声,个个竖起了耳朵,唯恐漏掉一个字。

钟参谋从文件袋抽出一张红头文件,语气铿锵地念读起来。命令完全是公文式的,简单扼要,大意是,最近越军在我边境偷袭日益猖狂,不断有边民被打死打伤,也不时有巡逻的边防军遇袭,为了打击越南边防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为了获取越军边境防御态势的资料,决定由二营临时组建一个特务班,越境潜伏捕俘,任务代号“红色尖兵”。

我暗暗吃惊,原来是团司令部组织的一次有计划的偷袭行动,难怪一路如此保密,而且抽调的人员个个颇有来头。

钟参谋又拿出另外一份盖着大红印章的信笺纸,念道:“现在宣布特务班名单,班长:廖洪明,副班长:王雷鸣,捕俘组其他成员:李立功,刘去桂,邱连金,杨少廷,胡建国,金昆。

作研室里响起了此起彼落“到!”的吆喝声,唯独念到金昆时无人应答。

钟参谋收起文件,解释道:“金昆同志是个越南归侨,回国前曾在越南人民军第一军区三一二师服军役,为上等兵,后因不满黎笋集团疯狂的排华政策,毅然回到祖国的怀抱。根据他本人强烈要求打击苏修走狗的愿望,也考虑到“红色尖兵”行动需要有熟悉越北地形和越语的成员,上级决定让他加入本次行动,作为班组的向导。”

接着,钟参谋在桌面摊开地图,招招手让大家围拢过来。这是一幅比例尺为五万分之一的小比例军事地形图,密集的等高线将一座座海拔不到一百米的小山头标识得清清楚楚。两个红色的箭头圆圈牢牢地圈住了米西山口国境另一侧的三零一和三零二两个高地,一条标号为一零一的山道从高地间的鞍型谷穿过,向南延伸,直到腹地深处的越南弄压兵营。

“这里是通往越南的边境小道,”钟龙云用铅笔指着红箭头,加强语气道,“两国边民经常通过它相互来往,但现在已被越军三零一和三零二高地的两个机枪火力点封锁,根据情报,一零一小道两侧埋设有密集的防步兵地雷,越方的意图很明显,就是用雷场阻滞我大部队在边境这一区域的推进,同时也有防范我侦察分队渗透的企图。”

廖洪明和王雷鸣对视一眼,均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我暗忖,上级的意图,是要我们行动时躲开雷区,但问题是,一零一小道难道真的没有地雷吗?如果越境之后还需要用探雷针清扫雷场,那么捕俘的突然性就大打折扣了。

钟参谋继续说道:“根据边防七号哨站提供的观察情报,每隔六天,高地上的越兵会换哨,这时会有一个或两个士兵在夜里单独沿着一零一小道回到一公里外的弄压军营,情报显示,今天正好是换哨的时间。”

大家纷纷点了点头,似乎都猜到了下一步的具体内容。

“你们的任务,”钟参谋目光炯炯地看着大家,一字一顿道,“就是日落前在米西山口我方瞭望站整装待发,日落后于夜间择机沿一零一小道潜伏到高地附近,将下山换哨的越兵抓获回来。明白了吗?”

“明白!”大家齐声应答。

我热血澎湃,仿佛已经置身战场。

李立功蹙起眉头,停止了他懒懒洋洋中一贯带有的那么一点目空一切的神态,似乎在挑剔着计划中的瑕疵之处。身旁的胡建国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盯住钟参谋,唯恐错过行动计划的任何环节。倒是刘去桂神态自然,仿佛在聆听一场无关痛痒的报告,这位来自广西宁明的壮族老兵,不仅讲得一口流利的越语,而且对越北僚人的风土人情也习以为常,难怪对发生在家门口的战斗安然若素。

显得最轻松的大概属邱连金了,路上一早就听说这位外号“山猫”的苗族老兵生在山区长在山区,打小就把翻山越岭和爬树摘果当家常便饭,在各营士兵大比武中,他的山地作战技能相当突出,五公里武装越野十六分钟的时间让团部直属侦察排的同仁们瞠目其后。我寻思这可能也是本次任务选中他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钟龙云平静道:“好,现在到枪械库领取装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