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


赵寿山他们整军的这段时间,韩复榘把山东丢了。

韩复榘是山东省主席,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平汉、津浦线打得很激烈的时候,中央军委会、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多次催促他支援津浦线的作战,但是韩复榘心里有三个不愿出兵力战的理由,一个是蒋委员长没有任命他为第五战区司令长官,他还要听李宗仁这个南蛮子指挥。第二个是冯玉祥出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冯玉祥以前是他的上级,它是冯玉祥手下的十三太保之一,在蒋冯阎大战的时候临阵叛变,归附蒋介石,所以,中央派冯玉祥来指挥他就不满意,不过,这两个理由都是说不出口的,而且这两个人已经任命了,而且在行使职权。第三个理由是因为庞炳勋,庞炳勋的第三军团正在津浦线上作战,他与庞炳勋不合,不想与庞炳勋在一块打仗。

其实,韩复榘主要的思想还是怕部队有损失,要保存实力。他是靠部队起家的,如果没有实力,谁听他的。所以,他嘴上不说,行动上却在对抗,他的军队在他的保存实力的指挥下也打不好,中央军委会没有好办法。

石家庄陷落以后,日军第二军的绝大部分人马都调到娘子关和忻口前线了,津浦路这面残余的仅剩数千人。军委会命令他们牵制或消灭这部分敌人,进出沧县,与平汉路进出石家庄的第一集团军互相策应。

韩复榘收到命令后反复申诉困难,要求中央增调三个师的兵力接替胶东海岸或者津浦路南段防务,使他能抽出力量完成以上任务。

军委会的人哭笑不得,让他先把进入山东陵县的日军解决了再说。韩复榘派二十九师于二十八日到临邑,只占领了沿城郊西部、北部的阵地,根本没打陵县。

一直到十一月四日,军委会再次催他,告诉他说,第一集团军先头部队已到南宫,主力过了鸡泽,日内就能攻击石家庄,让他按预定计划从速策应。韩复榘仍然不动,到七日又申诉了四条意见:一,盐山、乐陵边境鬼子的一部与他的游击第一路、第五路等部对峙。二,因为下雨,运河西侧武城附近及清河县境积水未消。三,他们的第七十四师、第八十一师在济南整补,第二十师第五十八旅担任津浦铁路济南至临城段警备,抽不出来。四,请李宗仁司令长官派部队接替津浦路济南以南防务,并到济南亲自坐镇,他才能带兵协同第一集团军前进。

军委会指挥不动他,只得告诉他,津浦路方面还不到决战的时候,你先派部队游击,与第一集团军行动互相呼应,并努力破坏铁路,牵制鬼子。最好能把德县攻下来。

到这个地步,韩复榘只得有所表示,决定先驱逐临邑、陵县附近之敌,再向德县推进。他的部署是:临邑的部队原地不动,主要是防守;让禹城的二十师第六十旅抽一个团过徒骇河北进,袭击平原以南各据点的鬼子,。让守黄河南岸的二十九师五十九旅一个团掩护配属的一个营的炮兵由青城渡河,其余的部队由济阳渡河,向商河集结。

韩复榘还没有开始攻击,日军却开始攻击他的临邑了。

开始日军并不多,后来增加到五千多人,临邑的守军守了五天,临邑失守后,韩复榘没有反攻的意思,让撤出的部队向黄河南岸退,过黄河后乘火车到兖州。

日军左路占无棣、阳信、惠民、商河、济阳,右路占高唐、夏津、禹城,然后过黄河,占领济南,肥城、泰安,兖州、曲阜,邹县,又向汶上、济宁进攻。

这时候,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致电韩复榘:“查运河为鲁省最后堡垒,汶上、济宁又为运河前方最要点,汶、济不支,运河不守,则非仅鲁省全陷,且陇海被断,徐、郑均危,北方大局将更不易收拾,务请于运河之线竭力支持,固守汶、济两点,以为运河屏障。”

韩复榘不听,仍令部队后退,随后,日军又相继占领汶上、济宁、蒙阴,历山、潍县,青岛占得最轻松,没有遇到任何抵抗。

韩复榘的军队有六个军,十多万人马,竟让日军不费吹灰之力夺取了山东,最后韩复榘离开了第五战区的防地,跑到第一战区的防地漯河去了,连同他的财产和辎重都运到了漯河。

军委会有规定:“无论在任何情况下,绝对不准离开本战区”,韩复榘违反了,又因为不战而弃山东,所以,韩复榘最后被撤职枪毙,这是中央政府在抗战时期枪毙的最高指挥官。

夺取了太原的日军只在山西部署了两个师团,也休整了一段时间,这才与中国军队继续作战,中国军队也在这段时间进行了休整。

十七师的部队从绥德出发,没有再从碛口渡河,而是经清涧到延川,从延川县往东,在永和关渡河。耿志介一路上看见陕北的每一个村庄都有人在村口站岗,有拿红缨枪的,有拿大刀的,主要路口都有人盘查。看来,陕北的共产党八路军确实把群众发动起来了。

他们的马都在山西战场上损失了,现在,耿志介旅长和李维民团长骑的马都是陕北共产党的中央机关送的,其他的军官和士兵都是步行。

永和关是连结山西和陕西的一个重要通道,这儿河面宽阔,水流趋缓,滩涂也很大,渡河比较容易,一只小船就行。枯水季节甚至可以徒步过河。因为这个关口比较重要,八路军沿河岸驻有部队。十七师过河的船只就是由守卫部队提供的。

他们渡河上岸以后很顺利,经永和、显县、蒲县,一直到达洪洞。被安排在赵城驻扎。

赵寿山回西安走的路线远近和部队的路线远近差不多,部队比他早到赵城几天。他从西安坐火车过来,一路上想的是怎么在晋南开展游击战,八路军开展游击战是军委会允许了的,而国军正规部队打游击的好像还没有,战区长官会不会让他们用游击战的打法。还有发动群众的问题,八路军发动群众好像说得过去,国军没有发动群众打人民战争的先例,看来,在碛口和绥德学到的战略战术一时半会还不一定能用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