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人眼中的中国

朝鲜战场

一个宁静的清晨,工作了一夜的金日成步出山洞,在那白雪皑皑的山坳里小息片刻。忽然通信兵报告,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彭德怀来了。

彭德怀敬慕地(这是原话)看着金日成说:你们在这样恶劣条件下坚持和美帝战斗,我们很佩服。也只有在你的领导下,才有这样强大的力量。金日成:还有你们嘛。打击美帝有什么困难吗? 彭德怀:如果没有先前你们对美军的战斗,我们是没有经验的,也会困难得多。 金日成:我们的战士都有同美军作战的经验,他们可以直接帮助你们。忽然,洞外响起警报声,美军飞机来了。周围的人很紧张,金日成操起一支老式的日本步枪,瞄准敌机开火。霎那间,空中出现巨大火团,敌机残骸坠落到地上,战士一片欢呼。 你信吗?战功赫赫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彭元帅,竟然像金日成部下那么谦卑,还要向这个从朝鲜半岛南端溃退到鸭绿江边的败军之将求教怎么打仗。而金日成又那么神乎其神,举手之劳就把美国飞机揍了下来。


可这并非笑话,是朝鲜教科书上白纸黑字的课文,今天的朝鲜学生就是这样回忆和理解当年抗美战争的。尽管青山处处埋忠骨,几十万中国志愿军与后勤人员在朝鲜战场上献出了鲜血与生命,但是那巍巍高山如今却被压缩成一堆土墩子。事实已经被扭曲到这种地步,不是中国帮朝鲜,而是朝鲜帮中国。你今天要是走进三八线附近开城的朝鲜战争纪念馆,你会因为看不到志愿军在这场战争中所起的作用而感到惊奇。中朝友谊是用鲜血凝成的,但也是代价高昂得吓人的。20世纪70年代初,大概是尼逊到访前后吧,北京建国门外的地铁建设工地忽然莫名其妙地收摊了。过了很久,人们才知道原来工程队为了中朝友谊而移到平壤去建地铁了。他们辛勤劳动了不知道多少个日日夜夜之后,眼看快完工了,朝方忽然请中国工程队人员去海边,等他们走了,平壤就召开竣工大会,大肆宣扬金日成的主体思想,好象从来也没有过中国人在场。


在那些年月里,朝鲜向北京要援助,就像从自己口袋里掏东西一样。粮食、石油、原料、工业与日用产品,武器军火,外汇现款,只要你要求,多少总得给。 胡耀邦上任后到平壤访问,金日成说朝鲜的小学生没有铅笔,胡耀邦回国后就把上海的一个铅笔厂拆迁过去。中国炼钢的焦炭自己都不够用,平壤派人来要。说现在没有,那好,他们就在北京等着,什么时候给什么时候走。 每年两国互换贸易,到年终结账,朝鲜亏欠很多,完成不了就转账,下一年重新开始,旧账一风吹。更难以相信的是,援助物资运到朝鲜,车皮也被扣下,也许永远不还了。 80年代中,金日成派高级助手到北京要求军援,说半岛形势紧张,韩国要北侵。那真是狮子大开口,列出的清单总额相当于中国当年军事预算的小一半。***火了,说一个子儿也不给,连来人也不见。那个大将在京西宾馆又气又恼地说,同志和战友嘛,哪能这样子对待。可你知道吗?中国武器一装上船,朝鲜说不定马上就往国际军火市场上,去赚外汇了。


中朝关系的漫长历史中,确实有过亲密合作,共同战斗,充满了可歌可泣的故事,但也有说不尽的令人伤气和泄气的事情。那是真心实意的国际主义,即使碰到了极端自私自利的狭隘民族主义,明明心里想不通,也只好照办。对最近的访华,金正日表示满意。没有白跑一趟,还能不满意吗?可中国援助了他们,他们也不一定感激。今天跟你拥抱和贴脸,是因为有求于你,一旦躲过这个艰难时势,也许有了比你更富更阔的朋友,那个脸啊,可就不一样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