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口新传[二]



上回说到“兑水酒楼”掌柜的斗斗,怕飞龙堂堂主斜老和塞外刀客在他的酒楼里打起来,连忙走上来说道“呵呵!斜爷好工夫!小的开了眼界了!”说完,又看了那几位塞外刀客一眼。发现那几位塞外刀客依然不动声色的还是只顾吃喝,心里稍松了口气。飞龙堂堂主斜老抬眼看了看那几位塞外刀客心想“真是怪了?他们怎么就像什么也没发生又样?看来弄不好还真是一群高人啊!三十六计走为上!不然可就不好收场了”想到这,他站起身来道“好了,本大爷今天还有事!就不在你着耽搁了!”说完抬腿带着军师浪浪和几位弟子就要走。“慢!朋友!怎么酒没喝完就要走啊?在下想敬朋友一杯!”说话间,就见有一刀客站起身来看了龙堂堂主斜老一眼,同时手中的酒杯往前一递“请了!”手腕一抖,就见那酒杯嗖的一下直奔龙堂堂主斜老而来.......


飞龙堂堂主斜老一看,不敢怠慢.连忙使了个“软棉掌”接住飞来的酒杯,借力卸力原地转了个圈,手中的酒杯竟然没洒出一滴酒来。看的斗斗两眼都直了“妈妈眯啊!没想到这小子还有这一手啊!只知道这小子的“太极软棉掌”厉害!没想到竟然他还能......!唉!看来今天我非得破财了啊!”那刀客一见酒杯被此人接住,就知道此人也非等闲之辈。他一扬手“朋友请了!”斜老看了看手中的酒杯,把心一横“算了,就是毒药我也得喝啊!不然以后我再也没发混了!”想到这,他一仰头那杯酒就下了肚,然后看就那刀客一眼道“谢了!”说完把酒杯往桌上一放“小二!这几位朋友的酒钱记在我的身上”。两手一抱拳对那刀客道“请了!在下还有事,先行一走了!”说完大步的走下了楼梯。军师浪浪和几位弟子一看,也连忙跟了上去走了......


“兑水酒楼”掌柜的斗斗一听让他把那几位塞外刀客的酒帐记在斜老身上,心里暗暗骂道“什么?记在你身上!你小子什么时候给过我酒钱?这么多年了!我来你的银子毛都没见!这时候你还充什么大尾巴狼!”


“酒家!”那刀客看到龙堂堂主斜老等离开了酒楼,连忙招呼起“兑水酒楼”掌柜的斗斗。“呵呵!客爷!小的在!您有什么吩咐?”掌柜的斗斗一见那刀客在叫他,连忙满脸堆笑的跑了过来。“酒家!我想打听一下刚才那位是什么人?酒家如果方便的话可否告知啊?”“呵呵!看您说的!您问刚才那位爷啊!不瞒您说!他是本镇飞龙堂的堂主,名叫斜老!”“兑水酒楼”掌柜的斗斗小心的答到。“哦?那此人的功夫如何?贵镇有多少帮派和堂口啊?”掌柜的斗斗一听心里犯难,心想“你是谁啊?我都告诉了你!那以后飞龙堂堂主斜老等找上门来,倒霉的还不是我!”那刀客见斗斗不说话了,刚想再问,身边的人抢先道“酒家!问你话的是我们大漠“风漏帮”的烈日帮主!有什么话还不快说!不然!哼!”话音没落就听“刷”的一声,一把闪着寒光的弯刀架在了斗斗的脖子上。“我的妈呀!”“兑水酒楼”掌柜的斗斗立刻就吓的坐在了地上带着哭声喊道“我说!我说!大爷饶命啊!......”“风漏帮”的烈日帮主!一看厉声喝道“放肆!把刀收起来!”说完起身扶着“兑水酒楼”掌柜的斗斗道“酒家不必害怕!在下的属下不懂规矩!让酒家受惊了!快快起来!”斗斗战战兢兢的爬起身来摸了摸脖子,还好!脑袋还在!“小的有眼无珠!不知是大漠的烈爷烈帮主驾到!还望帮主您恕罪!”“呵呵!酒家言重了!来来快快坐下”风漏帮烈日帮主说着拉过一条板凳让斗斗坐。“兑水酒楼”掌柜的斗斗那里敢坐,急忙摆手道“不!不!帮主面前那有小的座位!小的还是站着伺候帮主好”说着抬手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呵呵!酒家不必害怕,我只是打听一下镇上的事,在下初来贵地。是不会让酒家为难的”说完一摆手,身旁的侍卫立刻掏出一锭银子递了过来。斗斗一看连忙摆手道“不!不行啊!小的不敢收啊!”那侍卫一瞪眼“叫你拿着你就拿着!废什么话!”斗斗立刻吓的一哆嗦“是!是!小的收下就是了!谢谢烈爷了!”斗斗哆嗦着接过了银子。


“酒家!那飞龙堂堂主斜老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烈日帮主又接着问到。“兑水酒楼”掌柜的斗斗四下看了看道“回帮主,这个小镇名叫“灌水镇”,由于地处偏僻,就连朝廷也懒得多管。只是在此设立了个十几个人“班头衙门”,他们平日里花天酒地,根本就不管镇上的事。时间一长,镇上的那些市井无赖仗着自己有点功夫就抢占地盘。小镇上一下就冒出了好多家帮会和堂口,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经常打打杀杀,流血死人的事不断。渐渐地功夫厉害的就把那些小的帮会和堂口给收了。到了后来,镇上就只剩下三个堂口和一个帮会。由于他们势力相当,谁也吃不了谁,结果就自己坐下来商议。摆个擂台比赛,打胜了的帮会或堂口出来主持大局。其他的堂口就要听命于他。为了公平,擂台赛每三年举行一次。刚才的那位就是上届的擂主,他是飞龙堂的堂主,此人姓斜名老。手中那把盘龙刀十分厉害!此人还有个独门功夫,就是刚才他用过的“太极软棉掌”,那是号称天下无敌的功夫!过几天就又到了三年一度的擂台赛了,烈帮主也是为此事而来的吧?”......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