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冲樽俎话外交 秦汉三国篇 十、班定远伐交平西域 丝绸之路沐浴春风

平山大侠 收藏 2 9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9/


十、班定远伐交平西域 丝绸之路沐浴春风


《后汉书.班超列传》上记载:东汉明帝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大司空窦融的侄子奉车都尉窦固,率军与匈奴大战,立了大功。东汉明帝特地授予他专征的权力。窦固得到这个权力后,就想效法当年汉武大帝,招抚西域,以断匈奴之右臂,建立丰功伟绩。于是便令班超与从事郭恂,带领三十六人一同出使西域,前去联络西域各国。班超是一个智勇深沉、素有大志的人,早就想立功西域,干出一番事业,故而欣然奉命而行。他与郭恂首先来到鄯善。

起初,鄯善(位于今新疆阿尔金山北,塔里木盆地东端,若羌县境。)国王广,对班超一行倒也殷勤款待,恭敬有加。可是第二天,却突然疏懒、懈怠起来。

班超心知有变,对手下人说:“诸位注意到了吗?知道为什么鄯善王的态度,突然变化了呢?这一定是匈奴的使者到了。鄯善王不知道该依附那一边好,正在犹豫不决,所以才礼仪不如从前。聪明的人应该能见微知著,何况现在事情的迹象巳经很明显了!”

正巧这时,鄯善接待人员前来送饭食。班超便故意问:“匈奴使者来了,他们住在那里?”

鄯善人对这件事本来讳莫如深,想不到被班超一语道破,还以为班超早有所闻。惊惶失措下,就把匈奴使团的情况,全部和盘托出。

班超听罢,当即把仆役扣押不放。然后把自已的三十六名随从,召集在一起喝酒。酒到半酣,班超皱着眉头对众人说:“你们不远千里,跟随我一起来到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本想建功立业,博取功名。但是匈奴使团来了一百多人,鄯善国王对我们就开始疏远起来。倘若他们派兵把我们都抓起来,交给匈奴人,我们的下场恐怕是抛到荒野喂狼了。”

众人听罢,个个愁眉苦脸,议论纷纷:“事已至此,只好同甘共苦,不论生死,我们听班大人的。”

班超奋然道:“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俗话说得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依现在的情况看,先发制人,后发受制于人。我们趁夜黑火攻匈奴使团,对方不知我们的底细,必定惊慌失措。我们乘乱,将匈奴人都杀死,鄯善人一定魂飞魄散,建立不朽功勋,就在此一举了!”

众人听了觉得是个好主意,可是又有些疑虑。有人说:“这事是不是与郭从事商议一下?”

班超斩钉截铁地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吉凶福祸,今晚立见分晓。郭从事一介文吏,听说此事必定害怕,不会赞同。一则事不宜迟,二则若走漏消息,我们会死得更快。大丈夫做事,一是一,二是二,当机立断,不要象个娘们,前怕狼,后怕虎!”

众人见班超发威,惧被摄服,都表示愿意听从指挥。于是班超便分派任务,令大家分头准备。

到了半夜,北风大作,寒气彻骨。黑漆漆的夜,伸手不见五指。众人且前且却,不免又有些怯意。

班超见此鼓励道:“天气恶劣,正是老天保佑。我们尽管放胆去做,不要有什么顾虑!”

正是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班超率领众人,潜行到匈奴人营帐,一声令下,二十人拿着刀枪弓箭,堵在营帐门前,十人带着战鼓,隐藏在营帐后面。班超亲自领着数人,顺风点火。刹那间,烈火腾空而起,战鼓咚咚狂响,杀声连天。匈奴人从睡梦中惊醒,不明情况,乱作一团,四下里乱跑。班超奋勇当先,冲进营帐。见人便杀、逢物便砍。众人紧紧相随,一路血花四溅、残肢乱飞。顿时匈奴人就被杀死几十名,被火烧死的又有百余人。不过一顿饭的功夫,匈奴使团一百三十多人,就无一逃生,全被消灭,班超一行大获全胜。

天明之后,班超召来鄯善王,把匈奴使团团长的人头,拿给他看,吓得鄯善王面如土色、浑身筛糠、目瞪口呆。班超遂趁机宣扬大汉威德,告诫鄯善王,今后不得再与匈奴来往、交通,否则匈奴使者便是榜样。鄯善王赶忙伏地叩头,唯唯听命,并以自已的儿子作人质,随班超前去汉朝。

班超还报窦固,窦固大喜,当即上报朝廷,并要求重新挑选西域大使。汉明帝赞许班超的胆略和气节,下诏说:“有班超这样的优秀人才,为什么不重用、不派遣,还要另外选择他人呢?”于是提升班超为军司马,同时任命他为大汉驻西域的特命全权大使,率领原来从行的36人,再去宣抚西域其他各国。

公元74年,班超得到侦报:于阗王广德攻破了莎车国,称雄于天山南路,并请匈奴使者监国。班超于是立即赶到于阗。于阗国风俗迷信神巫,广德指使神巫对班超说:“天神发怒了,问为什么要归服汉朝?还说汉使团中有一匹浅黑色的马,要送给天神做祭品。”

班超不动声色地说:“行啊,请神巫亲自去牵马。”

神巫来到马厩牵马,班超在一旁趁他不备,挥剑斩下他的头。提着头去见广德,并指责他对大汉使团的无礼行为。广德想起班超在鄯善全歼匈奴使团的事,不由害怕,便将匈奴使者杀了,向班超表示臣服。班超也趁机温言慰籍,送给于阗君臣许多金银财宝,天山南路又安定畅通了。

这时匈奴人扶持王建当上了龟兹国王,占据了天山北路。在匈奴军队的支援下,又攻破了疏勒国(位于今新疆喀什),杀了国王另立龟兹人兜题为疏勒王,疏勒百姓十分不满。班超得报,立即率领轻骑直驰疏勒首都盘橐,废去兜题,立老国王的侄子忠为王,得到疏勒臣民的一致拥护,天山北路也恢复了正常。

公元75年,汉明帝去世,龟兹、焉耆、姑墨三国,在匈奴支持下,发动叛乱。刚刚继位的汉章帝,担心班超人单力簿,难以自保,便下诏让班超撤回国。得知消息,疏勒百姓人心恐慌,都尉黎翕说:“天朝大使一旦抛弃我们,疏勒就会被龟兹所灭,我实在不忍心看大使离去。”于是便饮刀而亡。

班超强忍泪水,领着使团撤还。走到于阗时,于阗臣民哭天抢地,悲泣地说:“我们依靠天朝使者,如同孩子依靠父母。大使如何忍心离我们而去。”更有许多百姓,抱住班超所骑的马腿,拽住班超的衣服不让他走。班超看到西域人民心向大汉,慨然对部下说:“我一走,汉朝与西域各国历经数十年,建立起来的友好联盟,就会土崩瓦解。况且我们建功西域的大志,还未最终完成,我怎能忍心,看着西域百姓遭受匈奴与傀垒国的荼毒。我不走了,与大家一起血战到底!”

班大使不走了!消息传开,西域人民欢心鼓舞,奔走相告。自动拿起武器,集合起来要班超带领他们去消灭敌人。班超从义士中挑选出精壮,组成疏勒、于阗、康居、拘弥四国联军,共一万多人,沉重地打击了叛军。为了彻底平定西域,班超上书朝廷,请求派兵增援。平陵人徐干、索来等人与班超志同道合,得知消息后,请求朝廷批准他们组织志愿军。

公元80年,徐干领着一千多名志愿军出发了,班超与徐干率领联军,经过数年征战,终于彻底消灭了叛军。

东汉章帝元和元年,公元94年,在西域数十个国家中,莎车也是与匈奴关系较好的一个。为了进一步有效地控制、治理好西域,汉章帝特派假司马和恭等,率兵八百,西行援助班超。此时班超的官职,已经升任为将兵长史,同时仍兼任西域特使。得到和恭的支持,他又征发疏勒、于阗两国兵马,准备攻击莎车。

莎车王得到消息,便派使者带着重礼,去贿赂疏勒国王忠,拉拢他一道背叛大汉王朝。忠被收买后,果然与班超作对,领兵驻守乌即城。班超突然遭此变故,立即改变计划,另立疏勒府丞成为国王,同时召回巳经出发的军队,改道去攻打乌即城。可是乌即城十分险要,不易攻打,汉军围攻了几个月,也未能攻下。这时忠又派使者潜去康居国,请求康居国王出兵万人来援救他。不久康居兵马就进入马即城,增强了守军力量。

班超到了这步田,他真是进退两难。猛然间想起康居(位于今新疆西部和哈萨克斯坦等国境内)国王与月氏(位于今阿富汗东北部和巴基斯坦北部一带)联姻,关系密切。于是便派使者带上礼品,去见月氏王,请他去劝说康居王不要援助忠。月氏王收下重礼,慨然应允,立即遣使者去见康居王。康居王更是顾全与月氏王的亲家关系,一道密令传给康居国领兵统帅,反而把忠活抓。乌即城守军不仅失去了援军,而且主子又成了阶下囚,人心涣散,毫无斗志,只好献城投降。

忠被押在康居,康居王也没有为难他。忠不但侥幸得以不死,反而上下活动,交好、勾通了康居国一大批达官贵人。两年后又借得士兵千人,还居损中。他贼心不死,不甘心上次的失败,又与龟兹王合计密谋,企图再次进攻班超。

龟兹王建议忠向班超诈降,以便居中起事,里应外合。忠依计而行,写好一封诈降信,派使者送给班超。

班超看完信,早已明白忠的诡计,便对来使说:“你的主子既然能够悔悟,我也不究既往,就麻颓你代为传报,请他速速回来罢了。”

来使回报忠。忠还以为班超中计,只带了数十轻骑,放心大胆地来见班超。

班超迎出帐外,两人相见假戏真做,一个满口谢罪,一个随口抚慰,十分亲热。

酒宴摆好,班超请忠入席。两人举杯欢饮,酒过数巡,只见班超突然将酒杯一扔,顿时早有数名埋伏好的壮士,冲出来当场拿下忠。不容忠如何辩解、述说,立马推出帐外斩首。班超令将忠的首级悬竿示众,然后率千骑突袭损中,康居兵马正等着忠的好消息,不提防汉兵突至,顿时乱成一团,当场被杀七百多人,余众作鸟兽散。

第二年,班超再次调发于阗等国兵卒二万多人,进击莎车。莎车向龟兹乞援。龟兹王遂与温宿(今新疆西部乌什)、姑墨(今新疆阿克苏)、尉头(今新疆乌什西南)三国联兵五万人,自为统帅,驰援莎车。

班超见敌人势众,不能力敌。便对于阗王说:“敌众我寡,势难相持。不如知难而退,各自还师。但是必须等到夜间,听我击鼓后,才可以出发。我往西你向东,免得为敌所乘。”

班超还把抓获的数名莎车侦谍释放,有意让他们还报军情。龟兹王听了这几个人的报告,心中大喜,马上亲率万骑,往西截击班超,其余往东攻击于阗王。

班超登高远眺,见敌营中人喊马嘶,料定其已分兵。便立即率精锐数千,拂晓时悄悄来到莎车营地,一声号令,拍马突入。莎车兵马听说班超要退兵,都放心地呼呼大睡,梦中毫无防备,被班超杀了个措手不及,一下子被斩首五千余人,莎车王也被生擒。

班超收兵,昂然进入莎车王城。这才派人去通和全营将士和于阗王。于阗王一夜不闻鼓声,正在惊异,待到班超传召,这才明白班超计中有计,因而格外敬服。其余各王听到消息后,也都胆落,各自领兵回国了。

经过这次大捷,西域各国都敬畏尊从班超为神明,从此再不敢生二心。就是匈奴也闻风震慑,好几年不敢南下侵犯汉朝边境。西域五十多个国家归属大汉。汉廷因班超第二次通西域,立下大功、奇功、伟功,封班超为定远候。

班超在西域奋斗了三十一年,公元102年,他告老还乡了。沿途西域各国各族人民,载歌载舞,箪食壶浆,欢送这位深受他们爱戴、拥护的大使。班超于当年八月回到长安,仅仅过了一个多月,因患有严重的胸贲疾,九月便因病与世长辞,享年71岁。

班超临回国时,接任者新任西域都护任尚,曾当面求教治理西域的方略。班超说:“塞外吏士,本来不是孝子贤孙,大多是因为有过错,才发配到边地军营中效力的,以期立功赎罪,再返中原。而蛮夷常怀鸟兽之心,难以教化而容易滋事。阁下性情严急,要求过于苛刻。须牢记:‘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亲。’阁下应当摆脱世俗,自求安逸,治理要宽,原谅小过,把握既定方针的大原则,就行了。”

班超走后,任尚不以为然的对手下说:“我原以为定远候有什么高明谋略教导我,不过是妇人的见识罢了。”

结果第五年,西域政局就因任尚执政过严、过猛、过苛而激起大乱。匈奴趁机入侵,丝绸之路再次中断。任尚因失职罪,被缉拿回朝惩治,正如班超所预料的一样。

过了十六年,公元123年,东汉安帝任命班超第三子班勇,为西域长史,屯驻柳中。班勇经过五年艰苦不懈的努力,终于赶走了匈奴,打通了中西交通。班勇年幼时曾跟随父亲生活在西域,了解当地的风俗民情。他有勇有谋,又认真总结了历史教训,才获得了成功。东汉一朝,丝绸之路三绝三通,始终与班超的名字联系在一起。


大侠论曰:西域英才班定远,是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一位光明磊落、奇异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谋略家、外交家。他与三十六名同志,纵横驰骋西域三十一年,与匈奴和叛乱势力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战斗,在西域人民群众的拥戴、支持下,终于取得最后的胜利。维护了西域各族人民的安定团结,保证了丝绸之路的畅通。

班超,字仲升。(公元32---102年)东汉扶风平陵(今陕西咸阳东北)人。父亲班彪、大哥班固、妹妹班婕妤,都是历史上著后的史学家和文学家。班超原来是一个校书郎,每天抄抄写写。一天他忽然扔掉笔,感叹道:“大丈夫尚若没有其他志向才略,也应该效法张骞、傅介子立功于异域,以获封侯,怎么能一生埋没在笔砚之中呢?!”

同事们都笑话他,他却正色地说:“你们怎么能懂得,壮士万里封候的志向呢?!”

建功西域,是那个凿空拓边时代,每一位有志有为青年人的梦想和抱负。而这一时尚正是张骞、班超等人的英雄行为和事迹造就的。从公元前139年博望候张骞首次打通、建立丝绸之路,到公元94年,定远候班超立功西域,在长达两百多年的历史长河中,不知有几多中华好儿郎,骑马仗剑,告别杏花春雨,燕栖凉亭的故乡与亲人;白马啸西风,黄尘伴落红。在刀剑鸣响中,度过了诗酒年华。帕米尔冰山高原下,芳草依依,陪伴着他们的忠魂;丝绸古道上,冬不拉弹唱着他们的故事。而班超正是这一远大志向,民族精神,最典型的实践者与实现者。

两`汉时期,北方的游牧民族匈奴,一直是中原王朝的主要敌手。而位于新疆一带的西域诸国,则成为汉王朝与匈奴争夺的重点地区和重要对象。在这种时代背景下,出使西域各国,无异于出使敌国。稍有不慎,不仅自已的身家性命难保,而且还会有辱朝廷使命。班超与匈奴使者几乎同时到达鄯善,双方的目的,都是要争取鄯善成为自已的盟友。不管是那一方,要想成功,只有置对方于死地。绝对没有第二条路可走,没有商量的余地,没有仁慈礼让可讲。在这种情况下,谁能见微知著,抢占先机,先发制人,谁就掌握主动权,就能完成自已的外交使命。班超这样做了,所以他获得了成功。

一个国家的利益,只能由这个国家的驻外使节,自巳去维护、去争取、去较量、去斗争。别人别国是不会为了你国家的利益,去维护、去争取、去较量、去斗争的。因为别人别国没有这个义务,这个职责。别人别国能够持中立的态度立场,不添乱、不破坏、不捣鬼就不错了。

作为一个国家的大使,你是代表国家在行使使命,行使主权。你必须忠实地、坚定不移地执行国家的既定政策。在这一向题上,是不能允许有不同看法、意见的;更不能允许有相悖的行动。但是外交官也是人,他们也是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的性情中人。甚至在某种角度,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的感情世界更丰富多彩。因为他们最重要的标志之一就是:深深地热爱自已的祖国、热爱自已的人民。正是祖国和人民,给予了他们无穷的智慧和力量,他们才能在祖国与人民的坚强后盾支持下,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不论他们个人的性情,是张扬也好,直率也罢,都不过是一种风格。但是必倾尊循铁定的原则是:在重大原则问题上,掌握政策;在具体细节操做中,机变灵活。能够把自已国家的国力,所能达到的国际影响,充分挖掘、体现、发挥出来,就更以说是完美地完成了任务。

立乌孙王,巩固汉乌联盟的是一个出身卑贱低微的丫头;平定西域,归服五十多国的原是一个校书郎;凿空西域,首开丝绸之路的张骞,起初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郎官。大侠叹曰:两汉何以有如此多的外交英才!这与当政者,如汉武帝刘彻之辈的雄才大略和充足雄厚的国力,是分不开的;与那个时代中华民族积极进取,奋勇开拓的精神分不开的。王候将相宁有种乎!命运把握在自巳手中,诸君当自强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