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机动队 第二十章 狡兔隐三窟 第 1 节

南山石 收藏 8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size][/URL] 桂超被扑的当夜,市公安局纪委办公室内,烟雾缭绕、厉目露光,气氛异常压抑和紧张。 桂超被扒去了警号、警徽、警衔等,耷拉着脑袋,豆大的汗珠从脖颈川流而下,前襟湿了一大片,瘫坐着下首中间。 看得出,桂超沉默、沮丧、绝望的表面下,正作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还是老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


桂超被扑的当夜,市公安局纪委办公室内,烟雾缭绕、厉目露光,气氛异常压抑和紧张。

桂超被扒去了警号、警徽、警衔等,耷拉着脑袋,豆大的汗珠从脖颈川流而下,前襟湿了一大片,瘫坐着下首中间。

看得出,桂超沉默、沮丧、绝望的表面下,正作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还是老实说吧!对你,我们就无须交代什么政策和原则了,你都懂。你和二牛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的?一起又做了什么事?该团伙还有什么人?其背后还有哪些人?你给二牛暗通过几次案情?有无指使或受贿?我奉劝你尽早讲清楚,最好有立功表现,我相信组织上也不会一棍子就把你打死。”纪委书记按着与局党委书记、局长董挺共同商定的讯问提纲,抓住要害,半开导地问道。

桂超抬头,脸无血色,瞳孔僵直。

“啪!”副局长古志猛拍了一下案头,厉声吼斥:“桂超,你这是畏罪!是自绝于党和人民!不要耗时间了,快说!简直是内贼!败类!我是瞎了眼,提了你这么个循私枉法的东西!死有余辜!”

桂超大愕!惊恐、无助、无望地移眼看着古志那张凶态毕露的脸,又垂下了头。桂超一进公安局,古志就是他的业务师傅,之后又做过他的副所长、所长、科长、副局长,桂超历来尊重他,惧怕他。

纪委书记扯了扯古志的衣襟,然后继续耐心开导地说道:“古局长是恨铁不成钢、反成糠啊。桂超,你想想,组织上刻意提拔你,重用你,你对得起组织吗?一个人一时犯迷糊不要紧,悬崖勒马就好。你平时工作也是不错的,上下人缘也好,以前,我对你的印象就不错。现在组织需要你配合查清案情,我请你理智点!”

“这种人,就实属不可救药!根子烂了!”古志又一拍案头,声色俱厉。

桂超慢慢昂首直胸了,眼中阴恻恻,布满怨怒和悔恨。

“怎么了?想说吧?快交待!”古志立起,手叉着腰,圆瞪双眼。

桂超突然起身,奔向窗边,跳上窗台,撕心裂肺地嚎叫了一声:“天好黑呀!”便纵身而下。

“嘭!”六楼下瞬间传来剧闷的声响。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目瞪口呆。

“他这是顽抗到底,誓与人民为敌!”古志极端气愤地跺脚说道,须臾,嘴角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表情。

回过神后,大家齐向楼下跑去。

古志拖在后面,操起了电话........

“没气了!看这情形,应是五脏六腑都已被震碎了。”一名法医赶来,勘验了桂超的尸首后说道。

石军闻讯从刑侦支队办公楼跑来,看着眼前的情景,心里也是一震:这张口灭了!?

“局长,怎么会这样?”石军朝古志问道。

“事发突然,畏罪自杀。这种人性格内向,容易自毙!”古志似还怒气未消。

纪委书记在一旁低头拔着香烟,这个老刑侦已感觉到了今天的事情不大对头,特别是古志的讯问方式和态度,让自己都难以驾驭场面了,不能排除古志是有意要把桂超往死里逼。这两人共事多年,一向关系甚密,这桂超就是古志一手提拔起来的,这符合常情吗?“天好黑呀!”桂超临终的撕喊即在脑海响起。纪委书记简直不敢再想下去了。

“赶快逮扑屈大毛!”郭扬也匆匆赶来,拂弄了一阵桂超的尸身后,向古志请示道。

“有证据吗?”古志反问。

“屈虎就是证据!”郭扬急中应道。

“他招供了?”古志接着问。

“还没有。”郭扬声音低去许多。

“办案定性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哪,株连怕是不行。”古志面作难色,望了一眼纪委书记,纪委书记冷冷一笑。

“嘀嘀!”这时,武警支队长费阳生的车开进了公安局大院,车上还坐着副参谋长张晓星。

石军迅速整理服装迎了上去。“支队长同志,机动中队长石军向你报告,请指示!”还是那标准的军姿。

“好个石军!又搞了个突然袭击,又打了个漂亮的摧毁战!你这是在鞭策我啊!”费阳生以拳轻击着石军的前胸,褒赞道。

“费支队长你好!”古志、纪委书记、郭扬等都上前与费阳生打着招呼。

“走,我们都到董局长办公室去吧,他让我在底下招呼你们的,石军,你也参加。”费阳生与大家寒喧后说着。

大家走进董挺宽大的办公室,局党委成员除了南山分局局长潘武军外,几乎都到了。他们一个个面色严峻,如临大战。

“郭支,你就不要参加会了,赶紧去抓屈大毛!”董挺命令道,一张方脸上,浓眉高扬。

“是!”郭扬立即转身而去。

“没有想到啊!我们的队伍中竟出了这样的内贼、败类!震动是极大的,教训是深刻的。案子要抓,队伍建设也是不可忽视的。”古志坐下后,痛心疾首地一番感词。

“我们设身处地,每天都在与黑暗打交道,假若意志不坚或是好逸恶劳、贪图私利,就免不了中人的圈套,脱化变质,以至陷人泥坑而不能自拔,桂超就是!可能还有啊!”纪委书记接着古志的话头说道,似有一语双关之意,引得古志向他投来一束异光。

“浓包早暴也是好事,这个极典型的反面教材,为我们紧接着的队伍整顿提供了足够的依据。古局长说得对,抓队伍已是刻不容缓!”董挺决然说道。

“下面,我们开会。议题就是一个:特大贩毒案件的下一步工作。”董挺肃然地向所有的人扫了一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