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锁狂龙2 第八十一章 街头屠戮

xzh0021 收藏 9 12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黑帮砍刀又名片刀通常都是用不锈钢制作而成是火拼时常用的武器,其特点是随身可以携带,便于隐藏,而且对人体杀伤力大,当然最重要一点就是几乎随处都可以弄到,不象枪支那样属于名列禁止的危险品。所以得到几乎所有黑帮的钟爱,为火拼必备武器。


无缝钢管是中空截面的周边没有空隙的长条钢材,由于是中空截面所以不同于实心钢管的沉重,具有携带方便,超强的抗弯曲等特点。以这种钢管作为武器的以在韩国黑帮以及日本黑帮最为流行,如果持钢管的人劲力足够打的话可以很轻松的把一个人的肋骨大折,进而在短时间内失去战斗能力。


钢管与砍刀的交锋纯粹的是力与美的征战,钢管力道浑厚加上黑雨一方每个人都臂力惊人所以可以把钢管的威猛发挥到极致,而砍刀浮现在半空的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卷起的不是飞溅的鲜血,还有极强的杀伤。


不过很可以持刀的潮州帮碰到的是萧天的黑道恐怖兵团,本来可以以灵活缠斗得手的潮州帮在黑雨众铁卫掀起的道道寒光中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两股人流瞬间就混合到一起,侵入心神的寒光在半空中激烈的碰撞,游荡在空气中的嘶吼声让所有南京路上的行人退避三舍,所至于有好事的人立刻拨打了报警电话。


一个潮州帮的小弟挥舞着手中的砍刀直奔黑龙而来,黑龙一脚踢飞了他手中的砍刀,黑龙眼中杀机一现,一钢管就砸在了他的眼眶上,扑的一团血雾凭空爆起,黑龙可以很明显感觉到他眼眶凹了下去,那人惨叫一声飞了出去,捂着眼眶在地上象野猪一样惨号。


黑雨的命令是打折所有人的双腿。南天铁训之一,命令必须无条件的执行,即使敌人已经丧失了抵抗能力。


黑龙冷眼望着地上惨号的那个潮州帮小弟,眼中没有无聊的悲天悯人,也没有因为他现在已经满脸血污没有丝毫反抗意识而手下有丝毫的手软。


“惹上南天兵团的人从来都没有好的下场!”


黑龙冷哼一声,挥起手中的钢管猛的朝他的小腿击去,一声撕心裂肺的让人心神震荡的惨叫声在南京路上响起。潮州帮的小弟裤管立刻流出咕咕的鲜血,偶尔的惨白得有些骇人的骨头渣暴露在空气中,无端的让人生出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也就在这个时候此起彼伏的惨号声在南京路上响起,众铁卫象是平时练习打沙袋一样,手下丝毫不手软的挥舞着手中的钢管敲打着人体脆弱的骨骼。


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整条南京路上就弥漫着一种淡淡的血腥气味。潮州的小山哥难以置信的望着地上刚才还气势如虹的手下竟然转瞬间就变成了地上哀号的躯壳,瞬间的反差竟然他觉得这并不是人间,站在血泊之中的并不是人,而是一群魔鬼。


黑雨依然保持着最开始的那个姿势,似乎从来就没有动过一样,嘴角的烟头也就在这个时候燃烧到了尽头。


而本来想借乱冲上前去的邵阳,看到眼前这一幕立刻惊呆住了,原本那一腔热血在如此惨烈的面前竟然荡然无存。他没有想到辣手竟然可以到这种地步,邵阳以前见过的最血腥的场面也不过是把人打的头破血流了事,但是眼前的这一切着实让他重新认识了自己周围的人,包括黑雨,也包括萧天的兵团。


也许在对敌人如严冬般寒冷的那一刻,才可以深切感受到平时兄弟般的那种温情。两种极大的反差让邵阳看到他一生中也许最难忘记的一幕,一个个在地上哀号的躯体已经全然没有反抗能力,他们现在弱小的甚至还不如一个孩童,但是众铁卫依然一个人都没有放过,小腿骨骼一个个全部被敲碎。


骨折的粉碎声混杂着飞溅半空的血雾让邵阳不忍侧目,甚至觉得太过于血腥了。


“雨哥,就..就放过他们吧?”这个时候邵阳才见识到了黑雨那冷漠的没有一丝感情的双眼,这个时候邵阳才发现以前他所见识的那种狠辣在黑雨这些人跟前简直是不值一提,甚至象小孩子的游戏一般。


这个时候邵阳才理解了在校园时萧天眼中的那种无奈,孤独和苍凉感,他也明白了当自己被乌鸦那些人抓住的时候为什么萧天会放过那些人,也理解为什么乌鸦在事后竟然一点都不敢提及那一晚发生的事情,也没有拿着萧天扔给他的一万块去大肆宣传自己的丰功伟绩,乌鸦这些人在萧天眼中都是那么的不值一提,根本就不配出手。


黑雨深深望了邵阳一眼,血腥空气浸染的双眼立刻让邵阳从心底生出一股寒冷,就听黑雨冷冷说道“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兄弟的残忍,你记住这一点。如果今天换了是我们躺在这里,你认为他会放过我么?”黑雨望了对面一脸惨白的潮州小山哥,语气中夹杂的一丝杀机。


“小雨说的对!”一声充满穿透力的嗓音送进了所有人的耳鼓之中。


黑雨等人一回头,就见萧天带着五十多南天安保的人还有刑烈,李东,张刚等人向黑雨这边走了过来。萧天兵团的人俱是一身黑衣,仿佛要融入夜色中一般,唯独萧天是一闪白色衣衫,敞开的领口中用黑色丝线编织的绒绳上挂着乳白色的莲花玉石若隐若现,让萧天淡定从容的身影中充满了一丝张狂。


如众星捧月般走在最前面的萧天霸道狂傲,深邃的眼神让人臣服,自信的微笑让人亲和,手中啪啪作响的金色金属打火机在萧天手中不断的转着,一行人马大步朝黑雨走了过来。


邵阳相信电影中的黑道大哥的出场都没有萧天兵团这般壮观,单凭这股臣服的气势就可以退敌千万。


“老大!”黑雨以及邵阳还有众铁卫齐声恭敬的答道。


萧天微笑着点了点头,最后把目光投向了潮州的小山。当潮州小山双眼迎合上萧天的那一刻,小山感觉自己的双腿立时有些发软,当人的最后那一点脆弱被打破的时候的确让人有生不如死的感觉。


“你就是潮州的小山哥?!”萧天微笑问道,全然无视到中间的几十个在地上翻滚的躯壳和空气中的血腥气味。


潮州小山哥一脸死灰的望着萧天点了点头,手中的砍刀瞬间脱手而出落在了石板路上,发出一声脆响。


潮州帮?!多么遥远而又熟悉的名字,萧天记得当初登陆台湾收服的第一个帮派就是水哥的潮州帮。没想到自己和这个名号还真有缘分,萧天在心里暗道。


“回去告诉你们老大,皇廷以后他不要在插手了,否则我就让潮州帮就此从上海滩十里洋场消失!”萧天指着潮州小山喝道。说完一挥手带着兄弟们扬长而去,就剩下小山和地上一阵惨叫乱爬的躯壳。


魏丽的南京路在浓浓的夜色中竟然出现了这样一副诡异的场面,地上几十号人拖着带血的裤管一点点向街头爬去,有的人可以爬动,有的人则昏迷在前行的路上,一条条蜿蜒十数米的血路深深的丈量着中华第一商业街的长度。


不远处不知道是警车鸣笛声还是救护车的嘶鸣声传了过来,这个夜晚对于所有亲身经历这一幕的人来说都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中午黑雨黑龙二人刚下车来到南天大厦门口就立刻迎上来两个人,为首的正是刑警大队的大队长陈枫。


“您好!您是南天安全保卫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吧?”陈枫朗声问道。


黑雨上下打量了一下陈枫,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我是,有什么事情么?”


“我们怀疑您和昨晚发生在南京路一起恶性伤人案件有关,请跟我回去协助调查!”陈枫说完出示了逮捕证。


“雨哥?你...”黑雨制止了黑龙,悄声说道“你去通知老大,我没事的。”


黑龙见状立刻来到萧天顶层的办公室,把情况跟萧天说了一遍。萧天没想到现在大陆警察的工作效率还挺高的,想了一下,安慰道“你放心吧,小雨没事的。”说完萧天让秘书把张立华叫了上来。


“主席,您找我有什么事情么?”张立华问道。


萧天就把黑雨被抓进警察局的事情向张立华说了一遍,当然是挑的可以说的,接着萧天想张立华借助和政府的关系把黑雨从警局里放出来。


张立华沉吟半刻,爽快的答道“这个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我马上就去办。”


“那就谢谢张总了!”萧天笑着说道。


“不客气!”张立华刚走到门口又突然转过身来问道“不知道萧主席能不能告诉我那么晚您到南京路去干什么呢?”


“我?!”萧天呵呵一笑,从容不迫的答道“纯粹是观光,顺便看看南京路的繁华。”


张立华眼神流转,微微一笑,接道“下回如果萧主席想去逛上海滩,我会是个不错的向导!”


“下次,一定!”萧天答道。


上海警察局,讯问室。


“昨天晚上你在哪里?”


“有人看到你带人把潮州帮二十多人全部打进医院,其中竟然还有一个重伤致死,是不是?”


......


讯问室陈枫带着两名手下不断的向对面的黑雨发着问,但是黑雨就是一句话都不说,冷眼望着对面的陈枫三人。


手下人还要讯问却被陈枫伸手拦下,陈枫望了一眼黑雨,沉声说道“我们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起诉你,还有你的公司涉嫌蓄意伤人,重伤致死。我们希望你合作一些,坦白交代问题,否则等待你的绝对不会三五年的牢狱之灾。”


黑雨冷笑着望了望陈枫,说道“你们要是真有证据就定我罪吧。”


陈枫啪的一拍桌子,冲黑雨大声说道“别以为你不说话我就拿你没办法,你这样的我们见识多了,我再给你一次机...。”


陈枫的话还没说完,就有一名警员敲门走了进来。


“陈队!”


“什么事?”


“局长请您过去一下!”


“好,我知道了!”


“你们俩接着问!”陈枫吩咐两名手下,当走到黑雨跟前的时候,陈枫冷冷的说道“你最好放聪明点,等一下我回来你还这么不配合,有你好果子吃。”


黑雨冷笑一声,没有理会陈枫的威胁。


陈枫刚进去局长办公室不久,办公室里就传出了吵闹之声。


“什么,放了他?老大你知道还知道昨晚伤了多少人?三十人重伤,一人致死?如此恶劣的恶性伤人案件怎么能放他走?”


“你是局长,我是局长?”


“就您是局长,也不能这么徇私枉法!”


少跟我来这一套,我让你放人就放人!“


....


最后陈枫一摔门满脸怒容的从局长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大步回到是讯问室见黑雨还是一副拒不合作的样子,心中立刻怒不可扼。


陈枫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来到黑雨跟前,轻轻的俯下身子近距离的望着黑雨。黑雨面色平和的和陈枫对视着,双眼中没有一丝情绪上的波动。


“小子,你有种!你现在可以走了!不过我告诉你,这件事还不算完,有机会我是会请你来这里来喝茶的!”陈枫低声说道。


黑雨瞥了陈枫一眼,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临走到门口回过头来冲陈枫说了自进入警局的第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话。


“但愿你以后还有这个机会!”


说完黑雨也不理会陈枫气得七窍生烟的表情大步走出了讯问室。


上海警局门外,一辆黑色林肯轿车和数台黑色的奔驰轿车整齐的停靠在路边,黑雨走出警察局大门径直来到林肯车前。车门自动打开,黑雨坐了上去。


一条黑色的长龙车队缓缓的离开上海警察局,警局里站在自己的办公室窗台亲眼目睹这一切的陈枫恨声道“我们之间的战斗才刚刚开始,走着瞧!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