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48、从老鼠夹子里边偷蛋糕 50、祸水东移

幸运特快 收藏 28 5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李云亭接到划归苏军总参情报部直属的电报顿时愣住了,他问于效飞:“这是什么意思?你们组织归苏联军队管吗?”

于效飞也在发傻:“不能啊!从理论上讲,它们两个根本不挨边啊!一个国际组织怎么能归一个军队管呢?当初我问得很仔细,他们说这是一个为国际反法西斯战斗的组织,是为了打败所有法西斯战斗的。在咱们中国来说,主要就是打鬼子呗!”

“那现在怎么办?”

“你的意思呢?你愿意归苏联人管吗?”

李云亭想想:“要是不跟他们干呢?咱们这么好的情报给谁呢?给军统吗?”

于效飞苦笑起来:“军统,现在早就没影了,你的情报主要是东北,他们那儿用得着。”

“给抗联行吗?你不是认识杨司令吗?”

“可是我只是送电台,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呼号和密码呀?没有这个,上那儿说话去呀?”

李云亭也点点头:“听说最近抗联给小鬼子整得挺惨。”

两个不约而同地叹了一口气。

李云亭说:“反正现在老毛子正在打鬼子,就先这么着吧!”

于效飞又高兴起来:“对,他们不是说了吗,他们把鬼子打得挺惨,关东军精锐全都完了,再加一把劲,打到东北去,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

两个人说笑了一阵,李云亭又看着电报上的一句话问道:“什么叫,自今日起,你不得与中国方面发生任何横向联系?你过去也接到过这样的命令吗?”

“接到过,上次亨利还特别强调过,他还骂了我一顿!”

“那这是什么意思,咱们中国的情报,不给中国人吗?”

“应当不会吧?可能是保密的需要,保密还是必须得重视的,他们确实在这个上比较先进。你看,我是他们训练出来的,我觉得我比军统那些人强得多呢!是不是?”

李云亭笑着说:“你是挺厉害的。不过,咱们就一点也不给中国人吗?”

“上边有上边的意思吧?他们还是挺神通广大的,光是我认识的那个便衣队长,我正在打鬼子时候来救我的,就是他们把我推荐给亨利他们的。还有杨靖宇将军,连这种人都是他们的下级,那这些人准是错不了。”

李云亭对这个表示同意:“嗯,杨靖宇将军那是真正的顶天立地的汉子,在这种时候能在东北打鬼子的,那就是好样的,连什么老蒋、张少帅都跑了。”

于效飞又说:“不过,那个亨利怪烦人的,老是打官腔,好象还看不起中国人。”

“外国人嘛,看在他们打鬼子的份上,咱们不跟他们一般见识了。”

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他们这么说话的时候,日本关东军又在诺门坎增兵。第二次诺门坎之战打响不到半个月,关东军损兵折将已高达万人,坦克、装甲车、飞机、野战炮等技术兵器损毁过半,7月15日,关东军驻满洲各地的炮兵联队紧急动员起来,重型履带牵引车费了牛劲把山洞里边的要塞炮拖拽出来,关东军几乎拿出了全部家底,甚至远在海边的旅顺的守备炮兵也把海岸炮弄来了。

借用毛泽东曾经用过的比喻,这真是叫花子跟龙王爷斗宝。全国就那么点东西,用在一次战役上,跟人家一个地区的人比,两个国家相比的差距有多大还不明白。已经败得这么惨了,仍然没有被打醒,还在象赌徒一样妄图在下一次上翻本,这根本不是军事家的行为。看来毛泽东说的,日本没有伟大的战略家的说法是完全正确的。甚至说得更深刻一点,日本人有没有人睡醒了都不知道。

关东军摆出这么大的阵势,掌握着铁路运输的李云亭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立刻向苏联海参崴发报,把情况报告给苏联。其实,现在再报告也属于多此一举了,只要不是突然袭击,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对日本说随便放马过来了。堂堂正正地比试,它们谁也打不过。

7月23日,日军大口径火炮一起开了火,如此规模的炮击,为日本陆军史上首次。不过日本炮兵从未受过超远程射击训练,也从未经历过饱和射击,自己觉得是震撼世界,但前沿观察说,什么也没打着。这样子非常象癞蛤蟆鼓肚子,想跟奶牛比个头,差得远呢!

到了中午,已经打了近万发炮弹,照这样打下去关东军就要破产,这时大炮自己出来给关东军救驾了,炮架折断,膛炸,自己以为是宝贝的破烂开始现原形了。

下午,早得到了情报在别处歇够了的苏军炮群开始反击,面对苏军排山倒海般的打击,日军已毫无还手之力,步兵部队请求旁边的炮兵千万不要还击,以免招来更猛烈的打击。到处是伤员、尸体和损毁的兵器,炮兵决战又输了。

最后,日军拿出绝招,这就是日俄战争时乃木希典大将的战术,叫做肉弹战术,就是在没有弹药的情况下,用士兵端着刺刀冲锋。平时因为把士兵当肉弹,也觉得影响不大那个好,就叫“猪突冲锋”,就是象野猪那样不顾一切低头猛冲,就是于效飞他们局长要给他起的那个名字的来历。

半夜,数万名日本步兵一起冲出了掩体,端着刺刀呐喊着朝苏军阵地冲过去。当日军冲到苏军阵地前沿时,苏军突然打开了车载探照灯,几千发照明弹也先后升空。

站在空地上,被强光照得亮晃晃的日军还没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对面的坦克炮,机枪,就没有一点同情心地扫射起来。苏联兵也太不仗义,日本兵苦练好久的拚刺刀也不让使,就让人家那么在远处干站着,隔着上千米朝人家开枪开炮。日本指挥官发疯似的驱使士兵不顾死活地冲锋,在多年的魔鬼教育和一根筋思维方式的作用下,日军拚命向前猛冲,终于有一部分冲到了苏军阵地前。

不料在双方已经面对面的情况下,苏军仍然不愿意跟人家比真功夫,苏军刚刚配发了波波沙38型冲锋枪,枪上的弹鼓里边装有71发子弹,苏军步兵也跟装甲部队一样没完没了地扫射起来,看见了苏军的日本兵仍然没摆脱被打成蜂窝煤的命运。于效飞没有叫那个名字真是聪明,这真是一群猪。

据战后统计,关东军连续几次大规模夜袭作战,共伤亡5000多人,苏军仅阵亡263人。观战的德国武官目睹了一直觉得自己不含糊,追着赶着要跟他们结盟消灭苏联的小兄弟的本事,给国内发回报告,称日军的战术水平至多处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初期。

日本军官架子拉得一向很足,仗打到这个火候,他们还要去渡假。李云亭给苏联发去电报:“大批日本军官的客车进入海拉尔。”

朱可夫觉得自己真是给了日本人脸了,他火了,决定进行反攻,日军防线全线崩溃,最后仅剩下400余人。

东京果然盼来了他们的成果――《苏德互不侵犯条约》,让他们自己去打苏联,借他们一个胆子也不敢了。到底是北进还是南进有了答案,他们决定干掉另外一个废物――美国。日本开始为偷袭美国积极做准备。日本人一直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不知道是从那儿找到的根据。

李云亭收到了一份电报,电报中对伟大的苏联红军的光荣战绩做了描述,电报的最后宣布,鉴于李云亭的出色成绩,特授与他苏联红军少校军衔,同时授与他红旗勋章。

于效飞和李云亭乐得要命,终于狠狠教训了一下小鬼子。不过,苏联没有接着干掉小鬼子,这让于效飞和李云亭挺遗憾。另外,李云亭觉得于效飞也一直打鬼子,他竟然没有勋章,是不是弄错了。于效飞笑着说:“我怎么能有勋章,你现在是苏联红军了,我还是国际人士呢!好好干,这几次干得多痛快!”

“就是,要是这么来几次,真能赶走日寇,还我河山了。”

忙完了这件事,于效飞和李云亭忽然无事可做。在他们能够为打鬼子竭尽全力期间,他们从前的站长王天木在上海公开投敌,他的老下级天津站行动组成员裴级三出卖了全华北的军统人员,只有陈恭澍一人逃回重庆。

军统成员,抗日锄奸团团长曾澈宁死不屈,保护了他所属的抗日锄奸团团员。但是尽管其他团员不断继任团长,终归没有再形成当初时的横扫平津的气象。后来,抗日锄奸团成员有的逃往重庆,有的到了延安。军统在华北基本销声匿迹了。

于效飞和李云亭因为自我保护周全,成功地潜伏下来。于效飞因为受到戴笠的特别赏识,有一个能和戴笠直接联系的方法,这一天,他接到了戴笠的信息:“弟,你之本领高强,安然无恙,余心甚慰。着立即前往上海,展开上海争夺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