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锁狂龙2 第五十一章雨夜杀机

……


“…..奇哥,你要挺住!….”


“….王奇,你要是就这么挂了,我不会饶了你的….”


上海长海医院一段狭长的走廊上三人躺在急救床上被飞快推向走廊尽头的手术室,萧天和邢烈紧紧跟随在王奇身边,萧天右手握住王奇满手血污的右手,双眼紧紧注视着脸色苍白的王奇。


“老…..大…,烈.哥…..兄弟….我….可能要…..先走…..一步了”王奇断断续续的说道,说话的过程中一缕鲜血顺着王奇嘴角流了下来,本来白色的急救床上面白色的床单早已经被血染得通红。


“你说什么屁话?我不会让你死的!”极怒的萧天尽量控制着自己颤抖的语调冲王奇大叫道。


望着旁边的萧天和邢烈王奇的嘴角露出一丝满足的微笑接着缓缓闭上眼睛,仿佛现在死亡对他来说也不那么可怕了。


“阿风,阿洋!你们要挺住啊!”十八铁卫的队长黑雨带领着其余铁卫紧紧跟随在黑风和黑洋身边,黑雨带着愤恨的哭腔大声喊道,可惜的是黑风和黑洋现在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对黑雨和其他铁卫兄弟的叫喊之声毫无反映。


望着缓缓合上的手术室大门,萧天一脸阴沉的望着手术室上面的灯光没有说一句话,李东、邢烈、张刚、王森、黑雨以及十八铁卫还有几十名南天卫队的队员站在走廊之上望着萧天的背影都没有说话,现在所有人似乎都在等萧天的一句话。


走廊里的萧天回想起自己在绿岛生活的那段日子,如果没有王奇在自己身边保护自己,自己可能根本就没有机会走出绿岛。对!不是可能!是根本就不可能走出绿岛,不可能从九号院的追杀中逃脱。尽管萧天和王奇真正在一起的只有绿岛的那段岁月,但是兄弟之间的患难与共早已经超越了时间对情意的衡量。现在让萧天没有想到的王奇竟然一天之内就面临着生与死的选择,也许他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权利,都要看老天的安排。


“奇哥他们怎么….”刚接到王奇受伤的瞳雪和飘雪还有小桐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但是没等瞳雪来到萧天跟前,瞳雪就被飘雪给拦下了,飘雪望了一眼萧天的背影冲瞳雪摇了摇头。


“阿雪你们三人先回去吧,这里没你们的事了。”萧天异常平静的说道。


“可是….”当瞳雪再次看到飘雪眼神的时候,生生的把下面的话咽了回去。


“飘雪、小桐好好保护她!”萧天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放心吧,老大!”飘雪答道,说完飘雪拉着瞳雪和小桐走出了医院,飘雪知道今晚对于萧天来说又将是个不眠之夜。


整条走廊里尽管站了四五十人但都是静悄悄的,浓重的杀机在走廊里蔓延着,沉闷的气息几乎让人窒息。


萧天看着自己双手上的血污,双眼已经被血丝布满,紧接着萧天握紧了双拳抢自克制住自己心头的怒火,身后的邢烈和李东几人明显的看到萧天的身形在颤抖着。


就在这个时候手术室大门开了一下,从里面走出了医生。医生望着门外萧天等人心中顿时一惊,手里拿着一张纸走了出来,喊道“谁是他们三人的家属?”


“我是,他们三人现在怎么样?”萧天问道。


“三人失血严重,有两个人已经重度昏迷,我们正在抢救不过生还的可能性不大。这是三人病危通知,麻烦你签一下。”医生强调道。


萧天一脸阴沉的接过通知书,后面的黑雨和他身边的铁卫听到这个消息胸中立刻气血翻腾,有的铁卫虎目含泪低头不语。


“你再说一遍!!”萧天低声喝道。


“老大,别这样!”邢烈在后面劝道。


“这….啊――”久历这种场面的医生如何听不出来萧天话里的意思,他的话刚说一半就见萧天一把撕碎了手中的病危通知书,把那名医生拽住脖领子从门后面给拉了出来。


萧天恶狠狠指着那名医生鼻子说道“他们三个如果活不了,我保证你们一个也走不出这个手术室!”说完也不管那名医生答应不答应又把他推进了手术室的大门。


“混蛋!”怒不可遏的萧天飞起一脚踹在手术室边上的座椅上,座椅瞬间就被萧天踹得粉碎。萧天就象失控了一样把周围能砸的东西全都砸了,整个走廊都是玻璃和座椅粉碎的声音,偶尔路过的医生和护士一见萧天这阵势根本就没有一个敢过来的,任由萧天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萧天大口喘着气,瞪着血红的眼睛望着对面的墙壁,突然转过头来大声喝道“小龙怎么还没回来,查没查到那帮王八蛋落脚的地方?”


“龙哥应该很快….”


没等黑雨把话说完就见刘子龙带着两名铁卫从外面走了进来,刘子龙来到萧天身边低声说道“查到了,这是他们落脚的地方。”


萧天看了看手中的纸条,然后紧紧的攥着一团握在了手心里,眼中射出一道寒光让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诛之!”萧天嘴角冷笑一声,念出了当年他给黑旗军定下的军规。


我必诛之四个字的含义对于萧天兵团的敌人来说就是:杀!一个不留!


“烈哥你和张刚带二十人留在医院,奇哥他们三人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萧天说道。


“是,老大!”邢烈点了点头。


“东哥,小雨还有十八铁卫你们跟我去办事。”萧天命令道。


“是,老大!”众铁卫齐声答道。


就这样萧天、李东带着十八铁卫大步走出了医院,坐上车趁着浓浓的夜色朝市中心开去。就在萧天等人刚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突然夜上海的上空乌云密布,转眼之间倾盆急泄而下。


“龙哥,老大就带这么少的人不会有事吧?”一名黑旗问道。


刘子龙面色凝重的望着萧天离去的方向,沉声说道“你带着二十个人悄悄跟在后面,有突发状况立刻接应。”


“是,龙哥~!”说完那名黑旗大手一挥带领这二十名黑旗追了出去。


“斧头帮?!”刘子龙冷哼一声,说道“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南天别墅地下室。


萧天一脸阴沉之色的缓缓拉开集装箱的大门,昏黄的灯光之下迎面扑来一股凉气,集装箱里插着渴望饮血的战刀。当中的以红日战刀为首的战刀群似乎感受到了来自萧天身上的那股杀伐之气,一阵共鸣之声回荡在集装箱内。


红日一出,屠戮江湖!战刀一挥,血流成河!


冰冷的刀身让萧天心中仅存的那一点温存荡然无存,浓重的杀机让所有人心中充满了对重伤自己兄弟敌人的仇恨。萧天猛的拔出红日战刀握在手中,大声喝道“走!”李东和黑雨以及剩下的十五名铁卫各自背上自己的战刀跟在萧天的后面大步走了出去。


上海街头,泰华楼酒店。


泰华楼虽然不是坐落在上海繁华地段,但是主打的川菜却深得上海本地人和外地人的喜爱,使得泰华楼每天都高朋满座。现在已经半夜两点多了,而且外面还下着瓢泼大雨,但是此时泰华楼里依然灯火通明,宽敞明亮的大厅里依然酒气冲天,叫喊声不绝于耳。


显然泰华楼的生意还没有好到半夜三更还有客人去订位吃饭的地步,而是有人出钱把泰华楼给包下了。在今晚大请吃喝的正是斧头帮的刀疤强,显然今天晚上偷袭王奇三人的就是刀疤强和他的五十名手下。为了庆祝今晚给老大刀疤强出了一口恶气,所以刀疤强包下了整个泰华楼请手下的兄弟们吃饭。


也许刀疤强还不知道这顿饭就是他们上路前的最后一顿饱饭,所有人都不知道现在在泰华楼门外的大雨之中站立着十八尊雕塑般的来取他们性命的人。


黑色的雨衣,黑色的战刀,在着暴雨之夜驱赶着街头的所有,整条街道都弥漫着骇人的杀机。


杀伐之气在背后的战刀中涌动着,夜空中暴豆一般的雨水猛烈的敲在战刀和黑色的雨衣之上,十八尊雕像静静的屹立在夜雨之中,一动不动,静静等待着敌人的出现。


屠杀就在下一刻开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