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锁狂龙2 第十一章 单龙出海

xzh0021 收藏 4 739
导读:廖东凯,上海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的总裁。别看只是一个公司的总裁,但是熟悉整个上海熟悉整个上海金融投资环境的人,就不能不知道这个公司,不能不知道这个人,廖东凯。 作为九九年由上海市人民政府批准的上海地区国有资产管理的公司,其注册资本就达到了五十亿,这个规模甚至超过了国内大中型企业集团的注册资本,可见实力的一般。上海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拥有上海地区包括香港在内的五家全资子公司,控股国内实力雄厚的国泰君安证券公司,同时是国内各大企业的实力股东,其中就包括上海国际集团、浦东银行、交通银行这样的大金融机

廖东凯,上海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的总裁。别看只是一个公司的总裁,但是熟悉整个上海熟悉整个上海金融投资环境的人,就不能不知道这个公司,不能不知道这个人,廖东凯。


作为九九年由上海市人民政府批准的上海地区国有资产管理的公司,其注册资本就达到了五十亿,这个规模甚至超过了国内大中型企业集团的注册资本,可见实力的一般。上海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拥有上海地区包括香港在内的五家全资子公司,控股国内实力雄厚的国泰君安证券公司,同时是国内各大企业的实力股东,其中就包括上海国际集团、浦东银行、交通银行这样的大金融机构。


通过这个公司间接掌控数百亿国有资产的人就是,廖东凯。廖东凯现年四十多岁,正是年富力强激情四射的年龄,年轻时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并拿到了MBA硕士。毕业之后应聘到上海市政府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在政府机关工作数年后,上海政府相应国家的政策整理了专门了国有资产管理公司,这就是与九九年成立的上海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


廖东凯以其优秀的工作表现和对金融资产重组整合的工作经历出任公司的副总裁,一年前也就是二零零一年公司总裁被升迁至中央的国监委员(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任主任,廖东凯则顺利接过了上海国有资产管理的帅印。


经过近两年的经营廖东凯通过对不良国有资产的盘活以及上海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做出了突出的成绩,为上海市委市政府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但是作为廖东凯在他的心中也有一些遗憾,商海上的鲜花掌声和他的千万身价却不能满足他对权力的渴望。虽然商场得意但是仕途却并不顺利,虽然廖东凯是如此一家大公司的总裁,但是他的这个位置毕竟是掌控在政府的手中,他不能不为自己以后考虑。


所谓,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


现在廖东凯就已经在谋划了,因为今年将是上海市政府的换届之年,很多事情都需要廖东凯去准备。


但是现在摆在廖东凯面前的就是立新大厦的拍卖会,这是廖东凯接任公司总裁以来最大的一次拍卖会,可以说成功与否将直接影响廖东凯对自己参选换届政府领导人的信心。


拍卖会前的这几天廖东凯谢绝了一切吃请,因为不少的集团公司都借着各种各样的名义送礼送钱。每当廖东凯望着厚厚的礼单,摇头苦笑着,心中都在轻问自己,我要的你们真的可以给我么?


明天就是拍卖会了,廖东凯吃完晚上看了会报纸又看完了财经节目,就准备休息。就在这个时候管家突然过来说有客人到访,现在一听到客人这个字眼廖东凯就一皱眉,他知道可能又是过来送礼的。


“说是谁了么?”廖东凯问道。


“他没说,只是说希望您能给他十分钟的时间见他一面。”管家恭敬的答道。


“告诉他,我要休息了。有事让他明天到我办公室来。”廖东凯不耐烦的说道,最近几天像这样莫名其妙的拜访很多,弄得廖东凯烦不胜烦。


“是!”管家转身就出去了,不一会又回来了。“他还是不走,他说如果您看了这个东西后还是这个想法的话,他就走。”说完管家递过来一个信封。


又是这一套!廖东凯心中暗道。廖东凯都不用猜,就知道里面一定是一张大额的支票。廖东凯神情散漫的接过那个信封,随手打开。信封里面并不是像他想像的是一张支票,而是一张纸。


短短的几秒钟廖东凯盯着那张纸神情数变,由最开始不屑一顾变成了诧异、猜疑和难以置信。因为在他手中摊开的那张纸,且不看内容,单看纸张的标头就以让他瞪大双眼,就见上面用标准的繁体字赫然写着“中华民国总统府办公厅”的字样。


廖东凯望着文件右下角的印戳,心中暗道这是不是有人在开玩笑啊。他把纸翻来覆去看了好几编也没有发现有什么恶作剧的线索,里面的内容大概意思是为了参加明天在上海举行的拍卖会,台湾方面特推荐本土企业南天集团参加,并希望通过这次拍卖会使得台北政府和上海建立长期的永久的经济合作关系,为了两岸经济交流做出贡献。


上海作为国际性的大都市以前有很多的台湾企业到这里来投资建厂建立办事机构甚至建立分公司,但是那都是企业的自愿行为,并没有什么台北政府的推荐。虽然两岸并没有正式的文件实现“三通”,但是实际上台北政府已经默认了其中的通商,不过像这次以文件的形式出现在大陆的国家办事机构里,在廖东凯的印象里这是第一次。


可能不单是自己,就连上海这些政府的高层恐怕都没有人见过台北政府的文件,也许连中央也没有过。


而现在这个东西竟然出现在自己的手里,廖东凯感觉到自己脚底板都开始冒汗。


在国家机构工作多年的廖东凯,凭借着高度的政治敏感度他知道这张纸的份量。如果这张纸真的是台湾方面发来的话,那么这将是建国以来台湾方面第一次以文件的形式向大陆政府的单方面示好,其意义自是不言而喻。


怎么办,怎么办,见还是不见,是由我约见还是要报市长,廖东凯脑海里念头数转。思来想去廖东凯是认为应该自己先见,既然是指名道姓要找的是自己,可能是希望通过自己这边和政府搭上线。在有一点让廖东凯考虑先见的原因,那就是这张纸的真实性还有待于核实。如果自己贸然的向市长报告,万一这张纸是假的话,那么自己岂不是闹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马上把客人请到客厅,就说我一会出来。”廖东凯吩咐道。


“是。”管家转身出去了,廖东凯望着手中的文件,眼中那许久不见的炽热的光芒在心底深处悄悄的滋生起来,他敏感的感觉到了自己政治上的春天也许就在这一张纸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