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0/




尽管我很不希望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遇到麻烦,但往往总是事与愿违,在我们前行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我们穿过了一条不深的小溪,溪水只没入我的膝盖位置,本以为可以安静地到达交碰地点,可是一场插曲却在暝暝中滋生。


队长,再走差不多一个小时左右,估计就可以到达我们的交碰地点了,我想他们应该已经在那边等我们了。毁灭用手折断了一根挡住去路的枯枝说道。嗯,全速前进。队长点了点头说道。此时已经早上的10点多,但是丛林中的光线却不怎么明亮,大片大片茂密的叶子遮住了大部分的太阳光线,只是零星的点点阳光从树隙中偷偷地斜射而下,大约往前再走了有十来分钟,渐渐地感觉整个身体的皮肤都传来了阵阵騒痒和刺痛不断交替的感觉。人借助微弱的光线,隐隐地总感觉到天空中不断飘洒着一种细小的,像莆公英般轻柔的东西。那种东西一落到自己的身上,便会传来难受的騒痒和刺痛感。



妈的,这是什么东西啊,毛茸茸的,毛毛虫又不像毛毛虫,树虫又不像树虫,长得丑陋得要死。吸血蝙蝠呶了呶嘴指着落在自己手臂上的一只不大的小虫 。看样子更像是一种毛毛虫。不对,一看到这东西总觉得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总觉得好像在哪看过,或者是听人讲过。脑海中我不断地翻出曾经的记忆。对了,落在吸血蝙蝠手臂 上的那只小虫应该就是那一种叫“毛刺”的虫子。记得以前听一个战友说过这种虫子,其实就是一种寄生在植物身上的树虫。这种虫全身上下都是毛茸茸的东西。有点儿像我们经常看到的毛毛虫。不过与毛毛虫 明显的区别就在于这种虫子的毛很轻柔,而且很容易便会脱落,微风吹过,毛刺的毛便会像莆公英般轻柔地飘浮于空中,但是一落在人的皮肤上便会像长了根一般扎进人的皮肤,紧接着便会传来让人难以忍受的感觉,奇痒难耐的同时又仿佛有千万支的小针扎入皮肤,难耐与痛痒不断地交替,虽然没有任何的毒性,不至于让人死亡,便是光那两种感觉的交替就会不断触碰人的感观神经,那种无法言瀹的痛楚,便足以让人无福消受。



啊,他妈的,这什么东西啊,我的手啊!正当我理清了思绪知道了落在吸血蝙蝠手臂上的就是叫毛刺的虫子,正准备告诉大家然后再想办法把他安静地从吸血蝙蝠的手臂上除去。却见吸血蝙蝠将大手一拂,试图拂去落在自己手臂上的毛刺,紧接着丛林里便传来了吸血蝙蝠痛苦的嚎叫声。大家尽量把暴露在外的皮肤隐藏好,医生快过来。放下手中的狙击枪,我一边奔向吸血蝙蝠,一边简短地说道。我的话音刚落,医生便提着随身的医药箱奔了过来。



怎么回事,这些虫子怎么这么诡异,几乎所有的毛毛都直接扎入了他的手臂之内,而且看了他这样,我就感觉浑身了跟着难受。一旁的医生放下了吸血蝙蝠的手臂说道。是啊,我怎么也有这种感觉,有些地方有时痒痒的,有的时候却有点儿像针扎的感觉。医生的话刚落,一旁围过来的几个人也跟着附合地说道。那不是感觉,那是真的,只是我们一直没有发觉到罢了。不理会众人疑惑的表情我继续说道。刚才落在吸血蝙蝠手臂上的其实是一种叫做“毛刺”,其实是一种树虫,但是他们的毛很容易便会脱落。很轻柔 ,一阵风吹过,就会吹去它的几根毛,落在人的身上便会像长了根一样直接扎入人的体内,不信你们自己看看刚才暴露在外的皮肤,相信已经有不少这种虫子的毛掉落在你们身上,在你们的身上做怪了。



奶奶的,我身上也被扎进了几根这样的毛,难怪他妈的总觉得很难受。一旁的恶狼和众人的抱怨声也相继地传来。妈的,我的毛很难受,真的很难受啊!躺在地上的吸血蝙蝠拼命地嚎叫着。脖子已被他撑得通红,条条青筯就仿佛要蹦出来般,用手擦去了落在吸血蝙蝠额头上的冷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办法。一旁的医生扯了扯我的衣裳问道。不知道,这东西也是以前在部队听一个战友讲过的,但是他没有说用什么办法才能消除那种痛苦的感觉。行了给他注射支克米奇吧,先把他的痛苦感降低一点再说。我看了看表情难看的夸张的吸血蝙蝠说道。这是办法?医生质疑地问道。什么办法,只是病急乱投医吧,如果你还有其它办法的话。白了一眼医生我说道。报告,前方一千米处发现一行10余人 的队伍正往我们方向潜过来。负责探路的毁灭用对讲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