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的军神 第二卷:失忆岛 第十九章:各为其主

木木名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6/[/size][/URL] 树林的外面是巴古教授的实验室,树林中间则是一座矮山,经过矮山再往西曾经是一块很大的空地,听46说,自从被岛上的囚犯们下挖了十几米后,就被围上了高墙电网,再也没有人靠近那里,这也是囚犯们挖掘的第三个地方,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里可能真的就是G战士的第三基地。 我之所以选择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6/


树林的外面是巴古教授的实验室,树林中间则是一座矮山,经过矮山再往西曾经是一块很大的空地,听46说,自从被岛上的囚犯们下挖了十几米后,就被围上了高墙电网,再也没有人靠近那里,这也是囚犯们挖掘的第三个地方,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里可能真的就是G战士的第三基地。

我之所以选择这里来查看,,是因为觉得既然这里建立的较晚,那其实力也必然较弱,要在那里做动作要容易一些。但再往远一点想,一个G战士就已经很难缠了,我实在想不出整整一个基地的G战士会有怎样恐怖的力量,况且,如果基地真的存在,就一定会至少存在三个。

想到这里,我的脸色凝重了,于是加快了脚步。

经过巴古教授的实验室时,我本能的瞟了一眼实验室的窗子,感觉很怪,但没有多想,直接走进了树林。

刚才空空的窗子上,映出了一个女人的倩影。

g112透过窗子的玻璃,看着我渐渐消失在树林里的矫健身影,眼光里不禁流露出欣赏,她自语道:“他去那里干什么?”

当我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树林里时,又有几个人影出现在了g112视野里,他们也往g112所在的古教授的实验室看了一眼,就悄悄的往我消失的方向逼近。

g112轻轻皱了皱眉。

当我已经经过矮山,靠近了高墙时,向我偷偷逼近的几个身影也在矮山上停了下来。

月光照亮了他们的上臂,上面有一个很大的骷髅头作为底部图案的袖标,袖标上证明着他们的身份——G战士。

五个人影,正在远远看着高墙下的我,虽然看不清我现在的样子,但从他们轻蔑与嘲弄的表情上,仿佛已经能看清我惨死的样子。

他们,正是沙洛将军派来暗杀我的五人组。

G17,第四基地排名第一的狙击手。

G18,第四基地排名第一的炸弹专家。

G22,第四基地排名前三的格斗战士。

G35,第四基地排名前三的格斗战士。

G36,第四基地排名前三的格斗战士。

G18是这次暗杀行动的指挥,他命令其他四个G战士停了下来,又观察了一下周围地形,“调试对讲机。”

五个G战士将对讲机调试了一遍,确定五个人能在第一时间传递情况。

G18又看了一眼远处的我,“作战计划都清楚了?”

其他四个G战士都点点头。

G18说:“那按计划准备,等他回来时就行动。”

G18说完,就将手里提来的箱子打开,箱子分两层,第一层是一些白色的丝状物,很轻,很软,下面一层是数十个半个手掌大小的盒状物体。

G18轻挑一根丝状物,连在盒状物体,然后用手里的匕首将身边的地面挖出一个小洞……

G17伏在矮山上的一块大石后,只听一阵轻微的“喀嚓,喀嚓”声,一柄组装好的狙击枪从大石后冒出,G17通过狙击枪上的瞄准镜监视着远处的我。

G22,G35,G36隐藏在了树林里,听不见他们发出的任何声响。

G18在我回来的路上埋好了数颗炸弹,通过对讲机将炸弹的具体位置告诉其他人后,也来到了矮山上,潜伏在G17旁边。

G18问道:“怎么样?”

G17说:“他在那里来回走着,不知道在干什么,其实对于我的枪来说,这个距离足够近了,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能够一枪爆头,而且这把枪经过消音处理,连基地的人都不会听见任何声音,为什么你一定要我等他回来时再动手呢?”

G18摇了摇头,“如果被暗杀的是别人,我让那三个格斗战士直接上去都行,连作战计划都不用制定,但你想想,自从他上岛以来,单挑G31轻而易举,发起狂来以寡敌众,杀掉我们第四基地格斗技排名在十位左右的五个精英战士,而且连当年得到三枚英雄特工勋章之一的特工部长那西里,竟然都被他杀了,他的实力不容轻视。”

G17还有些不服气,“G31根本不入流,那几个死在他手里的G战士跟G22,G35和G36也差着档次呢,就算是那西里先生,可能,他名不副实吧。或许,他已经是上一个时代的精英战士了,跟我们没法比的”

G18轻哼一声,“你没感觉沙洛将军对他的感情吗?换个角度,你去跟沙洛将军比比,看看谁厉害,也不用沙洛将军了,你去跟四大基地总指挥官比比,看看谁厉害,我问你,他们本来都是G战士吗?”

G17答不上来了,只能将气吞了下去,继续监视我。

我已经围着高高的墙转了数个圈,墙上的电网在月光的照射下微微发亮。

我来到紧闭的铁门前,自言自语道:“这么高,门还紧关着,我既不能打洞也不能敲门啊。”

正当我苦思之时,突然,一股疾风直袭后脑而来,我下意识向旁边猛一偏头,一把匕首从我脸旁呼啸而过,破空之声震的我右耳一阵鸣声,并且带出了一丝血痕。

我马上转生后退一步,摸了摸脸上的伤,“好厉害的一刺之绝杀!”

那人一击没有得手,马上也退后一步,眼神里充满了疑惑。

我细看那人, 原来是一个G战士,袖标上的标号是6。

我拔出匕首,“很疑惑是吧,你的一刺之绝杀没有成功,这对G战士来说是不可能的对吧。

G6摇了摇头,“天下能在我偷袭的情况下躲开一刺之绝杀的人虽少,但也不只是一两个,我不是疑惑,而是吃惊,吃惊的是竟然在这里又见到你。”

我又看了看他,觉得此人虽然带着G战士的袖标,但却不是一个实际意义上的G战士,很是奇怪。

我反握匕首横在胸前,“你认识我?”

G6苦笑一下,“当然,或许岛上的新一代精英战士不知道你,但与你同为上一代精英战士的我,不,应该说是包括整个国家的人民,都知道你的。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说:“因为我还不知道自己是谁,所以来找点能帮我恢复记忆的人,比如,你,还有,我也十分好奇,在这个高墙后面有什么。”

G6长叹一声,“抱歉了,昔日并肩作战时你要我把命给你我都不会有丝毫犹豫,但如今,你我各为其主,恕我必须尽一个战士的职责,一,我不会告诉你什么。二,有入此地者,杀无赦。”

G6将匕首插入腰间,然后拔出一把枪,指在了我胸口。

我心叫不好,如此近的距离,怕是没有可能躲开的。

我保持镇定,匕首转了一个刀花,双眼紧紧盯着G6,准备拼死一搏。

G6也在盯着他,双方谁都没有动。

许久,G6长叹一声,“你的气势还是那么强啊,出于我对你的尊敬和你对国家曾做出的贡献,我与你公平的格斗。”

G6用食指将枪转了两圈,扔在了一边,又拔出了匕首,“如果我死了,我的配枪送你,我能做的仅有这么多了。”

两人都将匕首前指,形成一条直线。

G6先出手了。

四道白光,从四个不同方位突然向我劈来,G6低沉的声音随之而来,“斩字决,四方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