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十九章杀回关外 第七节横行草原

ddtt 收藏 4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张学义多少年没回自己家,睡在自己家的热炕上感觉真好,可惜家里太潮湿,烧了大半天家里还是发阴,他躺在那也睡不着,心里想着下一步的去向,现在一路上买东西吃也没少花钱,因为自己和兄弟们都是好日子太多了,清苦的生活不适应,所以路上没少打酒买肉,为躲避开鬼子他们总走弓背路,时间没少耽误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张学义多少年没回自己家,睡在自己家的热炕上感觉真好,可惜家里太潮湿,烧了大半天家里还是发阴,他躺在那也睡不着,心里想着下一步的去向,现在一路上买东西吃也没少花钱,因为自己和兄弟们都是好日子太多了,清苦的生活不适应,所以路上没少打酒买肉,为躲避开鬼子他们总走弓背路,时间没少耽误钱也没少花,因为生活一天就要花钱,卖枪的钱早用光了,现在需要搞点钱,否则去那找粮食去,百姓生活太难了点,每次买粮食他都多给钱,这样一来钱怎么也省不下来。


三天以后张学义带人撤离自己的老家,把队伍又拉到很远处的山上,扎下帐篷以后他守着篝火发呆,张顺心情不好看着篝火一言不发,钱瑞、刘二才两人先后下山踩盘子,发现山下有个弄钱的地方。

钱瑞踩盘子回来之后报告:“横把,山下有一小镇,镇上有个大地主,可不知道怎么的,地主老婆很多孩子很少,我一打听发现地主家有个独生女儿,地主的父母把孙女当成了宝贝,方圆百里就他们家有钱,我们一向对地主下死手,这次干脆不下死手,来个绑票算了,去地主家要好马,多要些好吃好喝我们好继续寻找战机跟鬼子打,附近是打不成,没什么敌人。”

刘二才又说:“地主家武装是多,但是我们下手快点,干掉几个保镖就算了,把那女孩抓来也不打不骂,拿到钱我们就放人,现在子弹不足我们的DP机枪也打不响,还是回到中苏边界的好,有苏联人接济弹药我们的日子好过点。”

“好吧,就干这一票,单质我还要亲自踩一遍盘子,这里我家不远,我小时候来过,应该地形比较熟悉。”

“我陪你去吧。”钱瑞还想下山一次,他的酒喝完了,买来的酱牛肉和酱驴肉也吃光,他还想去山下吃点好的,身上的钱足够花。

“好吧。”


次日钱瑞和张学义起身,之前张学义跟美惠子单独聊了一会,然后又告诉赫留金耐心等他回来,等搞到粮食和钱他们就一路往北打,继续收拾小鬼子。

张学义下山的时候穿了件很干净的衣服,打扮的跟个做生意的人差不多,他今年都二十八了,也不算老,因为营养好所以显得不像二十八岁的人,比同龄人还显得年轻点,他身上暗藏着一支苏联造的左轮枪和一支T33手枪,穿着棉衣大摇大摆的走进小镇。

到镇里他看到一个茶馆,他就喜欢这地方,钱瑞想去小饭馆吃点好的,可张学义喜欢茶馆,一转身他就进可茶馆,还上了小二楼,钱瑞也只高跟着进去。

茶馆的二楼里有个唱奉派大鼓的,长了一段换上说书先生,二楼茶客不多,只有三个年轻后生坐在一个桌子前,钱瑞仔细看了一下这三个人没发现什么问题就安心坐下,张学义叫来伙计点了一大堆东西,茶水、花生、瓜子儿、点心、柿饼子、葡萄干之类的要了一桌子,然后他品着茶听评书,钱瑞吃着芝麻饼子把伙计叫来,塞个伙计几个钱,“麻烦你给我去饭馆弄几个好菜,都给我提来,顺便把这俩葫芦打满酒。”

张学义听着评书眯着眼睛打量邻桌的三个人,他仔细的看了几遍才发现那桌的三个小伙子穿的不错,其中有俩是女人装的,他心里就起了疑心,他仔细盘算什么人家的女孩子喜欢装成男的?一般是有钱人家女孩子才这样,尤其没男孩的人家,穿这样肯定是为了不让人注意,难道这就是两个兄弟踩盘子回来说的那个地主家的女孩?不会吧有这等好事,还是搞清楚了再说。

伙计把钱瑞要的酒菜拿来都摆好,钱瑞边吃边喝,因为最近总喝不上好酒,他一抓着酒就不要命,此时说书的也下去,楼上就他们两桌客人,钱瑞吃了两盘子菜,他一个把一个肘子都吃了,打着酒嗝开始说着醉话,嘴里嘟囔着骂人,先骂起小六子来,因为横把与少帅一向不和,尤其东北丢失这事儿,横把恨死大哥张学良,所以他喝多了必骂的人肯定有少帅,当然张学义也不制止,反正大哥也没什么,自己手下人骂就骂吧,犯不着为了个坐监狱的大哥把跟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得罪了。

借着酒劲儿钱瑞挨个骂饭桶,王以哲也骂了,蒋委员长也骂到,还数着个儿的骂中央军的将领,他这一折腾给张学义丢了人,张学义不时的向邻桌子的三个人作揖陪笑,虽然不说话也是道歉。

不过张学义自认为这里偏僻没人认识他,可他还是被邻桌的一个人认出来,也就是张学义想绑架的那个地主家的女儿,女孩子叫雅男,她平日里在家里娇生惯养的,虽然读了很多书但是性格不怎么好,她想做啥就做啥,家里人管不了,因为有爷爷奶奶袒护,父母也没办法,不过她还不糊涂,还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女孩今年都十七了,因为家里太有钱,许多人家高攀不起,另外她父母也不想让别人高攀,最好找个差不多的人家,男方最好品格别太坏,因为有钱人家的公子都比较放荡,她父母又想找个有钱的女婿,至少不用花她们家的钱,但也不能人品不好,那年头有钱家的男的就是喝喝嫖赌的,那有个好的,所以雅男她的父母也知道有难度,也就做长期打算,不急着把女儿嫁出去。

雅男自己读了不少书,对现在中国的局面很清楚,她不想找什么有钱人,只想找个英雄,最好是打鬼子打的最好的,可惜有才干的中央军军官都岁数不小,老婆早都有了,另外这些人不在眼前,可东北也有不少英雄,抗联的就有不少,可惜这些人忙死了,没时间注意她,她只能自己找合适的,她读过书也总看报纸,她发现有个小伙子出身不低,学问好的没边了,会好几门外语,蒙语会,俄语英语日语那更熟,另外打鬼子不含糊,国仇家恨于一身,当然不会当狗熊,不过她也计算过,这人比她大十来岁,估计老婆孩子一帮了,因为是老帅的干儿子,高攀的人还少得了?她也知道跟她喜欢的这个人的老家离自己家不远,也就百十多里地,可惜这个人不在。

喝茶的时候雅男没注意进来的客人,更懒的看醉鬼,但是醉鬼说的话很值得注意,醉鬼断断续续说什么中原大战,江桥之战,以及台儿庄、武汉会战之类的东西,想必是有来头的,她又仔细看了看醉鬼身边的人,怎么看怎么像报纸上的那个人。雅男十来岁就认很多字,家里请先生教的不错,相当于小学毕业的文化,她看过报纸上讲张学义的文章还有照片,尤其马占山诈降那年的报纸她也看了,马占山身边那小子不就是跟现在茶馆里坐醉鬼身边的那小子很像么?

平日雅男说话办事很大方,有点像男孩子,不过长得不像,她仔细化装还是被张学义看了出来,只是张学义不知道要绑架的人是她,她知道张学义的老底。她吃着瓜子想了一阵起身离座,然后跟男的一样走到张学义面前,坐在他对面,俩人互相相面了一阵,雅男小姐就很从容的问:“对面这位朋友,如果我没认错的话,阁下就是老帅的干儿子吧,你是张学义对不对?”

张学义一听吓得差点被蹦起来,他心说话猜的不错,是个女人装的,说话还是女的,她怎么知道自己,张学义有是久经大敌的,脸上一点没变色,镇定的问;“我正是你说的人,你有什么事么?”

雅男一听他承认了,又仔细看了看他,对他轻轻一笑,“我还真碰上你了,你可是东北的风云人物,我怎么想不到家门口遇到你。”

张学义从她的语气和表情上一下就发现这女孩子喜欢自己,他都好几个老婆,跟女人相处久了很容易猜到她们想啥,他一想这可不好,现在出门还带着一个累赘,现在万一不小心多一个怎么办,他立即叫伙计结帐。

“干嘛要走,我等你很久拉,听说你打鬼子厉害,带我一起去打鬼子吧,我也有家伙。”雅男说话间把枪牌撸子拿了出来,亮了几下重新带好。

“小妹妹,打鬼子可是掉脑袋的事儿,你当这是玩呢?回家去吧,该干啥干啥去,我不奉陪。”张学义想拉钱瑞走人,雅男亮出几根金条,“你要带我走我不白入伙,我知道你们打鬼子难,要吃没吃要喝没喝的,带着我给你当财神不好么?”

张学义现在正缺钱,心想要不就带着她吧?反正比动手绑票强了很多,现在被钱难住,不抢也好,少杀几个中国人留下子弹打鬼子,他仔细想了一下说:“你信的过我就跟我走,不过你不等带别人,说走就走,连家都不能回。”

“没问题。”雅男也是痛快人,站起来就走,张学义叫起来钱瑞三人离开茶馆回奔山上。


雅男平时出门不少带钱,另外还带着不少首饰和金条,她一加入立即把资金问题给解决了,雅男也很懂策略,反正现在身在危险的地方,索性不提跟他的事儿,反正自己年轻,以后打完仗慢慢来。

张学义派人采购到足够的粮食立即转向北边,向中苏边界方向走,他这次计划很明确,要沿着中苏边界打鬼子,一直往西走,身边女的太多影响打仗,不如往绥远方向走,因为他发现带着雅男和老婆一起走太别扭,雅男也感觉不好,美惠子感觉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但是她还不打算动武力解决,反正她相信张学义只喜欢她。

行军路上钱瑞喝着酒骑着马一直发牢骚,“这机枪太笨重了,跟狙击枪用一种子弹,打得不如狙击枪准,不如把机枪还给苏联军队,咱们这两支好狙击步枪足以,波波沙打近战多好使狙击枪最好人手一支,横把,我不会俄语你跟苏联军官说说。”

赫留金笑了笑说:“这还不容易,到了边防站我马上给你换。”

“他懂汉语呀,说的还很利索呢?”钱瑞很吃惊的看着苏联军官赫留金。

众人骑马正往前走一队伪满骑兵四面包抄过来,赫留金跳下战马蹲在地上让战马卧倒,他抄起笨重的DP机枪把最后一盘子弹上好了准备战斗,张学义、钱瑞、刘二才、张顺四个立即站了个四向阵,一个人负责一个方向,正南正北正东正西一人守一面,赫留金负责西北方向,雅男也掏出手枪骑在马上,张学义回头看看俩军人,真耽误事,带他们出来干嘛?“你们俩都下马,让马趴下,然后躲到赫留金后边。”

伪满骑兵四面包围上来,他们眼神儿不好没看懂敌人拿着什么武器,他们以为敌人什么枪也没有只有手枪,骑兵打着呼哨就举马刀杀到阵前,DP机枪瞄准人最多的一个方向迅速开火,机枪出色的性能一下展示出来,几百米外的伪满骑兵连人带马一起栽倒在地,其他人马速太快已经没时间躲避,都举着马刀杀了过来,这些骑兵都是伪满洲国的蒙古族骑兵,经过日本骑兵军官训练的,常年捞不到仗打所以人人都想升官发财,见到敌人想发狠。

结果一围上来可坏了事,四支波波沙冲锋枪不停的发出另人恐怖的声音,密集的子弹连续射出来,子弹不带停的一发跟着一发,每支枪持续发射了七十一发子弹都不带卡壳的,如此密集的火力伪满军上那明白去,眼看到了敌人的面前就被四支枪打得纷纷落马,在四个一流神射手的操作下,冲锋枪射击很精确,张学义一人连续击毙十五个敌人,他玩的是快速短点射,他老玩冲锋枪,对枪的性能把握的很准,最后一个死去的骑兵一头从马脖子上摔下来,倒在他的马下,战马也翻倒在地上伤口直冒热血。

一个连的骑兵一分钟内几乎全部丧命,等张学义等人换好下一个弹鼓之后日本顾问带着几个骑兵掉头就跑,赫留金手里的DP机枪已经没有子弹,他从地上站起来,“太过瘾了,他们居然用几百年前的原始战术挑战自动武器,简直是疯了。”

“还是带一百发弹鼓的M1928冲锋枪好使,可惜那没地方找那型号的子弹去,真他妈的不过瘾,打死的都是内贼没打死鬼子。”刘二才吹了吹冲锋枪的枪口,枪还一个劲冒热气。

还没等张学义捞战利品,上百名穿着各色服装的骑兵围了过来,一看就知道不是胡子就是游击队,为首的一个留大胡子的蒙古族壮汉看了看他们四个人,用生硬的汉语说:“这群人是你们打死的?”

张学义一笑,用蒙语说:“是我打死的,请问你是那位?”

“我们是游击队的,我以前在李森将军(抗战时期内蒙第一骑兵旅的创始人,抗日名将,乌兰夫曾在该旅担任第一任政委)的部队,我是兴安地区的人,我们也算是八路军。”蒙古族壮汉说完看着地上的敌人。

张学义说:“我久闻乌兰夫和李森将军的大名,没想到你以前是他的部下,幸会幸会,既然都是打鬼子的,敌人身上的武器装备全部送给你们,好好打鬼子。”说完他背上枪继续带队往前走,蒙古族游击队立即从伪军身上收集武器弹药,崭新的马刀和马枪都归了他们。


雅男总算知道张学义有几下子,还能拿蒙语说话,怪不得他选择走大草原呢,以前没听他说过,只见他进了蒙古包拿着钱就换出吃喝,牧民乐呵呵的把他送出来,大家谁去买动都买不到,就他能跟本地人沟通。

赫留金一指前边,“那有边防站,我带你们去补给点子弹吧,连着打了几仗子弹不多了,我给你们搞几支好枪。”他头前带路,带着大家顺利抵达苏联军队守卫着的蒙古国蒙南部边界线。

苏联军队看完赫留金的证件介绍信以及各种手续后顺利的拨出手枪子弹一千发,张学义认为就T33手枪带着足够用,为了减少重量把左轮手枪又还给苏联军队,这东西带在身上用不上,威力不如T33手枪。

苏军没少给他们补给东西,手榴弹、步枪子弹、大面包等都把他们的军挎包塞满了,张学义心想有盟友支持简直太好了,比那些内地的抗联游击队好,自己用得全套苏联武器,苏联人收回AVS-36狙击枪,又援助了三支SVT-40狙击步枪,他的队伍又像重获新生一样继续向西行进。


横穿大草原之后队伍来到水土肥沃的土默川平原,到了这里跟去了绥西差不多,大青山游击队已经在这里站稳了脚,日本鬼子来这猖狂不起来,游击队的根据地跟友军三十五军距离很近,因为都是善战的部队鬼子也不愿意轻易招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