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8/


一.


陈婧妤并不安份,她的初步目标是进入台北发展。

陈阿根老两口虽有些舍不得,但陈阿根知道年轻人爱热闹,重事业,重发展。

好在这里离台北市并不远,可以随时去探望。

而且陈婧妤答应经常往家打电话,并承诺:一有时间保证回家探望二老。

陈婧妤暗自庆幸,她幸亏提前做好资金转移准备,否则没钱真无法很快开展工作,甚至连台北都去不了。

从世界最高楼到国际级的中华艺术典藏,当她孤身一人来到这个充满着对比的城市。

现代与传统相互包容外,再结合了无比活力与亲切笑容,台北已成为她在亚洲最美好的回忆。

在台北,她每个所到之处,多样的文化特质都充沛鼓动着。雕龙画栋的庙宇与现代的街道完美吻合,还有许多世界级餐厅随时提供您最正统的各式中华料理。

别忘了,美味的夜市小吃不仅仅带给她口腹的满足,更是引领她体验台湾这个陌生的世界生活的理想去处。

台北的相对性也在都市与自然接壤之间显现。几分钟的车程,您就能在山林环绕下,浸酝于柔润的温泉之中。

还有许多亲山步道与公园在城市间穿梭点缀,一日庸碌繁忙后,陪伴着您沈静心灵。


台北,一座完美融合都市脉动与自然景色的多样城市。她可以轻松地在都心搭上捷运, 30 分钟后就置身于火山国家公园之中。

这就是台北。

如想沾染一丝幽古气息吗?

百年来的文化典藏与寺庙古迹带她重回历史洪流中,体验台北的过去。

想感受现代科技吗,超高速电梯与您一同徜徉流行时尚的极致,有台北 101大楼 。

不仅如此,完善的亲山步道、河滨脚踏车道的规划,更是登山客与自行车骑士们的天堂。再结合各式百货购物与珍馔美食,台北足以满足她心中所有的渴望。

陈婧妤并没有按照陈阿根给她的安排直接去找民进党澎湖籍台北主委王成吾,她觉得那样会被人看不起。

她要自己先洗钱,转移钱,买房,买车,开公司,当然这方面她是高手。

她不会把大批资金一次打入自己的帐户。

而是通过地下钱庄,把资金慢慢调入投进股市,秘密建仓,作长线投资。

然后,再从股市取出一部份钱,开国际投资公司。

并不计利息,从银行贷款买房,买别墅,买车。


二.


陈婧妤此时,已成为真正的民进党员,台湾富豪小大佬,下一步将是加入台湾的政治圈子里来,这时她才拿着陈阿根的推荐信和民进党员关系介绍信,敲开了民进党澎湖籍台北主委王成吾家的大门,并且送上红包政治献金10万美元。

王成吾非常高兴,他正是因为要选下任台北主委缺人,缺钱的时候,一见这么一个既有钱,又有能力而且美貌的女孩子的时候,马上收归旗下。

并允诺保荐她当选台北民意代表。

陈婧妤却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

并提出要全力助他当选党中央主委的建议,并告诉他资金不成问题,王成吾一听乐得嘴都合不上了。

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王成吾当即表示决不会过河拆桥,一定帮她名利双收。

过去民进党之所以走向街头,乃是建构台湾的健康政治机制。

也因为如此,民进党于创党之初很少有知识分子与学术精英参与,纵然有也是怀着理想而来,抱着理念不合而去。

台湾能终于冲破党禁,报禁,实现“万年国会”全面改选,废除领导人终身制改为任期制等,为台湾民主政治确立关键一步,几乎是街头运动的成果,当然也有极少数知识分子的心血。

过去在街头狂飙年代,龙应台、李家同等在国民党威权体制下成长的知识分子,对街头、群众,政治运动有相当强烈的排斥感,所以他们从不在街头现身,纵然在国外,他们选择于电视机前冷静观看所谓的“街头暴力”,而且他们于国外研修的课程也均与社会学、政治学无关。


他们坚信文明是进步的,殊不知文明的进步都是几代人用血泪争取来的。

就以台湾而言,在民进党于街头狂飙年代平均5天一场的街头运动,他们当时都远居国外深造,全然不了解争取民主的艰辛。

也唯有历经这场街头运动的人民才知道:民主不会凭空到来,而需要尽力争取。其实民主是绝对不会无缘无故、静悄悄到来的。

一部民进党的历史,几乎可以说,就是民进党派系的斗争与妥协的历史。

派系的恶斗,使得民进党内部的团结十分困难,甚至会导致党的分裂,对于民进党的形象也会带来极大的损害。

而且,派系的存在,使得党内对于许多政策,只问立场而不问是非,每个人只知道选边站,而不是去理性的思考正确的理念,以及坚持自己的理想。

真正良性的派系互动应该是让民进党成为一个可以包容下各种不同的意见和观念的政党,而不至于迅速走向极端。

如果,民进党所谓派系的存在,只沦为选举操作的动员工具,而不是进行理念的良性辩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