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山林 1 烽火山林6

周天平 收藏 9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9/[/size][/URL] 县城和丘家村之间,除了由县汽车站的班车在早7点半到晚6点之间应运之外,还有 一些被称为“野鸡车”的无应运证照的面包车在抢客。 只是,现在是10月农民收割“二稻”的时候,正式的班车上都没有几个人坐着,就更不要说那些“野鸡车”了。 不过,韦六叼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9/


县城和丘家村之间,除了由县汽车站的班车在早7点半到晚6点之间应运之外,还有 一些被称为“野鸡车”的无应运证照的面包车在抢客。

只是,现在是10月农民收割“二稻”的时候,正式的班车上都没有几个人坐着,就更不要说那些“野鸡车”了。

不过,韦六叼着烟,嘴里喷着酒气,哼着歌“我有一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一副很开心的样子,走向自己的面包车,因为两个小时前在街上见的一个“朋友”,硬要人家请客,才得白吃了人家一顿,口袋里还顺带拿了人家两包好烟,现在心情正爽着呢。

他拿出钥匙“比”一声,开了电动锁,神经质的自己在那里呵呵呵呵的笑够了,才拉开车门,一弯腰上了车坐下。一转头一伸手,想把手里的烟头扔了,却被一个突然出现的黑影吓了一跳,另一只手已经握在一把扳手上了。

“大哥,你的车...什么时候开啊?”他看清楚来的人,只是一个愁眉苦眼30多岁的男人,背后还跟着两个悲着包的后生仔,这才松了口气,有点恼怒的答:

“妈的,出的起钱,我马上走!要去那里啊?”他在看了一眼车外的三个人觉得有点做生意的机会,于是恼怒的脸色和缓了些。

果然,哪个30多岁的男人被他刚才的脸色给吓到了,有点结巴的说:“那个...我是太阳乡的...我,我这个...这个想去丘家林场!”

韦六听到“丘家林场”这几个字,眼皮跳了一下,差点冲口就说“不去!”但是,他目光又扫了一眼眼前的男人,改了口,说:

“现在去‘丘家林场’?都6点了,我就是快车送你们到那里,也要快2个钟头,这山路呢...又不好走......”

这个男人倒不是象他的面相那么笨,一听,马上明白,说:“恩,哪个...师傅,这个...你给个价...啊?”

“给个价啊......”韦六眨眨眼,说:“你们一共三个是吧?那就给150得了!”说到“150得了”这几个字,加重了语气,一副斩钉截铁不二价的样子。

男人脸色为难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两个后生仔,叹口气,摇了下头,又点了点头,一个后生仔马上从怀里取出一个鼓鼓的钱包出来,男人连忙上前一步,拦在后生仔面前,挡着了韦六的目光——但是,韦六早看见了,他取出手机,按下一个号码快捷键,嘴巴里却是在接别人打进来的电话的口气:

“哎呀,老四啊,你这个家伙,好久不浮头啊,有什么搞头了啊?终于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啊?...哦,好啊,晚上喝酒,我开车去,等我 送完三个客人先...是啊,人家出了大价钱有急事要去丘家林场,不送不行啊...哈哈哈哈,好,晚上见,老地方!我挂了啊!”

说完,他收了电话,扭头回来看着面前的男人,手一伸,男人咬牙把150块拍在他手掌上。他嘿嘿一笑,头一甩,说:

“上车!”


“鬼子坳”是一个两面是山中间一条泥石路的要道——据老人说,这里本来是叫“百丈坳”的,但是在1945年的时候,日本鬼的一路败兵通过这里的时候,被附近的游击队,农民自卫队和部分国民党守军集合伏击,死伤近200人后溃散,于是为了纪念这次战斗,这个地方就改名叫“鬼子坳”了!

此刻,韦六的车就行驶在山坳的泥石路上,然后只听见什么东西响了一下,本来左右摇晃着走在路上的面包车一下停了下来。

“呀,车坏了,车坏了!”韦六一边叫着,一边装摸做样的在自己的驾驶台到处摸索,好象在很努力找故障的样子。“你们...先下车...吹下风...啊?我打开发动机盖看一下!”他象是哄小孩那样把3个男人哄下车,嘿嘿一笑,点火松离合器加油,车子哗一声一下窜了出去,到了坳口,轰响着掉了个头回来,象两把刀一样的车头灯射在3个男人的身上。

“你妈的老六,把你破车灯关了,刺的老子眼睛都开不了!”一个粗鲁的声音在另一头拗口响起,车灯关了,三个背靠背成三角形防御阵势的男人,终于可以看清楚,另一边山坳口,5,6条人影走了过来,肩膀上,手上,似乎都拿着家伙,有些家伙,反射 着月光,冷冷的!

为首走在前面的家伙,到了三个人面前,他吐了一口唾沫,恶狠狠的手一伸,说:“拿来!”

30多岁的男人颤抖着握着一对拳头,想出拳,又想往后缩的样子,他结结巴巴的说:“拿...拿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上来的韦六嘿嘿笑了两声,说:“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不?这里是‘鬼子坳’,你说你是太阳乡,应该知道这个地方吧?2,3百日本鬼子死在这里。你们不希望和鬼子的魂魄一起天天在这里游荡吧?”象是很欣赏自己的幽默一样,他接着说:

“拿钱出来,你他妈的我早看出来了,你们是太阳乡那帮买卖‘寿方’的棺材老!哼,太阳乡前几天出了个连环车祸,死了几十人,尸体还不能运走要给公安看过呢!我见过你认得你,你是棺材店老板老林!你来买棺材的!拿钱,乖乖的,给你们一个舒服的死法!”(注解:寿方我不知道是不是一个通用的词,在我们本地是指用来做棺材的木材)

这时,韦六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看到哪个30多岁的男人放下了手,其他两个后生也放下了手。男人本来佝偻的身体,慢慢的挺直了,韦六惊讶的发现,原本矮自己半个头的男人,现在高出了自己一头,而且,他脸上居然还带着笑容,是一种蔑视的笑容——虽然,月光不是那么清晰,但是,韦六却清楚的看到了对方蔑视的笑容!

“我不是老林,我和我的兄弟,是死神!”男人很沉稳的说,咧开嘴又是一个笑,月光映在他的牙上,韦六觉得,那真的就是死神的牙!

他就是看着,动也不能动,在不断有人倒地的闷响声中,尿已经湿了他的裤子。一把带血的M9多功能匕首放在了他的眼前,但是匕首没有刺下去,匕首的主人只是把匕首在他上衣上擦去了血迹,然后,那个30多岁的男人的脸又出现在他眼前。

“我是阮雄,我要问你些话!答得好,你可以不死,还可以得到你看见的那个钱包里的钱!我在找一个人,他现在的名字应该叫‘周志华’!”


在刷牙的韦柳英突然“哦”了一声,然后又“哦”了一声,把嘴里的泡沫急忙吐干净,,蹲下来干呕起来。

在厨房里的周志华听到声音,连忙一个箭步出来,扶着自己妻子的肩膀,关切的问:“怎么了?怎么了?要去和五叔那里吗?”——和五叔是村卫生院的医生。

自己的妻子白了一眼这个糊涂的男人,才说:“笨啊你,准备做爸爸了!”

周志华楞了一下,又伸出手指来数了下日子,才说:“恩,日子是过了都快一个月了......”楞楞的发了会呆,突然跳了起来,落地了哈哈哈大笑跑到院门大叫道:

“我要做爸爸了,我要做爸爸了........噢——”

他跑回来,抬起自己的手,说:“老婆,你看,我的手上,没有多少老茧了,摸你的脸,或者是抱我们的孩子,都不会磨伤你们了!”

妻子拉起他的手,手指摩挲着自己丈夫的手掌,把他的手掌贴在自己脸上,说;“傻瓜!” 她用脸蹭着自己男人的手,接着说:

“男人要那么细的手做什么?你只要轻点就可以了,我又不是豆腐做的!”

周志华点点头,“恩”了一声,皱下眉头,说:“可是,等下我就要上山了......”

“得了,现在才什么时候啊?你急什么啊?”妻子知道他的意思,笑呵呵的说:“你快走吧,要不人家送你的要等你了!”

看着妻子的脸,他点点头,说:“恩,那自己小心,我上山了!等学星从乡里回来,才告诉他这个消息,呵呵呵呵”他突然在妻子脸上亲了一口,笑眯眯的走了,留下妻子红着脸,向着门口的方向挥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