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国际旅 特种训练营 第五章.血泪旋侓

wnet99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3/[/size][/URL] 一. 生活之路布满了这样,那样伤心的回忆,如果我们沉湎于此,那就找不到勇气去面对现实生活,所有的人都有活生生的责任与感情,它们有权利要求我们进行艰苦的努力”。 这种现实感生活、责任感与虚无感、幻灭感是同时并存的。 这两种看来对立的人生观在历史的记录这儿,在许多作家那儿,都奇妙地结合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3/


一.


生活之路布满了这样,那样伤心的回忆,如果我们沉湎于此,那就找不到勇气去面对现实生活,所有的人都有活生生的责任与感情,它们有权利要求我们进行艰苦的努力”。

这种现实感生活、责任感与虚无感、幻灭感是同时并存的。

这两种看来对立的人生观在历史的记录这儿,在许多作家那儿,都奇妙地结合在一起。

他们看到了人们受到客观的限制,包括受自己传统思想的限制,总想去突破它,但最终还是感到无能为力,不时地发出阵阵的良心没有泯灭哀鸣。

那日本鬼子对中国东北垂涎已久。

“九一八”事变前,它已通过日俄战争夺取了旅顺、大连和满洲铁路沿线并派兵驻扎,这正是它能够阴谋进行事变的前提。

1931年6月,日本陆军参谋本部和陆军省制定“满蒙问题解决方案大纲”,确定了以武力侵占中国东北的具体步骤。

7月,陆军参谋本部把攻城重炮秘密调运至沈阳,对准东北军驻地北大营。

8月,日本陆军大臣南次郎在日本全国师团长会议上叫嚷:满蒙问题只有用武力解决。随后进一步做了发动此次战争的各种准备。

“九一八”事变揭开了日本鬼子对中国,进而对亚洲及太平洋地区进行全面武装侵略的序幕。


国民党政府对日本的侵略采取不抵抗政策。事变发生前,蒋介石于8月16日致电张学良:“无论日本军队此后如何在东北寻衅,我方应予不抵抗,力避冲突。”

9月12日,他在河北石家庄召见张学良时说:“最近获得可靠情报,日军在东北马上要动手,我们的力量不足,不能打。

我考虑到只有请国际联盟主持正义,和平解决。

我这次和你会面,最主要的是要你严令东北全军,凡遇到日军进攻,一律不准抵抗。”事变发生后,国民党政府电告东北军:“日军此举不过寻常寻衅性质,为免除事件扩大起见,绝对抱不抵抗主义。”

当时,日本关东军只有1万多人,而中国东北军驻在东北的有16.5万人。东北军部队多次接受不准抵抗的训令,在日军突然袭击面前,除小部分违反蒋介石的命令奋起抵抗外,其余均不战而退。

日军几乎未受到抵抗便将沈阳全城占领。

东北军撤向锦州。

全国最大的沈阳兵工厂和制炮厂连同9.5万余支步枪,2500挺机关枪,650余门大炮,2300余门迫击炮,260余架飞机,以及大批弹药、器械、物资等,全部落入日军之手。据统计,仅9月18日一夜之间,沈阳损失即达18亿元之多。

此后,东北各地的中国军队继续执行蒋介石的不抵抗主义,使日军得以迅速占领辽宁、吉林、黑龙江3省。

王庆华在组织,家里和梦伯伯的活动,关心,帮助下,在几个月后很快就得到释放。

但是根据地下党的贯例,凡入狱的同志,一旦获释出狱,需被组织审查三个月。

这段时间为了躲避蓝衣社特务分子的注意,怀疑,他索性长期呆在家里不出门。

但他从未停止对抗日运动的关心。

并以笔名发表了,数篇号召民众起来抗日的文章。


二.


“高粱叶子青又青,九月十八来了日本兵。

先占火药库,后占北大营。

杀人放火真是凶,杀人放火真是凶。…”

这首作于1935年的新“九一八”小调,老辈儿的东北人,都曾听过并且能够哼唱。

听着,唱着,眼里不觉已流下泪来—这悲愤的旋律里饱含着他们多少血和泪!

尽管现在唱的次数太多,演唱的场合太杂,唱的歌手很多时候毫无感情。

但想想几十年前,有多少抗日好儿家郎,就是唱着这首歌别妻离子,义无返顾的踏上抗日征途,还是不禁使人回想那难以忘记的过去。

万里长城万里长,长城外边是故乡,高梁肥,大豆香…。”

如果中日战端一开,就是地无分南北,人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

无论是那真正的好文笔,还是从来不屑于营造什么巧妙的构思,什么出人意料的开头,它总是直抒胸臆,开门见山,跃马扬鞭。

一下子就把你冲的热血沸腾,做奴隶还是斗争?

就算是死亡,也不要让日本侵略者指着你的尸骨说:这是个胆小鬼。

东北大地,山河变色,中华民族蒙受奇耻大辱,东北人民陷入苦难的深渊……。

在民族危亡的关头,东北各界民众性的抗日斗争,从学界的罢课,工界的罢工,商界的抵制日货,直到东北军爱国将领、爱国人士积极抗日,反日浪潮席卷全东北。

自发组织的抗日救国军,自卫军,反日总队,大刀会等抗日武装,统称为抗日义勇军。据统计,在全盛时期的1932年夏秋之际,东北抗日义勇军总人数发展到30万人以上。从辽河两岸到松花江畔,从长白山到兴安岭,整个白山黑水间到处都有抗日义勇军的足迹。

他们传奇般的英雄故事,如一曲抗日爱国的壮歌,流传甚广,有口皆碑。

日本帝国主义的野蛮侵略和残暴统治,激起了东北人民的无比仇恨,在白山黑水之间,遍地燃起民族解放战争的抗日烽火。


国民党在东北失守前,把大批东北学生带到了北京,向他们许诺到北京继续上学.但到北京后,国民党的动机暴露,他们是要把这些学生编成青年军打共产党,这大大地激怒了这些流亡学生。

流亡的学生们来到北平后,没有住地,就露宿在“天坛”公园和太庙(今工人文化宫)等地的殿堂和屋檐下。

后经请愿由当局派部队在“天坛”公园的“环丘台”周围搭起了几十个帐篷,供学生住宿使用。

为了让学生能够尽可能学到一点知识,学生会尽了最大努力,无偿聘请北大、清华和辅仁师大的学生给我们讲课,没有教室,就在“天坛”公园的柏树下席地而坐,把黑板挂在树上坚持露天上课。

天气冷了,露天教室也就不行了,学习只得就此停下来。

东北流亡学生入关进入北平后,因生活所迫向北平市参议会请愿解决。

当局答复让就地参军,从而激怒了学生。

万余名手无寸铁的学生,高举打倒反动派,捣毁参议会的标语,上街游行示威,包围了设在西长安大街的北平市参议会,并越墙而入,砸毁了办公设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