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火(原:烽火军车) 正文 第六十四章 王宪哭井(下)

辽西老戟 收藏 5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内容简介] 杨欣穿上衣服,看着王宪、凌青和乌力说:“来!咱们赶快商量一下!” 乌力向身后的几个大汉打了个手势,大汉立刻四散分开,隐蔽到围墙外面。 凌青对几个游击队员说道:“保护好教授!”队员们便持枪围在了金教授的木箱前。 王宪指着西墙边的一棵大柳树说:“行啦,就在树荫底下商量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杨欣穿上衣服,看着王宪、凌青和乌力说:“来!咱们赶快商量一下!”

乌力向身后的几个大汉打了个手势,大汉立刻四散分开,隐蔽到围墙外面。

凌青对几个游击队员说道:“保护好教授!”队员们便持枪围在了金教授的木箱前。

王宪指着西墙边的一棵大柳树说:“行啦,就在树荫底下商量吧。”

一番惊扰后,王宪的心里宽敞、踏实了了许多,靠墙一坐,说道:“这雾下的没头没脑,太阳一出来又往死地热。”忽地来了兴致,“我说杨欣,听说罗云汉精通唐诗,你怎么样?这下雾的唐诗你会吗?”

杨欣哭笑不得,都到啥时候啦?他咋还有这个闲心呢?

乌力一捋银须笑道:“唐诗算啥?柱子八岁就跟我背宋词。柱子,给王主任来两句下雾的宋词!”

凌青说:“没问题,杨队长给我们讲过苏东坡和辛弃疾的的词。”

“行行,宋词也行,来吧!”王宪扭头饶有兴致地看着身旁的杨欣。

“下雾的宋词,”杨欣用手拂了下分头,思忖了一会儿,“好吧,范成大《浣溪沙》里有这么两句,听好了:‘浓雾知秋晨气润,薄云遮日午阴凉。不须飞盖护戎装。’”

“好好!浓雾知秋晨气润,薄云遮日午阴凉。正好这大雾从夜里一直下到晌午。不须飞盖护戎装,大雾弥漫,根本就不用飞盖遮阴凉。戎装上道,秋色尽收眼底。好!此情此景,当如是也,用得好、用得好哇!”王宪连连点头夸赞。

“我只会背诵,解释评点不如你……”

“哪里、哪里!”

“更不如罗云汉。”

“怎、怎么还加个更字?”

凌青和乌力笑了起来。

“好啦、好啦,商量事儿吧!”杨欣深邃的目光一扫众人:“教授鉴定化石需要很长时间,不能再让他在这化验了。凌青,你带着教授立刻转移,我和王主任去找丁雄。”

“丁雄已带着军车直接到铁刹山去了,”王宪说:“我在大道边上,看见了老武叔和一个叫章鱼的。老武叔让我告诉你,他和章鱼要跟皇圈会的滕婆子有急事要办,别等他们了。说是完事儿以后,到铁刹山的铁匠屯会合。”

杨欣转脸看着乌力:“姑老爷,是东圈盗墓的事儿吧?”

“对!是五和尚!”乌力说:“王老虎和朴大裤裆早就盯上东圈拖雷爷的蒙古弯刀了。昨夜里眼线说,王老虎死了,五和尚又把天津杨柳青的飞贼李采请来了。听说,这李采外号叫做棺材耗子,不但是京城有名的搬山摸金、倒斗子高手,还是武艺高强、轻功绝顶的道上飞贼。半夜里,五和尚的把兄弟关上飞又来凑热闹。也好,他把鬼子的马队给引到炮仗屯去了。二会首带人亮着暗哨、守在东圈,乌旦混入主墓暗道察看,到现在还没有动静。”

王宪说:“我说呢,山猪怎么会跑到东山北沟去了呢?原来又是关上飞这小子通风报信、引的路!可别说了!要不是丁雄和皇圈会的弟兄鸣枪诱敌、惊马进屯、调走沟口伏兵,军车小道潜往铁刹山,三辆马车军火,一辆都没了!好险哪!军火车幸亏没走大道、来鞑子营会合,大道上都是武藏的巡逻兵!大概是给鬼子援军探路的。军火车要是碰上了,没个跑!我和黑大个是贴着西山根、钻进柳树林子,才骑马跑过来的。”

杨欣听着王宪的讲述,心想,丁雄押着军车越过东山崴子、在炮仗屯、在东山沟肯定遇着了数不清的麻烦,连一向瞧不起丁雄的王宪,都能亲口说出钦佩他的话来,足见路上艰难曲折、凶险万分到何种程度。

王宪接着问道:“那你们为什么不把盗墓贼给抓起来?一旦他们把蒙古弯刀盗走怎么办?”

乌力看着凌青说:“凌队长吩咐,见货抓人、人赃俱在。只有把蒙古弯刀找到,盗墓贼以后才能死心、皇圈才能安定。”

杨欣想到,凌青的决定是稳妥的,李采这样的道上飞贼,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不死心。不确切地知道蒙古弯刀在哪,他是不会离开鞑子营皇圈的。由此联想到,何叶儿、片藏、毛利知道了皇圈大井的化石地点,以后也不会善罢甘休的。于是看着乌力说道:“姑老爷,东圈的蒙古弯刀一定不能落到贼人手中!一会儿,我们大伙都过去!可是姑老爷,你想到没有?方才来的鬼子和毛利都知道了皇圈大井里有化石标本,他们以后会就此罢手吗?”

“是啊!这大井又惹事儿啦!”乌力低头捻起胡子来,“即使是明着不来,他们也会偷着来。早晚得有刀兵相见的时候,兵连祸结,何时是了哇?唉!鞑子营真是祸水无边哪!”

“姑老爷,我看这样,”杨欣说:“大井移位!”

“什么?大井移位?”王宪惊讶地问道:“杨欣,你脑子有毛病吧?山能移、水能动,可这大井咋能挪地方呢?”

“对!大井移位!这招儿太妙了!”凌青兴奋地说:“乌大叔,把井填上、把碑挪走,重新再建一座皇圈大井!”

“好好!太好了!”乌力展开面容,“我连夜就办,人不知鬼、不觉地,在这西面我再打一眼大井,把石碑挪过去,砌上这残墙断壁,移栽上这周围的松柏树。”

王宪恍然大悟地说道:“啊?这么样的大井移位!这下可好了,”王宪拍着手说,“让小鬼到井里捞去吧,那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众人都笑了起来。

“不过,要离远一点,”杨欣说,“化石分布区域是相对集中的,离近了也可能捞出珍品化石来!”

王宪说:“即便是这样,也得下到新井里捞出几块来,让金教授化验、化验,看看是不是有价值的化石!”

“对!”凌青点着头说,“为稳妥起见,我先不把金教授送走,等化验、检测出结果来了再说。”

突然,东面传来了激烈的枪声。

众人急忙站了起来,杨欣说道:“姑老爷!你赶快派一个人,带着凌队长把金教授隐蔽起来!”

“好了!”乌力应道,一挥手,“大康!”东面围墙下跑过来了一个大汉,“听凌队长的吩咐”。“是!”

杨欣看着凌青说:“金教授的事儿,你就看着安排吧!我和王主任要到东圈皇坟去看看,到铁刹山我再和你联络。你带人快走吧,这里的事你就不用管了!”

王宪一听立刻板起脸来:“什么?你怎么又擅自做起主来?护送金教授是我的任务,谁让你交给凌青啦?再者说啦,军火车你扔了不管,你怎么还管起皇坟的事儿来了?是不是这乌会首事你姑老爷……”

“你……?”杨欣白脸胀红,强压下火气,“保护国宝与护送军火一样,都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杨欣斩钉截铁的说:“皇圈会在炮仗屯为我们保护军车,在这皇圈大井保护教授、化石,甚至护送教授到省城,还要依靠皇圈会!现在,他们这里出了危险,我们能撒手不管吗?”

凌青狡黠一笑,对王宪说:“王主任,要不你自己带着教授上奉天,我带着人和杨队长去东圈。”

“我自己怎么带着教授走?”王宪瞪了凌青一眼,知道是在取笑自己。细细一想,杨欣说得也对,在炮仗屯要是没有皇圈会的人,三辆马车早就没了。特别是护送金教授还得依靠皇圈会,现在人家有了事儿,怎能说撒手不管呢?

听着三人说话,乌力呵呵一笑:“这点小事儿,用不着你们操心!听这枪声是刚刚交上手,有二会首和乌旦在,倒斗子的一个也跑不了!你们走你们的,教授的事儿交给我!”

“不行!”王宪郑重地说道:“保护国宝,人人有责!皇圈会的事儿,就是我们的事儿!”看着乌力说:“乌会首,你别介意,我方才说话莽撞了,说话又有点过火儿,对不起!我只是责怪杨信没有组织原则,有事不和我商量。可是……,”挠了挠头发,鹰眼一闪,“可是和我商量,我也得这么办!”说完,先笑了。

众人笑着,算是长出了一口气。

“小柱子,听见没有?以后说话办事得懂得规矩。”乌力眼里充满着慈爱,告诫着杨欣说,“还象小时候似的,没大没小的可不行,就像我这皇圈会……”

“别说你那皇圈会了,赶快招呼你的人吧!派几个人把这卡车给我看守好了,剩下的跟我走。凌青!枪声这么紧,你也快走吧!”杨欣怕师傅乌旦,却不怕姑老爷乌力。从小就和乌力没大没小的撒娇惯了,要不是碍这些人的面,早与乌力嬉皮笑脸的闹了起来。

“好吧!那我带着教授先走了!”凌青立刻过去走到木箱旁,捡起地上的风衣,披在金教授的身上,对低头忙活的金教授说:“教授,快收拾东西!赶快走吧!”

金教授双手护着化石:“别、别!我刚走锛上线,正、负本还没分开呢?一旦偏锛走线…”

“就让杨欣在给你捞上两块来!行吧?快走吧,我马上给你找个安静的地方,你再飞针走线!愿意咋锛就咋锛!”凌青说着,就搬起显微镜塞进地下的工具箱里,“快!把这些瓶子、罐子都收拾起来!”指着木箱上的实验仪器,对旁边的游击队员命令道。

“别乱动!”金教授张着这双手阻止着,可听到东面的枪声爆豆似的响起来,无奈地说:“好好!我收拾!我收拾!你们别乱动,我自己来!”收拾着东西不禁唠叨起来,“人老了,不中用了,连掮本开料的活儿干着都这么费劲,毛利这小子也不知道哪去了,唉!没个助手还真不行。”

突然,东面半空上,炸响了一颗红色的响雷,像血花一样纷纷扬扬飘落下来。

是朴大裤裆的信号箭!杨欣喊道:“快走!”

杨欣、王宪、乌力带着人跑出了东面围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