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湖北5学生被取消受助资格续:一人是副局长女儿

qyfazai 收藏 1 64

[B]成都商报8月25日报道 湖北襄樊市近日有5名贫困大学生因“不感恩”,被资助者取消受助资格。记者调查发现,一名被取消受助资格的大学生父亲是当地某局的副局长。其是否属于贫困家庭、以及襄樊市总工会对贫困学生的审查程序引发质疑。


副局屋中家具一应俱全


记者获悉,在重庆读大学的杨某也被暂时中断了资助。经了解,杨某的妈妈是樊城区环卫部门工作人员。当地一环卫所的一位工作人员与杨某父母相识,其表示杨某的父亲是樊城区城管局副局长。


前日下午,该局一位工作人员称,副局长开会去了,他家住在樊城区区委大院里。记者随后来到杨某家,打开房门的是一个高个女孩。开始她称自己是这家人的亲戚,随后才承认自己就是杨某。从门外看去,屋内彩电、沙发等家具一应俱全。杨某随后在走廊里接受了采访。


“不好意思”联系资助方


杨某表示,她似乎记不清楚去年是怎么被确定为贫困生的,好像是妈妈听说市总工会组织了一个活动,给考上一类大学、家庭经济情况不太好的学生一笔“赞助”。她就填了个表交上去,究竟交给哪里的也不太清楚。后来她就被通知去市总工会接受“赞助”。


杨某称,一开始没觉得什么,可后来心里就越来越不舒服了,总觉得欠了对方什么。她承认,整整一年她既没给对方打过电话,也没发过短信或写过信,虽然她有对方的联系电话,但觉得不好意思。


提申请是为家里减轻负担


杨某说,她的家境不富裕,爸爸每月工资1000多元,不到2000元,妈妈也就1000元左右,“不吃不喝一年就是1万4千元钱,自己每月在学校花费要800多元”。


杨某称,对方资助的1000多元钱对她上学帮助不大,要不要都无所谓。当初之所以写申请,想着反正能为爸妈减少点负担。工会也没派人来家里考察过他家的经济情况。


杨某说,一开始不愿接受记者采访,就是因为她有个当副局长的爸爸。当时她写资助申请时,爸爸不赞成,后来妈妈坚持,他就同意了。“我爸虽然是副局长,钱也是辛辛苦苦挣的。怎样才算真正的贫困,是怎样的标准呢?”


-说法


本报讯前晚,杨某母亲解芬然自称身体不好,一直在环卫部门打零工,每月600多元钱工资。记者在解芬然所在的环卫所办公室的墙上,看到她的名字仍在工作人员名录上,且比较靠前。


解芬然说,去年上半年,她所在的环卫所负责人让她填一个申请表,说是资助当年考上一类大学的学生,她拿过来就填了。去年8月,她到市总工会去开会,才确定钱是女企业家出的,是为了资助优秀的贫困生。当时她想,丈夫杨洪圣虽然是副局长,可自己做零工,收入不是很稳定,所以就收了钱。几个月后,丈夫知道了此事,就说她胡搞。解芬然就把钱交给了所里的人。


樊城区城管局党组书记梁书记昨日表示,杨洪圣家申请资助,没有通过组织,可能是从其妻子所在的环卫所申请的。梁书记称,杨洪圣月收入是1200元到1300元,杨洪圣和妻子都是工薪阶层,在襄樊属于中等收入家庭。


据了解,杨某的申请是通过樊城区总工会、樊城区环卫所总工会报上来的。


樊城区总工会的副主席刘荣称,每年市总工会开展助学活动时,就会给每个区分下资助指标。去年市里给了该区一个指标,考虑到城管战线工作人员收入较低,所以区总工会就把指标给了城管局。当时该区有两名学生考上了一类重点大学,其中一个就是杨洪圣的女儿,于是把杨同学确定为受助者,而另一个由区里找企业资助。


刘荣进一步解释,当年究竟该不该资助杨洪圣一家,大家也有争议。在襄樊市,杨洪圣家并不贫困,但在城管系统里就属于贫困的了,“这要看跟哪个地方比”。她本着为本区市民谋福利的原则,“分下来的资助名额当然要用”,而且这样可以起到模范带头作用,让区里的孩子们好好学习,多出优秀学生。她说,当时只有两个人考上一类重点大学,再加上没有其他人争这名额,一个就从市里得资助、一个就从区里得资助,没什么不合理的。


调查:资助申请表副局变“下岗”


本报讯前日,资助杨某的襄樊市白鹤实业公司党委书记马建先,听说对方的爸爸是副局长,马建先感到自己受到了欺骗。同时,马建先对市总工会把这样的学生纳入贫困生行列,很迷惑。


昨日下午3时许,襄樊市总工会女工部部长周华龄从柜子里顺利地找到了杨某的那份资料,包括申请表、杨某及母亲的身份证复印件,但没有杨洪圣的身份证复印件。而申请表上的内容令人吃惊:母亲月收入200元,家庭月总收入600元,特别是有个情况说明令人目瞪口呆:夫妻下岗无住房……生活较困难!上面还清清楚楚地盖着一个鲜红的印章:樊城区第三环卫所工会!


副局长变成了下岗工,就连周华龄都感到吃惊。她称,市总工会是要给区总工会分指标,而且委托区总工会将贫困大学生的资料递上来,委托对方审查贫困生资格。报上来的资料,要有下岗证、低保证、身份证,如果没有,就要让单位出个证明。杨某的申请,因为有单位的证明,所以就没让对方拿下岗证、低保证了。她表示将追查此事。


周华龄说,她将立即把那笔“存”在樊城区城管局工会里的钱,通过区总工会追回来,真正用在贫困大学生的身上。他们将在以后的工作中进行改进,对每一个贫困大学生进行严格的资格审查,防止类似事情的再次发生.[B]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