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部队 第一章 乱象 第二十三章 追查线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6/


“这里是C-2,我们正在生还者撤离的地区进行搜索,尚未发现生还者的线索。完毕!”

“总部收到!C-1营救小组已经撤离至维和部队驻地,一旦发现生还者立刻向总部联络,完毕!。”

“C-2小组收到。”在联络完总部后“饕餮”把对讲机递给“谍报”后,拿起水壶摇晃了一下看着里面正在被净化药片过滤杂质的河水,还在是淡黄色的啊。“饕餮”站起身把水壶别在腰间拾起靠在树脚的自动步枪掐灭烟头后扔进河水里道:“休息得差不多了,我先去回收警戒装备,马上回来。”

等“饕餮”走远了其他人都在无奈的摇头,只有“火花”嘀咕道:“只因为有这种家伙的存在,”说着眯眼看了一下水壶中仍然还是淡黄色的水,“所以我们才要喝这种加药片纯净的人工水。”

没几分钟“饕餮”便回来了,回到休息点后“饕餮”把装警戒装备的小背带扔给了“鹰眼”,下次该他负责警戒工作了。

C-2营救小组继续上路。茂密的原始森林完全挡住了阳光,只有少许阳光穿透森林顶上的缝隙射入森林,大树下面则是大量的灌木丛。穿过一条溪流时“鹰眼”停住了脚步,溪水依旧在“汩汩”的流淌着,动物依旧在叫着,这更显出原始森林的幽寂。其他人也停下脚步警戒周围的情况,从理论上来说虽然“鹰眼”是机师,但从对周围的自然、人文环境感觉灵敏度最高的就是“鹰眼”,这可是暗部里都属一属二的,所以“鹰眼”被派往参加找人的搜救任务。

“鹰眼”摸了一下头盔下面未戴耳麦的耳朵,似乎他听到了什么,其他人也正在等待着他的意见,“......我的耳麦好象出故障了,要进行维修吗?”说着把眼神交换给了“谍报”,“谍报”有些无语:“看我干嘛!现在没时间,等到了休息点我会帮你检查的。”看来说话的口气除了检查耳麦外还有“鹰眼”本人也要好好检查一下。

正当放松时“鹰眼”突然一脸严肃地用食指指了指树上面,示意立刻上树隐蔽。示意完后“鹰眼”跳起抓住一跟吊在树间的藤条快速翻上一棵大树隐蔽在茂密的树叶中,其他人也迅速找好隐蔽位置。由于“鹰眼”的耳麦出现故障,“饕餮”只好用手语示意保持安静,等待命令。

在树上待了几分钟后依然没有什么动静,但队员们依旧没有回到地面,因为他们相信“鹰眼”的感觉和判断力。又过了几分钟后才看见有几名全副武装的军人一声不响的来到“饕餮”他们刚才待过的树下,但是从树上的角度“饕餮”他们没一个看清这些军人的肖像,但边上第二个军人的背影怎么好象在哪见过,但都想不起来了。这名军人在刚才“火花”站的位置蹲下来看了一阵后站起身悄悄地和另一名军人说了什么。这名军人听后若有所思了一阵后点了一下头,这几名军人便再次消失在森林中。“饕餮”感叹了一下,从他们小时在森林中的速度和敏捷度上来看全是高手。

“饕餮”看了一眼“鹰眼”,“鹰眼”严肃地摇了摇头,其他人也只好继续停留在树叶丛中。又过了十几分钟后森林原处栖息在树上的鸟群突然大规模的惊叫着飞上天空,看来又有人来了。对于这些惊动森林里动物的目标“饕餮”他们不足为惧,这种在森林中走到哪暴露到哪的家伙最简单,像刚才那几名来无影去无踪的家伙才是最令人头疼的。没一会儿几名蒙着面罩手持AK-74步枪的武装人员再次站在了“饕餮”他们停留的地方。这几名武装分子连正规军人都算不上,应该是海地的民兵吧?或许只是这一带的土匪也说不定,海盗的话跑的也太远了一点吧?乌合之众。这是秘密潜伏在树叶中窥探着这群武装人员的C-2小组给他们下的定义。

这群武装人员少时停留后又暴露着向森林深处走去。这时“鹰眼”示意安全后众人才会到地面。“饕餮”拍了拍身上的树页后揪出一条缠在手臂上的吸血虫摔在地上,然后一脚踩上去蹑了几下,血吸的红红的吸血虫立刻从身体中溅出很多血。

“饕餮”吐了一口口水厌恶的看着粉身碎骨的吸血虫问道:“你们怎么看?”

“我很在意刚才出现的那些家伙,从他们的身手和戴的装备来看绝对不是一般军人,即使和我们暗部也有一拼。而且我也观察了一下刚才那名军人看的位置,那条小溪里有一颗被埋进泥土里的空弹壳,那颗弹壳的位置很隐蔽,只留出了一小部分在水底,必须要找好角度利用太阳光的反射才能把它与溪水的反光区别开,最令人不解的是他并没有拿起弹壳进行观察就可能已经读取了弹壳上面隐含的信息。”“谍报”拿着从小溪里挖起的空弹壳推理道。

“火花”接过“谍报手里的空弹壳打趣道:“虽然‘谍报’你是暗部里算得上数的情报收集者,但是原来有人比你还变态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才那名军人应该就是......”

“‘睡魔’......”“饕餮”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睡魔’?他会在这里?”“鹰眼”有些蒙了,虽然他看见刚才那名军人的背影也很眼熟,但他还是不太愿意相信那就是“睡魔”。

“饕餮”看完弹壳后把弹壳从新扔进水里道:“这只是我的个人推测,没有任何理由和根据。”

“先不管那些了,总之现在该做的就是跟上那些武装人员,他们肯定知道坠机生还者的下落,或许搞不好能得到‘魔姬’和将军的线索也说不定。”“谍报”补充道。

众人点了一下头后向那群武装人员离开的方向追去了。

而在森林暗处刚才出现的那几名军人则露出了冷笑。一名似乎领头的军人冷笑道:“理论上来说这应该就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吧!”

C-2小组的成员们跟着跟着竟然把那群被他们称之为乌合之众的小喽罗武装分子给跟丢了。“谍报”让众人等一下声称自己要去周围收集一下情报,之后便向原始森林深处跑去消失在了灌木丛中。

“也好,追了那么远。我们也该歇会了,‘鹰眼’。”“饕餮”看了看“鹰眼”。

“是,是,是......”“鹰眼”不耐烦的提着警戒装备也消失在了灌木丛中。

“火花”一边取下背包从里面拿出AN/PVS-14夜视仪后又背回肩上开始调试夜视仪的情况一边道:“在如此密的原始森林里搞不好什么时候就会出现夜战,还是早点调试了的好。而且......”“火花”看着远处幽暗的森林接着说,“看来到下午五点左右森林里面差不多也就够黑了。”

“饕餮”把自己的同款夜视仪丢给“火花”道:“帮个忙,你对机械可是很在行的。”

“火花”接过扔过来的夜视仪嘀咕道:“对机械最在行的名名是‘鹰眼’嘛,要我弄的话那也用不着说好听的啊。而且明明你这家伙连调试给夜视仪的话也不错的嘛。”

“饕餮”装做没有听见“火花”的嘀咕继续往脸上涂刚才部分被汗水冲刷掉的丛林迷彩涂料。“饕餮”的迷彩涂装刚刚涂装完毕,“谍报”便一脸自信的喘着气回来了。

“谍报”首先拿出刚才接到的河水,注意是河水而不是溪水,总算由淡黄色变为透明的了。“谍报”扭开水壶盖先喝了几大口水喘着说:“哈、哈......总算活过来了,我收集到一些不错的情报。恩?‘鹰眼’......哦!这家伙布置警戒装备去了哈。那麻烦老大你把他呼回来吧,另外让他收起警戒装备,我们马上出发。”

“鹰眼”回来后气呼呼的把警戒装备袋砸在地上大骂道:“妈的,老子刚把所有警戒装备布置完毕,你们却发通讯来让我回收所有警戒装备后返回原地,刷我啊!那下次到谁了?”

说到这众人的眼睛都看像“火花”,理论上来说应该是到他了吧?“鹰眼”直接骂骂咧咧地把装备袋摔给“火花”。装备袋狠狠的被摔在地上。“谍报”马上丢开水壶冲了上来赶快捡起装备袋拉开拉链清点了一下物品后长呼一口气:“全都是一群败家子,这些警戒装备可贵着呢,最主要的是这可是我调试出来的。我的心血。”“谍报”这家伙除了情报收集算是一把手之外明算帐可也是一把手,部里的仁兄们对他也是又爱又恨,大帐目可是很喜欢他的精打细算,但小帐就是斤斤计较的烦......人们都怀疑为什么他没在财政科,真是经济或者审计部门的重大损失啊,听经济审计部门的小道消息说“谍报”这小子实在斤斤计较的连那些天天看帐目的老头们都......把装备袋小心的递给“火花”站起身:“走吧,我在前面发现了一些你们可能会感兴趣的东西,东西不好移动唉。麻烦!”

众人在“谍报”的带路下穿过一阵高过半身的灌木丛,应该就是全面十二点钟的方向了吧,距离20米。那里的10平方米的灌木丛比周围的灌木丛矮了很小的一段,估计是两厘米左右吧。走进才发现这10平方米的灌木丛是被人工切除的,被切除的灌木丛下似乎掩盖着什么。

“就是这了,我刚才发现了一个十分让人恶心的东西。”“谍报”扒开一部分灌木丛露出红黄色的泥土后从背包上解下一个折叠式铁楸开始挖泥土。没一会儿便从挖开一些的泥土里传来一阵恶臭,是那种生物遗体腐烂很长时间后发出的特有味道。

“叮”铁楸在挖下去时似乎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谍报”用力的将铁楸挖了下去,“咯”刚才碰到的坚硬东西传来了骨骼破裂的声音。“饕餮”蹲下来扒开泥土,是一个死人坑。“火花”摸着下巴看着“谍报”挖出来的腐烂到一半的尸体思索道:“按照这里的温度,湿度和手臂上寄生虫的生长情况以及手臂的腐烂程度来看......这些人如果是同一时间遇害的话应该有一个星期了吧?不,如果是埋在土里的话时间或许更长,两个星期都有可能。”

“鹰眼”从腐烂到一半的手臂上取下一支镀金的机械表看了一阵:“这些人应该是政治犯吧!镀金机械表在这个战乱国家还是非常管钱的,要么是这些家伙对于钱财不感兴趣,只是为了消灭政治犯;或者就是直接收到了死命令,不过前一种推测的可能性要大一些,而且......”

“这些人曾经受过化学武器的伤害,这十平方米的土壤和周围的其它土壤颜色不一样。因为化学武器因为土壤中的水分而从尸体里渗透出来了导致死人坑周围的灌木丛比其它地方低了两厘米左右。”

“好了好了!一个二个还别没完了,这些推测我们都知道,用不着拿出来献。‘谍报’,说说你的发现。不要说什么就是为了让我们看这个恶心的死人坑而已,我们可没精力去国际法庭或者报警什么的。”“饕餮”继续检查着这些死者的情况。

“谍报”从作战服中摸出一块士兵牌扔给“饕餮”道:“这就是我最大的发现。据我所知这是原控制摩加迪沙的当地政府军佩带的士兵牌,直到一个月前军阀艾迪德重新从政府军手中夺回了政府军控制下的摩加迪沙,你们都知道艾迪德军对政府军进行了残酷的大清洗。而且他们使用了次等杀伤性的化学武器——沙林,他们没有太多的经费。”

“饕餮”捧起一小些泥土放在嘴边闻了闻示意“谍报”继续。

“所以沙林的浓度根本达不到杀人的程度,一般把五十名政府军士兵聚集在一个小屋子里后用原始的方法释放沙林毒气。很多人还在半死的挣扎着便被扔进茂密的原始森林,让自然慢慢解决他们。直到有几名政府军士兵居然中了沙林毒气后依然活着走出了原始森林......”

“就是一个半月前震惊全球的沙林事件?”

“对!后来这些事件就再也没有发生过,因为民兵们开始寻找这种土葬的方法进行清洗。而且我发现这里有一具尸体并不是海地人,也不是摩加迪沙政府军的军服。”“谍报”把灌木丛拣开后有用铁锹挖了些泥土后露出一名穿着黑色作战服的军人,“饕餮”对于这种作战服太熟悉不过了,那天准备担当护送小组组长的 “饕餮”就是穿着这种作战服和“魔姬”把尼米滋将军安全护送到昭通州地区行政中心后紧急返回菲朗西斯,而由“魔姬”继续进行护送任务的。

“除了这一人外没有发现其他护送队员的尸体。”“谍报”摇了摇头。

“饕餮”露出了笑容:“总算找到你的线索了,你就别想在跑了。”想着想着“饕餮”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脚踢在“谍报”的屁股上大骂道:“你这混蛋明明就已经破坏现场了,你小子还敢像才发现这似的拿着铁楸挖个半天,还解释......”

“谍报”面对众人的谴责只好揉着屁股笑道:“这不是为了还原现场嘛,免得现场都被迫坏那还勘察现场啊?勘察个屁啊勘察!”

“这句话还算有良心,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吃葡萄还说吃葡萄酸吗?”“鹰眼”抢答道。众人晕倒,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无论如何既然发现了护送队员的尸体和政府军的尸体在一起,那么那些被称为乌合之众的艾迪德民兵肯定知道“魔姬”和将军的下落了,既然对我们菲亚斯人也敢用化学武器,哼......看来不报复一下你们就太不像我们暗部的一贯作风了——滴水之恩就该涌泉相报;以血还血,以牙还牙。至于搜索什么狗屁坠机生还者就先靠边站了,反正那些家伙又不是菲亚斯人。

“火花”在靠近艾迪德民兵驻地的一个干燥而又黑暗的角落周围布置好警戒装备后C-2小组暂时在这个位置休整。“谍报”则去抓舌头了,先刺探一下周围的情况在说。没多会“谍报”就回来了,“谍报”把锋利的鲨鱼军刀搽进刀鞘来到众人中间接过“鹰眼”递去的高能压缩食品坐下边吃边讲解他获得的情报:“我刚才抓了个舌头,据他所说他们一个月前的确遇见了几名菲亚斯人护送着一名将军级别的长官,他们在弹尽粮绝后除了两名护送人员阵亡外全部被俘,但他们并没有逮住那名女的护送人员,估计应该就是‘魔姬’了。经过他们的用刑一名护送人员没有撑住说了实情……为了引出那‘魔姬’民兵将一护卫和被俘的政府军一起进行了化学武器沙林的……但‘魔姬’依然没有出现,艾迪德恼羞成怒除了将军外其他护卫都遭到了同样的结果。”

“饕餮”没有说话只是示意继续。

“艾迪德打算用将军和罗地亚做一笔军火交易。一个星期后将军会被秘密押往摩加迪沙交给罗地亚情报人员。”

“鹰眼”露出罕见的冷笑道:“哼……罗地亚情报人员?那就让他们带点有意思的东西回去好了,总之不可能是将军。”

“说的也是。还是先教训一下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乌合之众再说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