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七.铁血之路. 197.铁血西域[上].

7821144 收藏 9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size][/URL] [内容简介] 唉,又来了,请原谅笔触再次拉回到几个月前.虽然,中华帝国的第一战略目的在东西伯利亚,在达成战略目标的过程中有着无数的人和事值得叙说,可历史记不住太多的人和事.而且,夺取东西伯利亚只不过是华E战争的一部分而已.所以,让我们将目光转投到壮大或残酷的多的西线战场.因为,就华E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63.html


唉,又来了,请原谅笔触再次拉回到几个月前.虽然,中华帝国的第一战略目的在东西伯利亚,在达成战略目标的过程中有着无数的人和事值得叙说,可历史记不住太多的人和事.而且,夺取东西伯利亚只不过是华E战争的一部分而已.所以,让我们将目光转投到壮大或残酷的多的西线战场.因为,就华E战争而言,被铁与血笼罩的西域才是主战场.在那里,双方几十万大军为了各自的国家利益,为了各自的军人荣誉,一场血战……

无论E国人怎样自以为是,其内心深处在中华卫国战争结束前就承认了中华帝国的今非昔比,他们的骄傲根本是种族歧视论.虽然中华民族领先了世界几千年,落后不过是两百年的事.虽然E国人的人种并不纯正,希特勒的理论总是有一定科学性的,最纯粹的白人的确是雅利安人,而E国人应是介于黄种人和白种人之间,其祖先据考证是中亚的黄种人,当然,岁月使其血缘是离白人更近而已.

所以,一发觉与中华帝国有开战的可能就明白,或许海战还能取胜,但想取得陆战胜利则不可能.所以,E国打定主意要以西制北,以西线的胜利减轻北线的压力.中华帝国肯定想到了这种可能,第六集团军加独立骑兵师兵力近十万人,就是防备E国人从西线进攻,只是没想到规模那样大,于是,一场血战……

如果说左宗棠是当年清廷将领中自傲的代表,那么太平天国中最傲气的代表人物无疑是石达开,当然,这两人骄傲并没有影响他们才华的发挥.就如左宗棠这个完全的海军外行坚信自己能够领导海军,不懈的学习请教中,他的确干的很好.而石达开则坚信二十五万E军不能把自己不到十万人的第六集团军怎么样.载镔很清楚后世许多爱国者自傲只有中华民族最了解战争的真缔,即便不谈聪明才智,中华民族也打了全世界一半的战争,载镔本人也持这一论点.而石达开也许是一个半世纪前这个论点的先辈继承者.

在此又要谈论战略上的进攻与防御.二十世纪中叶以后的战争观点认为,两个大国间的战争最好不要以对方国土为目标,因为双方都打不起,也不敢打,因为那会造成互相毁灭的结局,所以不论是战略策划还是实战,主要以代理人的方式实现.可十九世纪不是那样,是抱着以最直接方式削弱对手的战略,不论是中华帝国还是E国.毕竟不可能完全失去理智,也没有那个能力,交战双方根本打不到互相毁灭那一地步.于是,从终极战略观点来说,进攻防永远战优势,所以,第六集团军再有自傲的本钱,要在几千公里战线上挡住三倍于己的敌人进攻,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虽然E军的进攻准备很仓促.

是的,很仓促,E国不可能像中华帝国一样,从卫国战争刚结束就准备打这一仗.也不要再谈无耻这个字眼,E国在无耻中同样看到了非要与中华帝国打一仗不可,虽然它从内心里不想现在打起来,但又非打不可.所以,西线战役的发起要比北线晚了十二天.

自傲的石达开没骄傲到硬撑的地步,在E军拼命般增兵到与第六集团军兵力相当时看出了西域免不了一场大战,于是迅速向第二和第七集团军求援,同时急报京城.他知道蒙古和西藏边境并不需要那么多军队.因为蒙古方向没有足够的对手,印度的战略方向还没打开.第二第七集团军本身就有做为第六集团军后盾的功能.

也许会有人以为西线战役应是E军先发动,但这种习惯思想错了.不止是战略上从防御转为进攻的问题,还有将领选择的问题.不知大家注意过没有,历代起义者都以进攻为主.不管统治者怎么残暴,不管百姓生活怎么苦难,起义领导者都需要莫大的勇气,这种人肯定选择进攻,不进攻也不法改朝换代.当然,防御的统治者开始战略反攻时,也就代表着起义者要失败,因为资源终究在统治者手上,就像太平天国后期,但这也无法掩饰陈玉成和石达开等太平军将领的进攻性要强于原清廷将领.所以,在华E战争中,不论西线北线,在石达开和陈玉成指挥下,战略性第一枪都是由中华帝国扣下扳机.不需要专门找理由,得势便猖狂的E国人刚觉得有点本钱了就向中华帝国军队开枪开炮.

而且,石达开所面对的情况又与占据绝对优势的陈玉成不同,他牢记着皇帝当年说过的话:……不要让战争在自己的国土上进行.

怎样才能不使战火烧到自己国土?防御吗?

不要说石达开这样的攻击型将领,而是稍有军事常识就知道,等着E军增兵是最愚蠢的行为,指望一个支进攻型军队只给对手压力是找死.等E国人完全达成了增兵目的,谁也无法阻止敌人几十万大军踏上国土.所以,石达开没给E军放心调兵遣将的机会,而是在E军从五万增加到八万时,主动打了出去.

不开第一枪?中华帝国永不做此承诺,不论对谁.其实,E国人也许出于战争的谨慎,倒比中华帝国更清楚自己无法打响第一枪,但他们满以为能率先发起西线攻势,对第六集团军敢于先发动进攻准备不足,被打乱了战略部署.

当然,必需说明,只是循序渐进的妥善部署被打乱,却不能打断E国要取得西线战役胜利的决心.而双方兵力相当时,即便第六集团军的火力战斗力稍强于E军,也仅是稍强而已,无法轻易击败对手,更无法阻止对手持续增兵.但是,第六集团军以攻代守的先发制人,有力延缓了敌军前进速度,为援军到来争取了时间.使E军不能按计划攻到中华帝国领土,因为,西线战役是从境外开始.”决不能让敌人再次踏上祖国的土地”,这是石达开的命令,也是第六集团军全体将士的誓言.

巴尔喀什湖东部,十九师已与逼迫过来的E军对峙多日.南疆过于偏僻,而且驻藏的第七集团军可为后盾,兵力比较雄厚,E军只是在那里增了部分兵以拖住中华军队.同时,北疆的情况也差不多,中华国防军番号在二十以后的师多是由老部队抽调老兵为骨干新组建而成,第六集团军也一样,所以第二十二师在北疆协助二十师,成一守一攻态势.而且与南疆一样,第二集团军能够较快增援,E军向北疆增兵比较适度,他们不想与中华帝国打没把握的消耗战.所以,自然选择了十九师独自镇守的中路为主攻方向,第一期战略目标是攻占伊犁.E军主要增兵方向就是中路,从开始逼近就比中华军队兵力雄厚,哪还能继续老实下去,本身就不是个老实国家,虽没做好进攻准备,又怎能不仗势挑衅?

E军不断向十九师阵地开枪开炮,十九师师部却一一命令各基层部队:不准还击.

基层官兵当然不服气,老子会怕了E国佬吗?质问声中,传令兵早有准备:”师长说了,让大家做足战斗准备,目前吗,忍着!”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那就忍着,哪怕咬碎钢牙,只能把怒火用在武器的维护保养上,保证武器装备故障率降到最低.这并不能使将士们的怒火得以发泄,而是越聚越多,可是,这也正是师指的目的所在.

1873年5月3日上午,E军又一次挑衅似乎过去了,某部将士抬头吐掉嘴里的灰尘,除了阴沉的双眼,留下几个观察哨后,三三两两抱着枪坐在战壕中底着头,竟没有一个人出声,直到马蹄声传来.

“师部命令,下午一点正,十九师全线反击……命令,不准喊叫,有力气全留在反击之时.”

听到命令的将士或紧紧抿住双唇,或伸手捂住嘴,但空着的手无一例外握起了拳头.远处,炮兵开始默默的操作着大炮,调整着射界射角,阵地上只有大炮机件磨擦发出的声音,还有几个装弹兵恨不得就此抱着炮弹不放手了……

对面,E军刚刚吃完午餐,也许是塞饱了肚子想发泄,再一次断断续续的向十九师阵地开枪开炮,将此当成了常设节目,据说早中晚一日三次,毫无感觉渐渐朝一点靠近的5月3号与平时有何不同.

距一点三分钟,十九师所有火炮做好了射击准备,远程火炮摇起来炮口.距一点一分钟,咯-----砰----,炮弹入膛,关上炮门.

嗒嗒嗒……炮兵团长手上的怀表一秒秒向一点正逼近,前方的步兵握着枪竖着耳朵等炮响,那是进攻的信号.

一分钟无比漫长,绝大多数十九师官兵都不是新兵蛋子,但他想早把怒火释放出来,为什么,还不开炮?

一分种也那样短暂,秒针转一圈而已,步兵们听不见炮兵团长仰制已久的一声大吼,所有中气都集中在胸膛,用两个字释放出来-----开炮!

很遗憾,此时的军队还没有使命令瞬间传达全军的技术设备,炮兵团长的吼声入能传遍全师,可能就不需要大炮了吧!所以,即便是主炮兵阵地上的火炮开火也有先有后,不过,最先几门炮的发射声也足够使所有人都听见了.

各炮位,炮长一一挥下红旗,炮口喷出的硝烟很快迷漫了阵地.也许,中华军队的突然反击使习惯成自然的E军反应速度减退了,炮弹爆炸后的硝烟刚刚升腾时,竟有许多E军官兵还没反应过来,第一轮炮击效果好的令人难以相信.不能说E军是乌合之众,他们在第二轮炮击前进入战斗状态,只是得意忘形中突遭打击免不了慌乱,当中华帝国步兵呐喊着杀上来时,E军的迎战动作明显看出仓促,松懈的防线根本经不起怒火中烧中喊杀着如下山猛虎般的中华军队冲击.想说犯规,战争似乎没规则!

远远的,E军指挥官谢罗廖夫中将接到第二道防线被突破的报告,听着那炸成一片的炮声,轻轻摇了摇头,轻轻说出一句与D军观察员话不同,意思可能相同的话:”中华帝国……最少在炮兵水平上明显高于E军……”

参谋长插话:”将军,我军正组织反击,随时听侯您的命令.”

谢罗廖夫呆了一下:”组织好防御吧,反击我想不用了,我是说不需要立刻反攻.我们面对着一支优秀的军队,勇猛而不鲁莽,他们只是表达决心,战斗的决心,很快就会退去……”

谢罗廖夫是一个真正懂得军人,懂得军队的将军,他没说错,对手的确没有与E军混战一场的打算,剑客亮出了剑,可剑法不一定一直向前.十九师用一场表达决心的战斗使E军自以为有力量的挑衅销声匿迹.倒不是说E军不敢挑衅了,而是明白了挑衅不是战斗,只能说是小丑所为,会被真正的军人耻笑的.E军本已尊敬对手了,现在是将尊敬表现了出来,只因那面对强敌的一次反击.不过,令人尊敬的中华国防军十九师主动放弃了阵地,转移了重型部队后,轻装步兵开始破坏E军的后勤运输线并打击敌人援军去了.死守不可能,整个第六集团军都没一条严密的防线,还不说他们以进攻为己任.

谢罗廖夫中将优秀在于敢于和对手各自为战,他承认中华军队的杰出,同样相信自己的兵力优势,哪怕主攻方向泄露,哪怕后勤正遭受打击.可E军正大批大批调到巴尔喀什湖东岸,兼具护送作战物资任务,无需前线操心保护.

谢罗廖夫被派指挥主攻兵团前就仔细研究过中华军队,经过大量调查后他发现,夜晚与毫无规律可寻的乱战肯定是对手的天下,想抢夺愿意战斗的中华军队所需要的战场节奏控制权,没有哪支军队能做到.也许,欧洲强国知道自己不善于制造和控制节奏,不善于寻找控制更多机会,所以坚持了固定节奏,那就是进攻或防御中进攻,要不就是投降.不论是Y国~F国~D国,还是E国本身,莫不如此.

那就进攻,用E军最善于的战争方式表达给予对手的尊重.至于战略目标达成后的军纪,那是另一个问题,注重军人荣誉的谢罗廖夫中将个人也无可奈何.

十九师也无可奈何,南北两翼的援军不能立刻抵达,只有合理利用手头这两万兵力.其实,以现在的中华军队的信条,并不怕E军的军纪差,又敢于以任何手段报复的强势皇帝,自然有敢于以任何手段报复的强势军队.最痛苦在于谢罗廖夫使用最习惯的战术抓住了中华军队最大的弱点,即怎样阻止E军前进.

石达开的个人观点是宁愿自己承担罪责,如果不能阻挡敌军入境那就放敌军进来,因为新疆不像内地汇聚着大量人口与财富,主要还是荒漠,不应该让优秀的军人去消耗,因为中华军人一定能取得最手胜利.只是,石达开没有以痛苦的个人观点以命令的形式要求部下.各部只要真正战斗过了,对任何不愿看到的结果,他愿意上京请罪.而帝国国防军各部队均由经十年血战生存下来的卓越军人为主体组成,他们无一不是钢铁般的汉子,没人愿意自己的司令员去请罪,没人愿看到神圣国土被敌人践踏.十九师将士就是这样,上至师长,下至普通一兵,有些道理不用多讲,战士最好的归宿只能是战场.

轻装的十九师用数天的战斗有力的打击了E军的后勤补给线,可正如谢罗廖夫所估计的那样,聚在一起的十九师没有与优势E军决战的能力,分散开来又没有一击致命的力量.坚决的将十九师做为突破点的E军增兵速度只是被一定程度的遏制.当谢罗廖夫率E军主力展开进攻时,中华帝国当面防御部队根本不能阻挡,只能退,再退.由十九师三号发起的进攻只是西线战役的发起点,其实并不激烈.直到E军主力发起了进攻,中华军队为了阻滞敌人前进步伐发起的阻击战才代表西线战役走向高潮.

用进攻与破坏拖延了E军几天后,誓死捍卫国土安全的中华将士无需命令,再不愿后退一步,前期分散开的各连各营看清了E军的进攻方向,纷纷回来挡在E军前面,多支连营级部队战至全军覆没,后继者照样纷至沓来.中华帝国国防军第十九师在华E战争中的这场阻击战,在后世战史上被称之为”人类战争史上最具英雄气概的战斗之一”.而说出此言的是谢罗廖夫中将,敌军的前线最高指挥官.

战后,石达开上京述职,并为第六集团军令人心痛达至四万以上的伤亡请罪,载镔的回答是:”……那不叫鲁莽,为了国家尊严,为了国土安宁,一切行为都不叫鲁莽.第六集团军将士是在用自己铁血意志捍卫着中华帝国不容污秽的尊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