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最信赖部队:战功赫赫的中国团惨遭出卖

忠诚与背叛 收藏 19 15105
导读:在一战中伤亡巨大的俄罗斯帝国,从中国输入了大批劳工。十月革命引发了残酷的俄国内战。内战爆发不久的1917年11月25日,由阿拉巴耶夫斯克,纳杰什乌金,彼尔姆等地华工组成的“中国团”诞生了。全团两千多人。任辅臣任团长。 在乌里扬诺夫战役中,中国团侦察员巧妙破坏了敌人的大炮和渡轮。从乌里扬诺夫前线返回彼得堡的捷尔任斯基(契卡主席)见到列宁,第一句话就是:“上次是孙富元中国营在喀山斯卡亚一战成名,这次又是任辅臣团临危救难。我现在最缺少的就是中国人那样的战士。” 列宁立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一战中伤亡巨大的俄罗斯帝国,从中国输入了大批劳工。十月革命引发了残酷的俄国内战。内战爆发不久的1917年11月25日,由阿拉巴耶夫斯克,纳杰什乌金,彼尔姆等地华工组成的“中国团”诞生了。全团两千多人。任辅臣任团长。


在乌里扬诺夫战役中,中国团侦察员巧妙破坏了敌人的大炮和渡轮。从乌里扬诺夫前线返回彼得堡的捷尔任斯基(契卡主席)见到列宁,第一句话就是:“上次是孙富元中国营在喀山斯卡亚一战成名,这次又是任辅臣团临危救难。我现在最缺少的就是中国人那样的战士。”


列宁立即签发了从中国团抽调一百名战士,充实到契卡(克格勃前身)工作的命令。中国团攻占库什瓦城后,捷尔任斯基代表俄共中央,向在东方战线百余次战斗中屡建奇功的中国团,授予红鹰团团旗,并为红鹰团补充了一批华侨和劳工。就像捷尔任斯基所说的:“……中国团曾两次夺取彼尔姆城,血战阿拉塔伊,后又多次将敌军击溃在都拉河和上都拉一带。光你们缴获的机枪就可以装备一个师了。”


1917年11月,在攻占托博尔河铁路大桥一役中威名远扬的红鹰团(次役牺牲桑来朝营长等五百多人,超过了牺牲四百多人的叶洛沃村一战),被紧急调往新图林斯克保卫南乌拉尔铁路枢纽大维亚车站。


11月30日,著名的韦尔霍图尔战役(也有史料称为诺伏—屠林战役,此役红鹰团仅幸存62人)爆发了。第17彼得格勒团、中国团等部队在维亚车站陷入敌军重围。进攻的哥萨克是全俄九支哥萨克军中最剽悍的一支,他们喜欢血酒和套马索(用来将俘虏在马后拖死)。从牙缝里吐字。鞭子涂着柏油。手臂上青筋暴露。传统的“沙什卡”直刃马刀浮在半空。但这一次,当他们知道对手是红鹰团时,便都谨慎地下马卧倒,推着冻硬的尸体一点一点往前拱,手指上拴着绳索,将武器拖在身边爬行。


一个名叫阿霍特尼科夫的富农份子,秘告白匪中国团正在一列保暖列车上休整。他带领白匪从中国团不曾预料的一条沼泽小路包抄过来。白军击溃警戒部队后包围了列车,集中了几十挺机枪进行横扫,车厢壁很快就被子弹打得烂木横飞,血屑四溅,窟窿豁子冒烟起火。


许多惊跳而起的年轻身躯,被打得像风中枯叶抖个不停。车厢里积尸累累。飞落的弹头在车厢地板上竟滑得打旋。车窗上的挡风布都能拧出血来。负伤的任辅臣被敌人用刺刀挑死在列车通过台上……


红鹰团覆没的噩耗传到红军总部,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斯维尔德洛夫扼腕长叹。一向处变不惊的捷尔任斯基拿着电话筒呆呆地伫立在写字台前。没人敢把这个消息报告给列宁同志……


许多年以后,一个俄国工人听说了红鹰团的故事后感动得热泪盈眶,将其写成小说《站钟》(据说因为文字功底及中苏关系等原因最终未能出版)。同样因为60年代中苏关系的原因,在彼尔姆,高加索等地的中国战士的纪念碑被捣毁。


唯一幸存的是位于卡马河畔中国国际营的纪念碑,当地民众制止了捣毁的行为——原因很简单:为了掩护民众和游击队撤退,中国国际营(又称别尔米中国支队)全体阵亡,政委郭旺琴受伤被俘后坚贞不屈,被敌人掏出心脏钉在门板上,并残酷地碎尸。


有网友曾说:他们不过是替老毛子当炮灰而已,又不是为自己的国家而死。错,自始至终:任辅臣等人都是胸怀祖国的民族主义者。任輔臣,张福荣等人曾对部下说:列宁答应废除与中国的所有不平等条约。就冲这一点我们也应该站在列宁的旗帜下,先帮助列宁的党胜利,再要求列宁帮助组建尽量多的中国部队,进军新疆,建立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民主革命政权。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