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十九章杀回关外 第六节打道回府

ddtt 收藏 3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半山腰被炮炸坏的树木冒着青烟,倒下的树枝下压着两具尸体,两个机枪副射手打光子弹没跑掉,倒在茂密的树林中,机枪被狙击炮打中,零件散落的到处都是,机枪手身体下的黑土地已经染满了鲜血。

山下两门大正十一年型37毫米狙击炮冒着烟儿,炮后边是好多个空弹药箱,炮管已经打红,炮手不都敢碰一下火炮,有的炮手正拿水壶冷却火炮,鬼子把带来的炮弹全部消耗干净,山上被炸出无数个大小弹坑,可张学义只损失了四个人,而鬼子有近二十个士兵提前回日本老家。

鬼子忙了大半天,张学义还一枪没发隐蔽在山上,他仔细拿苏制望远镜看了看山下,骡马上已经什么都没有,炮弹箱子全部打开,弹药没了,他心想该我出手了,“兄弟们,抄家伙上。”

秦六背着波波沙冲锋枪提着好几个手榴弹包从山上跑到半山腰,茂密的树林隐蔽了他的身体,即使偶尔不茂密的树木遮蔽不住他的身躯,但是鬼子也没炮可以打他,山下只有92式重机枪胡乱的打着点射,山上总共就六个老义勇军,现在一个都没死。秦六现在在家乡的土地上更加卖力气的打鬼子,尤其见到老东家张忠身体很好,打鬼子的热情也高,他身受鼓舞,为了在老东家面前显示一下自己,他格外的用心,打算在各位英雄好汉面前施展一下本领。

鬼子步兵害怕死亡,逐渐在爬山的过程中拉开间隔,步兵成一字长蛇阵登山,秦六拉响一枚苏联1930型手榴弹,顺山坡扔了下去,手榴弹轱辘了半天落在鬼子队列中爆炸,巨大的爆炸威力把三个鬼子炸倒在地,其中一个当场死亡两个轻伤,秦六不动鬼子伤兵跑掉立即又扔一个手榴弹下去,鬼子躲避不及又被炸倒好几个,伤兵们拿起步枪,把91式枪榴弹装在步枪上对山顶打过去,密集的枪榴弹把秦六身后炸成一片火海,枪榴弹都打过了,秦六索性不等鬼子进攻,一枚接着一枚往山下扔手榴弹,鬼子步兵小队倒了血霉了,几十号人被手榴弹炸的没处躲藏,狼狈的惨叫着等着卫生兵来救他们,机枪组掷弹筒组拼命开火,可手榴弹不知道从那轱辘出来,一个步兵小队就在几十枚手榴弹面前趴在山坡上不能动。

钱瑞、刘二才、张忠、顺子四个人一看秦六要收装包圆儿他们四个也着急拿着波波沙冲锋枪和DP机枪冲到鬼子阵地附近,三支波波沙冲锋枪忽然叫唤起来,DP机枪也疯狂扫射,几十个伤兵根本没来得及抵抗被打死一大片,他们五个人把手榴弹全扔在鬼子堆儿里,鬼子惨叫着死去,他们五个人集体冲到鬼子身边收集武器弹药。

鬼子三十来个步兵的枪支弹药全部落在张顺等人手里,其中还有一挺歪把子机枪,大量的弹药集中到他们手里,尤其是三十来个步兵带的一百多发91式枪榴弹,以及两个掷弹筒和十几枚手榴弹。


张学义以及苏联特工赫留金把大量的枪支弹药运回山顶,秦六把波波沙冲锋枪给了张顺,他提着歪把子机枪不时向山下的鬼子扫射,鬼子现在有三个炮小队在山下无所作为,只有机枪小队的四挺机枪频繁向山顶的敌人开火。

尾野大佐看看三个炮小队的军官:“你们带来的步枪用上了,军官士官全部拿步枪上阵,给我冲,敌人死的没几个人了,成败在此一举,帝国万岁,天皇陛下会保佑我们胜利,为了我们大和民族,冲锋。”

“冲呀。”三个炮小队的一百多士兵叫喊着要为死去的战友报仇,山下的四挺92式重机枪全部开火,把所有的子弹箱子都搬到机枪后边,弹药手不停的把子弹递给副射手。


张学义感觉敌人的重机枪此时威胁太大,看来敌人是疯了,要拼死一战,张学义也不敢闲着,他拿起一支苏联人援助的SVT-40狙击步枪,他拉枪栓顶上子弹就用半自动狙击步枪射杀山下的鬼子机枪手。

他的枪法可以算是绝世无双,一支SVT-40狙击步枪打死一名机枪手立即转瞄下一个,一枪一个挨个打,四发子弹结果了四个鬼子,赫留金拿AVS-36狙击步枪的瞄准镜看了一下,这小子的枪法跟他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一样,随着年龄的增加他的打仗本领更高了,临危不乱遇敌不慌,比年轻那会稳当了许多,一支半自动狙击步枪四下就打死四个鬼子,等四个机枪的副射手刚把正射手的尸体拉到一边,他的狙击枪子弹又到了,四个机枪还没继续开火子弹又打了第二遍,又有四个鬼子毕命,不轨最后两枪奔鬼子军官打过去,但是鬼子军官一闪身躲开了,真是神枪手呀,赫留金心想我也露一手吧,他拿着一支带15发弹匣的AVS-36狙击步枪对着山下一顿乱射,七八个鬼子死在他枪下。

尾野大佐一个没留神差点被狙击手打死,他躲到一门92步兵炮的防护盾后边偷眼看,并没看到狙击手,机枪小队的五十个机枪手轮流操作机枪但是已经使了快二十个人,但敌人狙击手还在打。

张学义换好弹匣继续打,可山腰上冲上来的鬼子就跟秦六等人混战在一处,秦六趴在半身坡上操作机枪挡住鬼子去路,山下的四挺机枪都瞄准他开打,密集的子弹把他打成蜂窝,秦六打死十几个鬼子倒在半山腰上。

钱瑞、刘二才俩人在山上配合起来打鬼子,钱瑞端着波波沙冲锋枪专打鬼子尖兵,谁冲的近就来十几发子弹给鬼子凉快一下,刘二才马上扔出飞虎爪,这东西本是绿林人爬墙爬山用的,但是也可以当飞爪,古代打仗时候有些喜欢抓人的也拿它抓人,一旦钩住敌人可以把敌人拉下马甚至拖死,现在可以扔出去抓住刚死的鬼子尸体和枪,刘二才飞出去一次就抓回一支步枪,扔到鬼子尸体身上就把鬼子拉到山坡高处,然后他解下鬼子的武装带一脚把尸体蹬到山下去,鬼子的尸体接二连三的滚落山下。

一个鬼子机灵,见战友尸体和枪全被钩住,他想保护武器不被敌人拿走,一把抓住死人的脚脖子,刘二才使劲拉,连活人带死人全往山上拉,张忠一看还有活的,心说话去你妈的跟着来一起死吧,送你回东洋老家,老头子端着波波沙冲锋枪把抓住死人的鬼子打成蜂窝,尸体上的弹药落入刘二才之手。

山下的鬼子看的十分清楚,树林中有一人不停的钩住步枪捞武器,钩住尸体取弹药,可机枪小队的人几乎死光,张学义打光了四个步枪弹匣,击毙了三十来个鬼子,重机枪叫不起来了,赫留金手也不慢,也打空两个弹匣击毙了十来个鬼子,机枪小队几乎无人操作机枪。

武藤大尉急着上前操作机枪,可张忠手里有掷弹筒,这东西不停的打出榴弹,连续十几发全打偏,最后一枚把武藤大尉炸翻在地,顿时重伤昏迷人事不醒,尾野大佐可吓坏了,根本不敢动。

张忠打完掷弹筒,最后还把缴获的掷弹筒用缴获的99式手榴弹彻底炸掉,废掉掷弹筒他才继续操作一支三八步枪,一百多发枪榴弹一时打不完,他就玩命的拿枪榴弹出气,一发接一发射向攻山的鬼子兵,鬼子炮小队的炮兵当步兵,一无机枪掩护二无掷弹筒,第三他们不如步兵的是没手榴弹和枪榴弹,仗打成一边倒。

白川少尉带兵苦战一个小时,两波人马全部死在半山腰上,他正想逃跑张忠下了死手,一枚枪榴弹打到他身上,一下就把小鬼子白川炸成肉泥,但是尸体还在抽搐,张忠不解恨继续用枪榴弹补了几下,但是鬼子还有伤兵不少,伤兵们端起步枪一起打张忠,老头一个没注意被几发步枪子弹打穿胸膛,瞬间鲜血流了下来,张顺一看老爹受伤急忙拿枪跑过来,背着他爹跑回山顶。

等到了山顶老头已经快没气了,张忠看着儿子着急的表情笑了,“孩子,爹有生之年不能打鬼子,你要给爹报仇,给死去的上千万的同胞报仇。”老头说完就断了气,顺子一向很少哭,他打了这么多年见了多少死人?这次他哭的最伤心,世界上就这么一个亲人还死了,母亲早早的去了,父亲又死在这里,看来是不可能把父母合葬,他只好拿出苏制小战锹草草的挖了个坑把爹埋了,然后擦完眼泪提着冲锋枪顺山顶跑下去。

钱瑞、刘二才在半山腰上苦苦支撑,两支冲锋枪打红了,他们又换上秦六丢弃的机枪和张忠扔下的冲锋枪继续抵抗,缴获的子弹消耗了近千发才把鬼子击退,满山都是鬼子尸体山下只有几个鬼子兵,吓的鬼子都不敢抢尸体。把刘二才都快累死了,他收集了至少一百个鬼子的武器弹药,缴获的东西都堆积成山。


战场上枪声太大,把周围的抗联部队引来好几波,等抗联士兵到山顶一看,三八大盖至少一百多支,缴获的子弹盒也不不少,一个抗联军官走过来问:“这谁的队伍?”

“你是那位?”张学义后头问抗联军官。

“我叫周保中,你是那位?”

“我叫张学义,以前黑龙江义勇军骑兵旅的,这有不少弹药,我们带不走,看在都是打鬼子的份上武器我全送你。”张学义说完跑到半山腰告诉自己人撤离。

周保中的部队立即更新的武器,缴获的东西非常多,手榴弹就小一百枚,张学义的人根本用不完这些武器,他们就连歪把子机枪也丢给抗联,最后他们一行六个人跑到后山骑上自己的马逃离战场。

周保中将军留一部分人继续守阵地,他去其他地方指挥,可鬼子不干了,非要讨回便宜不可。


山下到了半夜来了好多辆卡车,从车上下来一队鬼子兵,这队鬼子兵武器装备跟一般的鬼子不一样,一个步兵班轻一色的南部式冲锋枪,弹匣横插枪身左边,跟德国造的MP18冲锋枪相似,国军以前也大量使用过MP18冲锋枪,给日军造成不少损失,所以鬼子的特种部队也使用冲锋枪,只是性能不好国际上没什么名气,比俄美英三国的冲锋枪差的老远老远。

卡车上不但有特种突击队,卡车还拉着99式105毫米口径山炮,以及97式90毫米口径的迫击炮,一共带了四门炮,突击队每班装备两支九九式狙击步枪,也就是发射七点七毫米子弹的三八步枪改进型,枪上带着光学瞄准镜,小队里配备三挺99式机枪,一个小队虽然三十个人但是火力好,掷弹筒也不带,全靠自动火力做掩护。

南次郎大尉带来一个特种小队来见尾野大佐,“大佐阁下,您是关东军研究特别作战的专家,我们带来的这个部队就是按照您摸索出的经验搞的,山上的敌人就交给我们吧,化学炮弹我们带着,先给敌人点颜色看看。”

“等等。”尾野大佐抓起一把沙土扔在空中,然后他发现风向不对:“还是用普通炮弹吧,轰击山脊然后攻击。”

“是。”南次郎转身跟炮小队军官说了几句,随后他带三十多个精锐特种兵飞跑着上山,狙击手占据有利地位压制山顶的敌人,机枪手掩护冲锋枪手一下就攻到半山腰,山顶已经被山下的火炮炸成火海,抗联那吃过这亏呢?一顿炮火就让他们损失三十多人,冲锋枪手拉开单兵间隔,先扫射了一阵然后密集的手榴弹扔在山顶,99式机枪持续的压制,比歪把子机枪的效率高的多,一点不卡壳,密集的子弹打得果子抬不起脑袋。

抗联部队架不住鬼子的自动火力和狙击枪的组合打击,丢下五十多具尸体立即转移,拼光了本钱怎么打下去?


武藤大尉受伤太重死在山下,尾野大佐的特种作战部队差点全部完蛋,他指挥的是精锐部队,吃了这么大的亏险些把自己的命都丢了。

南次郎带部队顺利攻到山顶结束战斗,然后返回山下向大佐报告,“阁下战斗结束了,虽然我们损失大但是用精兵消灭支那人的办法还是可行的,只是各方面军不如关东军重视,您来到这里我正好向您学习。”

“不用客气,你刚才打死的人抬来我看看,顺便把缴获的武器给我看看。”

南次郎叫来部下拿过东西给尾野大佐看,尾野大佐看了看,笑了笑,“真正的敌人跑了,我听到了DP机枪和波波沙冲锋枪的声音,刚才与我打了两阵的敌人是用苏联武器,你找到一件苏联武器么?”

“到是发现不少子弹壳,跟我们的子弹不同,也不是中国武器的子弹壳。”南次郎把几个苏联七点六二毫米子弹壳拿给长官看。

“又让他们跑了。”尾野大佐把子弹壳扔在地上。


张顺跑了一路哭了一路,仗打了都快十年,小鬼子没从东北滚出去,自己的父亲也搭进去了,小鬼子怎么打都打不走,太难了,国军还在节节败退,日本人狂得没边了。

张学义带着部队悄悄的南下,一直回到自己小时候住过的村落,张顺踩了盘子发现村内没伪军和警察,带着大伙回到自己家,家里大门的锁头生锈,他从墙上的石头缝里把钥匙拿出来,把锁头打开进了家。

张顺家就是张学义家,正房是张学义母子两人住的,东边的一排房子是张顺家,众人进了房间感觉家里很凉,现在已经是初冬,不生火在家怪冷的。

张学义回到老房子没心思怀旧,他就是在设立跟翠儿结婚的,不过他总在奉天上学,很少回这里来,他从院里拿出不少柴然后到房间里生上火,先把火炕烧起来然后在屋子中间把铁炉子点起来,大铁水壶烧着开水,家里多少年没人回来了,幸亏邻居照顾才没丢什么东西,不过这里也偏僻很少有人来。

众人安顿下来喝了口热水休息了一阵,张学义他们离开宿营地以前把粮食做成饼子,这东西好带在身上,大家拿出白面饼子在炉子上烤了一阵然后就着热水喝下去,连续行军打仗这么久大家都没好好吃过什么东西,张顺去邻居家拿钱买了不少东西,因为冬天了,村里人都杀了鸡鸭猪牛羊准备过年吃,所以物资补角丰富,加上村子座落在深山中所以很少受鬼子骚扰,百姓过的也不错就像世外桃园相似。

张学义他们做好了吃喝好好的改善一下生活,众人着的满头是汗张学义说:“兄弟们,我们不能在这里经常住,我怕把鬼子招来,在此休息一夜就转移,引来鬼子对乡亲不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