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发展 七十八

七夕214 收藏 3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size][/URL] [内容简介] 这些战士是在二八年二月二日踏上的征途。在一九二八年,除了上海外,其他各地远远没有形成如上海般统一的黑帮局面。于是,除了上海外,广州、北京、南京、武汉等地方的战士发展得都很顺利。 他们利用一些“珍稀”物品贿赂官员,获得官面上的默认;对于当地黑帮,他们采用金钱和物质双重诱惑,分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73.html


这些战士是在二八年二月二日踏上的征途。在一九二八年,除了上海外,其他各地远远没有形成如上海般统一的黑帮局面。于是,除了上海外,广州、北京、南京、武汉等地方的战士发展得都很顺利。

他们利用一些“珍稀”物品贿赂官员,获得官面上的默认;对于当地黑帮,他们采用金钱和物质双重诱惑,分化其骨干或可以诱惑的部分,并利用对方分散或是火拼的机会一一击破,迅速的站稳了脚跟。

上海的局面就要复杂得多,此刻黄金容还如日中天,杜月升和张笑林都有一定的实力,而且两人都是怀着感激之心不肯背离黄金容,铁了心的与黄金容同穿一条裤子。

因为杜月升在过去那段历史中没有投靠小日本,抵达上海的战士分析局势之后,都对小杜抱有极大的好感,把分化的目标第一个锁定在了杜月升的身上。

此刻,谁也没有料到,这个错误的决定,会葬送掉整个小队!

抵达上海的十一名战士,以孙书志为队长,廖辰亘为政治委员,孙书志原来是上海人,上门拜访杜月升的任务,自然首先落到了孙书志的身上。

孙书志直接找到杜月升,开门见山的提出,自己与黄金容有不共戴天的之仇,现在纠集一伙弟兄回来,打算干掉黄金容,而后尊杜月升为上海黑帮龙头老大,只求杜月升给自己弟兄一块地盘。

杜月升起初也被孙书志打动,但他深思之后便放弃了。他一直谋划的开银行计划尚未实施,各方面的关系都没有打通,钱也没有赚到,现在他的实力也就相当于青帮的一个堂主,与黄金容手下几大金刚、护法相比,实力和关系尚有不及。这个时候倒掉黄金容,对他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而且,水搞浑了,首先受利的是谁?还不是眼前这带了弟兄杀回上海的家伙!

加上杜月升对于黄金容的提拔之恩,还真有几分记在心上。于是,杜月升先装出一副为难的模样,而后装出一副已经意动的模样,与孙书志大谈如何划分上海的势力,以稳住孙书志。

送走孙书志,杜月升立即派得力手下跟踪上去,同时,自己亲自出马向黄金容报告,打算调集青帮人马,先下手为强,在孙书志等没有防备时,把孙书志等一网打尽。

对于这一点,战士们懵然不知。

杜月升能够做到后来的上海青帮第一人,其老奸巨猾的程度,决非常人能比。孙书志就被他蒙骗了过去,以为真的说动了杜月升,下面只要等杜月升消息,在黄金容戒备最低的时候潜入,一举击杀黄金容,使得上海青帮出于四分五裂的状态,便于己方乱中取利。

杜月升的得力手下,也决非一般的上海青帮弟子能够相比,数人一路跟踪孙书志,看到孙书志与其他战士汇合,并一路跟到了战士们的临时住处——一个郊区小院。

探知了战士的所在,跟踪的青帮弟子留下三人监视,立即飞报杜月升。此刻,杜月升已经找到了黄金容。

黄金容对杜月升的忠心极为高兴,对杜月升的计划也大为赞赏,当即就把手下的十大金刚和几大护法找来,从各个香堂抽调了人手,供杜月升指挥,以消灭孙书志等“小瘪三”。

面对打算对自己不利的家伙,黄金容没有客气,青帮调集了200多号人,200多支长短家伙,可谓实力庞大。杜月升志首次指挥这么多人,也毫不怯场,志得意满的制定了详细的计划。

为免上海的媒体再次大肆鼓吹青帮“目无王法,青天白日之下当街火拼”,杜月升决定在晚上行动,避开那些记者的目光。而且,晚上一、二点左右,正是人最困的时间。趁着那一段时间,对孙书志等人发起攻击,定然可以最小代价,消灭孙书志等人。

完美的计划,理想的人手,庞大的实力!杜月升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在向他招手,看到了孙书志等人的尸体被自己踩在脚下。

事实上,这样的庞大的实力,以有心算无心之下,200多人对11人,战士们决难幸免。只可惜,杜月升选错了时间!

月黑风高,正是杀人放火天!看着前方模模糊糊的阴影,杜月升没有去分辨那座是孙书志等人居住的院落,他向在座的四大金刚、两名护法、五名堂主说完了自己的计划,谦和的说道:“这次瓮中捉鳖,天老爷子说让我指挥,实际上我的才干能力,远不及诸位,这样的行动,我也做不了什么,一切都还要仰仗各位了。”

下面顿时传出了反对的声音,一名护法站了出来,说道:“我们这样的人手,那里还需要偷偷摸摸的摸上去!不用等了,各香堂的人马都已经到齐,我们尽管打正旗号,一拥而上。人多气势足,看着我们这么多的人马,对方那十多人,不用打,吓都可以把他们吓死了!”

对于黄金容让杜月升指挥自己,在场的人中许多并不服气。那位护法话音一落,下面哄声顿起,有哄然叫好的,也有赞道正是如此,多数都在声援这名护法。而这名护法已经摆出了一副教育者的模样,就等着杜月升好好的接受“教育”。

杜月升把这一切尽收眼底。他有些恼怒,却没有声张,只在心中对这些人标上了记号:那些可以拉拢,那些可以利用,那些今后应当打压,在心中形成了一本账。

至于这些人声音太大,会不会惊扰到200许开外的孙书志等人,包括杜月升在内,没有一人担心。众人在哄笑之余,纷纷出言,把杜月升的计划几乎重新修订了一轮。

杜月升没有反对,各帮从现在所在的位置统一时间发起进攻,那就不用再考虑出力与利益分配的问题,当初担心的利益分配不均惹来仇怨,现在已经不用自己头疼。

至于事情能不能做到圆满,能不能以最小的伤亡赢得最大的成果,那不再需要杜月升考虑。伤亡不大固然是杜月升之功,伤亡大了,杜月升也有理由推托:我的计划都被修改了,能怪我吗!

至于会不会招致失败,包括杜月升在内,没有一个人想过这个问题。现在手下200多名青帮弟子已经把对方包围了,只等着这里一声令下,随后就发起攻击。孙书志等人就是听到了也无力回天,等着遭受蹂躏吧!

事实果是如此么?

如果青帮在白天调动人手,并趁着街上还有行人的时候发动突袭。那孙书志等人定然没有防备,很有可能在这么多人的突然袭击之下,损失惨重。

因为,白天青帮的人过来定然会注意隐匿行踪。而这样月黑天高、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青帮弟子不知道还有一种叫做红外/微光望远镜的东西,怎么会注意躲藏?

还在十二点多一点的时候,青帮刚有一部分集结过来,就已经被放哨的战士发现,并迅速报告给了孙书志。

此刻,孙书志与政委兼未来黑帮军师黎平儒、副队长兼未来黑帮副帮主吴有庆三人已经趴在屋顶之上。孙书志与黎平儒交换着望远镜,观察着局势,吴有庆原来是狙击手,很习惯的端着全队唯一一支06式步枪,通过瞄准镜在人群中搜寻着值得自己出手的目标。

红外/微光望远镜借着天空透下来一点点光线,把周围用肉眼看不到的东西,一一呈现在孙书志与黎平儒的眼前。看着周围影影绰绰的一大群人,少说也有200号人,孙书志与黎平儒很快决定,不与对方硬拼,采用声东击西,主攻其一点,迅速突围。

吴有庆在旁边听了,也没有表示反对。现在整个小队,只有自己手上这一支06式步枪,余下的都是05式冲锋枪和07式手枪,炸药有,爆破装置有,手榴弹、烟幕弹等有几个,但都不多,至于反步兵地雷、火箭筒、枪榴弹等等一件都没有。

以手上不齐全的装备,11个要对付200个,还要兼顾避免误伤周围民居中的老百姓。这样的仗,谁都不愿打。

这里是过去上海富人区,现在已经没落,人烟少、租金便宜,院落大、街道宽、房屋多,正是搞偷偷摸摸、打砸骗抢等黑道职业者安家置业的黄金地段。

孙书志等人租用房屋的时候,就考虑过了隐蔽撤离的问题。院落与左右的房屋一块,形成了东西走向的一片房屋,南北方向被两条大街包夹着,西北方向有一条小巷,穿过小巷就到了市区繁杂地段。那里鱼龙混杂,撤离容易。

现在是否从小巷穿过,那已经不是重点,关键是怎么瞒过当前青帮的耳目。孙书志本来与黎平儒打算,在青帮进攻的时候,先向东南方向猛打,做出向东南突围的姿态。随后利用手上仅有的数枚烟幕弹,利用现在的东北风向,构成一片烟幕,部队立即从西北方向的小巷撤离。

突围的最好时机,就是在对方发起进攻的时刻。在对方进攻的时候,由吴有庆狙杀对方的头目,普通的帮众则将之放近来,随后一通火力打懵对方,利用那片刻的混乱,在对方缺乏指挥的情况下,迅速突围。

计划本来就很好,尤其发起攻击的是缺乏配合、没有协调的青帮弟子,计划中还需要修补的一些细节,最后都成了没有必要。

青帮各堂之间平日里并没有什么沟通,更不要说一起演练。他们十多人之间或许还有一定的配合意识,但这种配合意识仅仅是局限于平日相熟的一二十人当中,一旦置身于200多人的队伍之中,相互之间就乱了章法。

在场进行指挥的,仅有寥寥一二人当过兵,指挥过班排级别的作战,对于搞这样规模的战斗,都显得经验不足,事先没能进行协调,光想着自己这200余人一拥而上,挤也把对方挤死了。

这样的情况下,在后面遥遥指挥的众人有意无意的忽略了混乱的局面,任由200多名青帮弟子喊着各种口号,向围在当中的那个院落拥了上去。

夜色很黑,风高云密,出了数米就看不清人影。按照杜月升的计划,大队人马远远包围,小部分精锐悄悄摸上去,对方定然难以察觉。只可惜杜月升想要拉拢人心,就按照众议后结果,采用了摆正旗号进攻的手段。

静!死一般的寂静!对方仿佛还睡在梦中一般,完全没有反应。

已经到屋顶上指挥的青帮头目们开始感到了一丝不平常——自己摆出了这么大的阵仗,声势这么大,即便是对方没有安排人夜间值哨,此刻也应当被惊动了。怎么会如此的安静?

杜月升已经后悔了,如果是悄悄的摸上去,就算对方能够在最后发现,也来不及反应,只能任由宰割。现在,对方这么安静,难道是其中有地道,对方已经从地道撤走?

杜月升首次涌起了可能会失败的想法,再也不能安然留在屋顶进行指挥,随便说了一声便匆匆下楼去,打算到现场去看看。杜月升不知道,这一走,救下了他的性命。

青帮的普通弟子,都认为不会有什么危险。在他们看来,在上海这一亩三分地,亮出青帮的牌子,谁不老老实实、服服帖帖。就算有狠角色,那也用不着出动这么多兄弟,有那么一堂两堂的兄弟也足够了。出动这么多的兄弟,还有什么值得担心的,怕尸首打成碎片了难收尸啊!

所谓无知者无畏,这些青帮弟子全然没有任何害怕,就等着把门一进,把等着自己去杀的人一一毙了,收工回去搞个大餐,好酒好肉的吃上一顿。

就在他们从大街上向院落靠近的时候,忽然,院中的枪声响了,随后,前后门的左右两侧都伸出了一支奇怪的枪。

在漆黑的夜间,接着火把上微弱的火光,最接近院门的数名青帮弟子看到了这种枪:短短的黑色枪身,正面看过去,仿佛里面忽然把一大块东西挂出来一样,根本就不象是一支枪。

就在他们错愕之间,四支枪口绽开了他们今生仅见的火焰,响起了他们从未听到过的枪声!

这是他们第一次听到这种枪声,也是最后一次听到这种枪声。靠近院门的青帮弟子迅速的倒了下去,随着枪口的转移,已经接近院门青帮弟子纷纷中弹倒下。

这些人太密集了,战士根本就不用瞄准,只要单手稳住枪身,通过连接到瞄准镜上的电缆,在头戴式瞄准镜中看着哪里人多,随后就把枪口转到哪里就行了。

采用上挂旋转式弹筒与下部弹匣分列供弹的05式冲锋枪,最大装弹足足有110发。在青帮弟子惊恐的眼中,那一串跳动的火苗简直毫无休止一般——火苗由前到后由左到右,缓缓移动了两轮、三轮,最后才敛了下去。

此刻,房上还趴着孙书志和吴有庆两人。吴有庆作狙击手,黎平儒已经下到院中指挥战士收拾好包裹,孙书志负责观察并在房上戒备。孙书志先前还有一个职责,就是防止院落中的青帮弟子往这边院落甩手榴弹。

企图翻墙进入院内的数名青帮弟子,已经尽数从墙上倒了下去。他们翻在墙头,正将要翻过去,忽然耳中传来枪声,感到身上忽然一痛,刺骨的疼痛!随后,他们只觉得手上一松,身体似乎失去了重力的限制,无边的黑暗扑面而来。在他们临死前,看到的最后一眼,还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压根就不知道是从哪儿射来的子弹。

开枪击倒爬上院墙的青帮弟子的,正是孙书志、黎平儒和已经收拾好包裹的那些战士。院中战士开火之后不足0.5秒,与院门的战士开火的时间几乎一样,吴有庆手中的枪口也绽开了串串的火焰,目标就是200多米外站在屋顶指挥的一众青帮堂主、护法。

200多米的距离,吴有庆根本就不用担心精度,他很放心的用连发的模式,往这些密集站着的青帮高层身上轻射。扣一下扳机,轻轻扫一串子弹过去,肩头感受着枪身震动,在枪口将要偏离自己的目标之前,停止了射击,随后,再扣动扳机,再扫将过去……三秒钟不到,他就倾泻了四轮弹雨过去,最后数发子弹仿佛都已经可以看到在空中飞行的尾痕。

待吴有庆换过弹匣,那个站满了青帮高级头目的屋顶上,已经看不到一个站着的人。众位堂主、护法、金刚还没有看到敌人,就莫明其妙的倒在了血泊当中,死都难以瞑目。

这些吴有庆等人是不会理会的。此刻,枪声大作,青帮弟子一惊之下,都在先后的往院子的方向打枪。黑暗之间,他们根本看不到人,只能往隐隐约约的院落位置哪里,不断的把枪中的子弹打将出去。

匆匆赶过来的杜月升还不知道他已经逃过了一劫。他竭力制止了手下盲目射击的举动,安排了数名青帮弟子,让他们不断点燃火把,随后扔到院落前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