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渡风云 官渡风云 (四)江山定

思念思想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1/


什么叫快?

是一只飞鸟穿过树林,还是一支长箭名中靶心?

或者,仅是一眨眼的工夫?

☆ ☆ ☆

睦元进的快刀是天下闻名的,传说中曾经有一次他向一匹奔驰的惊马挥了一刀,这匹马又跑了一盏茶的工夫后突然变成了两截,上身栽倒在地,下半身的的四条腿居然喷着鲜血又跑了十几步。

这场面据说令每一个目睹的人整整半个月没有食欲。

所以,睦元进完全有自信在张辽的刀碰到自己之前,就把张辽变成一个死人。

☆ ☆ ☆

但张辽的神情依旧平静,尽管对方刀锋的寒气已经渗入了他的肌肤。

对于这个曾经和“战神”吕布并肩作战的人来说,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人可以令他感觉到恐惧了。

所以,在睦元进的刀几乎触及到他腰的时候,他笑了。

☆ ☆ ☆

张辽为什么笑?睦元进很奇怪,可是他并不想知道,他没有那么大好奇心,他感兴趣的,仅仅是把对手一分为二的快感。

就在睦元进的刀就要斩杀张辽的时候,张辽突然从马背上一跃而起。

“之前是在诱我出刀。”睦元进脑海中刹那间闪过这句话,马上,他就看到张辽的右腿雷霆万钧的踹向自己的面门。

原来张辽的笑,是因为他已经算定睦元进招式已老,所以认定自己的奇袭可以得手。

可是睦元进毕竟是河北“四龙五虎”之一,竟然硬生生收住刀势,迅速将长刀横在面前;但这一下使力过巨,胸口间不由得一阵气闷。

但张辽这一脚居然仍是虚招,在刀柄上轻轻一点,人如小燕般一个筋斗翻过了睦元进的头顶。

睦元进的心立刻沉了下去,他已经知道对手的真实目的了。

可是,晚了。

他的胸口一阵冰凉,一支带血的刀尖从胸膛中刺了出来。

他的长刀后甩,可张辽得手后丝毫没有停留,身形立刻如箭一般射出一丈开外,轻飘飘落在了地上。所以,睦元进的刀又斩空了。

这一切说来话长,而发生的,仅仅就是一眨眼的时间。

片刻之间,已分生死。

☆ ☆ ☆

“好武功,好胆略。”睦元进赞道。

张辽转过身来,双目中杀气四溢,缓缓说道:“今夜之战,事关曹袁两家胜败之大势,决不容半点拖沓,所以我必须速战速决。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睦元进死尸栽倒,袁军中路防线终于也告溃散,曹军冲击之势,已经不可遏制。


“你说,沮授先生的计策漏算了人的因素,是什么意思?”许攸迷惑地望着荀彧。

“听闻袁绍起兵征讨我家主公之事,田丰和沮授一直是持反对的态度,田丰甚至因此下狱。如今两军对峙已近半年,兵力占优的袁军依旧没能突破官渡,想来以袁绍的脾气必定是要倾全部军力决一死战了。我想沮授先生很清楚虽然我军兵少,但战斗力却在袁绍军之上,真的决死一战袁军并无必胜的把握,所以一定拼命阻止。可袁绍不是个有足够耐心的人,想要阻止的话除非想出一条可以尽快解决我军的计策。或许真的是天意,我军主公回许都催粮的信竟然在这个时候被袁军截获了,我想大概沮授应该会很高兴的对袁绍说,不须决战,只要等到曹军粮尽,袁军自然不战而胜……”

许攸脊背上,已经布满了冷汗,荀彧的讲述就好象亲自目睹过一般,当时,沮授拿着书信,很高兴地对袁绍说:“主公,曹操即将粮尽,我们再等几天,自然会不战而胜的。”

☆ ☆ ☆

“可惜的是,袁绍却绝对不会答应……”荀彧继续说道。

☆ ☆ ☆

“曹贼催粮之信,岂会仅此一封,若许昌救援粮草运到,难道我军还要等待下去?”袁绍厉声反问沮授。回想至此,许攸也不禁黯然。

☆ ☆ ☆

“沮授先生无奈,为阻止袁绍与我军硬拼,只好设下乌巢之计,希望尽可能以最小损失换取胜利。但他应该知道,这一计策极为凶险,因为一旦有误,反被我军占领乌巢,则袁绍军粮草尽失,战局会立即完全倒向我军,袁绍之败便会不可遏止。所以,他计划的第二步,便是只要我军中计,立即倾全部主力绞杀我奇袭乌巢的部队,一举摧毁我军精锐,为随后的决战扫平障碍。这本是一步很妙的险棋,但偏偏他在设计的时候,忘了考虑这个计策的最大漏洞……”荀彧也叹了口气,接着道:“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沮授没有计算到,如今的袁绍军,是由袁绍以及他的三个儿子各自的部队汇合而成,他的三个儿子为后嗣之事不和已经很久,为防备今后夺位而战,三人必定不愿自己的直系部队在此次战役中折损过多,所以,当他决定实施第二步的时候会惊异的发现,很多人会站出来反对增援乌巢,因为乌巢曹军已成困兽,拼死一击定然是石破天惊,没有谁会愿意这个时候派自己的人去送死的。但曹军主营不同,精锐去偷袭乌巢,主营实力空虚,很多人会乐得来找这个便宜。所以,我一早便料到袁军会来攻打我军主营,而不是全力增援乌巢的。”

荀彧一口气说完,看着许攸,徐徐问道:“现在,你明白了吗?”

许攸一脚踢开身前一张桌案,喝道:“你现在说的这么头头是道,那为什么不阻拦曹操涉险,事后明白过来,难道有什么用吗?”

郭嘉长叹一声,道:“许先生,难道你真的认为我军主公没有看穿这个计策吗?”

许攸惊得双目圆睁,颤声道:“曹操看出来了?这怎么可能,那他为什么还要涉险?难道,我们截获的那封书信是假的?这一切,都是曹操布的局?”

郭嘉道:“那封书信的确是真的,现下我军粮草最多还能支持三天。我想,在你假意投降报信之时,主公已经想到,这恰好也是我军求胜的唯一机会,所以,他才不顾众人劝阻甘愿赴险,去搏这万中存一的胜机。”

许攸颓然坐倒在地上,黯然道:“无论在任何时候,不管有多少危险,都只求胜利不愿失败,曹操,你真的是这么可怕的人吗?如果是,这场战役,我军只怕没有什么胜算了。”

☆ ☆ ☆

“将军,怎么办?”淳于琼身旁的副将,都有了张皇之色。

五万守军,居然被区区五千人马击溃,袁绍将领们的心中,已经开始恐惧。

“我们退吗?”步兵校尉刘宇紧张地向淳于琼询问着。

“退?”淳于琼冷笑道:“我军粮草尽在此处,如果我们败走,则我军立即陷于无粮之境地,岂不是任人宰割。今日纵使身死,也决不能丢了乌巢。”

“那么,我军尚有两万余人,不如集结起来,再与曹贼决一死战。”步兵校尉刘宇继续说道。

“不可,”淳于琼道:“我军士气低落,不利于和敌人死拼。曹操奇袭乌巢,利在速战,时间过久我援军一到他便是死路一条。所以我们只要收拢部队守护住乌巢粮仓即可。只要坚持到天亮,曹操自会退去。”

☆ ☆ ☆

“主公,袁军开始收缩防御了。”李典恭敬地向曹操禀报。

“淳于琼果然是一代名将,看出我军不敢久留。我军虽然冲出了重围,但若就此退去待粮草一尽依旧是有败无胜之势。我军想胜,惟有突破乌巢,尽毁袁军粮草。众位兄弟,大家再鼓一次气,打败淳于琼,一举捣毁袁军。”曹操厉声道。

曹军将士,又如疯虎一样,扑向了逐渐收缩的袁军。

☆ ☆ ☆

大战,终于进入了决定性的时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