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99年12月,海航7师为了协助地方挖掘国防电缆沟,命令我们7师2团和场站全部参加.

命令下达后的第二天早上六点.我们就起床吃饭.六点二十,汽车连的车队就已经在营房门口的道路上停了长长的一列,最前面是团长和场站站长的两辆三菱越野,接下来是两辆解放大巴车,主要是机关人员乘坐.其余的全部是东风5吨货车.每辆车的挡风玻璃上都贴着一个编号,居然排到了30几位,也就是有30多辆大货车.汽车连归场站管,主要车辆是北京吉普改的敞蓬牵引车和东风货车.我怎么也想不到汽车连怎么一下就冒出这么多大车来.我们每人装备一把铁铲,穿着黑皮,说是北海舰队航空兵地勤独有的衣服,羊皮衣裤,外面的黑色布料介于帆布和麻布之间,我不知道是什么布料,外加一双到膝盖的牛皮靴,兔皮雷锋帽,兔皮手套,脸罩.全套衣裤足足有二十来斤,穿上后真像一只大黑熊,呵呵,所以被戏称为黑皮.

言归正传,我们蹒跚地爬上大货车.车没有盖蓬布,视野很开阔.一辆车装20来个人.等人上齐了,车队开始出发.浩浩荡荡地穿过城区,我站在车头前后张望,长长的车队一眼望不到头.在交叉路口还有交警指挥车辆让道.很多市民驻足观看,窃窃私语,不知道出什么事情了.

车队出绥中县城上了京沈高速,开始加大马力跑起来.12月的东北,风大得夸张,幸好我们地勤都是武装到眼睛的全副防寒装备,倒也不觉得太冷,场站的9股13连就遭殃了.穿的是冬训服套绵大衣,根本抵挡不住刺骨的寒风.

车队在京沈高速奔驰了40分钟左右,出了辽宁界,在离山海关不远的长城脚下与1团和山海关场站会合.然后就在高速公路边停下,按照预先划分的地段,一字长蛇阵地排开.那阵仗,几里外的山坡上都人头涌动.

连队主官讲解了挖沟要领和规定后,我们就挥铲抡锤,热火朝天地奔向阵地.每个人的任务是挖掘2米长,70厘米宽,1米深的电缆沟.东北的冻土不是一般的硬,挖掘起来相当吃力.干了没多久,很多人就把黑皮脱掉,快中午的时候,太阳慢慢出来,很多人已经只穿件海魂衫了.这时电缆沟已经初具雏形,连队干部拿着标尺挨着测量,然后根据测量结果进行改进.

终于开饭了,面包,火腿肠,矿泉水.指导员带着炊事班挨个发放.刚发到我手里,前面又有人在发午餐了.后来才知道,师长看到大家干得很卖力,准备的午餐却很一般,就临时派人去山海关买来盒饭.

吃饭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件趣事.大家稀稀散散地随便找个地方坐下就吃起来.是红烧肉块盒饭.我们正吃得津津有味,听到远处有人大叫了起来.我们抬头一看,好家伙,一只大鸟从我们头顶掠过,翅膀长开足足有一人多长.人们开始哄闹起来,引起了连锁反应,大家饭也不吃了,朝大鸟飞行的方向狂奔.

大鸟飞到离我们一两百米的一个小土坡上停下不飞了.人们开始从四面向土坡慢慢逼近,我是好事分子,这关键时刻怎能少我.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土坡脚下,又随着身边的人猫着腰向坡顶摸进.

离大鸟最近的人已经只相隔10来米了,大鸟还是纹丝不动.5米,3米,2米,大鸟还是没动.突然,最前面的两个人同时扑向大鸟.只看见大鸟扑扑地猛扇翅膀,地上被扇起一团灰雾.那两个战士还是死死地抓住大鸟,扑上去的人更多了.终于,经过一顿折腾,大鸟被控制住了.人们找来绳子,把大鸟的爪子和翅膀捆得严严实实的.我们这才仔细观察这只大鸟.

全身的羽毛呈灰褐色,土黄的眼珠,嘴巴又长有尖,末端向下弯曲.翅膀张开有1米8左右.大家都在讨论这是什么鸟.有些说是雕,有些说是秃鹫,其实谁都缺乏这方面的知识,到现在我都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回来后这只大鸟就养在三中队炊事班的后院里.我也是在回来以后才知道,原来有个战士正在吃饭,这只大鸟从天而降,叼走了他饭盒里的一大块红烧肉.听起来真是有点天方夜谭.后来不少人跑去三中队炊事班与大鸟合影留念.我没去,和我同寝室的一个上士去照了以后我叫他送了我一张.再后来就不知道这只鸟的去向.有的人说无意中逃跑了,有的说是被某个干部拿去喂养了,有的说是送到葫芦岛的野生动物园去了.

由于这张贴不是用家里的电脑发的,照片也就不能上传上来.大家先将就看着,晚上回家后用手机把照片照下传上来再给大家欣赏,但效果肯定不行.还请各位谅解一下.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