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变40-42

kyoko 收藏 0 36
导读:正文 第四十章 倾诉 终于两人还是吱的一声软了下来,千面唉声叹气的说:“你一走,她也走了,多没劲呀。真搞不懂,为什么我那么帅,她不对我感兴趣,却对你感兴趣!上帝真爱玩人!” 冷冰干脆摇摇头什么都不说了,XO却在一旁哈哈捧腹狂笑起来。关心明白了这帮家伙的把戏,微微一笑:“怎么样?查到她的底细了吗?” “还没!”冷冰依然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怎么也看不出刚才要和关心拼命的劲:“刚才已经叫上面的人去查了,估计明天就有结果了!” “不过,说真的,这女的真够漂亮,怎

正文 第四十章 倾诉

终于两人还是吱的一声软了下来,千面唉声叹气的说:“你一走,她也走了,多没劲呀。真搞不懂,为什么我那么帅,她不对我感兴趣,却对你感兴趣!上帝真爱玩人!”


冷冰干脆摇摇头什么都不说了,XO却在一旁哈哈捧腹狂笑起来。关心明白了这帮家伙的把戏,微微一笑:“怎么样?查到她的底细了吗?”


“还没!”冷冰依然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怎么也看不出刚才要和关心拼命的劲:“刚才已经叫上面的人去查了,估计明天就有结果了!”


“不过,说真的,这女的真够漂亮,怎么看都不像不怀好意!”千面把头凑上前来,垂涎着脸说道,看来他和冷冰也不是对宁素梦那么疯狂的迷恋。


关心嘴角含笑:“凡事小心点总没错的,女人长得太漂亮了就会给你带来无尽的麻烦!”


千面满脸惨淡的嘀咕:“也就只有你,才会不把那么漂亮的女人放在眼里。不过,我还是同意你的看法,女人就是麻烦!我现在就是担心冷冰这小子会真的爱上那女的!”


“美丽在我眼里只是一种艺术品,懂不,那是不可亵渎的艺术!”冷冰突然凶狠的扑了上来跟千面扭成一块,好一会后才松开手:“好了,没事了,放心,我不会对那女的产生怎样的念想的!嘿嘿!”


关心隐隐可以理解冷冰和千面的心态,宁素梦太美了,美得简直就像一个完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完美艺术品。是让人不敢产生任何亵渎的完美,同样不是他们所能拥有的。


几天后,关心等四人刚由深蓝大厦出来,便有一辆车嘎的一声后停在他身旁。里面探出个美丽的面容,宁素梦好似天使一般微笑着说:“关先生,赏个脸吃顿饭好吗?”


这一刹那间,千面和冷冰张大了嘴合不拢来,如此美丽动人的女人居然主动邀请一个只见过两次的陌生人吃饭?太不可思议了。XO显然也无法想象现在正在发生的事,不过,定力明显比其他两人强了许多。


关心正欲拒绝,却想到之前的调查报告里说宁素梦是宁翰唯一的女儿,宁翰则是年销售额高达一百亿的朝阳集团的总裁。而关心记得非常清楚,在那份相当长的名单里,宁翰绝对是其中比较重要的一员。所以,罗士杰也不知从什么地方得知这是关心的调查要求,结果传下指示,在有机会的情况下,务必要接近宁素梦。


当然,罗士杰显然不知道关心和宁素梦之间的事,他的意思只是说如果能够常常见到宁素梦,就想办法接近。如果见不到,那当然就算了,反正罗士杰自己已经派了人手去盯宁翰了。


这个命令让现在的关心挣扎了好一会,最终才决定下来:“既然是宁小姐的邀请,我怎么能不答应!”


“对,这样美丽的小姐,你怎么能忍心拒绝呢!正好我们都饿了,一起去吧!”千面甚是厚颜无耻的准备硬挨上去,尽管冷冰和XO并没有露出反对的意思。


遗憾的是,宁素梦用一句话毫不留情的击碎了千面的幻想:“对不起,石先生,我想跟关先生单独谈谈!”


在千面和冷冰的苦脸相送下,汽车绝尘而去,XO憋着笑上前来仰天长叹:“唉,妞没了!还是回家吃自己吧!”结果被恼羞成怒的两人逼着勒索了一顿饭不说。


这是一家很有情调的餐厅,虽然关心没有任何感觉,并且深深的感到苦恼。宁素梦是个聪明的女人,眼神闪烁里她看穿了关心的想法:“怎么?关先生不愿意跟我一起吃饭?那你为什么还要来呢?”


“没有的事,我只是在想是不是该打电话给老婆,告诉她我不回家吃饭了!”关心认为如果宁素梦是对他有兴趣的话,这样足可以打消她任何的不轨想法。尽管这样想真的很岂有此理,没理由一个美丽如天使的女人会对一个平凡男人有任何的不轨行为吧,但是我们的主角显然对此没有任何的愧疚感。


也许真如千面所评价的:对谍变来说,越美丽的东西在他眼里就越像一坨屎,审美观点完全被美国佬给毁掉了。只不过,若是宁素梦知道千面的评价的话,或者真的会跳起来甩两记耳光给关心这个变态的家伙作为临别赠礼。


关心说做就做,拿起电话拨给了正在实验室工作的林凡,以一种连自己都感到肉麻到恶心的温柔语气说:“凡凡,今天我不回家吃饭了,我在外面吃。你就别做我的饭了,知道吗?我也爱你!”


在电话另一头的林凡听得莫名其妙,如果关心在她面前,恐怕已经被指着鼻子骂过三千多次神经病了。幸好她现在工作甚忙,于是,只好把骂人的话攒在肚子里,留着回去再骂。


宁素梦笑容不变,心里再一次感到意外极了,男人她见得多了。无论老幼,有的要么毫不掩饰自己的色状,有的立刻感到自己的渺小,还有的会想方设法追求她,即便是再正经的人也会有迷恋她的美色的时候。从来没有人像关心这样和她单独在一起时,居然还当着面打电话给老婆说这说那。


“你好象很爱你的妻子呀!”宁素梦即便是吃东西的动作也是那么优雅,难怪会有那么多人迷恋:“我想你的妻子一定很美丽!”


“爱?”宁素梦自然不知道关心现在正在自嘲自己根本没有资格说爱情这两个字,连多年的枕边人都看不透。不过他还是微微一笑说:“她不是很漂亮,性格也不是很好,不过,我就喜欢她这样。你知道,有些感情是取代不了的!”


“我很羡慕你的妻子能有一个这样爱她的丈夫!”宁素梦幽幽叹息不已,眼神里浮现出一种深深的寂寥:“我生长在一个富裕的家庭,爸爸总是很忙,妈妈又去得早。可我自己还是这样的外表,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社会上,总是很难交到知心的朋友!”


关心似乎有点明白了,这宁素梦应该不是有他想当然的不轨之心,而是他对其容貌的忽略,使宁素梦对他产生一种好感。也正是这种好感,使得宁素梦迫不及待的找上来,把他当做一个知心朋友那样倾诉心事。


他轻轻一笑,全身心的都轻松了下来:“我想,你应该不是没有朋友,而是很难从太多复杂的人里分辨出来。你应该尝试着信任身边的人,让他们感受你的真诚,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你说不定就要去心理医生那里睡一觉了。”


宁素梦眼中全是迷离神色:“是吗?可是我却感受不到他们的真诚,我讨厌那些终日色眯眯看着我的人。我真的可以在他们当中找到真正的朋友吗?”


“我收回刚才的话,我认为你真的需要去看心理医生了。你应该知道,真诚是双方面,对方付出了,而你没有的话,那么你是感觉不到的。”关心看上去挺有做心理医生的潜资,如果他将来在特工界混不下去了,不妨可以去试一下。


宁素梦本来一直用刀叉无意识的摆弄着牛排,这时才下定决心似的横心把牛排切开,然后放入肉色性感的樱桃小嘴里。好一会后,她才笑着抬起头来说:“谢谢你,关大哥!”


关心微笑着摇摇头,表示不用客气:“宁小姐,有时是你把自己封闭了,试着敞开心怀接受一些真挚的感情,你会开心很多的。多吃点吧,我看你平常食欲一定不怎么好!”


“关大哥,你还是叫我小梦吧,我比较喜欢这样的叫法!”宁素梦流露出甜美的笑容缓缓说。


皱着眉头浏览过一条条新闻,关心禁不住叹息想道:中国的问题太多了,多到令人无法想象,人民的心灵也在财富利益里堕落了。


砰的一声巨响,千面一脚踹开房门,神情既是兴奋也有紧张,再一看旁边的冷冰和XO均流露出兴奋的神色。千面冲到关心面前,边说边蹦着挤开关心:“有一个大新闻,你想知道是什么吗?让开!”


关心静静的让开位置,疑惑的眼神投向冷冰和XO,两人神秘笑笑后居然卖起了关子。不到一会,使用密码后,千面登上一个极其冷门的网站,点开最猩红显眼的那条新闻出来。然后什么也不说,就示意关心去看看。


这个网页是国际商业间谍的专业网站,做得很隐蔽,需要两重密码才能进入和浏览其中的信息。关心低下头去看着那条新闻:神秘买家出价八千万偷取轩辕剑。


轩辕剑?怎么会有人对这个感兴趣?轩辕剑是2007年在西安秦始皇陵墓出土的宝剑,这柄宝剑经过无数位考古学家研究后证实,那是远古时期轩辕黄帝的兵器。至于为何会在秦始皇陵墓中,考古学家认为是盗墓贼将这柄剑从黄帝墓中盗出来献与秦始皇,以示其功盖炎黄两帝,后被秦始皇带入陵墓中陪葬。神奇的是,这柄斑斓古剑被不同的人握在手里,会产生寒热等多种特性,其价值绝对是不可估量。


仔细看了看后面的留言,关心得知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原来这次轩辕剑将会连同一批国宝级的珍藏运送到英国展出,不知是哪位收藏家对此深感兴趣,所以想出钱请商业间谍做这件事。不过,起先买家最先开出的价位是四千万美金,后来一直没什么人敢接手,只得一路加到了八千万,这时才有一些国际间谍心痒痒。


八千万美金,简直能叫人生生死死十八次了,纵然是这些向来财大气粗的商业间谍也免不了心动。只是偷这样的东西,无疑就是在同中国政府做对。与国家机构对抗绝对是死路一条,这也是商业间谍界里一个不成为的规矩。但是,这次的八千万能有多少人动心呢?从后面的留言来看,显然有不少人都深感兴趣了。


“怎么办?”冰冷有点期待的看着关心和XO:“接还是不接?”

正文 第四十一章 轩辕

此时的千面很是矛盾,他不想偷祖国的宝物,可是他的确真的很希望能在这次可能会聚全球顶尖商业间谍的盛会里插上一手,能与同行比较一番高下。当然,这么“简单”的选择题天才千面是不屑解答的,所以就推给关心和XO了。


关心的手指在下巴上转来转去,对他来说,显然不存在千面所想的问题。他所担忧的是,如果接了,无论成功与否都是跟政府抗上了。接下来还有另一个麻烦,很有可能会在行动中暴露身份。这对于商业间谍来说,绝对是致命的。


总而言之,这件工作弊大于利,还是以不接为妙。关心没发现,自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不仅心肠软了,连胆子也渐渐的变小了。当年他独自一个人刺杀了伊朗国王,然后受了些伤后成功逃走的胆略,如今却是再也不复得见。


作为病毒的坚定崇拜者,冷冰在没有任何困难的情况下就轻易看出了关心的变化,很难形容冷冰现在的心理,除了沮丧和失望外,或许还有几份伤感。尽管他并不乐意见到这种变化,可是也无可奈何。


“不做!”关心斩钉截铁的向三人说出决定:“危险性太高,随时有可能让我们丢掉小命。而且……”


本来也颇为想不通的XO也明白了关心的意思,他笑着把话接了下去:“而且,我想这个案子一定不简单。”


看着千面和冷冰好象乖宝宝一样的不理解眼神,XO在心里过了一把瘾头后,才在两人愈发期待的眼神里吞吞吐吐的说:“至于详细的原因,你们还是去问老二吧!”


关心丢了一个凶狠的眼神给XO,然后轻笑道:“我讨厌这个称呼,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轩辕剑出国展出已经不止两周时间了。如果真的有人想对它下手,为什么不在其他国家下手?比如法国。轩辕剑如果在英国展出,一定是放在大英博物馆,全世界的盗贼都非常清楚大英博物馆的防卫有多么严。”


“那么,问题就突出来了,买家为什么要等轩辕剑将要到这个世界上保安系统最严密的博物馆时才放出风声呢?”虽然关心的心肠软了,胆略也渐渐的没了,可是脑袋似乎并没有丢掉。


他把分析淡然说出来后,扫视了一眼茫然不知的千面和冷冰,才把推断出的结论说了出来:“我怀疑这是一个陷阱!”


XO清清嗓子说:“轩辕剑对中国来说,绝对是件无价之宝,也绝对值八千万美金。可是,对于外国人来说,轩辕剑只是一柄岁月悠久的,收藏价值相当高的剑。花八千万买这样一柄剑,你们认为有几个收藏家能出此大手笔?而且就现在来看,这个价格一定还有上升的空间,至少会涨到一亿!”


关心脸上流露出邪异笑意:“况且,你们真的认为政府会任由代表自己民族五千年文明历史的轩辕剑被盗吗?如果真的有人成功,我们能做的就是祈祷,祈祷他们不会死得很惨。因为我相信国安局甚至总参情报局都会倾巢而出,把那些愚蠢的家伙生吞了。至少在我所了解的历史当中,没有任何个体能与一个政府和十四亿人民相对抗(那时印度成为第一人口大国,中国由于人口老龄化和计划生育,成功的减低了人口)。”


千面和冷冰老早听得目瞪口呆冷汗直冒,恨不得抽自己几记耳光来惩罚自己的愚蠢。关心和XO对视而笑,前者笑得很是愉快的说:“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布下这个陷阱,可能是对国际商业间谍恨之入骨的国际刑警,也许是别的,谁知道。只要我们不去趟这趟浑水,就没事了!”


冷冰擦了一把汗,景仰的望着关心:“二哥,你怎么推断出来的?我们怎么就看不出来?”


“那是你们不爱思考,如果站在另外的角度来看做了这份外卖会有什么坏处,你们就会发现其中的奥妙。不过,我想应该也有人看穿了这个布局吧!”关心随意的解释。


千面这家伙却盯着电脑低喊:“快更新,快更新,让我看看最新的报价!就算不能拿到,能过下瘾也好!”


关心和XO均摇摇头,直感到千面这家伙简直就是混蛋加十级。这时,好象潮水来袭一样,千面兴奋的跳起来抱住冷冰,神情里尽数都是激动和兴奋:“更新了,真的更新了,最新报价一亿美金!全被你们猜中了!”


“呸!”冷冰一把推开千面:“你弹远点,我不好那调调!”


千面尴尬的抓着头发,嘿嘿傻笑:“一时激动,一时激动!”


这时,可蕊的声音从楼下传来:“芬姨,我爸呢?”


芬姨答道:“你爸在楼上!”


可蕊奔上楼来,面有喜色的推门进来,看见这四个基本上是形影不离的家伙,不禁掩口轻笑。她来到关心身边坐下:“爸,期中考成绩出来了,老师让所有的家长明天去一次学校!你去不去?”


“去,为什么不去?”千面抢话的能力绝对是一流的,他打趣道:“你爸不去,我替他去!”


关心瞪了千面一眼,慈和的可蕊说:“当然要去,我得看看我家小可蕊在学校过得是否愉快!”


“老四,你说在国外长大的是不是都这样,怎么都不重视孩子成绩呢?”千面向XO嘀咕,见到XO怒目而视,这才想起XO也是在国外长大的,立时惊慌的闪身避开了可能出现的魔爪。


第二天,关心和可蕊一起来到学校,反正深蓝的工作根本不用去公司也可以的。和老师谈了一会,关心才知道,可蕊居然班级里成绩最好的。


在离开时,关心向正在同王丽谈笑的可蕊叫了过来,上了车才对可蕊说:“可蕊,老师说你的成绩是最好的,我对此感到很骄傲,因为我有一个出色的女儿。不过,学习这种事你不要太勉强的去要求自己,能不能考到第一并不重要,只要你能学到东西就很好了。”


可蕊那么久以来她一直都很敬重这位干爸爸,实际上在心里,关心已经被她当做了亲生父亲,能与吴守刚在同一位置了。她显然不再像以前那样无法理解关心这种西式教育手段,只见她撒娇道:“爸,我知道啦。”


“现在你在上高三了,千万不要因此而累到自己,芬姨可是告诉我说你有段时间每晚都熬到十二点哦!其实这种考试分数只是一种假象,你学到东西才是重要的。考得好也罢,不好也罢,你都是我引以为荣的乖女儿!”关心眼神柔和的凝视着可蕊,希望她能明白他的意思。


可蕊眼睛渐渐的红了起来,她真觉得自己很幸运,在最伤心困难的时候遇着关心。她眼里晶莹一片,哽咽着说:“爸,你对我真好!”


“你是我女儿,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别再为过去的事难过了,开心点笑笑,这样才漂亮!”关心却是猜错了,可蕊方才没有想到以前的事,而是心怀里充斥的全是一种有父亲疼爱的温暖滋味。


“呀,那好象是宁姐姐!”可蕊轻叫一声,指着一个路边的女人说。关心放缓车速停在路边,这才探头看到宁素梦。正好宁素梦也看过来,他见宁素梦提着在商场买的不少衣服,于是向她招了招手:“上车,我送你回家!”


“关大哥,有几天不见了,怎么你在这里?”宁素梦眼神中隐有惊喜之色,上了车把东西塞满了后座。


关心稍作解释后,宁素梦语气里隐有责怪之意的说:“关大哥,你都不打电话给我!”


“我这不是忙吗?”关心有点苦笑不得,一对女人好点,她们就得寸进尺起来,是不是不应该对女人好呢?


宁素梦的家在另一个豪华小区里,来到她家门口放下她后。宁素梦开心的说:“关大哥,上我家喝杯水吧!我想可蕊一定会喜欢的!”


这女人聪明,居然懂得打可蕊这张牌。这是关心的第一反应,可蕊显然也挺喜欢这个漂亮大姐姐,眼里全是跃跃欲试的意味。关心总不能让可蕊失望,只得一同进去了。


关心本来不打算跟宁素梦产生任何关系,因为宁翰是潜伏者名单上的一员,极可能会把他牵扯进入国安局的国内事务里。偏偏关心在初回中国的半年里看了很多历史,从旁观者的角度,他清楚的看到中国人是最喜欢内斗的种族。如果他被扯进内斗里,只怕早晚横尸街头。所以,他才会对罗士杰提出不在国内执行任务的要求。


进了屋里后,宁素梦喜吟吟的笑道:“关大哥,可蕊,你们要喝点什么?”


“我要茶!”


“我也要茶!”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向喜欢喝可乐的可蕊竟然再也不碰可乐了,反而学关心喝起了茶。关心也就此事同可蕊商量过,可蕊狡猾的回答:“爸,我听说你以前是美国间谍,后来被他们害死了妻子和儿子才回国的,所以我以后不会再用任何美国产的东西!而且,你也喝茶呀,你说喝茶对身体有很大的好处!”


关心还能说什么,以前的事可蕊多少知道了一点,他自然只能无奈的嘱咐可蕊千万不要把这些事告诉任何人。当然,幸运的是可蕊所知也仅限于他曾是美国间谍这一点。


当宁素梦去倒茶时,忽然有人打开房门进来。那人进来后扫眼看见关心和可蕊,疲累的脸上浮现一缕吃惊,继而紧盯住关心上下打量。


关心仿佛也发现了什么似的,陡然站了起来,两人便这样面对面的上下打量着。可到底还是关心记性好,盯着这张略有些许旧日痕迹的熟悉的脸后,终于惊讶的喊出来:“丁,是你?”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故交

那是个三十岁上下的英气年轻人,听得关心那么一声大喊,他仿佛也认出了关心,眼神里闪烁着一缕光彩,随即激动得浑身颤抖:“丁,真的是你?”


听到这个久未听到的名字,关心忍不住纵声哈哈大笑,只是笑容里却有不为人知的苦涩。他的表面上虽已镇定下来,可是眼神里的激动却暴露了此时的真实情绪,他抓紧这人的肩膀:“云,果然是你,果然是你!”


可蕊看着两名激动莫名的男人深感奇怪时,宁素梦端着茶走出来,看见那男人便喊道:“哥,你回来了!这是……”


她想介绍一下时,她的哥哥便大笑着用力猛拍关心的肩膀:“不用介绍,我和他早就认识了的!走,我们上楼去说话!”关心怎会不想叙述一下别离之情,跟可蕊和宁素梦说了一下便被搂着肩头一起上去了。


这人是关心的老朋友,以前叫多克_云,跟关心一样同样是美国潜伏者计划中的一员。他们俩由于年纪相若,就和其他两个年纪相同的编为一组,一直到十四岁之前都在一起。在艰苦得超出想象的学习和训练里,积累下患难之交的感情,今日突然得见,试问叫关心如何能不情绪外泄。


上得楼后,见没有了外人,云狠狠和关心搂了一记,然后一起坐下来才问:“丁,你怎么会在这里,还跟小梦认识?”


“云,离开超人基地之后,你到底是去了什么地方,怎么现在会在中国出现?而且还是宁素梦的哥哥?”关心同时也开口问道,超人基地是他们学员之间的戏称,因为在他们看来,那个基地既教教授各种各样的知识,还教人如何动用武力,简直就是在训练无所不能的超人。


超人基地是一个潜伏者计划里的基础训练基地,一旦把学员们各自喜欢并且擅长的特性摸透之后,到十四岁时便会分别送到专业针对性更强的基地接受培训。关心十四岁就由于出色的反应和身手,以及分析能力被送到了在所有潜伏者基地里被称为地狱基地的间谍训练基地。


“还是我先来说吧,那次我被送到了另一个基地里学习如何做一个成功的商人,学到十八岁,然后又被送到另一个基地进行更深入的学习。直到二十二岁,我通过了毕业测试后,才回到中国做生意!我真正的名字是叫宁云。”云娓娓向关心道来往事。


关心哈哈大笑,心中喜悦实在难以自禁,惟有通过笑来发泄那份狂喜:“我和你差不多,只是我被送到了训练间谍的基地。”


两人竟是忘了楼下的人,一直谈了许久,关心呵呵笑着:“你还记得那次吗?就是我们用尿捉弄教官那次,他竟然真的把尿给喝了下去!哈哈哈!”


有些东西忘不掉就是忘不掉,无论当事人做任何努力,它们都会像跗骨之蛆一样纠缠着人一生一世。充其量能做的也就是让这些回忆慢慢的淡出,关心不是没有感情,而是执行任务必须的冷酷使他把感情深深的藏住了,就好象珍藏所罗门宝藏一样。


“我也记得,有一次有个大个子欺负我,结果你不知从什么地方找来一根铁钉刺进那家伙的太阳穴里。从那大个子被你杀死以后,基地里个个都很害怕你,也没有人敢再欺负我了。”云也陷入了美好的回忆里,尽管这种回忆实在令平常人难以接受。


关心怎会忘记,那时他只有十一岁,云也只有十岁。超人基地有个家伙年纪不大个子却挺高,本来他们不在同一个学习区的,后来调到了一起。那大个就终日取笑甚至于骂他们是黄皮猴子,后来云被逮住打了一顿。


在那之前,关心就已经在教官处学到,无论做什么,对敌人一定要做到一击必杀,绝不能给敌人任何还手的机会。而且教官还告诉他,任何东西都有可能成为杀人的利器,只要运用得当。于是,当关心某次意外得到一根铁钉后,便小心的保留了下来。那次,他偷偷的用铁钉刺进那大个的太阳穴里,那家伙当场便死了。结果,关心被惩罚三天不准吃饭。最后他能被分到间谍基地,那次的良好杀人记录作用绝对不小。


沉湎于回忆里一会后,关心才突然想到一事,连忙问道:“你是宁素梦的亲哥哥?”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关心猜到了一些东西,宁翰既然是潜伏者当中的一员,如此说来,云应该是被宁翰送去培训的。云也笑着问:“你说你被分到间谍基地,那么这次一定是来中国执行任务吧!”


无法避免的问题还是到来了,关心犹豫了片刻,终于决定不向老朋友隐瞒任何事情:“我叛离了CIA,现在正在为中国国安局做事!”


看着云那张口结舌的震惊神色,关心缓缓把自己的事说了出来。当然,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做了一定的保留,比如潜伏者名单的事和SOS的事,以及实验室的事都没有说。这并不意味着关心不信任云,恰恰相反,正因为他完全信赖云,所以才没有把潜伏者名单的事说出来,不然会让云在CIA那边很为难的。只是SOS和实验品的事根本是旁支末节,他根本就没必要提。


关心讲述完之后,沉声说:“云,CIA对我们所做的一切,都足以证明他们的阴毒,你还是离开美国吧。不然的话,我们这些潜伏者计划里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如果你愿意脱离美国,我愿意向国安局澄清你。”


云缓缓低下头,闪烁的眼神里漂游起几缕奇怪的光芒,好一会后,云才抬起头来,表情坚决的说:“好,CIA既然能这样对你,将来肯定也能这样对我,我会向父亲说的,等他答应后,我再联系你!”


又说了一会后,关心这才和云一起下了楼,可蕊和宁素梦早已等得心急,见两人下来,不由松了一口气。


待关心离开之后,云打开电脑后坐了下来,打开邮箱,手放在键盘上。他脸上浮现痛苦之色,显然心里不知在为什么事挣扎不休。闭上眼睛假寐了一会,表面看来似乎很平静,可是键盘上抖动得好似小儿麻痹一样的手指却暴露了他的心境。


不知过了多久,他骤然睁开眼睛,双眼里全是血丝的狂吼了几声,就好象一只濒临死亡的狼一样可怕。停下吼声,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只见额头青筋暴起。他把牙关咬得紧紧,终于脸上和眼神里均露出凶毒之色,双手已经落在键盘上飞快的动起来……


关心此时此刻的心情非常愉快,简直愉快到了极点。别离近二十年的老朋友都还能再见面,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回到家里之后,他也打开电脑把宁云愿意叛离美国的事汇报了上去。


第二天他就得到了上面的批示:等待宁翰的答复。他心情愉快的去了隔壁XO他们的房子,准备找他们来庆祝一下,谁知道正在打扫卫生的芬姨说这三个家伙前几天就离开了,仿佛是要去别的省份旅游什么的,直恨得关心牙痒痒。芬姨现在也受聘为XO他们工作,虽然也因为芬姨很勤奋,不过,由此也可看出他们是多么的懒惰。关心怎会料到这三个懒鬼居然也会有到处活动的时候。


再这样过了一天,宁云找到了关心,只见他唉声叹气说:“怎么办?我父亲不是不愿意,他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只是,他说我们应该需要一些保障,需要你们更高级的人去谈!”


更高级就更高级!关心把报告递出去后,没过多久就得到回复,上头会派人来解决这件事。一天后,关心正在公司呆着,秘书告诉他有三个客人找他。他立刻去见了那三人,其他两人也罢,为首者却是内务处的副处长梁山,这是个年约五十的老头,黑黑瘦瘦却尽显精悍气息,想来绝不是易与之辈。


梁山把来意说明了,果然是前来办宁翰之事的。关心也不多说,依他的性格也不可能对这个处长低头,反正大家不同部门。那处长也没把关心的不恭敬放在心里,看来倒是个有度量的人。


到了宁家时,宁云和宁翰都在,宁素梦却不在,或许是被支开了,一起笑着迎了坐下。梁山也不废话,径直礼貌的说:“听说你们有心倒戈,不知你们有什么要求?”


“要求先不提,我想,你们应该想想怎样说服我!”宁翰倒怎也看不出是个间谍,还是经典的死间,很有大商家的气度。


梁山舒展眉毛笑道:“说服?我还以为宁先生已经做下决定了才来的,怎么弄成这样!”听语气,他怎么都像是嘲弄宁翰反复无常。


“哈哈,赵先生说笑了,既然你都来了,我做个决定又有什么困难的。”宁翰颇有气势的喊出梁山的对外掩饰身份,倒尽显豪气:“我的家业好不容易才创办出来的,我想你们应该不会没收掉吧。”


梁山微微一笑:“怎么会,那是你的努力成果,我们不会掠夺别人的财富的。”


宁翰盯住梁山看了许久,然后浮现一缕笑意:“你知道,我们两父子都是从CIA出来的,我年纪大了还好说。可是叛逃之后CIA的报复,我却不想丢掉任何家人,所以,我希望儿子能在国安局的庇护下,如果是为你们做事也可以!”


“这个……”梁山沉吟片刻,然后爽快的答应下来:“我想应该没问题,不过,必须得接受测试才行!”


“我会把我所知道的所有事都告诉你们,祝我们的交易成功!”宁翰呵呵轻笑起来,关心也笑着望向宁云,今后他们又是同一阵线了,宁云和关心对望了几眼,却微微的避开了关心的眼神。关心虽略感奇怪,却也没有多想。


英国伦敦的贵族酒店里,千面绷着脸抱怨以十分不雅观的姿势躺在沙发上:“有没有搞错,让我们来出差,却不告诉我们什么事。”


“得了吧你,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就去找人!”XO拿起一个坐垫便没头没脑的扔了过去。


老实说,伦敦的夜晚显然缺乏国际大都市的氛围,或许因为这里的人多数都是故作彬彬有礼的绅士吧。尽管街头偶尔穿行着几个东倒西歪的醉汉,不过,这并不妨碍关心寻找联络人。


这是一个新任务,任务是什么,他暂时还不清楚,这得找到本地联络人后才知道。到达目的地时,关心付过车资礼貌的道了声谢,在车主不解的眼神里,他开始在这个贫民区寻找起自己的目标。


幸好不是很难找,关心很快就在一栋破烂得足以同猪栏媲美的破铁皮屋,他显然没打算给屋主任何面子,径直推门便进去了。不过,屋里全然没有房子的外表糟糕,虽然很乱,可关心一眼可以看出,这种凌乱是人为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