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变(34-36)

kyoko 收藏 0 2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正文 第三十四章 首战

深蓝公司大连分公司的某个办公室里,这里养着一个闲得差点撞墙自杀的闲人。漂亮可人的秘书推开门进来笑脸似花的说:“主任,公司决定让你去巴黎出差,这是订好的机票。”


关心眼神一亮,闲了那么多天,总算有工作了。回到家里后对可蕊说要去巴黎出差,可蕊也高兴起来:“爸,我要……”


想来想去却总想不到要什么,关心微微一笑:“想不到没关系,我肯定会给你买礼物的。你呢?要不要?”


他这却是对在一旁看弱智电视剧集的林凡说的,林凡白了他一眼:“谁稀罕!”


“好,你不稀罕!我稀罕,OK!”关心忍不住放声大笑,也难怪他会如此失态,那么久都没出任务了,这次是第一次正式为国安局做事,叫他怎能不颇有几分激动。


“本次航班是飞往巴黎的XX次航班,请各位旅客系好安全带……”


关心坐在头等舱里眯起眼睛做假寐状,飞机上空之后,一名体态优雅的空中小姐步到他身边礼貌的说:“关先生,我们这里有萧然主演的最新力作,你也许会想看一看的。”


诶?关心不禁侧过脸去看了这空姐一眼,见着那微有含义的眼神,他立刻明白这是上头的安排。他笑了笑点头说了句好,那空姐便把一盒录象带开始了播放。


关心与此同时戴上耳机,并把眼镜式显示器放在眼前,立刻显示出一张人物照片,同时还有一个声音在解说:“谍变,此行的任务是抢在别国特工之前,把荷特丹公司新近研究出的DF-K3型军用雷达设计图偷出来,并且将原型毁掉。你和你的同伴将会同时抵达巴黎,当地联络人是洛振邦,我们已经在帝景酒店订了房间。资料将在五秒中后自动销毁……”


看着其他正在闭目修养精神的乘客,关心微微一笑,取出一只香烟,点上吸了一口。这时,录象带自动销毁时散发出的缕缕青烟升腾而起,关心轻轻将口中烟雾吐出,两股烟雾顿时混作一股。(本段恶搞《谍中谍》)


“谢谢!”接过关心给的小费,服务生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这样阔绰的住客可不多见。


待服务生离开后,关心洗了个澡,刚出浴室出来便看到XO和千面以及冷冰表情各自不同的看着他。关心丝毫没感到惊讶的说:“都来了?”


千面狠狠的拍了下手掌:“现在怎么做?”


“等,等他来找我!”关心若无其事的说道,他指的“他”是此地的联络人。


“哎呀,欢迎来到巴黎!我是洛振邦。”这次的联络人洛振邦是个相当具有贵族风范的中年,他依足规矩轻轻按次序搂了关心等人,然后热情的伸手道:“请上车。”


先后上了两辆车,却只是随意的谈着各种生意上的事,直到来到洛振邦安排的地方。那是一栋别墅,他们来到地下室里,洛振邦关上房门后在门边一个微不起眼的按钮上按了下一下,三十秒钟后他才笑着说:“好了,现在不怕有人监听了!”


千面嘀咕不已:“搞那么多花样!”


洛振邦却仿佛没听到一样,他本身是海外的第二代华侨,由于父辈的努力,所以家境颇为富裕。后来被国安局吸收之后,生意渐渐越做越大,成功打入巴黎的上流社会,成为国安局在巴黎的秘密联络人。


只见他打开一具电脑:“这次的任务你们都知道了,情报方面的事情可以找我。你们先看看资料吧!”


关心却记起三年前也是在巴黎,他执行了一个任务,可是现在却物是人非了。微微失了下神,便回过神来看着电脑上的资料。荷特丹公司是一家军火公司,研究力量颇强,而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保安也极为严密。


XO看完资料后深感疑惑不解:“怎么没有荷特丹的保安系统资料?”


“对不起,这家公司最近刚刚更新过保安系统,对这套新的保安系统我们可以说是一无所知。”洛振邦确实感到很抱歉,没有确切的情报,任何任务的难度都会以几何数倍增。


关心也发现了一点不对劲:“法国军方怎么会有图纸?这样的话,就有两个地方拥有设计图,如果要毁掉原图纸,会很麻烦的!”


洛振邦笑说:“其实荷特丹也就是法国军方办的公司,有图纸是很正常的。如果毁掉原设计图只是一个附带任务,如果不能做到,只要拿到图纸也可以!”


冷冰也不禁皱起眉头:“一个字,麻烦!”


千面插嘴道:“那是两个字了!”


洛振邦问:“你们打算怎么办?从什么地方下手?现在巴黎聚集了不少国家的同行,你们得尽快下手才行。”


“下手,你说下就下呀,你以为是在街上做贼偷钱包那么简单?”千面这家伙走到哪都是个不甘寂寞的样,惹得XO狠狠的敲了一记他的脑袋,声音倒是挺脆的。


XO沉吟片刻:“如果真来了那么多同行,我想法国反间谍局肯定会有反应,而且荷特丹也不可能没有得到消息,保安系统一定会比往常还要严密许多。我们只有两条路,第一就是抢在别人之前下手!”


“第二就是耐心的等别人下手,然后我们再……”关心微笑着把话头接下去。


千面一听,立时兴奋起来:“好耶,不用考虑了,就选第二个办法,这样刺激多了。”


只是却没人理会他,惹得他嘀咕一阵。关心和XO对望一眼,缓缓说道:“我看,还是双管齐下保险一点!”


“毫无疑问,从军方下手是很有难度的,不过,我想肯定也没多少人去打他们的主意,而他们肯定也会有一定的疏忽,所以,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在洛振邦的情报里,在威克道第七街的军方所属大厦,后勤部在第十四楼,而DF-K3的图纸就一定在第十四楼里。问题就在于,怎样才能混进去,怎样才能知道对方布下了多少防守阵,怎样才能知道图纸在什么地方。


不过,最后一个显然已经有了答案,在洛振邦的情报里,后勤部在第十四楼有一个保险库,里面就是终端。而关心他们所需要做的就是探明对方的防线。


洛振邦嘿嘿笑了起来:“我认识一个人,他正好是军方后勤部的,而且恰好是少数有资格接触终端的人之一!”


关心愕然之余向其他三人看了一眼,均自哈哈大笑起来。


辛贝格中校是后勤部的主管之一,虽然是名军人,可是这显然不妨碍他的社交活动,有时候这个军人的头衔甚至能为他带来一些格外的尊敬。这不,今晚他就收到洛振邦的邀请,在他看来,这个黄皮肤的中国人,不,应该是法国人才对。


这个黄皮肤的法国人无疑是很热情好客的,辛贝格就常收到他的礼物——美丽酒庄出产的,即便是上流社会也赞不绝口的上等好酒。所以辛贝格收到邀请时没有任何的犹豫就决定要出席这次宴会,而他那美丽年轻的妻子也会使他成为宴会上的耀眼人物。


当然,作为军方的少壮派,辛贝格并不是毫无戒备心思,至少他每次在喝酒之前都会把自己的嘴巴给“缝”起来,从来没有泄露过任何机密。当然,如果他的身份不算机密的话。何况,洛振邦也从未在他这里探听过任何事,即便是试图的套取行动也没有,这叫他如何能够怀疑这名好客而且富裕的上流人士。


他可是很清楚,每一年法国DST总是会叫苦连天的抱怨人手不够,还说什么法国都快成欧洲间谍的暖窝了。辛贝格对那帮无能的家伙一向看不起,虽然这可能因为他跟内部情报局的达克交好的原因。


可是三年前那桩法国著名的闭门失窃案不就说明了DST的无能吗?尽管其中也有DGSE的因素,可是不管怎样,那一年法国驻整个欧洲的情报系统几乎全线崩溃,那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所以,当前阵子达克告诉他DF-K3的事泄露出去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臭骂DST那帮只吃饭不干事的白痴。尤其是DST的巴黎负责人亲自来见他,要求他务必什么地方都不要去,一定要小心做好保全工作时,他险些爆发了自己的怒气把这个夸夸其谈的家伙赶出办公室。


说的也对,没有了正常的社交,他辛贝格凭什么能在三十三岁之前成为中校,凭什么能成为后勤部的主管之一。正在想着,他那漂亮的金发妻子穿着一身典雅的晚宴装出现在他面前:“嗨,亲爱的,可以走了吗?”


“哦,当然,当然!我们这就走!”


当他们离开之后,房子里却多出了两个诡异的人影,小心的翻动着辛贝格的衣服……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容易

“我讨厌那么早起来,而且还一无所获。”


不用说,一定是千面在瞎叫嚷了。关心指点着录下来的影象:“你们看,只是大厅周围就有八部监视器,进入电梯还需要身份识别卡。”


画面里出现一只手,手上拿着一张卡,在电梯门外刷了一下,然后才使用了电梯。关心继续解说:“现在进入电梯,电梯里至少应该有一部监视器以上。出了电梯以后,就是十四楼,有个检测身上有没有藏武器的X光通道,和电子检测仪。然后再使用了一次身份识别卡,现在才是真正的进入后勤部!”


其他人都听得很仔细,因为这关系到他们的第一个任务能不能圆满完成。XO看了关心一眼,指着晃动的屏幕继续解说:“进入后勤部之后,暂时没有什么保安系统,不过,很多地方都装有监视器,几乎没有死角。”


“整个上午我们的领路人都没什么事要干,下班之前,我们的领路人将会去巡视后勤部的数据库。你们看仔细了,保险库的位置就在他办公室转角的右边,从这里刷卡开门进去。然后这里会有一个职员盯住,还需要经过虹膜测试和掌纹测试,以及密码,这样才可以进入。”


“其实这些并不难办,关键是怎样避开监视器。”XO巡视一周后缓缓说道,脸上浮现了一缕笑容。的确不是很难,毫不夸张的说,甚至还不如某些私人公司的保安系统完备。看来,法国军方也不过如此。


关心似乎想到办法了:“既然如此,那就看我的吧!冷冰,如果采到虹膜样本,你什么时候才可以做出仿虹膜液晶体?持久度是多少?”


冷冰不假思索的回答:“如果有适合的工具,大概只需要一个小时,由于热量的问题,持久度大约只能达到半个小时。”


XO释放出粗豪笑声:“看来你是有办法了!”


关心摸摸下巴想了一下:“冷冰,我们需要的东西你向老洛提,看看他能不能搞到,如果搞不到,你就自己想办法。现在最难的问题应该怎样才能把传送器带进去。”


当晚,辛贝格的房子外,一条黑影在门口的警报器上鼓捣了一会,然后伸出大拇指比画了一下。另一条黑影取出一条钥匙打开门,这条人影无疑就是关心,他和冷冰悄声无息的走进屋里,取出简易防毒面具把手上的昏迷药剂释放出去。


第二天,满脸冷峻的辛贝格出现在第十四楼里,在X光通道前,他笑着取出一具小巧的MP3递给守卫检查。当然,守卫不会对一部MP3起什么疑心,只不过,他甚觉奇怪的是,辛贝格弄个MP3做什么。


辛贝格显然看出了守卫的疑惑,他笑笑却没做解释。来到办公室里,辛贝格休息了一下,签了一些文件之后就没什么事做了。到得快下班时,他按照惯例来到保险库巡视。


一一通过检测之后,也不理会那守卫正想怎么辛贝格今天没向他打招呼,他便径直进了保险库里。来到终端机器前,他甚是神速的把手中的MP3拆成两部分,然后却组成另一个形状的仪器,将其插好后。他开始使用电脑。


事实上,一直到中午休息之前,很多人都想不通辛贝格今天怎么会有些反常,不过想一想自己偶尔也会心情不爽,于是也就不理会了。


当然,当这个辛贝格顺利离开大厦回到秘密据点后,真正的辛贝格仍然和妻子在床上呼呼大睡。尽管他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有幸逃过这一劫,他一定会继续怒骂DST的人。


事后关心如此点评:“你看军方不更新保安系统,结果就只有被偷。荷特丹虽然也被盗,可是却抓住了贼。所以说,不更新就是死路一条,惟有更新才是王道。”


毫无疑问,法国DST的头头马上将要遭遇不幸了。第二天,他们就发现DF-K3的图纸已被偷走,而且原型图也被销毁了。然而,正当他们还来不及发怒的时候,荷特丹公司的图纸也被偷掉了,不过贼也被抓住了。


他们是怎样被上头臭骂的,这点关心并不在意。不过,洛振邦很快得到情报,荷特丹的图纸是假的,也就是说被偷着的图纸是假的。而军方却没料到有人会放着容易偷的荷特丹不偷,反而来自己的地头上动脑筋。偏偏当初也是他们得到消息说间谍云集要偷DF-K3,结果他们特地弄了份假的放在荷特丹,而唯一一份真的图纸则是留在军方。可是现在军方的图纸被偷了,也被销毁了。所以,DF-K3也就不再姓法国了。


“我决定了!”千面的表情极度悲壮,如果不是周围没有摄象机的话,关心一定会认为他在演一名将要壮烈牺牲的地下党。千面的神态没能持续下去,很快就疲软下来:“我决定要在你家隔壁买房子!”


“好主意,我也那么想的,这样的话,我可以随时向偶像学习了。”冷冰很是赞同这个决定。


XO严肃的说:“既然你们都决定了,我们这个四位一体的小组怎么能分开呢。何况,为了老二的美酒,我也不得不给他一个面子!”说到后来简直就是在嬉皮笑脸。


“首先,请不要叫我老二。”关心怎会不知老二在汉语里的定义,所以,他一向都严词拒绝这个极可能毁掉形象的词汇,尽管他自认自己并没有什么形象可言。他严正的声明:“为了我的好酒着想,我觉得你们完全不用给我面子!”


这已经是法国那单案子的一周后了,他们在法国玩了几天,然后借着谈好生意的借口顺利回了国。只是XO他们这三个家伙有家却不归,反而天天来关心这里蹭饭,还堂而皇之的说是来看可蕊的。


关心感到纳闷的是,这帮家伙怎么就不回家呢?当他问到这个问题时,千面大大咧咧的说:“回家作咩?反正家里都是老样子,也不少我一个,再说男儿志在四方,偶尔回去看看父母就可以了。”


“我没父母,也没有家,所以,也就没必要回去了!”冷冰听到千面的回答后,想了一个格外有力量的理由。


就连XO也义正严词的打出一个令关心绝对难以拒绝的借口:“我的家人都鼓励我回国,说这样可以让我亲自体会对祖国的归属感,这不正是我们海外华侨的共同愿望吗?”


对此,关心除了嗤之以鼻外,显然只能束手无策。所以,他不得不接受这帮家伙的蹂躏,就好似蝗虫过境一样疯狂的肆虐。更糟糕的是,在三人组的威胁勒索下,他还必须随时进些好酒孝敬这帮大爷。


但是,对于关心来说,最最糟糕的事绝不是这个,而是林凡。林凡是个搞研究工作的,无论工作与否,她都需要一个安宁的思考环境。然而,自从XO他们就像决心吃大户的土匪一样住下来之后,林凡每天在家的工作由思考变成了骂人。虽然她骂人的技术实在不怎么样,可是以一个女人的身份吼出某些话之后,依然能让XO等被批得体无完肤直到脸色由青变白,然后摇摇欲坠。


于是,当怨气积累到某个程度时,爆发也就成为必然的事了。


“妈的,你们这帮家伙天天那么搞,我惹不起你行不行,我搬回家去好不好!”林凡一脸怨恨,让关心开始怀疑她会不会在临走前使阴招,比如下毒比如放泻药比如……


关心开始对XO等三人的搞法有点感激的情绪了,就在千面洋洋得意的宣称这样干就是为了“拯救你于水深火热中”后,关心的感动几乎升华到某种程度时,后遗症出现了。


外公突然出现在关心家里,按捺住火爆脾气后指着关心的鼻子教训:“你小子搞什么,那么好的老婆不好好珍惜,你说,到底做了什么。”


正摸不着头脑的关心被多智的XO捅了捅,他立刻反省过来,想必一定是林凡的妈妈给外公打了电话,说林凡搬回家的事。可是有谁知道关心的心中的冤屈,他正要把肇事者举报出来,XO等三人早就见机逃走了,扔下关心独自一人挨训。


关心委屈的抓着脑袋说:“外公,我什么都没做,也没惹林凡生气。我现在就去把她请回来,您看这样成不?”


对于关心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认识到错误,并且拿出应对方案,外公感到很满意,呼喝关心立刻就去。关心耸耷着脑袋开车来到“岳母”家,岳母显然不愿意多加为难这个金龟婿,只是他却被“岳父”好生为难了下。比如冷冷的哼了几声便转脸过去什么的。


关心来到林凡的房门外,敲了敲门:“有人在家吗?”


里面传来林凡直梆梆的声音:“我不在家!你快走!”


“老婆,拜托你开下门了,你妈就在那边盯着呢!要不这样,你开门,我就说一句话!”关心有点烦,怎么搞假结婚弄了这么个麻烦回家。


门打开了,林凡的脸在门边晃动一下,冷言道:“有什么话,快说!”


“我……”关心话刚开始说,门就砰的关上了。幸好他的脚挡住了,所以没关上,只是脚好象……关心当然没有感觉,认真说是没有痛的感觉,自然不会有什么感觉,只知道门挤压到脚了。


不过,他却会装,哎呀一声喊痛过后,林凡急忙开了门关心的问:“你没事吧?”


关心这才笑嘻嘻的说:“没事,没事!可以进去谈了吧?”


进到屋里后,关心一改方才的嬉皮笑脸,以某种公事公办的神情说:“你回去吧,陈扬他们过几天就会搬走的。你要不回去,我就有麻烦了,外公肯定会狠狠揍我的。”


“哼,谁理你,让你外公揍死你算了!”林凡对关心的命运一点都不感兴趣的样子。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渐变

关心微微一笑,全无方才的作戏神态:“我们结婚就是一个假象,既然都开了头,为什么不把戏演好呢?自从我们结婚以后,外公开心了很多,身体也比以前好多了。如果瑞克没死就好了,外公一定会很喜欢他的。”


他的神色黯然下去,其实他方才所做的一切全都是在作戏,现在的这个才是真正的关心。林凡知道关心以前结过婚,有个儿子叫瑞克,只是后来都“车祸”去世了。此时见着关心的神伤神色,不禁走到关心身边轻声说:“过去的事就算了,别老记在心里,我们回家吧。”


离开“岳母”家,经过一条购物街时,林凡突然喊停,关心停好车后问道:“怎么了?”


林凡的脸竟然浮现了微微晕红:“人家想去逛街!”


“好的,你去吧,呆会记得回家!”也不知道关心是不是真的不懂女人的心思,居然说出这种蠢话。


林凡有点生气的样子:“我的意思是,你陪我。我们都结婚那么久了,你都没来陪我逛过一次街,一点都不像夫妻!”


关心正欲说我们这是假夫妻呀,可一想还是算了,省得惹林凡急了又跑回家去。他只得点点头,一起下了车进了商场。陪女人逛街并不痛苦,痛苦的是这个男人并不情愿,更痛苦的是这个男人对这个女人并没有什么爱情之类的。


“这个好看吗?”


“这衣服穿在我身上漂亮吗?”


“你看这个好不好?”


关心忘了别的中文怎么说,在这个该死的下午,他只会说:“好看,漂亮,好呀!”


来到另一家商场后,关心突然眼前一亮,一套相当漂亮的衣服在他眼前闪动着。仔细看过尺码后,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说了:“给我包起来!”


林凡或许以为关心买这个是送给她,不过,她很快就快就知道了。那服务员看了林凡一眼,笑容可鞠的说:“你是买给你太太吗?看来尺码可能不合适!”


“不是,我是给女儿买的,就是这个尺码!”这话一出,直气得林凡恨不得上前去踢关心几脚。


回到家后,关心把衣服盒子递给正在练钢琴的可蕊:“这是给你的,试试看!”


当可蕊把新衣服换上后,连林凡也不得不承认,这套衣服穿在可蕊身上的确比穿在她身上要漂亮了许多。可蕊欢快的转了两个圈,关心惊叹道:“可蕊真漂亮,我想学校里追你的男孩肯定很多!”


“爸,你说什么呢!才没有呢!”可蕊羞红了脸否认。


关心呵呵的宽怀笑道:“这有什么,有人追你,不正是表明你很有魅力吗?女儿出色,我当然会很开心!”


林凡很看不惯关心的美国派思维方式,出言反驳道:“可蕊,别听你爸的,早恋可不是什么好事!”


“你懂什么,关心这是为了培养可蕊的交往能力!”XO等三人闯了进来,替关心辩护道:“还有,你别为难关心了,他也是为了外公着想,你闹起来对自己也没好处。何苦呢!”


林凡气恼的噘起嘴瞪着关心,总希望他能帮忙说两句,关心却只是淡淡一笑:“发生了什么事?我们进去谈。”见着三人齐齐过来,又没有开玩笑,自然知道有事发生了。


来到关心的书房或者该说工作间里,把防窃听工作做好后,XO正色说道:“有新工作了,我们接,还是不接?”


关心怔了一下,立刻明白过来他说的是SOS的商业间谍工作,他思考了一下,发现两份工作在理论上应该不会互相抵触。但他没有立刻做出判断,而是询问了其他三人的意见。


XO有些愁眉苦脸:“SOS的基业好不容易才打下,我觉得就这样放弃太可惜了!”


关心三人都能理解XO的心情,毕竟他是SOS的创建者之一,自然不忍心看到多年的努力和拼搏都成为历史符号。关心理解的拍拍XO的肩膀,千面哈哈狂笑不已:“为什么不做,像我这样年轻有为的天才,当然要多赚点钱!”


三人忍不住做出一个共同的手势指向千面——曲伸中指。冷冰吐出简短的四个字:“我不反对!”


抚摩着下巴,关心发现自从认识XO他们以来自己真的变了很多,以前他喜欢独来独往,从不信任任何拍档。现在他仿佛渐渐的适应了团队,并且信赖每一个拍档,即便是千面这种一百个人看了九十九个认为他不可靠的家伙。


他也不像以前那样独断独行了,开始尝试着听取团队里所有人的意见。更重要的是,他没有以前那么冷了,以前的病毒工作时总是冷得无以复加,刻意模仿病毒的冷冰不就是个最好的写照!以前的病毒没有友谊,现在的谍变却拥有三份坚固的友情,还有亲情,叫他怎么能不在潜移默化中渐渐改变。


人总是需要感情的,不是吗?以前的病毒也许拥有感情,可是却是被硬生生分割开的感情。那时的他就好象一个精神分裂者,工作时是一个冷血的超级特工,回到家后就是一个温情的父亲和丈夫。是一个极端不正常的个体,也是被CIA造成的。


没有人能够阻绝感情,当关心听到龙的召唤声,并感觉到身体里的龙血沸腾起来后,再也没有任何人能阻止他寻回被残酷冷血所淹没的真情。所以,当他在接触到千面和XO这帮热情有趣的朋友后,他的友情被唤醒了,接触到可蕊和外公之后,他的亲情找到了倾注的点。现在的谍变正在慢慢的恢复正常,如果他能够走出过去,寻到属于自己的爱情并找到对祖国的归属感的话,那么他将成为一个正常的人。


关心发现自己没有理由拒绝SOS这份“外卖”(XO和千面的戏称)工作,事实上,如果在时间调配上做得适当,这与国安局的工作并不冲突。他坚决的点点头:“干他的!”


一直在担心关心不答应的XO终于展开笑颜:“太好了,让我们来看看,这次的任务是去德国法兰克福偷欧洲著名投资公司ADBU的一份投资计划,客户出价四百万美金,要求是不能留下任何失窃的痕迹。”


“看起来好象很没有挑战性的样子,不太适合我这个天才干!”千面咕哝着:“不过,说实在的,这份工作确实没什么风险!”


确如千面所说,偷一份投资计划风险的确不高,难度也不大,所以客户仅出了四百万。倘若每次都是上次本田那样的难度,又何止四百万。


决定下来后,XO正欲打电话订机票,关心伸手制止住。XO正感愕然之时,只见他想了想,便去了林凡的房间,看着正在电脑上敲打着的林凡,关心柔声问:“林凡,要不要出国去旅游几天,我看你最近好象很烦恼的样子,出去散散心也好。”


林凡眼神里闪过一缕喜色,点头答应下来。关心这才让XO多订两张票,他要把林凡和可蕊一起带去法兰克福玩几天,反正可蕊放了暑假。


让关心郁闷的是,凤丫头和可蕊丫头极是相熟,两家人亦是常来常往。她得知可蕊要去德国旅游,毫不客气的找到关心,一扑就挂在关心身上,一个劲的撒娇:“关哥哥,我也要去!”


却说这凤丫头年纪也不小了,也不知怎的,特别的爱黏人爱撒娇,尤其是特别爱黏关心,大概真是自小惯出来的性子吧。关心也难以想象要强的凤丫头怎会和可蕊那么要好,逼不得已的他得到韩壮的同意后,只得答应带上凤丫头,唯一的条件就是不许惹祸。


凤丫头兀自得理不让人的说:“我一直都是好孩子,怎么会惹祸?”只说得关心苦笑连连。


跟韩壮说了一下,立刻就通过关系办好了护照。上了飞机后,可蕊兴奋得跟什么似的,这也难怪,她可是第一次坐飞机。千面怪笑不已:“二哥,我有时候真怀疑你是不是虐待可蕊了,你看好不容易才带她出国一次。可蕊,你爸真坏,他上次去法国都不带你去!”


欢快的可蕊瞪了千面一眼:“我爸是去出差,再说我当时还得上学呢!”


关心笑吟吟说:“阿豪,你别老撺掇可蕊,你服气也可以去收个像可蕊那么出色的干女儿呀!”


千面唉声叹了一口气,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他扫视一周,一眼看见目光闪动的凤丫头,吓得立时把眼神收了回去。他可是吃过这丫头的亏,不但连自己那部性能堪称完美的电脑给弄去了,还在三天内给拆成了一文不值的垃圾。


来到法兰克福后,关心把林凡她们安排在酒店里,他找了借口说自己要去谈生意。特别慎重的警告凤丫头不要惹祸,然后嘱咐林凡一定要照顾好这两个小鬼。然后他才忧心仲仲的回到了自己房间里,跟XO他们商量正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